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 第50章 上有兄长1
    言家老宅,言方泽看到家里的来客,他眉头高高挑起。

    吴沐笑意的将手里捧着的东西放到茶几上,“这是我大哥让我送来给言大哥的。”

    送给大哥的?

    言方泽起身,一脸嫌弃的打开外面的纸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撇嘴。

    他目光又落在吴沐的身上,眸子转了转,然后一副哥俩好的笑道,“上门即是客,你先坐,我让人去上茶。”

    吴沐愣了一下,没想到言方泽对他会这么客气。

    刚要笑着回谢,言方泽已经转身进了书房,他只能先坐下来,而书房里,言方泽正在给苏暮晨打电话,电话一通,立马就小声交代一番。

    挂了电话,他又发了几条信息出去,这才得意的出了书房。

    坐在客厅里,言方泽更是一改在学校对吴沐恨不能咬死的模样,反而亲近的拉着人说话。

    吴沐淡然以对,不多时就听到外面有人进来,回身看到苏暮晨走了进来。

    言方泽这才撇开吴沐,招手叫人到身边来,背着吴沐时还一直眨眼睛打暗号,“你怎么过来了?”

    苏暮晨配合道,“和千遇约好了。”

    “在学校天天见,回家一天不见就受不了?”言方泽摇头,一边对上吴沐看过来的目光,状似无奈道,“恋爱中的男女还真是让人搞不懂。”

    吴沐呆滞。

    他的反应,言方泽尽收眼底,心里更高兴了,他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地,喃喃道,“我叫千遇那丫头下来。”

    苏暮晨微笑的在他身旁坐下。

    他感觉到对面的打量目光,抬头迎视,与吴沐的目光对上,他微微一笑。

    相比苏暮晨的淡然,吴沐的心却不平静。

    吴家虽然在言家之下,可在M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个不巴结着,从小吴沐就优秀,更有无数女孩子喜欢,吴沐从不多看一眼,更不曾喜欢过谁。

    突然开窍了,这还没等出手,就被人捷足先登,心里怎么想都不舒服。

    夏千遇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客厅里的三个人,刚刚收到微信,言方泽说要帮她报仇,让她一会儿下楼。

    她想了办天也不明白言方泽要搞什么鬼,现在看到吴沐,她明白言方泽说的‘报仇’指的是什么事。

    至于要怎么报仇,言方泽要搞什么鬼,她到没想出来。

    清秀干净的少女梳着波波头,只简单的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棉布裙,这样的身姿,总会是无数少年初恋的模样。

    特别是少女还一脸懵懂的歪头打量着,她的世界干净的像婴儿。

    吴沐有一刻看呆了,心猛的一跳。

    言方泽这厮却没有空理会这个,他只顾着对苏暮晨打眼色,苏暮晨点头,抬头往上看时,眸子微微一愣。

    他望着她,细长的眼睛笑着眯起来。

    “小遇。”

    夏千遇刚走下来,就听到苏暮晨叫她,她歪头看去。

    众人注视中,苏暮晨起身走到她身前,他个子很高,要低头附视身前的少女。

    只见他不慌不忙的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转手披到了眼前少女身上,“你不是说昨晚有点着凉,怎么还穿这么少下来?”

    夏千遇眼珠转了转,仰头望着苏暮晨。

    她有些搞明白言方泽要玩什么了。

    还在乱飞的思绪,在仰头后,触到那双勾魂眼,夏千遇呆住了。

    她知道苏暮晨长的好,却从未细观察过,一双眼睛又细又长,瞄着你时,就像你是他的全部。

    “傻看什么。”他低笑,声音压低又透着暧昧。

    “喜欢吗?”苏暮晨低下头,声音模糊不清。

    他又低了低身子,双手自然的捧起她的脸,一吻轻轻的落在她的额头,又一瞬间松开。

    一切做的自然,仿佛两人不是刚刚在一起,而是相恋多年的恋人。

    我要自燃了。

    额头的一吻,夏千遇整张脸都红了,她觉得自己此时一定是烧熟的茄子。

    言方泽没想到好友这么入戏,看看吴沐紧绷的脸,真是太解气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阴冷的声音打破一室的暧昧。

    众人齐齐看去。

    门口,言墨和言岚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

    言墨一双冷眸更是落在苏暮晨还捧着夏千遇脸的两只手上,寒光一闪而过。

    苏暮晨松开手,动作中还是透着一丝的慌乱,耳根也微微有些烫。

    “言大哥。”

    言墨微颔首。

    言岚则错愕的微张着嘴,眼睛直盯着苏暮晨和夏千遇,随即就是一脸的愤然。

    怎么可以这样?

    夏千遇这个小可怜,竟然比她要早的早恋。

    太可恶了。

    “大哥,你回来了。”言方泽虽然承受不住大哥身上的威压,可是好友是为他做事,他只有站出来,“吴沐给你送兰花过来,说是吴大哥给你的。”

    言墨一双黑眸却落在夏千遇的身上,淡淡的,却无形中带着威压。

    夏千遇虽然是为了配合苏暮晨,可是也没有料到苏暮晨会有这样的举动,现在又被言墨撞破,也挺难为情的。

    ——以前总骂老男人心思不正,我虽然只是为了配合苏暮晨,现在老男人看到了,也有些难为情。

    ——苏暮晨虽然只是演戏,不过还挺让人心动的,毕竟刚刚那一番操作实在太帅了。

    ——可惜老男人不解风情,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他到底是什么品种,这么不让人喜欢

    ——算了算了,只要有缘分,绕八条街都会偶遇,这次被打断,还有下次。

    什么品种?还要有下次?

    言墨觉得眼前他没有动手掐死这个不怕天不怕地的夏千遇,完全是她命大。

    一张小脸羞红比花娇,可心里想的那些话却让人恭维不起来。

    这张脸,完与长错了地方,应该是别人的。

    “后天出去拉练,上楼看看我准备的东西。”虽然只是几秒中的沉默,言方泽的危机感却很强,拉着苏暮晨先跑了。

    夏千遇刚要动,跟着楼。

    言墨开口道,“千遇等一下。”

    ——呵,我怎么说?他就是看不上我,既然看不上我,就把眼睛捐给有用的人啊。

    夏千遇乖巧一笑,“大哥,找我有事吗?”

    沉默。

    ——狗l墨牌的塑料袋很能装啊。

    言墨:....

    脸更黑了。

    言岚虽气愤,不过也怕大哥生气,转身看天吴沐时,还是笑了起来,“吴沐,大哥带我去检查身体,你等很久了吧?”

    吴沐问,“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啊,是每年的照常检查,爸爸妈妈出门了,今年就换大哥陪我去。”言岚还不忘记显摆的扫夏千遇一眼。

    在车上大哥可说了,中医只是养生,所以带她要全面做一下检查,言方泽是男孩子不用在乎这个,她是女孩子每年必须得检查一次。

    家里除了她还有夏千遇,大哥独带她去检查了,自然说明在大哥心里她才是重要的,夏千遇只是一个外人。

    夏千遇愣了一下!

    ——原来是检查身体,我想多了吗?

    吴沐点点头,这才礼貌的和言墨打招呼,“言大哥,我大哥让我把这盆兰花给我送来,那我就先回去了。”

    言墨点头。

    那天他去吴家的娱乐公司为了兰花,兰花没有看到,反而撞到夏千遇的事,一时把兰花的事也扔在了脑后。

    “我送你。”言岚笑着与吴沐往外走。

    吴沐笑着道谢,他步了顿了顿,终是没有回头。

    客厅里,只剩下一身阴郁气息的言墨,和一脸乖巧,内在满肚子腹诽的夏千遇。

    “拿着跟上。”言墨指了指桌上的兰花。

    夏千遇还在想刚刚言岚的话,听到言墨的话,上去抱兰花,内心极不情愿。

    ——叫她就是为了让她干活吗?

    大步走在前面的言墨,再一次扯了扯衣领的扣子,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表面乖巧,实则心口不一的女人,他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