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521、天大的情报
    “落鬼峡!”

    楚牧峰已经认真研究过地形图,自然清楚落鬼峡是最适合打伏击的地方。

    那里两侧都是山峰,居高临下,中间还没有什么隐藏,可谓是占据了天时地利。

    “对,就是落鬼峡,虽然说明天的运送路线也有其余地方是很适合的,但在前面的路线,我觉得刘永山肯定会有所戒备,而落鬼峡那边说实话已经是来到中途,又是临近中午时分,多少会有些松懈。”

    “到时候卑职会找个理由停下车来,您就可以动手了!”苗志义跟着说道。

    “行,那就定在落鬼峡!”

    楚牧峰直接拍板,跟着说道:“明天动手的话,枪弹无眼,你要注意自身安全,我的人目标就是军粮,所以说杀敌是次要的。”

    “你到时候只要掩护刘永山离开,我们是不会追击的。”

    “您要放过刘永山?”苗志义有些诧异道。

    “不错!”

    楚牧峰看着对方说道:“我会留刘永山一命其实是因为你,要是说他死掉的话,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毕竟再扶植一个新的团长,肯定不会重用你。况且你的身份很敏感,并不适合当这个团长,不然的话我就杀死刘永山一劳永逸了。”

    “我不能当这个团长,最起码现在不能当!”

    苗志义立刻点头附声道:“我最适合的职位就是现在这个,副团长,还能当军师提供意见,真的要是说推出来的话,警备团屡遭重创,我肯定会被怀疑。”

    “何况现在警备团里面还有很多刘永山的心腹,他死掉,他们是肯定会争抢这个位置的,我想要顺利接手的可能性很低。”

    “所以先留他一狗命,日后再说。”

    翌日。

    就像是计划好的一样,刘永山亲自带队前往遥望城。

    三辆卡车上全都装着收刮来的大米。

    两侧跟着步行的警备团伪军。

    “老苗,都安排妥当了吧?”刘永山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团长,您就放心吧!”

    苗志义咧嘴一笑,冲前面努了努嘴道:“您瞧瞧,咱们这次多少人,遥望城和南门县距离又不算太远,真的要是说有什么意外的话,也能来得及救援。”

    “团长,您就安心等着受表扬吧!”

    “嗯,这就好,这就好啊!”

    刘永山点了根香烟,摇头晃脑地哼起了小曲。

    一行人就这样前进。

    虽然说是有卡车和汽车,但毕竟数量不多,多数伪军还是要靠步行前进。

    所以说这样行军度是肯定提不上去的,战线也是稀稀拉拉的拉扯着很长。

    等来到落鬼峡的时候,就像是苗志义计算好的那样,恰好是中午时分。

    这时候都不用苗志义去找理由,这支皇协军就有人开始嚷嚷起来。

    “团长,走了这么久,连口水也没喝,能歇会吗?”

    “是啊,饿死了,咱们填饱肚子再赶路吗?”

    “说的就是,过了落鬼峡就都是平路了,走起来也会很快。”

    “渴死了,赶紧给我点水喝!”

    当这种声音喧哗着吵闹起来的时候,苗志义跟着凑上前低声说道。

    “团座,我觉得咱们让弟兄们休息下吧,要不然他们肯定会磨洋工,何况算算时间也够用的,不用这么赶吧!”

    “这帮家伙,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

    “赶紧的休息,给他们说,就休息十分钟,然后就给我继续赶路!”刘永山瞥视了下外面不耐烦地说道。

    “行,没问题!”

    队伍开始停下休息。

    一大帮人刚坐下没多久,意外生了。

    “轰轰!”

    任谁都没想到三辆运粮卡车的下面都埋了暗雷,随着剧烈爆炸声的响起,卡车被掀翻的同时,附近的伪军都被炸飞。

    能清楚的看到空中往下掉落着残肢断臂,一道道血花就这样绽放,空气中弥漫起来一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道。

    “有敌人!”

    有人扯着嗓子尖叫。

    “嘿嘿,老子是黑虎寨的,你们敢从老子的地盘过却不知道孝敬,简直就是找死!”

    “弟兄们,都给我听好了,干*死这帮家伙,一个都不能放过!”

    “是!”

    当这种声音喊叫出来的时候,早就从车里面屁滚尿流爬出来的刘永山,正了正歪戴着的军帽,满脸惶恐地说道。

    “他娘的,是黑虎寨的土匪,这群狗*日的,竟然连咱们警备团都敢抢!”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们这是纯粹在找死!给我打!狠狠地打!”

    “团座,这附近也只有黑虎寨才有这种实力。只是没想到他们和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的,这次会前来抢劫。”

    “不过这个黑虎寨够大胆的,他们不知道咱们是替谁办事的吗?”苗志义就跟在刘永山身边,抬起头开出两枪,便躲在汽车后面大喊。

    “所以说他们找死!”

    可是过了片刻,刘永山听着两侧山峰传来的密集枪声,再看到自己这边的人先后倒在血泊中,就算是勉强能站着的,也都是吓的屁滚尿流往后逃窜,心里的战意一下就没有了。

    “娘的,死掉多少弟兄?”

    “光是炸死的,少说也得有三四十个!咱们这次总共带来四百个!打的话是能打,但是团座,对方居高临下,打的还是埋伏战。”

    “咱们的军粮也都被炸掉,留下来也没意义,赶紧撤吧!”苗志义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他不喊的话不要紧,这么一喊,原本是开枪反击的伪军,也都没有了战意。

    你们当官的都想要逃走,我们还留下来卖命做什么?

    我们难道不怕死吗?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

    “撤,撤,赶紧撤!”

    刘永山只能是憋屈地挥手喊道。

    “撤退!”

    整支皇协军开始扭头就跑,他们是没谁去管地面上已经死掉的同袍尸体,就连那些受伤的,也没谁想要去营救,生怕自己被打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队长,刘永山果然是带着人逃走了!”裴东厂兴奋地说道。

    “迅下去补枪,一个活口都不能留下!”楚牧峰冷厉道。

    “是!”

    这就是战争!

    容不得半点怜悯和仁慈!

    从你们这群人披上那身狗皮,当了伪军的那刻起,我和你们就是势不两立。

    这次的突袭,虽然说是要毁掉军粮,但能够多杀死几个祸害乡亲的伪军,楚牧峰是不介意去做的。

    “黄硕那边也肯定已经动手,队长,咱们是不能再回南门县了,下面去哪里?”

    片刻之后,裴东厂拎着双枪,杀气腾腾地回来问道。

    “走,去风雷镇!”早就研究过地图的楚牧峰断然说道。

    “好!”

    一行人就这样迅消失。

    落鬼峡峡谷地面躺着遍地死尸,三辆被炸毁的卡车旁边,是被点火焚烧的粮食,偶尔有着几只乌鸦在空中盘旋,出难听的啼叫声。

    ……

    南门县县城。

    黄硕是留下来做事的,他虽然说也想要去落鬼峡杀敌,但想到自己的任务,也是暗暗摩拳擦掌。

    毕竟楚牧峰这次是给他留下来二十个人,他要带着这批人杀进警备团团部,将里面闹个天翻地覆。

    在这之前,他先要做的就是拔钉子。

    悦来客栈对面的茶楼。

    “咚咚!”

    正在监视着的两个伪军听到有人敲门,其中一个就站起身来骂骂咧咧的走过去,刚打开门就怒声喊道。

    “不是交代过,不要来打扰我们吗?你……”

    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他的脑门就被顶上一支手枪。

    呼啦。

    房门被推开的同时,几道身影咻的冲进来,将另外一个伪军也给控制住,这时候黄硕才慢悠悠的从外面走进来。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两个伪军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当场就腿一软跪倒在地,面对着黄硕不断地磕头求饶。

    “你们在这里监视着我吗?知道我是谁吗?”黄硕淡然问道。

    “我们也只是奉命行动,请各位大爷饶过我们一命!”

    偏瘦的伪军急忙焦虑的喊道。

    “饶你一命?”

    黄硕嘴角冷笑连连,“你有让我饶命的资格吗?”

    “有有有!”

    竹竿伪军强忍着心中的畏惧抬起头来,看着黄硕紧张的说道:“据我观察,你们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在城中转悠,尤其是你们经常去我们的监狱那边。”

    “你们是不是为了营救那个被关押的犯人黄志华,对不对?”

    “黄志华?”

    黄硕眉头皱起,说的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黄志华是什么人,跟老子有亲吗?我可不是为他而来,是为了送你们去见阎王爷。

    “啊,不是吗?难道说我猜错了?不可能的啊!黄志华亲口给我说,他说只要我愿意帮他的忙,帮他从这里离开,是会给我一笔钱!”

    “这小子是在北平火车站工作,他都给我说出那话,应该没道理骗我吧!”

    竹竿伪军脸色苍白地嘟囔道。

    “北平火车站?”

    黄硕敏锐的捕捉到这个字眼,心思微动。

    “走,现在就带着我们去见见这个黄志华!”

    “他在监狱里面!”

    竹竿伪军神色一愣。

    “那又如何?”

    黄硕打了一个眼色,身边的特工立刻就将另外一个伪军抹了脖子,看到这幕的竹竿伪军立刻就说道:“去去去,我这就带着你们去监狱。”

    半个小时后。

    南门县的监狱被一伙自称是黑虎寨的土匪踏破。

    竹竿伪军被杀死。

    死掉的还有所有狱卒。

    当然,还有一个犯人也悄然不见了。

    ……

    午后两点,风雷镇。

    这座小镇就坐落在遥望城城北,距离的话大概有五十里地。

    楚牧峰他们是分批次进来的,要不然的话目标太明显。

    虽然说这样也可能有人怀疑,但危险系数明显降低。

    一座酒馆中。

    楚牧峰见到了被黄硕带过来的黄志华,已经从黄硕嘴里听到些信息的楚牧峰,看着黄志华,煞有兴致的问道。

    “你说你是从北平火车站逃出来的?”

    “你们是谁?是来追捕我的吗?”黄志华犹然心有余悸,眼神惊恐。

    “追捕你?”

    楚牧峰不以为然的一笑,“我们不是来追捕你的,倒是你,好端端的在北平火车站工作,为什么要逃走呢?”

    “那份工作不容易找到的,你应该好好的干才对吧?”

    “再不逃命我会死的!”

    看出来楚牧峰他们不是岛国人,黄志华也就没有多少畏惧,眼睛扫过桌面上的食物后,使劲的吞咽着唾沫,想要伸手又不敢。

    “吃吧,边吃边说。”

    “谢谢!”

    黄志华抓起桌上的食物就开始吃起来,那个狼吞虎咽的劲头,就像是一个饿死鬼转世。

    等到他接连啃了三个满头,吃光一盘才后,这才喘口气,喝了满满一大碗水,然后说道。

    “其实我和那个伪军,也就是刘玉明说的都是假的。我那,就是南门县人,和刘玉明是认识的,我们一起上过学,后来我离开南门县后,就没有和他怎么见面,没想到他竟然变成了伪军。”

    “我为了能逃走,就编出来一个在火车站上班的身份出来。”

    “我知道他肯定会相信我说的,再说就算是不信我说的,也肯定会想要钱的吧,我说只要我能脱困,就肯定会给他一笔钱。”

    “稍等下,你是怎么被抓起来的?”楚牧峰问道。

    “抓壮丁!”

    说到这个黄志华就一肚子憋屈,“我原本是想着回来看看我的老娘,谁想到都没有到家,就被当做壮丁抓起开。”

    “我死活都不愿意当兵,他们就将我关押起来,说是磨磨性子。”

    “那你到底是干嘛的!”楚牧峰释然。

    “我其实是一个研究员,我研究的是细菌战,说的再具体点,我研究的是鼠疫!”黄志华慢慢说出来的身份让楚牧峰不由吃惊。

    “继续说!”

    “我是跟随着团队前来北平城的,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为准备进攻直隶城的岛国军方提供鼠疫细菌武器。”

    “但我事前是不知道这事的,在偷听到这事后,我就不干了。”

    “我虽然说是在满洲国那边进行细菌战研究的,但我好歹也是一个华夏人,我不可能说眼睁睁的瞧着这种武器用在同胞身上。”

    “何况我的家就在这里,要是被丢下了鼠疫炸弹的话,他们都会死掉的。”

    “所以我就在前来这里的路上,从火车上跳河了!”

    “我相信他们肯定会寻找我的,但当时火车已经开动了,我直接跳车,他们自然不会为了我一个人而停车。”

    “只是没想到但我来到南门县,会被这里的伪军抓壮丁。”

    这就是黄志华的真实身份。

    而他说出来的这个情报未免太惊人了,鼠疫细菌武器已经运送过来了吗?

    要是这样的话,真的被使用,将会造成多么可怕的杀伤力,会有多少无辜的老百姓死掉。

    “你知道这批细菌武器藏在哪里吗?”楚牧峰立即肃然问道。

    “我听说是要藏在北平城的城外军营中,至于说到是哪座军营却不清楚。但这事却也是很好调查的,因为那些细菌武器的存放条件都是非常苛刻,必须是有冷冻的地窖。”

    “所以我想,他们未必是会藏在城外,藏在城内的医院中也行。”

    黄志华看着楚牧峰,一字一句说道:“我虽然不清楚你们的身份,但冲着敢杀伪军,便能猜出来你们都是汉子,你们应该是国民政府的军人吧?”

    “嗯!”楚牧峰点了点头。

    “那就太好了!”

    黄志华急忙说道:“那就拜托你们赶紧找到这批细菌武器,彻底的摧毁掉!”

    “只有这样才是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批细菌武器绝对不能被岛国人用在战场上,那样将会是一场灾难!”

    “早知道这样,你们何必要研究!”

    霍西游神情愤怒地呵斥道:“都是因为你们研究出来这种武器,才会造成现在这种被动的局面,你们是岛国人的帮凶!”

    “我们当初研究的时候,并不是为了研细菌战武器,说的是研究治病的解药,谁想到最后会演变成这样。”

    “不过你说的对,真的要是爆细菌战的话,我就是罪魁祸之一,我该死!”黄志华想到这个,脸上浮现出一种浓浓的懊恼和沮丧。

    “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楚牧峰打断霍西游的话语,目视黄志华说道:“如果说让你帮着我们找到这批细菌武器,你愿意吗?”

    “我愿意!”黄志华毫不犹豫地道。

    “好,这样还算不错,最起码说明你还是个爷们!黄硕,带他下去!”楚牧峰挥挥手。

    “是!”

    这家酒馆其实是直隶站所属的一个据点,要不然的话,楚牧峰也不敢说把人带到这里来审问。

    这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是直隶站的特工,他们对楚牧峰的到来是格外谨慎。

    “队长,您说这个黄志华说的事情能相信吗?我怎么总觉得有点玄乎啊。”

    “黄硕那边不过是想要制造出来一个黑虎寨土匪袭击南门县县城的行动,结果就将他给救出来,而他却又说出来这样一个天大的情报,我总觉得似乎有点太过凑巧了!”

    霍西游忍不住问道。

    “你说的没错,这事的确是有些巧合!”

    楚牧峰抚摸着面前的茶杯,缓缓说道:“黄志华说的话,应该是半真半假,我是愿意相信鼠疫细菌武器的事,在这上面,他应该没有撒谎。”

    “要是说咱们能将这批武器找出来,可要比捣毁三车军粮来得更有价值和意义。但这事咱们不能操之过急,要好好摸一摸这个黄志华的底才成。”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