第九中文网 > 穆爷你老婆又在闹离婚 > 第108章 沈依琳探病
    穆逸闻冷哼,“我孩子早产,你们给我捐笔资金给孤儿院,就当弥补我孩子的亏欠。”

    “啊?这……我、我、我们哪来的钱捐赠啊?”

    穆逸闻说道,“我会叫人把你妻子的名牌包包鞋子化妆品拿去二手市场变卖。”

    “二爷!您不是说保我们孟家三代不倒吗?”孟林海急哭了快。

    穆逸闻点点头,“对。人的生活水平分上中下三等。我会控制你们的生活维持在中等。这辈子都别指望越到上等,自然也不会让你们落入下等。”

    孟氏夫妇焦急说道,“怎么说,娇娇也给你生了个孩子啊!”

    “你们可以脱离我的控制范围,但以后,贫富你们自理。”

    说白了就是,他们想抱着穆逸闻的大腿,没问题,他让他们抱,但他会控制他们的消费水平,永远维持在中等阶级的家庭。

    而如果他们孟家骨气些,脱离穆逸闻的掌控,他们有机会可以享受上流社会的富人生活,可同样的,一旦落魄破产,他们就再也没资格找穆逸闻求助。

    两个选择,让他们抉择。

    原本,孟娇娇抱上了穆逸闻这条大腿,就等于是他们孟家,抱了一颗超级大黄金。

    他们若是早点知道,肯定会千方百计跑去压榨孟娇娇,这个要求,那个要求。

    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办不到了。因为他们差点害死了穆逸闻的孩子。

    这条罪,是无法逆转的。

    穆逸闻现在插手孟家的事,名正言顺。为了给他孩子出口气,孟家只能被禁锢在穆逸闻手中。

    还想翻天闹腾?不可能!

    孟林海扭着手指说道,“孟格快要结婚了,我们刚买了套七百万的房子,家里手头紧得厉害。”

    “那就换房子,换套小点的,套点现钱出来。”

    “穆先生,请您别这样。我们家孟格他平日里喜欢赌些小钱,有现钱也留不住,会被他拿去赌掉。”

    “那就叫他别赌。”

    “他不听话呀。”孟林海为难道。

    穆逸闻笑了笑,“那就叫他去借高利贷。借了之后,我会替他还。”

    “诶?真的吗?”

    “对。”穆逸闻点点头。

    孟林海眼睛闪亮亮的,意思是,他们还能借高利贷去挥霍咯?

    穆逸闻突然补充后话,“不过高利贷来讨债的时候,我会要求高利贷拿他手指头和我换。”

    “啥?”

    “一次,一根手指头。”穆逸闻笑了笑,“我可以替他还十次。哦,脚指头也行,可以给他还二十次。忘了,你们夫妻俩也有手指头脚指头,你们去借吧,反正一次一根手指头或脚指头。”

    俩夫妻终于没话说了。

    他们明白了,这个穆逸闻,不是提款机。

    他们提不起。

    孟氏夫妇垮着肩头,抑郁到了极点。

    穆逸闻起身欲走,临行前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他们,“孟娇娇是你们亲生的么?”

    “诶?”那对夫妻眼神疯狂闪烁,尴尬对视。

    这表情,已经给了穆逸闻答案。他说道,“别紧张,不管是不是亲生的,都改变不了你们孟家的结局。也改变不了孟娇娇的结局。我只是想问一下,如果不是亲生的,那也不错,这是喜事儿,我反而会对你们更好一些。”

    “为、为什么?”孟林海不明白穆逸闻这话什么意思。

    穆逸闻笑了笑,“她能从你们孟家解脱出来,这不是喜事是什么?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孟家,我稳你们三代。不是看在孟娇娇的面儿,而是看在你们祖爷的面上。就这样。”

    穆逸闻离开后,保镖走了进来,强行取走了孟氏夫妇的头发。

    孟林海和谢丽明白了,他这是要去做DNA检查。

    报告出来了,穆逸闻看着报告,心情十分愉悦。

    还真的不是亲生的。

    不错。

    这个消息,等哪天告诉孟娇娇,让她也愉悦愉悦。

    穆逸闻抱着孩子去洗澡,洗好澡,回病房。

    就在房门口,他听见屋里有女人对话声。

    “孟娇娇,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想不想听?”

    是沈依琳?

    穆逸闻站在门口,拉着脸,偷听。

    屋内,孟娇娇歪头看着她,“什么事儿?”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世?”

    “我的身世?怎么了?”

    “你其实不是孟家的孩子,你是孟氏夫妇领养的孩子。”

    孟娇娇愣了下,“啊?这么狗血的吗?”

    “对。孟家为了攀附穆家,想给穆长青塞个媳妇,所以就领养了你。懂了吗?你是他们攀附权贵的东西。”

    “哦,原来如此!”搞了半天不是亲生的啊,难怪小时候会被她爹娘打得这么凄惨。

    孟娇娇笑了笑,“谢谢你告知。”

    沈依琳突然噗嗤一笑,“娇娇,你听见这个消息,怎么还笑得出声?”

    “我为什么不能笑出声?”

    沈依琳说道,“你不是孟家的孩子,这件事,我也已经告诉穆逸闻了。”

    “哦,然后呢?”

    沈依琳哼笑说,“你不是孟家的闺女,那你就不是穆家恩人之女,穆逸闻已经失去了保护你的理由了,你明白了吗?”

    “哦。是这样啊!然后呢?”

    沈依琳拧眉道,“你怎么还这么淡定?面对失去保护色的你,随时有可能会被穆逸闻甩弃,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不啊。”

    “为什么?”沈依琳好奇不已,“为什么你不担心?”

    孟娇娇冷不丁的说了句,“因为我不是你啊。”

    沈依琳眯眼问,“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这么简单都不懂,你的智商我是真的瞧不上眼。沈依琳,你的事业是靠男人堆积起来的,你害怕男人离开你,一旦你离开了男人,你就什么也不是。但我离开了男人,我依然是我。没有穆逸闻,我照样能活得有声有色,滋滋润润。”

    “你在逞强。”

    “噗——”孟娇娇嘲笑道,“沈依琳,这次我早产,不知道是谁下的圈套,沈心怡是躲不过去了,如果这件事调查到你头上,你早些准备让穆长青替你收拾吧。我家二爷脾气不太好。事关他宝贝儿子的事儿,就怕到时候,穆长青都袒护不了你。”

    沈依琳哼笑道,“我什么也没干,派人暗杀你的人又不是我。”

    孟娇娇说道,“我知道,你什么也没干,就是嚼嚼舌根牵个线罢了。不过我也不急,太早把你收拾干净也没趣儿,总感觉你一死,故事就结束了似得。时间还长,咱们慢慢玩。”

    沈依琳沉着脸说道,“那我就不叨扰你了,再见,娇娇姐。”

    “再见,依琳妹子。”

    两人都端着笑面虎,礼貌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