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 第249章 一起搬家呀~(三更)
    沈文谦没想到阮柒竟然还惦记着这事儿,不由得一愣。

    他看着软乎乎的小姑娘,心中忽然涌出一股暖流。

    “那个……”他咳了一下,压低声音问,“你没把他弄死吧?”

    “没呀。我就让他摔了一跟头,断几根骨头而已。”阮柒的桃花眼弯成小月牙,“可能要在床上躺几个月。”

    沈文谦:“……”

    这时,‘呵’的一声轻笑从身后传来。

    沈文谦和阮柒转过头,就看到顾飞扬靠在墙上,笑得跟妖孽一样。

    “顾二少。”沈文谦连忙开口,然后碰了下身旁的小姑娘,“小七,快打招呼。”

    阮柒慢吞吞的‘哦’了一声,然后看着面前的妖孽男人,挥了挥小爪子。

    “顾二少好~”

    顾飞扬挑了挑眉,狭长的黑眸在她脸上扫了一圈。

    小姑娘娇娇软软的,看起来乖巧又听话,哪里像能把人弄骨折的狠角色。

    顾飞扬在心里轻‘啧’一声。

    这小姑娘,怕是个真妖精啊!

    ……

    离开《时尚》总部后,沈文谦开车把阮柒送回家。

    与此同时,一辆炫酷的红色跑车无比嚣张的停在席氏集团门前。

    车门推开,一身红色风衣的顾飞扬走下车。他抬头看了眼大楼,甩着手里的车钥匙,笑着走进一楼大堂。

    前台的工作人员看到他,连忙躬身喊了声‘二少’。

    顾飞扬笑着冲几个小姑娘吹了声口哨,目不斜视的走进电梯。

    电梯直达顶楼。

    办公室里,席玖低头看着桌上的文件,修长的手指握住钢笔在上面签下名字。

    砰!

    办公室房门被粗暴的踹开。

    席玖手中的钢笔继续书写,然后头也不抬的道:“在国外疯完了?”

    “完了。”顾飞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长腿往茶几上一搭,“我家太后娘娘三天给我打了五百二十六个电话。她说了,我要是再不回来,就登报跟我断绝母子关系。”

    席玖放下钢笔,把文件合上,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阮柒拍摄顺利吗?”

    顾飞扬挑了下眉,“九哥,我在外面野了三个月,你一句也不问?”

    席玖靠在椅子上,用手扯了下领带,沉声道,“你又没死,我问什么。”

    顾飞扬轻啧一声,“都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怎么到你这就反过来了?”

    席玖没说话,拿起一旁的小喷壶,给小多肉喷了点水。

    顾飞扬看到装多肉的马卡龙色小花盆,似笑非笑的呵了一声。

    “九哥,这你自己买的?”

    正在浇花的男人听到这话,勾了勾唇。

    “阮柒送的,可以防辐射。”

    顾飞扬:“这小姑娘可以啊!就一盆小花,都能让我九哥荡漾成这样。”

    席玖放下喷壶,冷冷瞥了他一眼,“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当然有事。”顾飞扬站起身,拉过办公桌前的椅子,一屁股坐下,“你的小姑娘被人欺负了。”

    席玖的气息骤然转冷。

    “怎么回事。”

    顾飞扬:“不是什么大事。苏家有个叫苏尘的小子,耍大牌迟到,在摄影棚里闹起来了。不过你家小姑娘也不是个善茬,为了给她经纪人报仇,给苏尘肋骨弄断了六根。刚才我打听了一下,没有三四个月怕是起不来。”

    席玖黑眸缓缓眯起。

    “哪个苏家?”

    顾飞扬:“还能有哪个,帝都能勉强看得上眼的苏家就那一个。怎么九哥?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一下?”

    “不用。”席玖冷声开口,“阮柒的事,我自己来。”

    ……

    第二天,宜搬家。

    催命的闹铃‘滴答答’的响了起来。被窝里拱了一下,一个小脑袋伸了出来。

    阮柒晃了晃脑袋,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

    她走到门口拉开卧室门。

    满屋子的大纸箱好像战场一样,乱的下不去脚。

    “师姐你醒啦?”

    聂珩把药炉放进大书包里,背在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他推开黏在腿上的两只狗子,凑到阮柒面前。

    “师姐,厨房有刚买的早餐,你洗漱完趁热吃。我先下去把车收拾一下,师兄一会儿就来。”

    小姑娘睡眼惺忪的点点头,在屋里看了一圈,问:“哥哥呢?”

    “去买东西了,一会儿就回来。”聂珩走到玄关穿上鞋子,“师姐我出去了啊,早饭趁热吃。”

    入户门‘咣’一声关上。

    小姑娘抓了抓鸡窝头,小小打了个哈欠,钻进洗手间。

    这时,门铃‘叮咚’一声。

    “来啦~”

    小姑娘叼着电动牙刷,顶着鸡窝头,踩着小兔子拖鞋‘哒哒哒’的跑到门口。

    “小狗子,你又忘……”

    声音戛然而止,阮柒眼睛圆溜溜的看着站在门外的男人。

    席玖也有些诧异,他的视线在小姑娘的鸡窝头和满嘴牙膏沫上扫了一圈,眼中划过一抹温柔的笑意。

    “才醒?”

    男人冷沉的声线让阮柒回过神。

    她呆呆的点了下头,正要开口说话,忽然想起自己满嘴的牙膏沫。

    小姑娘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一溜烟跑进洗手间,把嘴里的沫子涮干净。

    等她出来时,席玖已经进了屋。

    “席先生,你怎么来了呀?”

    席玖转身,专注的目光落在小姑娘脸上。

    “你搬家,我来帮忙。”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好像沉静的大提琴声,又带着独特的冷意。

    阮柒的脸有些热,心里又有点连自己也没觉察到的小喜悦。

    她开心的翘起唇,小脑袋歪了一下,头顶的呆毛一晃一晃。

    “席先生,你吃饭了吗?”

    席玖正要回答,入户门忽然打开。

    “小七,”阮慕楠拎着东西走进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家里的不速之客。

    一早上的好心情瞬间电闪雷鸣。

    他冲席玖凉凉一笑。

    “席爷怎么来了?”

    “哥哥,席先生是来帮我们搬家的~”阮柒颠颠的跑过去,接过阮慕楠手里的东西,“哥哥,你先陪席先生聊天。我去洗脸呀!”

    小姑娘把东西放好,转身钻回洗手间。

    客厅里只剩下席玖和阮慕楠两个人。

    四周的温度瞬间跌至零点。

    刚才还摇头晃脑的大茴小茴,哼哼唧唧的把狗头钻到沙发底下,只露出肥硕的屁股。

    打包好行李的大麦宝宝刚走进客厅,它的显示屏上就蹦出一行字——

    危险地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