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 第132章 朋友就是出卖的
    寝室里,夏千遇看着理所当然坐在自己桌旁的印莹,她在管溪的桌子旁坐下。

    印莹也是个难缠的,夏千遇没理她,先吃了饭,印莹也是个随欲而安的,吃的比夏千遇还香。

    “这卤肉饭做的不错,就是卤蛋下次多给我来两个。”

    夏千遇吃饱了,寝室里只有两人,她到是有时间对付她了,“鸡蛋吃多了也不好,再说我可没答应下次再买你订餐。”

    “友爱一点嘛。”印莹饭量很大,夏千遇的盒饭剩下一半,她的都吃光了,吃的速度也快,她自从的从夏千遇桌上的湿巾包里抽、出一张湿巾,边擦嘴边道,“我看你在学校里没有朋友,你看我性格好,和你做朋友怎么样?”

    “我不需要朋友。”夏千遇想到吴忧,当初她确实是真心结交的,“朋友都是用来出卖的。”

    印莹一脸的赞同,“我现在也要出卖朋友,不知道你要不要听听?”

    夏千遇挑眉,靠进椅子里,“那就看有没有用了?”

    印莹笑的像只狐狸,“听说私下里吴南天找过你,说让你假冒他女朋友,是言墨带他回的言家吧?我告诉你啊,我这次回国,能进这个学校,可是言墨帮的忙。你说言墨和吴南天是好朋友,那是一条裤子可以同穿的铁关系,背后还不是出卖吴南天。”

    夏千遇点头,“这确实是个大消息,也让人意外,不过好像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啊。”

    印莹瞪大眼睛,你看白痴的眼神看她,“怎么没有用?你可以用这个出去卖言墨啊,你告到吴南天那里去啊。”

    “我为什么要坏我大哥呢。”夏千遇心里是不爽言墨,还不会傻到被利用。

    印莹安静的看了她半响,“不对啊,难道我打听的消息不对,你不是和言墨关系不好吗?”

    “外面的流言怎么可能相信。”夏千遇咬死不承认。

    印莹这回为难了,她想什么就说什么,“我还真没碰到过你这么不好摆弄的。”

    夏千遇却被她的话逗笑了,“你可以说说你到底找我干什么就行了。”

    “就想问问你和吴南天的关系啊。”

    夏千遇撇嘴,“你刚刚说了你都知道我们是假的。”

    印莹突然严肃起来,“谁知道是不是别人为了骗我的障眼法?指不定怕我欺负你这朵小白花,所以就故意让我觉得你们关系是假的呢。”

    夏千遇翻白眼,又绕回原点来了,这话是说不明白了,不过她觉得事情真相一定还有别的。

    印莹不说,她也不能逼着人说。

    当天下许放学上完奥数,夏千遇提着外卖回寝室室,就看到了印莹。

    印莹笑着打招呼,“Hi,以后就是室友了,互相帮助啊。”

    夏千遇看到她睡的是柳含的那张床,至于柳含去哪了,夏千遇并不关心,盒饭刚放在桌上,印莹就凑过来,盯着桌上的盒饭。

    “我忙着收拾床铺,还没有吃饭,新来这里哪也找不到,都没有人关心。”

    夏千遇:.....不知道装可怜时流口水很假吗?

    知道她是装的,夏千遇不搭理她,可有个人一直盯着看着你吃,这饭怎么还能吃得下,还不时的在一旁吸口水。

    夏千遇抬头看她,“我可不是心软的人,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做什么?”

    印莹用力的点头,像侦探一样深奥的点头,“你只需要带我出去吃饭就行。”

    就知道她会这样,夏千遇干脆不接话,安静的吃自己的,印莹发现这一点不能撼动眼前的小姑娘之后,无奈的摇摇头回自己那坐着。

    这人能闹腾,夏千遇可不相信真就老实了,她放下筷子,回身看过去,印莹同时也看过来挑眉。

    “我和吴南天真的没有关系,他当初找到我,只是说我力气大,你又会功夫,只要我打得过你,你就不会再招惹我。”夏千遇整理了一下言词,“你到底想做什么?其实你可以直接说出来。”

    印莹收起了面上的玩世不恭,翘起二郎腿,“也没什么啊,就是知道吴南天这样对我,我很生气,又因为言墨帮的忙,所以我才过来欺负他妹妹啊。”

    这个就能说得通了。

    初与印莹接触,夏千遇第一感觉她这人很直接,虽然耍聪明,但是不过是些小聪明。

    除了这个理由,她与印莹也没有别的恩怨,至于南乔那边,今天南乔几个过来找印莹,印莹没有搭理她们,不管是不是做样子,起码在面上关系并不亲近。

    “好无趣,都怪吴忧那个胖丫头,要是没有她之前利用你,是不是我可以先和你做朋友,然后再...哼哼。”印莹站起身来,“喂,走啊,去外面吃东西,我还饿着呢。”

    “别说你不去啊,我看你也没吃几口,我对这边是真的不熟,你先带我熟悉一下环境啊,不然我可真欺负你了。”印莹打断夏千遇要拒绝的借口。

    夏千遇笑了,放下手里的筷子,起身,“走吧。”

    人总不能一直藏着躲着,怕别人伤害,何况躲也不一定能躲掉,到不如拿到明面上来,看看对方到底要做什么。

    夏千遇走到门口,犹豫了。

    印莹看似对什么都不以为意,却是个心细之人,“怎么了?”

    距上次南逸强行带她走,已经过去一周,言墨将人打了,南逸那个神经病都没有动静,这完全不合常理,谁敢说她出去会不会像上次那样被强行带走?

    夏千遇将兜里的口罩掏出来戴上,“走吧。”

    印莹被她这操作弄的一脸的懵逼,可防不住她聪明啊,眼珠一转就想到了,“你是怕被人认出来?”

    夏千遇竖拇指,印莹没安静,反而越发好奇的凑到她身边,“快说说是什么情况?有人追求你?你虽然是言家的继女,可是聪明人都不敢招惹,咦,难不成不惧怕言家?”

    夏千遇觉得印莹真的很聪明,不过到是让夏千遇想起一个件事来,“你似乎很了解我大哥他们的事?”

    上次狗墨找去时,从南逸那里听说了一些两人的恩怨,后来想问却也无从下手,还被言墨败喊捉贼先反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