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 第23章 都是误会
    有些人的命天生是好的。

    夏千遇没想到在这种荒山野岭竟然能‘捡’到车,他们不过走出十多步,就看到路边停了一辆豪车,更重要的是里面没有人,而车也没有熄火。

    “大哥,不会有人报警吧?”他们这可算是偷啊。

    ——言氏总裁为了救继妹而偷车上了明天的热搜,我就成了罪魁祸首,我不要担这个罪名啊。

    ——可是狗男人又霸道的连偷都这么明目张胆,我怎么拦得住。

    一身湿衣在身,言墨的心情糟透了,他猛的踩住刹车,夏千遇吓的大叫一声。

    “怎么了?撞到人了吗?”她兵荒马乱的往外四下望。

    “不会有人报警。”言墨冷的像座千年不化的冰山。

    是不会有人报警,跑过来看热闹的路子野和颂洋不过跑出去上了个厕所,就发现车不见了,两人顶着一把雨伞站在大雨中,颂洋忍着笑,扫了路子野一眼,这下不看热闹了吧?

    最后两人只能往小木屋走去。

    另一边,夏千遇还没有明白言墨的意思。

    ——没有人报警就没有人,干嘛突然刹车,知不知道会吓死了?

    ——嘎!狗男人解衬衣扣干什么?

    ——还有八块腹肌。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狗男人说不会报警不会是想在这里对我用强吧?

    ——怎么办?我可是连初吻都没有送出去,就要被这禽兽糟蹋了吗?

    ——狗男人不是一直嫌弃我吗?对嫌弃的人也能下得去嘴,他果然喜欢玩重口味。禽兽。

    言墨一言不发,紧绷着薄唇,脸更是一片铁青。

    重口味?对她?

    他一脸嫌弃打打量了眼前的小身材一眼,瘦的跟鸡仔似的,浑身上下没几两肉,他会这么饥不择食吗?

    她还真好意思想。

    夏千遇却误会了,只觉此时的言墨像头饿狼,随时都会扑过来,身子微不可见的往后靠,她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再躲能躲多远去。

    “大哥,言叔叔在家一定很担心我们,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只希望抬出言父能让他忌惮一些。

    ——咦,怎么下车了?

    外面的雨很大,夏千遇透过镜子只能看到言墨打开了后备箱,然后手里多了什么东西。

    言墨刚打开车门,那些话就又传进了耳里,像苍蝇一般,挥之不去。

    ——啊啊啊,怎么办?狗男人不会是怕我挣扎而去后备箱拿了绳子捆我吧?可是怎么办?这里荒无人烟,我就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听到。

    ‘啪’的一声,夏千遇还在心中呐喊,就觉得眼前一黑,她如惊弓之鸟般大叫出声,“禽兽,放开我。”

    车里安静了,她错觉的觉得外面的雨声都没有了,整个世界安静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

    安静中,言墨的声音带着危险传来,“禽兽?谁?”

    ——完蛋,骂出声来了。

    夏千遇同时发现拍在她身上的是一身干净的衣服了,外面有袋子套着,后知后觉这才明白是她误会了。

    “大哥,我....我刚刚做恶梦了。”

    ——你信吗?反正信不信,我刚刚就是一眨眼就睡着了,然后又被你惊醒了。

    ——禽兽当然是叫你,你让人误会怪得了谁,当着女孩子面脱衣服,即使换衣服也是不要脸。

    一直没有等来对方的声音,夏千遇咽了咽口水,“大哥,你是要换衣服吧?我帮你拿出来,不过大哥好聪明啊,知道后备箱里还有换的衣服,呵呵呵....”

    车里只有夏千遇的尬笑,不过她将衣服从袋子里掏出来递过去,对方还是接了,这才让她暗松口气。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夏千遇看言墨像很熟悉车子一样子,从一侧翻出新的毛巾擦身子,又换上衣服,最后是裤子,她慢慢的转头看向车外,可玻璃还是能将身后的影子映进来。

    ——两条腿到是挺长的,平时没看出来,人长的也挺白的。

    ——不能再看,污眼睛了。

    夏千遇整个耳朵都红了。

    活了两辈子,连男人的手还没有牵过,结果穿书过头就见识了一次男人在她面前换衣服,怎么能不刺激。

    眼前多了一张纸巾,夏千遇茫然的回头看对方,心里还在一直劲的BB。

    ——浑身都湿透了,用一张纸巾能擦干吗?这是关心我还是讽刺我?

    “鼻血。”言墨将手巾丢在她身上,然后启动车子。

    夏千遇:......

    ——狗男人,竟然给我吓的流鼻血了。

    吱~的一声,车猛的刹住,夏千遇身子又是往前一窜,有安全带绑着到是没事,不过她正在擦鼻血,手一滑,血都杵到脸上去了。

    大花脸加上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像个女鬼。

    言墨一直压着的怒火,看到这一幕,心情好了许多,阴鸷的眼神沉沉扫了夏千遇一眼,才继续开车。

    被吓的流鼻血?

    不是花痴的流鼻血吗?

    夏千遇也发现自己悲催的将鼻血弄到了脸上,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她有轻微的洁癖,虽然是自己的血,可是一想到这血弄的脸上都是,还是从鼻子里流出来的,她的胃开始翻滚。

    “大哥,停...”夏千遇捂着嘴想说停车,胃里的东西却已经往外涌,根本不给她多说的机会。

    “呕.....”恰当此时,东西对着言墨的方向吐了出来,夏千遇想转身换个方向都没有时间。

    吱~的一声,车又停了。

    车里一片死寂,除了夏千遇的呕吐声。

    夏千遇原本还真没有吐多少,不过看着她吐的东西落在言墨的腿上,顺着他的腿慢慢流下去,想到他是坐在她的呕吐物上,夏千遇就更恶心了。

    几分钟后,夏千遇的胃平静了,看着驾驶位上的脏东西,哪怕只是刚开始吐的一些,她还是想哭。

    这下把人得罪了,要怎么办?

    外面,雨还在下着,新换上的干净衣服再一次被打湿,哪怕冲掉了腿上的呕吐物,言墨还是错觉的觉得那些东西沾在腿上,那种粘稠感,他走动一步,脸就黑一层。

    言墨又一次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套干净的新衣服,就站在雨中,在路边顶着雨将身上的衣服脱了扔下,然后换上新的,哪怕又重新被淋湿。

    这时,不远处有车灯渐近,最后慢慢停下来,宋助理撑着伞下车,走到言墨的跟前,“老板。”

    至于老板身上散发出来的大片阴郁,宋中意直接选择忽视,就是他下车时看到老板的狼狈也微微一惊,可想而知老板的心情怎么可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