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 第133章 知人
    印莹笑的神秘,扬着下巴往前走,夏千遇觉得她要是有个尾巴,此时也一定会不停的摇。

    印莹爱吃辣,在国外很少能吃到,她找了一家麻辣烫店,自选食材,她买了五十多块钱的,夏千遇也才十四块钱的。

    看着对面那个‘盆’,夏千遇在看看自己的碗,觉得她要慢慢习惯这样。

    印莹毫不在意,“你该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这种吃了不胖的体质。”

    夏千遇点头。

    印莹吃的开心,话也多了起来,“你刚刚问言墨的事,具体问哪些?我是知道一些,不过你也得和我说一句实话,你和言墨关系怎么样?”

    印莹明明在笑,一双眼睛也如干净的湖面,对上这样的眼神,就是让你做不到说谎。

    夏千遇当然不敢承认,毕竟在外人面前,她可是很尊重狗墨这个大哥,要是承认关系不好,起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算了算了,这个没意思。”印莹接着问,“言墨这个人吧,看着冷冰冰的,表面做事也是瑕疵必报,不过心却不坏。”

    “他和南逸曾喜欢过一个女人?”夏千遇知道再让印莹说下去,她也不会说到自己想听的,干紧问。

    印莹错愕的看着她,“你知道?”

    夏千遇疑惑,“没有人知道吗?”

    又有些担心,现在说出来,会不会不好。

    印莹放慢了吃饭的速度,“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毕竟那个时候南逸还在上大学啊,言墨才刚刚接管言家的产业,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像现在在商界的地位,有谁会关注他。”

    “言墨那时候确实有个女朋友,叫冷月,和南逸同一个学校,南逸是校草,冷月是校花,被所有人公认为是一对,言墨这个后插队的把人抢走了,南逸那就是个疯子,被打了脸,当然处处针对言墨,特别是那个冷月最后还死掉了。”

    和那晚南逸说的话都对上了。

    看着夏千遇脸上的呆愣样,印莹笑了,“现在看言墨清冷儒雅的作派,没想到当年他还有这样的风、流债吧?”

    夏千遇点头,这一点上,印莹的话说知她心里去了。

    印莹伸手,“给我张纸巾。”

    她到是自来熟。

    夏千遇递过一张,印莹一边擦嘴一边调侃她,“我觉得你听到这些应该大声尖叫,然后一边说‘我不相信’,这样的反应才对嘛。”

    夏千遇:.....

    印莹,“我说的不对?”

    夏千遇点头,“我觉得我更想说的是‘我没想到言墨的眼光这么差’”。

    “怎么说?”印莹好奇了。

    夏千遇耸肩,“南逸是个疯子,他看中的人,怎么可能好。”

    印莹万没料到听到这样的答案,学默了半响,用惊异的眼神看着夏千遇,“你说的很有道理啊,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手里的筷子也不要了,隔着碗握住夏千遇的手,说的很认真,“我怎么觉得咱们俩是一路人呢。”

    夏千遇:.....大意了。

    最后,夏千遇只能装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印莹对她眨眼睛,一副‘放心吧,我都懂’的样子。

    饭后,两人往学校走,夏千遇还是戴上了口罩,印莹突然侧头对她道,“南逸出海了。”

    夏千遇微愣,看着印莹,印莹给她分析,“你出门戴口罩,敢和言家对上的,除了南逸那个疯子还有谁,刚刚吃饭你又问言墨和南逸的事,还知道南逸是个疯子,你躲的人除了南逸还能是谁。”

    夏千遇傻住了。

    她觉得自己完全不是印莹的对手,看看人家的脑子,在看看自己的,自己被卖了都得给对方数钱。

    印莹搂着她的肩,一副哥位好的往回走,“看来你还真挺受欢迎的,南逸那疯子能注意到你,我现在都要怀疑你和吴南天是真的了。”

    “打住,这样怀疑很不好。”夏千遇可不想被这么聪明的印莹盯住。

    印莹只是笑,两人到寝室时,就看到有人在吵架,一个女生在大声的骂,被骂的女生在哭。

    印莹走过去,“哎,同学有话好好说,别骂人啊。”

    夏千遇看到对面楚楚可怜的柳含,在看着出头的印莹,没有说话,安静的站在一旁。

    “这人搬到我们寝室,就把我杯子弄打了,问她她还不承认,我骂她怎么了?”

    印莹仍旧一脸的和气,“就是一个杯子,也不用这么骂人吧,多少钱,我赔给你。”

    “我不差那几个钱,我就要让她道歉。”女生不依不饶。

    印莹只能看向柳含,“看来你只能道歉了,不过把别人的杯子弄打了,道歉也是应该的。”

    “不...不是我。”柳含吸吸鼻子,却还是道歉了,“对不起。”

    那女生冷笑,“装什么可怜,最烦你这种人。”

    说完,走了。

    四下里看热闹的人也散了。

    柳含咬唇站在原地,印莹走过去拍拍她的肩,“真对不住,原本你住的好好的,都是因为我,才害的你搬到亲的地方。”

    柳含掏头,“没事没事,不关你的事。”

    印莹没在多说,笑了笑叫了夏千遇一声,“走吧。”

    站在原地的柳含,望着两人走了,抿了抿唇。

    回到寝室,宋宁和管溪还没有回来,夏千遇想到柳含的事,又多看了印莹一眼,原以为她会心软,现在看来也不是糊涂会被骗,到是挺有原则的。

    两人回来后,夏千遇刚拿着东西进洗生间,宋宁和管溪就回来了,宋宁直接推开洗生间的门,“夏千遇你出来,我要用洗手间。”

    夏千遇刚要洗脸,回头看着嚣张的宋宁,还不等拒绝,就听到屋里有摔东西的声音,印莹更是大声问,“你要用就要让给你,你谁啊?”

    宋宁这时才注意到寝室里有个陌生的人,不过马上就又对着夏千遇吼道,“夏千遇,你懂不懂规矩,怎么乱带人回寝室,谁知道你带回来的是什么人,万一丢了东西算谁的?”

    夏千遇继续洗脸,同时淡淡道,“看不惯你将人赶出去啊。”

    这挑衅的语气,宋宁立马炸了,“你以为我不敢吗?”

    回身指着一脸得意的印莹,“你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