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 第182章 结伴
    夏千遇看着苏暮晨开车走了,上楼进门,见夏丰还在学习,催他早点去休息,这才回房间。

    等洗漱过后躺到床上,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她拿着手机给苏暮晨发微信,“到家没有?”

    “刚到家,早点睡,明天我过去。”

    夏千遇笑着回信,“好。”

    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几圈,想到晚上两个人之间暧昧的举动,她脸又红了红,结果甜美的回忆就被印莹的电话给打断了。

    “你到家了没有?”

    “都躺下了。”

    那边吼了起来,“那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忘记了,下次注意。”

    印莹嗅了嗅鼻子,“我闻到了什么味?”

    夏千遇:....这是什么狗鼻子,隔着电话还能闻到味。

    “爱情的味道。快招,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夏千遇翻白眼,翻了个身,“你让苏暮晨去接我,现在还装什么糊涂。”

    “什么?苏暮晨去接你了?”

    夏千遇将手机拿开耳边,揉了揉耳朵,听到那边说话,这才又放回耳边,“你小点声。”

    印莹声音是不上了,可是还是在喊,“苏暮晨怎么去了?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夏千遇疑惑的,“不是你告诉她的?”

    “屁,我刚在酒吧里打跑要拐走吴南天的老女人,怎么有时间给苏暮晨打电话。”

    夏千遇:....果然让赶她去忙是正确的,不然吴南天真与别的女人怎么样,她还成罪人了。

    “他表白了?”

    “没有。”

    印莹靠在墙角下点了只烟,脸上闪过落寞,语气却仍旧在调侃,“可是我怎么看到你嘴角都裂到耳根去了。”

    夏千遇拧眉,“你在吸烟?”

    印莹淡淡的嗯了一声。

    “其实,有时放手,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夏千遇不知道怎么劝她和吴南天的事,反正这三年都是印莹在追着吴南天跑,吴南天仍旧是在花丛里流转。

    “不说我,说说你。”

    “没有表白,不过他约我一起出去旅行。”夏千遇红着脸,“不是你告诉他的,他怎么会去接我?”

    “傻子,看到喜欢的女孩子和别人看电影,能坐得住那就是太、监。”印莹将手里的烟仍旧,“好了,去哪里旅行算我一个,先挂了。”

    “喂...”

    嘟嘟嘟~

    夏千遇叹气,还是不放心的给她发了微信过去,让她早点回家,明明很晚了,躺在床上却没有一点睡意。

    她翻出‘言方泽’的微信将白天的事都说了,有说董上和柳含恋爱了,问董上有没有和他说,又说了卖花老太太的事,还说了晚上自己看了场电影。

    这三年来,夏千遇和‘言方泽’没有再通电话,不过微信却联系不少,夏千遇有时会和他吐露心声,说说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事。

    言方泽当初被送走,夏千遇知道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言墨知道言岚对言方泽的无理要求后,而送言方泽出国。

    异国他乡,语言还不通,夏千遇总想弥补一下,而且和‘言方泽’微信说话,有时他也能给出好的意见,夏千遇慢慢也就习惯了,只要有什么事情,都会与他分享。

    “你和苏暮晨恋爱了?”

    夏千遇惊讶,心想今天怎么这么多人问这个,一边回信息,“没有啊,怎么问这个?”

    苏暮晨没有挑破两人的关系,夏千遇也不会单方面的承认。

    “三句不离苏暮晨,不是喜欢是什么?”

    夏千遇不要脸的回道,“我还什么事都和你说呢,就是大姨妈来了弄脏被子都和你说,那你要不要觉得我喜欢你啊?”

    酒吧里,言墨盯着手机呆滞了一会儿,揉额角,快递打下几个字,“我是你哥。”

    夏千遇拿着手机笑,虽然看不到,不过她能想象得到言方泽此时是什么表情,还是逗他道,“没有血源,我也可以把你当情哥哥啊。”

    调皮也要有个度。

    言墨就知道这几年长的越来越乖巧,可是内在一点也没变,一旁路子野看他一直拿手机回信息,探头要看,言墨将手机按上。

    回头看他,清冷的脸这几年变的越发有棱角,“有事?”

    路子野点头,“想看看你和谁聊呢,这都聊好几年了,也是时候带出来给哥几个看看了。”

    言墨不想和白痴说话。

    路子野凑过去小声道,“对方不会还不知道你不能碰女人的事吧?”

    一记杀意的目光射过来,路子野老实了。

    外面,吴南天才进来,衣领被扯开,领带也没了,路子野看了就打趣,“这是被狗追了?”

    那边唐郎中往里移了移,吴南天坐下,“我不能再忍了。”

    路子野不给面子的笑了,“又被印莹给捉、奸了?”

    这几年这事也没少闹,几天一上演,印莹那手段更是野蛮,上去就打人,他们这个圈就这么大,谁能不知道。

    吴南天大口的灌酒也不说话,看出来整个人都有抑郁。

    几个人,颂洋是最后一个来的,身上还带着酒气,可见是在旁处喝完了。

    人一到这,也是坐着喝闷酒。

    路子野笑了,“简繁又惹事了?”

    这几年简繁是不敢纠缠言墨了,可是和言墨相过亲的人,简繁都会去撕对方。

    路子野笑着偷看言墨,“明天你是不是又要相亲?”

    这几年言父总会介绍一下世交的女人给言墨,言墨也不拒绝,只是吃过一次饭,就完事了。

    他是完事了,简繁那边开撕,原本只是两家相亲吃一顿饭的小事,被简繁一闹,就被众所周知,现在谁不知道简家大小姐中意言墨,想要名声的就离着远点。

    可言墨这样的身世,对于女人来说,那就是飞蛾扑火,明知道没命,还是有无数人想拥有。

    言墨吝啬的眼神都没给他一个,颂洋和吴南天拼酒,唐郎中一板一眼的坐着,只有路子野一个人飞着四下里看过来的美女抛飞吻。

    有女人大胆的走过来,路子野笑嘻嘻的将人搂在怀里,一脸的坏笑,也不认识可就是体贴,“这一桌子的男人,哪个都能碰,就身边这个不能碰,不然他动手我都拦不住。”

    说着,还往女人腰上掐了一把,女人娇笑连连。

    在场的几个男人见怪不怪,由着路子野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