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家凶兽超萌哒 > 第18凶、看你像好吃的
    白果反手握住果果胳膊,拉着她一起朝着床那边而去。

    果果被白果拽着,胳膊仿佛被铁钳钳住一般,根本无法挣脱分毫。

    “咱们也躺到床上去,一会儿装睡,不要出声。”白果小声道,“别压着他们俩!”

    虽然小孩子没多沉,万一把那俩爱哭包弄醒了,就会很吵。

    “嗯嗯!”果果连连点头,跟着白果爬上床,找个地方躺好。

    就在她们躺好之时,锁被打开,乌泱泱进来一群人。

    大家都保持安静,只有那凶婆娘哼哼唧唧的移过来。

    “这就是这次弄的四个孩子?看起来还行。”凶婆娘伸手扒拉了下在外面睡觉的俩男孩,点点头,表示满意。

    白果和果果俩人在躺下的时候,便脸朝外,可以让这些人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清自己的模样。

    “这俩女孩品质极好,我喜欢!将来肯定是美人胚子,甚好!商量的价格,就按咱们电话里说的便好。”凶婆娘抱着胳膊,一身肥肉不断的颤着。

    “人我便带走了,以后若还有这样的货色,务必要联系我。”凶婆娘挥挥手,跟在她身后那三个瘦小伙计便上前开始搭手抱四个孩子。

    四个孩子很快便被放在车上,其中一个伙计顺手拿出一条被喷了迷药的帕子,挨个捂在他们的脸上。

    白果自然是无碍,只是不知道果果那边到被迷到什么程度。

    他们被放在车上之后,几个人都下了车,似乎是还要交接什么。

    白果竖着耳朵仔细听着。

    虽然白果没有像白开水那样的耳力,但凭借她是饕餮的身份,倒也能听得清楚。

    其实只要她将自身灵力放在耳朵上,便可将整个院落内所有的声音收在耳中。

    别忘记咱们是仙侠文,会修仙哒!

    “那个最漂亮最聪敏的小姑娘你要额外注意。”老渣抱着胳膊,凑在凶婆娘身边小声道。

    “有什么问题吗?”凶婆娘面露好奇之色,“莫非在抓她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老渣点点头,将遇到白果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凶婆娘伸手捏着下巴,半晌没吭声,过了好一会儿这才道:“这件事我记下了,感谢告知。”

    白果后背紧了紧,不由得升起几分警惕来。

    也不知道这个凶婆娘会对自己怎样……

    要不要通知师父一下呢?

    可是没办法联系啊!

    也不知道师父和白影有没有追到这个地方来,一定保护好自己啊!

    那个凶婆娘,不好对付。

    “走吧!老渣,等我回去就把钱转给你!”凶婆娘呲着她那仿佛几百天不洗的牙,对着老渣道。

    汽车突突突的行驶离开,白影强忍着这破车晃动带来的不适,心中暗暗吐槽:这车绝逼是手扶拖拉机改造的!

    声音大的要死,又如此颠簸。

    幸好在那屋子里歇了大半晌,不然中午吃那么多,怕是要被这车颠吐了!

    这一路上白果没有去和果果沟通,也是怕露了痕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才渐渐停下来。

    等他们四个再次被移到一个房间之后,门被锁上,白果这才爬起来。

    她来到果果身边,戳了戳果果,不见醒来。

    啧,她父母的药貌似也不是特别管用,昏睡的时间还是有点长。

    白果四周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窗户,只有一个排风扇在嗡嗡运转。

    相比上一家来说,这里的家具摆设要多一些,俩衣柜分别摆在俩墙角,在墙上还挂着一个钟表。

    这间屋子隔音还算不错,若屋里屋外有人说话,怕是不容易听得清。

    这倒也方便她待会儿和果果交流——前提是果果这货得早点醒过来。

    而且,计划赶不上变化,那个凶婆娘怕是已经开始多心,说不定还要来试探自己。

    真是讨厌!

    白果将屋中情况摸清,就连衣柜里的情况也都记在心中,万一有事儿可以躲进去呢?

    果果缓缓醒来,有些迷迷瞪瞪的爬起来,直到看到白果,她紧张的情绪才有所缓解。

    “白姐姐。”果果轻声唤道。

    白果向果果招手,示意她过来。

    “我们这算是被卖了吧?”果果眨眨眼,打量四周环境,“为什么咱们还在一起?”

    白果耸耸肩,“咱们还在一起,说明还没有被卖出去,只是倒手卖到下家罢了!”

    总也要倒手个两三次,才能到达真正的卖家手中,他们现在跟之前的状况没什么区别。

    “那咱们什么时候才实施下一步计划?”果果搓搓手,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白果耸耸肩,“这事儿急不得,我就是想看看他们这个团伙是否还有同伙,或者说,是要看看他们的下家是什么人。”

    若是直接联系卖家将他们几个孩子卖了,无需犹豫直接出手将他们干翻,然后报警。

    若是还有下家,自然要将这些人贩子都摸清路数才好,好将他们一网打尽。

    到时候她白果,还有身边这个小丫头果果,就是大英雄。

    咳咳,跟这小丫头在一起久了,脑子都有些不好使了。

    白果伸个懒腰,突然觉得肚子空空,她扭头看向果果,仔细观察她。

    皮肤很嫩,有种很想咬一口的冲动。

    “你饿了么?”白果问道。

    果果点点头,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饿了,白姐姐有吃的吗?”

    我没有吃的,只是看你像吃的而已。

    自从白开水当着白果吃过人后,白果虽然拒绝吃人这件事,但内心总有一种想尝试吃人的想法。

    如今果果在跟前,不知不觉得,就有种想吃的冲动。

    白果干咳一声,忙收回心绪,安慰果果道:“现在已经快六点钟了,说不准等下就会有人给咱们送饭吃,你忍忍。”

    唉!作为饕餮就这点不好,总是吃不饱,还总是感觉饿。

    我太可怜了!

    “一会儿还要继续将他们打晕吗?”果果听到白果说等会儿有吃的,便放下心来,转而将心思放在那两个男孩身上。

    下午已经敲晕两次,用迷药迷晕两次,不知道会不会对他们有什么伤害。

    等会儿若是醒了,可怎么办才好。

    “还敲晕?”白果有些纠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