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534、我不救,谁救?
    特高课外面。

    加藤小野冲着柴崎幸浩冷声说道:“你都听到大佐的命令,从现在起北平城内的清缴和调查都归我管,你不要乱伸手,你只要做好你的事情就成。”

    “你放心,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事我也不会去管,就算是碰到也不会插手的。”

    “哼,说的你好像真能做成大事似的,之前北平城内的调查不就是你负责的吗?”

    “你负责成什么样?加藤小野,你倒是应该自重的那个。”柴崎幸浩冷漠地挑眉说到。

    “咱们走。”

    看着柴崎幸浩离去的背影,加藤小野冷笑两声,也坐进轿车内离开。

    当晚,夜幕降临。

    北平城内一处秘密据点。

    这里是加藤小野和楚牧峰当初商量好的联络地点,只要是有什么情报,加藤小野投到这里就成,其余的事便不用他去管。

    他现在过来就是来投递情报的。

    小命都握在楚牧峰的手中,加藤小野哪里敢不听话。

    他现在也不清楚楚牧峰在特高课中还有没有别的人,真的要是有,自己来到北平城的消息却不告知,这样楚牧峰会怎么想?

    所以说他不是非要来,而是不得不来。

    这就是加藤小野的命。

    当他刚走进小院,刚将情报放在花盆下面,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到这个的刹那,他汗毛嗖的竖起来,整颗心急速跳动。

    难道是自己暴露了?

    “别紧张,是我!”

    就在加藤小野准备掏枪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的刹那,加藤小野的精神一下就松弛下来,猛地转身,满脸惊喜的看着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楚牧峰。

    “楚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为了见你啊。”

    楚牧峰微笑着说道,指着房间平静说道:“走吧,进去说话,不要在这里站着了。”

    “是。”

    房间内点着的是一根蜡烛。

    借着蜡烛微弱的光芒,楚牧峰扫视了下加藤小野,点点头说道:“瞧你的精气神不错,看来你这个中佐当的够可以的。”

    “怎么样,回到北平城,以特高课中佐的身份管理这座城市,是不是和以前需要隐藏做事感觉不同?”

    听到这话,加藤小野的心跳顿时加速。

    果不其然。

    楚牧峰在特高课那边肯定是有眼线的,要不然他怎么知道我的最新任命。

    想到这个,他就更加不敢有任何忤逆的意思。

    “不错,我是从特高课总部那边调过来的,这次前来北平城就是想要扎根这里。”

    “按照我背后那位的意思,希望最好能够取代大佐砚山龟雄,成为这座城市的最高统治者。”加藤小野如实说道。

    “你背后的那位是谁?”

    “是东条桂凉阁下。”

    “东条桂凉?”

    楚牧峰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微微挑眉,“这么说你在特高课总部是抱到粗腿了,有点意思!”

    “加藤小野,看来你是应了我们华夏一句古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一切都是楚先生的功劳。”加藤小野恭敬道。

    “和我没有关系。”

    楚牧峰摆摆手,冲着加藤小野淡然说道:“说说吧,你们特高课对北平站的摧毁行动中,到底多少人是背叛的,又有多少人是逃走的。”

    “在逃走的人中,哪些是真的没有调查到的,哪些地方是你们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是想要拿来钓鱼的?”

    “这个!”

    加藤小野迟疑了下,还是实话实说道:“就这事我所知道的情报有限,因为砚山龟雄对我和柴崎幸浩的工作进行了调整。”

    “我那所负责的部分,是北平城内的治安秩序,是那些对岛国有敌意的家族、帮派组织。而负责军事情报调查局的是柴崎幸浩,您想要知道更确凿的情报,只能通过他。”

    “通过他?”

    楚牧峰不以为然的挑起唇角来,“我倒是想要通过他,可能吗?你先将你知道的说说。”

    “好。”

    加藤小野就开始讲起来,果然,在北平城中是有钓鱼的烟雾弹,这些地方总共有三处,都是处于特高课的严密监控中。

    里面的人都是已经背叛了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但对外却是没有宣布,没谁知道他们已经被策反。

    “我以为你们的钓鱼会多高明,没想到这么简单粗暴。直接用的就是叛徒,而不是说布下来一个没有被策反的地方。”楚牧峰眯了米眼道。

    “那样做不保险。”

    加藤小野很坦然的说道:“只有这样做,才是最保险的,反正都是要抓捕,那就抓捕起来审问,策反,然后再拿他们来钓鱼。”

    “能钓到鱼是最好的,哪怕只是一条,他们这些人就是物有所值的。当然要是说钓不到,他们都会被收监用作他用的。”

    “嗯。”楚牧峰点了点头。

    “楚先生,您这次来北平城是做什么的?需要我帮忙吗?”加藤小野低声问道。

    楚牧峰一道寒彻的精光射过来,眼神凛然。

    “加藤小野,你这是胆子变大了,竟然敢连我的事都敢打听,怎么?你觉得现在是特高课的中佐,我就没有办法杀死你吗?”

    “不要忘记,你的这条小命就捏在我的手中。你想要我死的话,你也得陪葬。”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

    加藤小野连忙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别的意思。

    “你最好是没有别的意思!”

    楚牧峰脸色冷峻,“从现在起,这里作为咱们之间的联络点,要变成常态。”

    “也就是说,咱们一星期至少要在这里见一次面,至于说到什么时候见面,我会通知你,通知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有人会去特高课总部那边卖香烟。”

    “卖香烟?”

    “对,就是卖香烟。你们之间的联系暗号就是你说给我一包三炮台。”

    “他会说不好意思先生,三炮台今天卖完了,您看明天行吗?你就说明天给我来四包!”楚牧峰说道。

    “行,我记住了。”加藤小野点头说道。

    “还有,现在给你一个任务。”

    “您说。”

    “我要知道那些被你们抓获的北平站的特工,我说的是那些没有背叛者,他们如今关押的位置。”楚牧峰说道。

    “这个我回去就进行调查。”

    “嗯,去吧!”

    加藤小野站起身很快就从小院离开。

    当他走掉后,紫无双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低声说道:“牧峰哥,他靠谱吗?”

    “你是说他会不会将我出现在这里的消息捅出去?”楚牧峰反问道。

    “是的,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会怎么想。要是说他真把你的事说出去,那就有危险了。”紫无双沉声说道。

    “你说的这个我也想过,会有人盯着他的。不过你说的这事应该不会发生,加藤小野的性格我清楚,真的要是说是不怕死的,也不至于会被我抓住把柄用到现在。”

    “就他做过的那些事,桩桩件件都够枪毙一百回的!他除非是找死,不然不会说的。”楚牧峰说道。

    原来已经有人监视。

    就说楚牧峰做事不可能这么大意的,紫无双微微一笑,“你打听那些被关押起来的人做什么?难道想要营救?”

    “对,就是营救。”

    楚牧峰沉声说道,“我不能让那群人就这样憋屈的死在岛国人的手中,他们都是党国的精英,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骨干精锐,一个个的都是有用之才。”

    “既然咱们现在没有什么建站的思路,那就不如从他们入手。给自己找点事做,也给特高课那边制造点麻烦。”

    “你准备怎么营救,用什么身份呢?”紫无双跟着问道。

    “麻匪!”楚牧峰说道。

    “又是这个套路啊。”

    “招数虽然烂,只要管用就行。”楚牧峰径直走向门外悠闲自得的说道。

    紫无双紧随其后。

    ……

    翌日。

    楚牧峰将霍西游他们都叫到身边,沉声说道:“你们说咱们该怎么建北平站?”

    “咱们既然来了,这个站不能说一直这样拖延着时间不建。”

    “站长,想要建北平站的话,就只有将咱们的人全都成建制的打散,让他们散布到北平城搜集情报。”

    “可问题是,这样做有着很大的制约性,那就是条件不利。以前这样做,是因为有的是时间和人脉来布置,咱们要做却是从头做起的。”西门竹斟酌着说道。

    这是现实。

    是谁都必须面对的现实性问题。

    想要组建起来北平站,那就要将人散布到城中负责收集情报。

    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想要做成这事,这容易吗?

    这不是说你一条命令下达,这事立马就能做成的,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和心血才能做到的。

    做这事的过程中,你还要防范着特高课。

    在如今整座北平城都被岛国军队控制的情况下,你敢无视掉特高课的威慑吗?

    那就是一群狼,是一群会肆无忌惮吃人的恶狼。

    他们会利用一切资源来调查敌对者,军事情报调查局就是他们要盯住的首要目标,怎能放过?

    “所以说我对这事有一个想法。”

    楚牧峰接着话音说道:“我准备将原北平站的一些人救出来,只要他们能出来,就能够帮着咱们在最短时间内将框架搭建起来。”

    “记着,咱们要的只是框架,只要有这个框架在,就能针对那些汉奸卖国贼展开暗杀行动,同时确保北平站有条不紊的开展工作。”

    说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目光扫过众人,沉声说道:“何况那些人都是咱们的弟兄,他们都是宁死不屈的热血汉子!”

    “咱们没有道理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就这样死在岛国人的手中。要是说咱们不出面营救,谁还会救他们?”

    这话说的没毛病。

    霍西游他们是能想象到那些弟兄在监狱中承受的折磨有多惨烈,他们都咬牙宁死不屈,坚持到现在,既然来了,还不去营救,像话吗?

    军事情报调查局没有见死不救的习惯。

    “没错,应该救。”霍西游点头赞成道。

    “问题是他们到底有多少人?都被关押在哪里?营救的话怎么营救?营救出来又该怎么撤离?这些都是要提前计划好的。”

    西门竹皱眉说道。

    “这就是我今天喊你们过来的原因。”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

    “就这事,你们都说说吧。”

    众人立刻开始讨论营救事宜。

    等到最后总算讨论出来一个章程后,楚牧峰很满意的一笑。

    “不错,这个计划是很好的,我觉得是没问题的。那你们就回去等我的通知,随时准备展开营救。”

    “是!”

    ……

    入夜。

    楚牧峰秘密的来接见了陈建华。

    将自己要做的事说出来后,陈建华离开就说道:“楚爷,那您的意思是什么?是想要让我打听那些弟兄们的下落还是说安排撤离路线?”

    “撤离路线。”

    楚牧峰说道:“你不用去管情报的,这件事有人去做,你只要给我安排出来一条安全的撤离路线就成。”

    “因为到时候需要及时撤离出北平城的,不只是那些受伤的弟兄,还有动手的人,他们只要留下来,就都是危险的。”

    “其实他们是撤不出去的。”陈建华慢慢说道。

    “什么意思?”楚牧峰微微眯缝双眼。

    “如今的北平城被日军监管的非常严重,你们要是说动手的话,想要撤退出去是很困难。”

    “楚爷,要不然我安排成一种已经逃离出去的假象,换一批人,那些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开始往外逃命,而他们只要出去,都是能顺利脱身的。”

    “至于说到被营救出来的弟兄,要不就留在城内,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我给他们找一处藏身地,保证没谁能发现。”陈建华提出自己的意见。

    “有把握吗?”楚牧峰沉吟片刻问道。

    “有!”陈建华断然说道。

    “那处藏身地是我准备用来逃命的地方,是一处地下迷宫,那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地方,原主人早就死了。”

    “现在除了我之外是没谁知道,您要是觉得不太稳妥的话,可以去那边先看看。”陈建华说道。

    “行,这就去。”

    “好!”

    没想到楚牧峰会这样雷厉风行,陈建华微愣后赶紧起身。

    两人齐步走向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