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家凶兽超萌哒 > 第14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白开水将车上之人所说之话,还有车上情况告诉白果,讲述完毕,还不忘给那个车翻个白眼?_?。

    就你们这点水平,还妄想抓走白果?

    啧,脑子被驴踢了吧?

    就算抓了又能怎样?

    不如……

    白开水看了白果一眼,反正白果也没什么危险,不如把她卖了,她自己能回来,还能稳赚一笔。

    嘿,好一条财之路。

    不由得,白开水看向白果的眼神中充满了哗啦啦作响金钱碰撞的感觉。

    白果听了白开水的介绍,眨了眨眼,人贩子?这种狗东西居然让她遇到了!

    好玩!

    “师父,等会你假装被引开,让他们抓了我,我走着一趟,把他们这些该死的人贩子一网打尽!”白果捏着拳头,恶狠狠的道。

    “他们惹过你?”白开水不解的问道。

    白果摇头,目光顿时变得深邃,“他们没惹我,可人贩子是我最看不惯的事,既然让我遇到,必须要管。”

    她这些年也遇到不少小叫花子,细细问过,这些孩子不是天生就是乞讨者,而是被人贩子拐来的!

    卖相好的自然都卖掉了,那些蠢笨丑陋的便被打断胳膊腿,流放在街上乞讨。

    至于乞讨的钱,便被这人贩子收走,顶多给这些孩子们一口粮,不致饿死便罢了。

    要的钱少了,少不得还会得到社会毒打,真真是悲惨人生。

    白果虽然没有被这样对待,但看到这些,心中自然不忿。

    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是乞讨者。

    或许,是同情这些弱者。

    这些孩子们,或许也是父母心尖尖上的人,如今,却沦落这样的下场。

    从前,自己没什么能力管,也没有后台,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怕是难有作为。

    如今,有师父在,有白影在,他们都是自己坚强的后盾。

    可以放手施为的感觉真好。

    “师父,你会帮我的,对吗?”白果扭过头,眼神坚定的看向白开水。

    白开水点点头,轻描淡写道:“这些都是小事,你想怎么做都行。”

    白果舒口气,伸手在白开水的大腿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那就这么说定了!”

    “嘶……”白开水倒吸口凉气,白果的力气可真大!

    他敢保证,自己雪白的大腿肯定被拍红了。

    “话说我会不会真被他们卖掉?〣(oΔo)〣”白果突然脑子一抽,问道。

    “你凶呀!咬他们!挠他们!”白开水手舞足蹈的着急道,“我不是教你运行灵力了吗?若是他们敢对你不轨,你就将灵力聚集在手上,一拳打过去就好。”

    说旁的就是假,直接干翻就是。

    白果点点头,看着自己的拳头,眼睛里散着寒冷的幽光。

    杀人什么的,她可能不如白开水,甚至还有点胆怯,但是她只要鼓起勇气,她就敢杀!

    杀该杀之人!

    杀该死之人!

    而贩卖儿童的,就是该死该杀的!

    “咱们现在就在这里坐着?还是起来走动一下?”白果眼睛偷偷瞥了一眼那辆面包车,问道。

    “咱们在这里坐着的话,他们怕是也不会动手。”白开水扶着白果,一起站起身来,“走吧,回家!”

    白果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走着,俩人一前一后,朝着家的方向而去。

    “说实话,我现在还有点撑。”白果打了个嗝,咂咂嘴道。

    “你吃的比我还多,小心不消化。”白开水冲天翻了个白眼,吐槽道。

    白果哼了声,拍拍肚子,肚子出沉闷的啪啪声,“我肠胃好得很!再说了,不是还有健胃消食片嘛?现在人类的东西搞的很不错!”

    “那种药,怕是对你没用,不信咱们可以去药房买一盒试试。”白开水撇嘴,就以他们饕餮的体质,这种药的药效近乎于无。

    白果眨眨眼,有些不可置信的道:“不会吧?那咱们生病了怎么办?”

    “你生过病吗?”白开水反问道,“我等凶兽生过病?那就是废兽!早死了好么!”

    白果咧咧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还别说,这么多年流浪街头,不管天气暑热还是冰天雪地,她似乎都没有生过病。

    哎呀,还是做凶兽好,健健康康的,活蹦乱跳的。

    “他们怎么还不动手?再走可就到家了!”白果走在后头,觉那辆面包车一动不动,便向白开水问道。

    “可能傻了吧?或者突然良心现?”白开水耸耸肩,他一直关注着那辆车,别说人了,就是车也未曾动一下。

    “要不咱们过去瞧瞧?”白果停下脚步,跃跃欲试。

    “别闹!”白开水回身,便已经看到白果悄不声的朝着那辆面包车而去。

    白开水犹豫半天,自己到底要不要跟上去……

    要不……

    不跟着了?

    只是这样大咧咧的送上门去,会不会太古怪?

    就在白果快到那辆车附近时,车上突然窜下来两个人,对着白果迎面而来。

    “啊!两位大哥救命呀!有人想要拐卖我,好可怕!宝宝害怕!呜呜呜……”白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着那俩人扑去。

    别说那俩人,就是白开水也被白果的这个骚操作弄的一脸懵。

    生了啥?

    刚刚她说了啥?

    我是出现幻听了吗?

    白开水呆滞的看向白果那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尴尬的一匹。

    俩人贩子见这小姑娘主动送上门,立刻一人安抚白果:“小姑娘不怕,哥哥替你赶走坏人。”

    另一个人凶神恶煞的朝着白开水走去,“滚蛋滚蛋!是不是人啊你!居然想拐卖人家小女孩,呸!臭不要脸!”

    白开水:……

    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骂自己骂的这么狠,也算是长了见识。

    白开水给了白果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撒丫子“落荒而逃”。

    “小姑娘不怕,坏人赶走了。”一直安慰白果的男人依旧笑意吟吟,见白果抱着自己不撒手,心里莫名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咳咳!”追白开水的那人回来,冲被白果抱着的人使了个眼色。

    迟疑半晌,那个被抱着的人终于还是拿出一块白色手帕,捂住了白果的口鼻。

    “真墨迹!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