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533、任务:重建北平站
    “我选择?”

    楚牧峰皱了皱眉头。

    留在金陵吗?

    这样一来就不用直接面对战场纷飞的炮火,不必出生入死了。

    但他也十分清楚,既然戴隐给出了这样的选择,其实自己就是没得选择的。

    真要让你留下,会给你出选择题吗?

    戴隐其实就是在考验自己。

    “局座,我选择前往北平城,继续在一线作战。”

    楚牧峰沉声说道。

    “你想清楚了?”戴隐说道。

    “是,这个选择或许会有危险,但要是不这样做的话,我心难安。”

    楚牧峰想通之后,就没有再犹豫迟疑。

    他说出来的话,第一是他心里想过的,第二就是他觉得应该是戴隐想要听的。

    既然如此,那就说出来便是。

    “留在那边,组建北平站是我想做的事。至于说到危险的话,哪里会没有危险?”

    “好!”

    戴隐满意地点点头,“那从现在起,你就继续留在北平战场作战,这样,我给你最高权限,只要是在北平城附近的作战部队,你都拥有着监察权。”

    “是,局座!”

    楚牧峰沉声道。

    这权限是够大的,但楚牧峰却清楚其实是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

    在大战来临之际,最忌讳的就是自己这样的监军。

    你不做事,那些官兵还对你有敌意,你要是说敢去找他们的麻烦,那就会变得更加麻烦,搞不好会适得其反。

    ……

    当晚,七点。

    金陵城,唐家。

    吃过晚饭,唐敬宗就将楚牧峰喊到了书房中,泡好茶,点上烟。

    在烟雾袅绕中,他语气有些玩味的问道:“你是不是感觉挺奇怪的?为什么你在北平和津门都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功劳和贡献,局座还不说直接把你调回来?”

    “毕竟留在那边,肯定不如后方安逸,有生命危险的。”

    “卑职不敢妄言。”

    楚牧峰摇头说道。

    “嗨,这里没有外人,只有你我,出了这扇门,今晚说的一切都不作数的。”

    唐敬宗淡淡说道。

    “是!”

    楚牧峰点点头,沉吟片刻后说道。。

    “处座,说真的,我也不想继续留在那边了。为什么?因为我感觉在战争的汪洋大海中,我带领的阎罗中队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虽然说我们将小坂正雄杀死,将他的宪兵队给灭掉,也是铤而走险,而且还多了几分运气。”

    “要是说小坂正雄那晚没有喝酒,要是说宪兵队那边的防御力量再严密点,我们根本不可能成功。”

    “最重要的是,常怀远带领的特殊情报科就这样死掉。而要知道,他们的死其实死得很憋屈窝囊。”

    “每个都是搜查间谍的行家里手,却死在炮火无情的战场上,在他们所不擅长的领域死掉,难道说这不是一种对人才的浪费吗?”

    “但我也知道局座的考虑,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他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要让我们贡献每份力量,争取多杀几个小鬼子。”

    “你这次说真话了。”

    唐敬宗微笑着弹掉烟灰,平静的说道:“牧峰,你分析的有对的地方,但也有片面之处。你觉得局座会这样做,纯粹只是想要增加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局的话语权吗?”

    “不是的,他是对你寄予厚望,是想要让你将北平站给组建起来。”

    “组建北平站!”

    楚牧峰对这话倒是不陌生,只是想到这件事的困难程度,就感觉有些无处发力。

    北平站啊,那可不是槐明站能相比的,而且处于敌占区。

    就算是筹建起来,想要在北平城中生存下去也是非常危险,随时随地都会被毁灭。

    “牧峰,你知道当初特殊情报科为什么能成立吗?成立的目的是什么?”

    唐敬宗掐灭烟头,一本正经的问道。

    “不是搜集调查情报吗?”楚牧峰有些意外。

    “你这样想就错了。”

    唐敬宗摇摇头,认真的说道:“特殊情报科能够创建,初衷就是应急。”

    “什么叫做应急?应哪里的急?说白了就是哪里有困难就往哪里冲。”

    “之前一直都留在金陵城让你做搜集情报,铲除间谍的工作,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地方用得着。”

    “但现在北平城已经这样,那么就需要你出面了!”

    “你的特殊情报科随时都能转化成为北平站,明白了吧?”

    楚牧峰恍然大悟。

    就说当初成立特殊情报科的时候感觉不对劲,原来里面还有这样的说法。

    想想也是,这样的一个科室,戴隐想都不想就批准了,这里面是肯定有蹊跷的。

    现在想想,这不就是万金油吗?

    哪里有困难就去哪里支援,要是说拿整座特殊情报科来变成北平站也得变。

    大不了到时候特殊情报科再重新招人。

    “处座,我就知道了,我会去北平的。”楚牧峰点点头道。

    “这就对了!”

    唐敬宗微笑着说道:“前去北平是会遇到危险,但富贵险中求,我这样和你说吧,你只要是能够将北平站的框架组建起来,一个中校军官的军衔是少不了。”

    “到时候你还能成为这个北平站的副站长,那才是真正的位高权重。”

    北平站的副站长吗?

    楚牧峰心里一阵火热,要真是如此,这个副站长的职位可要比槐明城站长分量更足。

    但是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不是说你们一说我就会热血冲上头,会不管不顾去做事情的愣头青。

    真的当我什么都不懂吗?这样的官位可是要拿命去搏的。

    “处座,得先活下去,才能当这个官啊。”

    楚牧峰自嘲一笑道

    “你呀!”

    唐敬宗指指楚牧峰说道:“这事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已经成为定局,你要做的就是服从服从再服从,当然,自身安危也要放在第一位。”

    “是!”

    楚牧峰恭声领命。

    ……

    皇胄大街,楚家。

    在回到这里后,血凤第一时间就露面,她已经听紫无双说起了这趟北平城之行所经历的那些事,桩桩件件都让人热血沸腾。

    “我也很想跟着你去啊。”

    血凤噘着嘴嘟囔道。

    “还敢说!”

    紫无双听到后当场就瞪眼过来,“我的差事还没有办完,你跟着去做什么?”

    “你知道这次去北平城有多凶险吗?你就赶紧培养出来咱们的死士。有那些死士在,楚大哥的安全也能得到保证不是。”

    “好吧!”

    血凤是不敢和紫无双犟嘴的。

    “对了,血凤,你有时间的话去一趟华亭!”

    楚牧峰微笑着,识趣的没有去掺和进他们讨论的事情中,而是话锋一转说道。

    “华亭?去哪里做什么?”血凤好奇的问道。

    “去帮我做件事。”

    楚牧峰说着就递过去一张纸:“这里是地址,你要做的事情就是……”

    “没问题,牧峰哥,交给我好了!”

    血凤听完后双眸一亮。

    ……

    楚牧峰并没有在金陵城多做停留,也就是休息了两天,便在第三天踏上了前往直隶城的道路。

    等到他来到直隶城后,就将霍西游,裴东厂,黄硕和西门竹喊过来。

    当着他们的面宣布了局座的命令,然后就平静的说道:“都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大声回答后,裴东厂突然间问道:“科长,让咱们就地组建北平站不怕,可怕的是咱们没有钱啊!”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就北平站的事,只要是金钱开道,即便如今的北平城是被日军统治的,都能悄悄将北平站筹建起来。”

    “钱财从何而来?”

    “局里面总不会说空口白牙,只是给咱们一纸命令,其余的就都不管吧?要是那样的话,这事可不容易办成。”

    这话说的实诚。

    谁都知道没钱做事是万万不行的,你就算是想要到岛国军部那边收买谁,没有钱能行吗?

    谁敢说没钱也能办事,那纯粹是吹牛逼。

    “放心吧,资金的事情你们不用去管,总部会给一批的,至于说到其余不够用的,总部的意思很简单,就让咱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各位,这个自己想办法的权限就宽了,你们说是吧?有这样的尚方宝剑在,还怕募集不来金钱?”

    楚牧峰坦率地说道。

    几个人立刻恍然大悟。

    “那咱们现在就要去北平站吗?”霍西游问道。

    “对!”

    楚牧峰点点头,“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动身去北平站。不过咱们的人有点太多,要就地分散开来,以确保进入北平城后,能在最短的时间聚集起来。”

    阎罗中队放到战场上是沧海一粟,可要是单纯用到情报工作战线,便是一支很强的力量。

    有什么样的问题,他们都能轻易解决掉。

    “来吧,咱们先商量个章程出来。”

    “好!”

    一天之后,楚牧峰就又带着紫无双进入北平城。

    这时候的北平城,之前的鼠疫细菌武器事件早就没谁提起,原本也是只有高层才知道,下面的人保持沉默很正常。

    “牧峰哥,咱们住哪里?”紫无双问道。

    “就住景阳胡同!”

    楚牧峰想到自己家的密室,便坦然说道:“我想再没有哪里能够比住我家要安全的多,何况咱们还是有正规手续的。”

    “正规手续?”

    紫无双不以为然的一笑,“你所谓的正规手续都是党国时候开具的,你不会以为现在的岛国军部会承认吧?”

    “你当他们会有心思管这事吗?不会有的,就算是岛国占领了北平城,可管理这座城市大小事情的还是华夏人。”

    “我给你说,警备厅当时逃走的人有很多,可留下的也有很多。他们就像是林忠孝那样,没有节操的当了可耻的汉奸,做的就是管理北平城的事。”

    楚牧峰神情鄙夷。

    “他们当中有的人会认咱们的手续,但有些人是肯定不会认的。而那些不认的无非就是想要钱的,只要塞给他们钱,咱们就能拿到一张合法的良民证。”

    “有了这样的证件,对咱们在北平城立足,其实是有很大帮助的。”

    “你的意思是说去办良民证?”紫无双问道。

    “我就说说,现在没必要着急去办,走吧!咱们回家。”

    回家?

    紫无双听到这个字眼,心底流过一丝暖意。

    ……

    北平城,特高课总部。

    神情阴霾的柴崎幸浩看着站在眼前的一个岛国军人,眼神毫不掩饰的散发着一种冷厉,“加藤小野,你还真的好意思再回到北平城。”

    “柴崎幸浩,没想到咱们竟然有机会共事。”

    看着柴崎幸浩有些恼怒的模样,加藤小野云淡风轻的说道。

    坐在椅子上的他,慢条斯理的修建指甲。

    两人是认识的!

    当初在岛国特高课的时候,两人是一起加入的,算得上是同届人员。

    后来因为立场不同,信念差别,再加上执行任务的时候遭遇过些不愉快的事,导致了两人是对立者的关系。

    谁瞧谁都不顺眼。

    可就是这样的不顺眼,竟然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好端端的加藤小野空降到北平城,以中佐的军衔开始插手来特高课的事务。

    其中就有从柴崎幸浩手中拿走的权限,你让他如何能忍受?

    “和你共事是我的耻辱!我会就这事即刻向大佐请命的,我觉得你这样的败军之将是不适合留在北平城的,你该早点滚蛋。”

    柴崎幸浩怒声说道。

    “告状?”

    加藤小野伸了伸腰,就在柴崎幸浩的不注意中,猛地拍案而起,陡然间发出来的掌声,吓的柴崎幸浩一阵哆嗦。

    “柴崎幸浩,不要觉得你有多了不起,就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你说我有什么资格回到北平城?”

    “你指的无非就是我负责的小组沦陷,这点我承认是我的失败。但你呢?”

    “你觉得你就很有能耐吗?”

    “林忠孝被暗杀,鼠疫细菌武器被摧毁,这都是在你手中出事的吧?你说要是按照咱们特高课的军法,你又该当何罪?”

    “我……”

    柴崎幸浩脸色锐变,欲言无语。

    “好了,你们两个说够了吗?”

    坐在两人面前的是特高课在北平城的最高长官,大佐砚山龟雄,他扫过两人的眼神是冰冷的嘲讽的。

    两个中佐就算是之前有说宿怨,但如今都是为帝国做事,怎么就敢这样吵闹!

    当着我的面都敢如此针尖对麦芒。这要是说在私底下,指不定会厮杀到什么地步。

    真是头疼。

    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两个极品手下呢。

    砚山龟雄想要的是北平城的长治久安,想要的是情报源源不断的送到他手上,想要的是靠着这样的政绩晋级为将*军,拥有显赫权威。

    你们若斗,我可以容忍。

    但你们要在原则底线范围内斗,谁要是说敢因私废公,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听到砚山龟雄开口,柴崎幸浩和加藤小野便都乖乖闭上嘴,谁也不搭理谁。

    谁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他们不可能无所顾忌的做,那是对砚山龟雄的挑衅。

    “现在的形势你们比我更清楚明白,北平城虽然说是在咱们的掌控中,但这样的掌控到底有多强的力度!”

    “这里面有没有掺杂着军事情报调查局的特工,又有多少人对咱们是虎视眈眈的,你们都该能猜出来。他们都是危险因素,都是敌对分子,都是必须要杀死的对象。”

    砚山龟雄挑起眉角。

    “所以说我现在给你们分配任务,柴崎幸浩,你的任务就是对外!你主要负责的就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特工,要将他们全都找出来。”

    “加藤小野,你的任务就是对内!给我将北平城内那些对帝国有敌意的家族也好,帮派也罢,都找出来,谁敢反抗,全部灭族。”

    “都听明白没有?”

    “哈依。”

    就在两人领命而去后,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从里间走出来,他眼神阴鸷,看着就属于那种不好对付的人,盯着多看一会儿,都会让人感觉后背发凉。

    他叫山本影郎,是特高课的中佐,是砚山龟雄的真正心腹。

    柴崎幸浩和加藤小野远远算不上。

    “你听到了吧?他们两人就是这样的混账,为了帝国利益都敢这样对峙,我担心他们在私底下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对着来。”

    砚山龟雄恶狠狠地说道。

    “那又如何?”

    山本影郎抚摸着自己的小胡子,嘲讽的说道:“柴崎幸浩是来镀金的,他是白石秋水安排过来的,这点您是心知肚明的。”

    “毕竟在新城市那边,风平浪静的情况下是很难有所建树的。而说到加藤小野,他的背后也是有人撑腰的,他前来北平城是想要扮演哪里跌倒哪里站起的角色。”

    “他们两人是有宿怨的,这点您是清楚的。”

    “他们想要斗,就让他们去斗,怕什么?只要他们不死,愿意火拼都行。您要做的就是居中指挥,就是要将场面掌控住就行。”

    “这帮家伙有着别的心思,其实是好事,这样不是铁板一块,反而是容易您来掌握和调度,您刚才的安排就很好。”

    “一个对内一个对外,谁也不干涉谁的领域。可要是说谁不用心做事,谁做事出现纰漏,那您就可以随时挥动大棒敲打了。”

    停顿下,山本影郎微微一笑。

    “说到底,您是最高长官,您拥有着杀伐决断的大权,您又何必担心呢?”

    听到这番话,砚山龟雄恼怒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他点点头,冷静的说道:“你说的很对,就是这回事,那就让他们去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