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家凶兽超萌哒 > 第29凶、很帅很帅的小邻居
    “就算是小帅哥也配不上你。”白开水嘟囔了一句。

    白果才三百岁就修成人形,了不得啊!

    这要是被大家知道,还不羡慕死?

    所以,不管是谁,都配不上白果。

    白果就是自己的小公主,谁要是敢觊觎她,自己就……就骂他!

    打不过,还不能动口嘛!

    俩人先后下楼,来到五楼。

    不知为啥,这些邻居们似乎都有一个癖好,那就是不喜欢关门。

    嗯,其实这样就是为了串门方便。

    咋样,羡慕不?

    路不拾遗啦,门不闭户啦,都是小意思,这栋楼,普通人怕是都不敢来!

    啧。

    “师父你先和我透个底,这家是个啥玩意?”白果询问道。

    主要是楼上那几位的身份来历一个比一个骇人,她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才是。

    “唔,这个比较特殊,并不是上古凶兽之类。品种很纯,只是机缘巧合下成了精,我们共同把他收养了。”白开水说道这只兽,似乎欢快不少。

    “也就是说,和我一样呗?”白果问道。

    她就是个被捡的呀!而且品种很纯。

    啥时候起,品种纯居然是个夸赞的词语了?

    品种纯不是指二哈么?

    “不过,他到底是什么?”白果好奇问道。

    不是上古凶兽,那是什么?神兽?这里住那么多神兽,居然没打起来。

    “是鸽子!”白开水悄声在白果耳边道。

    “鸽子?咕咕咕的那个?作者写小说一言不合就咕咕咕的那个鸽子?”白果惊讶道。

    白开水忙捂住白果的嘴,“嘘!小点声!他听到该不高兴了!”

    “这有什么不高兴的,鸽子多可爱!”白果翻个白眼,推开白开水捂在脸上的大手,“是哪家?我要去见见这位小鸽鸽!”

    房门不必敲,因为这家门大敞着,白开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随意,而是很郑重很礼貌的敲门。

    半晌,一个板着脸没有丝毫笑容如同扑克脸一般的帅气小哥哥站在门口。

    是符合白果心目中帅气小哥哥的形象,只不过看起来有点高冷?

    “你好啊!”白果拘谨的挥了挥手,打了声招呼。

    他点点头,没有说话,继而转身进屋。

    “走吧,他名字是白胖,不喜欢说话,我就替他做个自我介绍。”白开水拉着白果一边进屋一边说道。

    白果眨眨眼,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疑惑。

    又是白?不过白胖的名字更敷衍好不好?

    “这名字不会是你起的吧?”白果斜了白开水一眼,嫌弃道。

    “怎么可能是我?我像是那么没文化的人吗?”白开水反驳道。

    白果耸耸肩,有没有文化,你自己的名字起得怎样,你心里没点数吗?

    “坐。”白胖指了指沙,难得开口说了一个字。

    虽然就一个字,已经是很难得了。

    白果注意到,白胖家品味还算不错,而且看起来很温馨,很像一个家。

    一点都不像白开水家,脏乱差的杰出代表。

    三白落座,白果的目光一直未曾离开过白胖。

    “你叫白果?饕餮?”白胖还是比较给面子的,率先开口询问。

    白果连连点头,“嗯!”

    一股尴尬的气氛慢慢笼罩在整个客厅。

    因为没人说话。

    白果觉得就这样坐着也不是个事儿,便问道:“听白开水说,你是一只可爱的鸽子?”

    “嗯。”白胖点头。

    白开水在一旁听着直牙疼,轻轻拉扯白果,“要不咱们走吧。”

    他们俩这聊天度都赶上树懒了,墨迹半天,才对话两句而已。

    “为啥要走?我觉得和白胖小鸽鸽聊天很好玩的。”白果拒绝了白开水的好意。

    “我很想知道你这个名字是谁给你起的呀?”白果眨眨眼问道。

    白胖脸上终于见到了一丝丝表情,他扭头,一眼便盯向白开水。

    “他。”白胖嘴角扯动了下,立刻又恢复原来扑克脸模样。

    白开水顿时跳起来,仿若炸毛的鸽子,“你别胡说啊!你名字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你捡到我时,把我身上唯一的半毛钱拿走,说以后让我跟你混,给我起名叫白胖。”白胖第一次说这么多字,说完便立刻闭嘴。

    白果惊讶的看着白开水,这么水的名字果然只有白开水才能起!

    刚刚还说不是,现在都被指着鼻子说了,脸呢!

    面对白果的目光,白开水有三分懵,有三分委屈,还有四分倔强。

    “小果果,你宁可相信这个才见面几分钟的小鸽子,你都不肯信任为师吗?”白开水捂着自己的胸口,做出伤心模样,戏份充足。

    白果耸耸肩,“随着我的心智慢慢解封,我已经不再是几天前被你遇到的那个纯洁小白果了!我自己有眼睛有耳朵,我听得到,看得到,好么!”

    白开水震惊的双眼瞪得老大⊙o⊙,他听到了什么?他的小白果居然……

    这次,他是真的在抱着心脏,他难受啊!

    白胖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被偷看的白果瞧了个正着。

    白果心想:不愧是帅鸽鸽,他的笑绝对可以名动天下。

    “师父,我开心玩笑啦!你别这么激动,小心气坏了身体我可不赡养你。”白果扯着白开水是胳膊一阵乱晃,“别装了好不好?”

    白开水翻个白眼,立刻正襟危坐。

    “我还要带白果去其他家,以后你们有的是时间来往,果果,走了。”白开水站起身来,正经的模样仿若可靠大前辈般的感觉。

    白果扭过头来,依依不舍得对白胖道:“等我得空就来找你玩儿。”

    白胖微微点头,目送他们离开。

    二白离开后,白果站在白胖的门口好半晌不肯挪动脚步。

    “果果啊!你可是一只饕餮,记住自己的身份,白胖配不上你。”白开水拍拍白果肩膀,安慰道。

    “身份算什么东西?你看豆豆,还有宋小泽,他们也都不是纯的,他们过的也很开心啊!”白果反驳道。

    白开水哑口无言。

    “我只是觉得白胖很可爱,很帅气,又是同龄,想来可以玩到一起,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在一起玩?”白果不解的看着白开水。

    白开水: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