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家凶兽超萌哒 > 第20凶、凶婆娘的手段
    果果吃了半饱之后,这才现白果还没有坐下。

    “白姐姐,你为什么不吃呢?”果果咬着筷子,一脸的天真无邪。

    白果突然有些羡慕果果,做一个普通人,有父母疼爱,无忧无虑的成长,多好!

    “你们先吃,我最后再吃。”白果露出一个极为优雅的微笑。

    她若先吃的话,你们根本都没有机会伸筷子。

    仨孩子听到白果的话都有些不好意思,匆匆吃了饭之后,这才拥着白果坐在座位上。

    白果比较含蓄的将他们所剩的饭菜全部吃光,吃得文雅,筷子已然形成一道虚影。

    三个孩子一脸惊讶地看着白果,他们实在想不到这究竟是怎样的度吃完这些东西的。

    太夸张了吧!

    “白姐姐,你吃饱了没有?”果果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白果没有吃饱。

    白果只是微笑并没有回答。

    这座院中的某间屋内。

    凶婆娘倚靠在沙上,一双眸子紧紧盯着监控屏幕。

    监控屏幕不仅仅有影像,还有声音传输。

    关于那间屋子里所有的一切,在这里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

    尤其是白果与果果的对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果然这个小丫头不是一般人,不过就凭借她,就想捣毁他们?

    哼,天真的小家伙。

    “一会儿先把两个男孩子带出来,安置在其他房间。”凶婆娘嘱咐道。

    至于白果和果果,这两个小姑娘放在一起才好套话。

    尤其是这个叫果果小姑娘,就如同一个话唠。

    真想把她养在自己身边,不过,这么好的货色若是不卖掉就太亏本了。

    至于那个白果,等会儿看看她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再把她逮住好好盘问。

    这小丫头的胆子不小,只是她哪里来的勇气,敢这么做?她就不怕真的把她卖掉,一辈子也回不了家吗?

    凶婆娘很是疑惑,一张大肥脸都皱巴在一起。

    站在她身后的三个伙计一言不,就如同蜡像一般。

    “我刚刚说把那两个小男孩带出来,你们是耳朵聋了吗?”凶婆娘从思绪中缓过来,看到他们三个还站在原处,不由得怒道。

    “是!”伙计应道,两个人朝着白果他们的房间而去。

    这两个人刚离开房间,就嘟囔着:明明说一会儿,现在又立刻去,真是难伺候。

    他们的声音极小,紧紧只够他们两个人彼此之前可以听到。

    那个凶婆娘凶得很,若是不小心被听到,估计少不了一顿暴揍。

    白果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房间,只是关注着院里的情况。

    当这两个伙计出现在院中的时候,她便警觉得看向门外。

    门被打开,两个伙计也不废话,上前边便将两个男孩抱走,任由他们拳打脚踢也不管不顾。

    而白果和果果则一直旁观,并没有动手。

    不明情况,还是冷静应对比较好。

    凶婆娘在房间内看着监控,满意的点点头,这两个小姑娘若是能为自己所用该多好啊!

    可惜了,这两个孩子太过机敏,那个白果又是来历不明,还是谨慎些好。

    凶婆娘做这行也很多年了,若非有常人难及的思维和谨慎,怕是也混不到今天。

    所以,处置白果是必然的,但在处置她之前,凶婆娘还想从她的嘴中套出白果背后的人。

    就凭借白果这么一个小姑娘就想打击拐卖人口?别说凶婆娘她自己不信,换天下人谁来也不信。

    只是白果这么一个小姑娘,偌大一个诱饵,未免太下血本。

    这也是她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就算现在想不通也不打紧,等会儿把她抓来问问不就清楚了吗?

    凶婆娘伸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抓了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看监控。

    白果和果果俩人此时还有点懵,那俩男孩子这就被带走了?

    他们去了哪里,白果听的清楚,知道他们俩没事,这才收回心神。

    可巧,白果在伸耳朵听外面其他几个屋子里的动静时,有监控的那个屋子也是安静的,故而错过现摄像头这件事。

    在白果有限的七年认知中,觉得他们这些人贩子也没什么本事,摄像头这等高级玩意,该不会有。

    唔,这或许就是偏见。

    现在就连偷鸡摸狗都要注意监控这个问题,不然就很容易被监控到。

    “白姐姐,你能打得过那几个人吗?”果果有些担忧道。

    毕竟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就算学过武功又怎么样?还是抵不过那些大人的。

    白果自是知道果果的担忧,但是又不能告诉她实话——物种都不同,如何让对方相信。

    “打得过打不过,也要打了才知道。”白果微微一笑,保持着神秘。

    其实,她心里也没谱。

    又没打过架,单凭白开水一句话,她就莽了进来。

    一则她是相信白开水,二则,在他说用灵力聚拢在手指上、拳头上打人,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今天晚上咱们就住在这里吗?”果果不知道是不是离开父母太久,有些想他们,眼睛里依已然含着泪水。

    毕竟还是个孩子,纵然开始坚强,时间久了,心中没底,也会害怕的。

    白果大姐姐爱心泛滥,将果果抱住哄着道:“这样吧,不管咱们会不会被转卖下家,明天我就出手,让你早点回到爸妈身边去。”

    果果乖巧的点点头。

    终究还是心软。

    白果伸个懒腰,折腾一天,又饿又累,好想美美的睡一觉。

    “睡觉呗?我困了。”白果麻溜的爬上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这床还算舒服,不像铺床垫那么软,还有被子和枕头,比自己流浪时的日子不知道要好多少!

    白果倒是躺着挺舒服,一旁的果果却很纠结。

    这种地方跟家里可没法比,不仅有一种怪味儿,床硬的很,枕头和被子也很脏。

    果果纠结半天,也没有要睡的意思。

    至于之前晕倒,闻不到,感受不到也就罢了,真要在这上面睡觉——还是算了吧!

    白果躺下都快睡着了,这才意识到果果还没有上来,“果果,赶紧过来睡觉啊!”

    困困的,不睡觉想干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