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家凶兽超萌哒 > 第6凶、敌人到访,打一架吧!(求推荐票)
    “嗯?这是怎么了?”白果突然感觉有点晃,桌子上水杯的水也出现了涟漪。

    “好像是地震。”白开水冷峻的脸庞严肃起来,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

    嗯……猛虎虽然很凶,但是不及饕餮凶。

    白开水整个饕餮都如同炸毛一般,蓄势待。

    白果不明所以的看着白开水,地震就地震呗,晃两下不就没事了吗?

    干嘛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白果忍不住拽了拽白开水的衣角,“你这是在做什么?”

    “有敌人。”白开水并未在意抓着自己衣角的小爪子,“你去屋里,关好房门。”

    扭头看了眼下午换衣服的房间,白果乖巧的哦了一声。

    躲进屋中,白果的好奇心开始慢慢升腾,究竟是怎样的敌人,竟然让强大如白开水的饕餮都这般紧张?

    至于白开水有多强大,在白果心中,是充满问号的。

    白开水武力值:???

    一看就是boss级别的。

    来者,又是怎样的人物?

    白果扒着门缝看向外面,地震已然停止,楼外的人们纷纷攘攘,述说着刚刚生的事,好不热闹。

    但外面的纷扰并没有打扰到屋中两人。

    是的,就在白果进屋瞬间,一道白色身影已经落在客厅中,与白开水成对峙之势。

    “交出白果,否则别怪我白影不客气!”自称白影的人手持一把长剑,稳稳的指向白开水。

    此人一身白衣,长飘飘,仿若天仙下凡,脸上蒙着一层薄纱,却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模样。

    这薄纱绝非凡品,白开水心里嘀咕,这家伙浑身装备简直让饕餮心动。

    “交出白果?”白开水微微晃动了下眼神,朝着白果所在的屋子瞧去。

    至于白影的名字,则被白开水忽略。

    无名之辈,不配被我们凶兽之王所记!

    这丫头不是没有爹妈么?眼前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白影观察细微,顿时现了门缝里的白果,那双怯生生的目光,让他心神略略放轻松。

    白果紧紧握着拳,手中长剑散着无匹的气势。

    他很是后悔。

    上午时分见白果又可怜兮兮的去乞讨,常年盯梢的他知道,这条街上并没有任何人和畜能够伤害到小姐。

    可就在他去拉屎的那个空档,小姐突然消失不见!

    连气息都被隔绝!

    可恶!

    顾不得继续拉屎,他随便擦擦屁股便提着裤子来到小姐消失的地方。

    此时所有的路人已经从晃神中恢复,但他们的记忆中,丝毫没有小姐的影子!

    咬牙切齿!

    偌大一座城市都笼罩在他的神识下,可小姐的气息却没有分毫。

    他如此放肆的扫视整个城市,自然会有一些守护者前往查探,与白影来了个面对面。

    打架是必不可少的,好不容易脱了身,这才追踪到了白开水家。

    白果跟在白开水身边,下意识的就将她的气息笼罩在自己气势之下,只有她离开去银行的来回路上,让白影现了白果的气息。

    再观屋内两人。

    白开水的手上白光一闪,一柄偌大的斧子闪现,冒着七彩光芒,气势恢宏,一下子就将白影的气势压倒。

    “饕餮?”白影眸子连连紧缩,感受到白开水身上的凶兽气息,不由得吃了一惊。

    白开水这么多年第一次展现自己的威能,庞大的饕餮气息瞬间席卷整个房间。

    直到此时,白果才知道自己原来身处的不是都市,而是个仙侠世界!

    哇,好厉害的感觉!

    见对方是一只成年饕餮,白影顿时收回长剑,直挺挺的站在那。

    “我想见白果一面,和她聊聊。”白影声音冷冷的,眼神毫无波动,好似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般。

    白开水见他这般行为,很是不解。

    丫的你气势汹汹的来,我还没展现我的雄姿,怎的你就先怂了?

    “想见白果,就先跟我打一架!”白开水仰起头,一脸傲然道。

    我架势都摆出来了,不打一架就收手,好不甘心呀!

    再者说,你说见就见,我多没面子?

    白影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一双眸子紧紧盯着门缝里的白果。

    白开水似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几分幽怨,几分关爱,还有几分宠溺。

    妈呀,这货莫非真是白果亲人?

    喵了个咪!

    不对,嗷了个嗷!

    她可是咱徒弟,绝对不可以!

    “你不和我打一架,我绝对不会让你和白果见面的!”白开水哼了一声,气势顿时向前压去。

    只有展现我的熊威,呸,雄威,才能够有资格做小白果的师父!

    白影无奈的将注意力放在白开水身上,看样子,这一架不打是不成了!

    “你确定在这里打不会伤害到白果吗?”白影清冷的声音飘来。

    白开水愣了下,看了看自己逼仄的小屋子,哦了一声,“把我屋子弄乱了还要收拾,咱们去外面打。”

    白影:┐(′-`)┌

    当这俩人消失不见,白果这才从屋中走出,小脸上满是忧愁之色。

    她眉头蹙的很紧,抱着水杯坐在沙上,开始苦思冥想。

    那个叫做白影的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在这里,叫什么,还要把自己带走?

    一大堆疑问冒出,她现在除了抓头,什么也做不了。

    包括那两个家伙去了哪儿……

    在这都市中大打出手真的好吗?

    不会明天报纸或者网络头条,说有不少人看到一个手持一柄剑和手握一柄斧头的俩人当街打架,招式甚是华丽,特效价值一百万的那种,怀疑是深山老林里出来的绝世高手?

    白果甩甩脑袋,终止了这样的想法。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白开水和白影如同影子一般回来。

    白果上眼瞧着他们二位,衣服整整齐齐,没有一丝尘土,也没有任何破坏,头也是一丝不苟。

    他们去打架了?

    不像啊!

    怎么感觉像是去谈了个心回来般。

    “打完了?”白果出自己的疑惑。

    白开水来到白果左边坐下,白影来到白果右边坐下。

    白影殷切的看着白果,“小姐,您还好吧?”

    小姐?

    嗷?

    我猜对了?

    我家很有钱?

    需要我回去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