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 第166章 挡前
    夏千遇诧异。

    实在是这些日子赵可一直照顾夏丰,赵可出事,夏丰竟然不想救赵可?

    夏丰似知道姐姐在想什么,“我不想姐姐出事。”

    不想姐姐出事。

    夏千遇的心一跳,拍拍他的头,“姐姐会保护好自己,不信你看着。”

    夏丰松开手,就见姐姐大步过去,然后一只手看似轻轻抓住男人的手,男人却惨叫出声。立马松开抓着赵可的手。

    夏千遇轻轻一甩,男人就踉跄退后两步。

    或许是看到有人过来管,男人恨恨的瞪了夏千遇一眼,转身走了。

    赵可也吓到了,拉着夏千遇,“你没事吧?”

    “赵老师我没事,你怎么样?”夏千遇笑着为自己大力气掩饰,“那人看到来人吓的走了,要是他不害怕,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赵可抿着唇,“不用管他。”

    听这话到是认识。

    夏千遇没多问,“赵老师怎么到这来了?”

    “明天要回乡下,我和那边用车公司约好,他们又说临时有事,我想到这边看看能不能找到约车公司。”赵可苦笑。

    看她的神情就知道车没有找到,最后还被人纠缠。

    夏千遇想起赵可之前说组织几个学生去也是为了夏丰,现在看到她为难,她想了想,“是去乡下的车吗?我想想办法吧。”

    赵可笑着拒绝,“原本是请你们去玩,怎么还能让你想办法,你就不用管了,外面都天黑了,带着夏丰先回去吧。”

    夏千遇说想办法也是想着求言墨,现在赵老师不用,她也没有再多说,又叮嘱她早点回去,这才和夏走走了。

    路上,夏丰很沉默,夏千遇拍他的头,“在想什么?”

    她也发现了,夏丰只要有心事,就习惯的低头。

    “姐姐,我们不要去赵老师家了。”夏丰抬头,他是深思熟虑的做出这个决定的,“这么晚赵老师还没有找到车,打电话和她说不去,她就不会这么为难。”

    “我们夏丰啊,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夏千遇知道他还在为刚刚不让她去求赵可愧疚,现在知道赵可的情况,所以才这么决定,是有心弥补吧,“这事交给我吧,你还小,以后不要想这些事情。”

    夏丰咬了咬唇,“你是要求言总吗?”

    他点出来了,夏千遇也没瞒着,“问问大哥,应该问题不大。”

    总麻烦对方,反正麻烦那么多次了,也不差一次。

    “我不想姐姐求人。”夏丰抿着唇,“我不去了。”

    “自己家人怎么算求人呢。”夏千遇不想再说这个,指着前面,“有卖冰激凌的,你吃什么口味的?我吃草莓的,快去买。”

    夏丰不能拒绝姐姐提的要求,看出姐姐是不想回他的话,只能过去买冰激凌。

    晚上夏千遇收拾东西,两个背包,各她和夏丰的东西各自装好,又让夏丰早点睡,这才回房间。

    看着时间,晚上十点多,夏千遇原想发微信,可是翻了一圈发现找不到言墨的微信后,只能翻出手机。

    最后,夏千遇还是没有打电话。

    正如夏丰说的,不是到了万不得已,她还真不好意思一直麻烦言墨。

    这一晚,夏千遇睡的不踏实,做了一晚的梦,醒来时却又记不得梦到了什么。

    微信一直在响,她打开发现是一个新的微信群,是赵老师建的,只有九个人。

    四个家长四个孩子外带赵可一个老师。

    里面的家长很热情,发图晒自己准备的东西,约好是早上十点的车,会到各家小区门口接,夏千遇看着才七点多,也起来准备。

    结果发现夏丰早就起来,在擦地。

    夏千遇笑着夸他,“夏丰长大了,能照顾姐姐了。”

    夏丰红了脸。

    夏千遇做了两人的早餐,吃过之后,又准备了一下东西,时间也就到了。

    是最后接的他们,只有最后一排位置还有两个空位,夏千遇没的挑,和大家打了招呼,带着夏丰坐上去。

    后排坐了两个孩子,看起来和夏丰都熟悉,夏丰一上来,他们就凑过去说话,而前面坐着的家长也回头和夏千遇打招呼。

    “都说二胎好,现在就看出来了,你们是姐姐可以带着弟弟玩,我们这却要自己抽时间带他们出来。”这个家长一开口,其他的也附和起来。

    家长凑在一起,无非是孩子学习补课,夏千遇只坐在一旁听着,不时的点头,或者在大家叹气摇头时,也配合着叹气,坐了一下午的车,等下车时发现比走一路还累。

    主要是和家长在一起聊天,是真的累人。

    不过赵老师家的环境很好,房子依山傍水而建,是小别墅,众人一下来,赵父赵母就迎了出来,很热情。

    大家也将自己带来的礼物都拿出来,夏千遇把上次李恩给她准备的燕窝带来了,这礼物一拿出来,在场的家长脸色都变了变。

    实在太贵重了,现在的东西价格公开,看到牌子用手机一查就知道东西多少钱,夏千遇拿的这两盒燕窝没有得小几万。

    夏千遇并不知道燕窝这么贵,她只是觉得赵老师私下给夏丰一直补课,也借这次机会把这个人情还一还。

    “这么金贵的东西,我们哪喝过,让你家人破费了。”赵母笑着接过来,看样子是不知道多少钱。

    赵可为难的看了一眼,到没有多说,毕竟还有别的家长在,不过等安排住的时候,夏千遇发现之前对她还挺热情的家人,对她冷淡了许多。

    她这才觉得不对,发信息问苏暮晨,“李恩拿的燕窝很贵吗?”

    “几万一盒吧,你送人了?”苏暮晨马上就反应过来。

    夏千遇头疼,回了一个哭脸的表情。

    苏暮晨的电话过来了,“和你一起去还有别的家长,你送这么贵重的东西,会让她们觉得带的礼物拿不出手,我想那位老师一定不会收这么贵重的东西,到时把你东西还给你时,你就说是别人送的,并不知道多少钱,再说送出去的东西就送出去了,是你的一份心意,这样大家就不会再对你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