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 第230章 关系
    夏千遇当然不肯去,言方泽出的主意太无脑,她要是按着他说的去做,定会被当成神经病。

    在家里说的好好的,到这人又不动了,言方泽气笑了,“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一边又赶董上和柳含出去。

    两人是不想出去,可大王是言方泽,董上都是小弟,柳含在这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清场了,言方泽索性就敞开了说,“你是真以为我拿夏丰威胁不敢动手是不是?”

    “二哥,别不讲理行不行?你要是威胁我我也不怕,大不了告诉大哥,到时就怕大哥再把你送到国外去。”

    言方泽眼睛厉了起来,“你还敢说,当初不就是因为你和夏丰,才把我送国外去?现在有机会让你弥补,你还不珍惜,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良心大大的有,可不是眼前这样还。

    夏千遇心里腹诽,面上却不显。

    言方泽见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你想想,大哥最讨厌算计他的人,可是他还出来陪那个赵可吃饭?因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才忍辱负重?现在让你去假装和大哥是男女朋友,怎么就让你这么为难了?”

    夏千遇无语的看着他,“谁不知道大哥是我大哥,你以为是刚开始对付苏繁的时候呢?”

    “大哥是你大哥,可不是你亲大哥,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叫大哥还可以是亲哥哥,在说哪有继兄这么关心继妹的,赵可不是看了三年吗?正好是个理由,你就说大哥为了追求你才做到这份上,让赵可死了心。”

    “不行,我说不出口。”夏千遇不同意。

    心想着再往后拖拖,等那边吃完饭一走,言方泽也拿她没有办法。

    她在这不肯动,言方泽眯起了眼睛,转身背对着她,“你真不去?”

    不去。

    可这人平静的一问,夏千遇到不敢回了。

    言方泽回过身子,走到她身前蹲下,好在他也只是这个动作,吓着往后躲的夏千遇放下心来,两人对视,谁也不说话。

    言方泽抬头,在对方的警惕中先拍拍她的头,然后站起身来,转身端了桌上的红酒递给她,“不去也行,把这杯酒喝了,不然我心气可顺不了。”

    夏千遇看看他,又看看红酒,接过来时言方泽还在说,“不会喝就一口气喝掉,别到时粘了一点,然后又反悔不喝。”

    听了这话,夏千遇觉得也是这个理,仰头一口喝到嘴里,只觉得又腥又辣,不由多想慌乱的咽下去,可随之冲鼻的辣直接顶了上去,眼泪一瞬间就涌了出来。

    言方泽看了这样,转身就走,一脚踢开隔壁的门,“大哥,你在这和女人单独吃饭,千遇伤心的在旁边一直哭,她让我问问你,这几年你对她的感情是真的还是假的?到底爱不爱她?”

    单间里的两个人正在用餐,先是被言方泽这一脚给踢的惊到,随后是被他的话给吓到。

    当然,只能吓到赵可。

    赵可手里的叉子掉落在盘子上,错愕的看着言墨,神情说不了来的紧张。

    言墨放下手里的刀叉,又擦擦嘴,动作顺畅又有条不絮,不见慌乱的站起身来。

    言方泽立马道,“大哥,你快去看看吧。”

    之后一转身就用身子挡在了赵可的身前,同时对着大哥一直眨眼睛,言墨无视的大步走出去,正碰到隔壁要离开的夏千遇。

    眼前的小丫头红肿着眼睛,眸子水旺旺的像被水洗过,怯怯的望着你,又害怕的躲开,像受了惊的小宠物。

    言墨确实知道自己家的那个捡不清的再搞事,也很配合的出来,但是当看到小丫头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时,他的呼吸还是一紧。

    他竟品出销魂两个字来。

    男女之间在一起不是总开心才让人有趣,不时的闹一闹那个情绪才更有情趣。

    恍然间,言墨又想到了在山上那日,身侧的少女眼神迷离,那若有若无擦过唇边的吻,场面又转换到眼前的水眸,能不香艳。

    ——怎么办?眼泪还止不住,想好喝水。

    在看她说话时,还先咬了咬唇,红唇留下轻轻的痕迹,“大哥,不是...”

    夏千遇是难为情啊,真的难为情。

    她哪里想到言方泽这混账玩意连红酒里都敢放芥末,一口下去又没有细品,结果芥末充斥着鼻子大脑,眼泪就自己往外涌。

    更恶挘的是下一刻直接跑开隔壁,她只能趁着隔壁没有过来人先逃开,哪知道大哥就这么快出来了。

    她就急着往外跑,到底是晚了。

    此时,她才刚张口,就被言方泽给打断了,“你们两个去隔壁说,这么多人看着像什么。”

    言方泽也鬼,不敢推大哥,只能去推夏千遇,夏千遇不肯,站在原地不动,换作平时言方泽哪是她的对手,可是刚刚喝了酒,她的大力气早就被赶跑了。

    只是她在这耍赖不动,言方泽伸手就要去抱人,他也明白小村姑不进去,大哥一定不会进去,那他弄的这一出戏可不就要被拆穿了?

    只是他刚弯下身子要抱人,身前就是一空,再抬头,只见人已经被大哥拽到了怀里,应该是羞的,只见小村姑红了脸,一双水眸呆滞的还没有反应过来。

    随后,就见大哥半搂半抱的带着进了隔壁的单间。

    显然也是被这一操作给弄傻住了。

    言方泽心里拍大腿,大哥太给力了,这么一配合,可是绝招,他大步走过去将门带上。

    剩下的就好解决了。

    言方泽回身,笑盈盈的看着后跟出来的赵可,“赵老师吧?你也不是外人,今天这事也不怕你笑话,我大哥和千遇虽然是兄妹,可是没有血缘关系,感情这个东西你是知道的,这几年我大哥一直默默的站在千遇的身后,可千遇是个笨的,直到今天我和她说大哥与别的女人出来吃饭,她这才醒悟过来。”

    很享受赵可惨白下来的脸色,言方泽对着躲在角落里的董上招手,董上走过来,言方泽就问他,“前些日子千遇在国外心情不好,我大哥是怎么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