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 第109章 醉意
    路子野的房子很大,是二层的别墅,还有露天游池,夏千遇上次掉水里淹了一次之后,现在看到游池就舒身不舒服。

    言墨过来,身后还带个小尾巴,其他三人到没有大惊小怪的,路子野嘴欠,逗弄了夏千遇一会儿,被言墨提着衣领才去大牌。

    保姆给夏千遇做了热汤面,虽然是夏天,一口面下肚,饿着的胃总算是舒服了些。

    四个人就在大厅那边打牌,夏千遇坐在餐房里,能看到颂洋的侧脸,她盯着太久,在客厅里打牌的四个男人都察觉到了。

    路子野坏笑的看着颂洋,颂洋淡笑的看他一眼,随手扔出两王,路子野当场就黑了脸。

    一输了牌,路子野忍不住调侃起来,“都说情场得意,睹场失意,颂洋你是两样都占了,你看小姑娘眼巴巴的望着你,你也太冷血了,连个眼神都不给。”

    颂洋正在洗牌,听了他的话,还真扭头往餐厅那边看,夏千遇胆小,一直盯着的人看过来,吓的立马缩回头去,脸恨不得埋进碗里。

    路子野看乐了。

    言墨点燃一根烟,平时清冷又如烟的人,此时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衣领也解开了三个扣,隐隐能看到健壮的胸肌,人慵懒的靠在沙发里,说出来的话也透着点邪气,“胆子大小的胆儿,逗她做什么?”

    “好好好,不说不说。”言家人最护犊子,路子野自是不会再多说。

    颂洋已经发牌,唐郎中紧张的盯着路子野,路子野也似笑非笑的回视他,言墨的眸子微动,往餐厅那边扫一眼,小丫头安静的低头吃着面,没有再往这边看。

    客厅和餐厅就挨着,夏千遇看颂洋又被抓包,自然是心虚,那边说的话她也听了,哪里还再敢往过看。

    其实自打知道颂洋和简繁是兄妹之后,夏千遇就对颂洋不感冒了,不过是看着他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忍不住回忆一下前世罢了。

    路子野的话让夏千遇也有些几难堪,可谁让她盯着颂洋看了,只能怪她自己,又怕一会儿去客厅那路子野再打趣,她磨蹭的数着面条吃,一碗面条就是一根一根吃,半个小时也吃完了,洗过了碗,坐在餐厅里发呆。

    前世一直在准备参加高考,也只是一个学习,接触社会的机会并不多,夏千遇一直也不会与人打交道,人多也不知道说什么。

    男人在一起大牌,特别是言墨他们现在这样的身份,不过是为了朋友在一起说话打发时间罢了,言墨的牌打的很好,坐在客厅里,夏千遇虽然不懂,可是也能看出来他每次都是第一个跑。

    安静被打破,是从简繁推开门进来的那一刻起,原本在大牌的路子野,第一时间扔下手里的牌跑了过去。

    完全没有了平时纨绔子弟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过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好去接你,一个人多危险。”

    简繁的目光却是越过他,落在沙发里言墨的身上,眼睛盯勾勾的盯着,路子野发现后,不同意的为自己报不平,“我哪里不如他,你为什么看到的永远只是他?”

    夏千遇:....

    ——艹,这还是路子野吗?

    随后身子一机灵,背后一冷,她疑惑的拧起眉,看向沙发上坐的三人,也没有人看她,难不成是她的错觉。

    路子野这副舔狗的模样,在场的三个男人都见怪不怪,唐郎中看到简繁,脸色不好。

    在他看来路子野是可恶,要了他的东西送人,可是最可恶的还是简繁,将那么贵重又是唐家祖传下来的东西喂狗。

    颂洋面上温和的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眸子却微微看言墨那看了一眼,见言墨在喝酒,并没有在面露不快,才松了口气,随后看向妹妹,眉头再次拧起。

    “小繁,你来这做什么?”颂洋起身走过去,一把扯过还在纠缠的路子野,“太晚了,回去吧。”

    简繁不甘心的收回目光,“路子野过生日,我过来看他。”

    颂洋相信她这句话才是见鬼了呢,“你不喜欢他给他过什么生日。”

    简繁瞪着他,“你还是不是我哥?”

    别人都没有拆台,干嘛他就拆了?

    路子野赞同的点头,“颂洋,小繁是来给我过生日的,你一边去。”

    随手将人推开,路子野又奉承的上前,“小繁,你能来给我过生日我真是太高兴了,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

    简繁被恶心到了,换作是平时,她早就不理他转身走了,可是今日她是知道言墨在这,上次算计了言墨之后,她被家里关了三天,没有吃的没有水,她知道是家里给言墨的说法,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能进去过言氏集团。

    “言墨,我想和你谈谈。”简繁不想错过这次的机会。

    这也是她唯一能这么靠近言墨的机会。

    “简繁。”颂洋这一次连她的名子都直呼出来,可见是真的生气了。

    简繁委屈的瞪回去,“我只是说几句话。”

    “我现在送你回去。”颂洋不由分说,拉着她就往外走。

    简繁不甘心,却又挣脱不掉,最后只能由着兄长拉走,临出去时才注意到餐厅里的夏千遇,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路子野还想拦着,“唉,放手,颂洋你....”

    剩下的话被颂洋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简家兄妹走了,前一刻还见不得心上人离开欲心碎的路子野,后一刻没兴味的撇撇嘴,转身走回沙发坐下,“刚找到点好玩的,可惜颂洋就这么把人拉走了。”

    夏千遇:....

    ——言方泽还说路子野爱的卑微,狗屁!明明是喜欢玩变、态的。

    心里正腹诽着,对上言墨的黑眸,夏千遇顿了一下,心虚的立马低头看手指。

    ——言墨又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我干嘛心虚啊。

    言墨这边站起身,随手拿起扔在一旁的西服,“走了。”

    路子野撇嘴,打了个哈欠,“算了算了,今天就这样吧,每年过生日都是这么无趣。”

    说完,看向唐郎中,坏坏一笑,“也就去年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