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490、临行、支持
    午饭就在这种充满留恋和不舍的微妙氛围中结束。

    送走了楚牧峰,回到包厢里,裴东厂冲着华容和李维民说道:“老华,老李,处长没在,这里就咱们四个,那有些话我就直白着说出来。”

    “你们两个已经知道处长的身份,那么就必须无条件的保密。处长能对你们说那是信任,你们可别辜负这种信任。”

    “东厂,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当然会保密!”华容和李维民赶紧说道。

    “再有就是咱们也是兄弟,我和老黄知道你们两个人是真的很喜欢警员这份工作,是真的想要破案,那样的话,抓间谍杀汉奸这种事就不适合你们。”

    “你们不跟着处长走是明智的,留在这里也是挺好的,要让咱们处长来了金陵,说话还得管事!”

    裴东厂说着就举起酒杯。

    “来吧,咱们四个干掉杯中酒,今日之别,指不定日后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希望再见面的时候,咱们依然能把酒言欢!”

    “好,干了!”

    ……

    楚牧峰在金陵城可谓闯下了赫赫威名,这次前去吴越省槐明站,也不是被贬职,而是真正跨入向封疆大吏前进的道路。

    谁敢轻视?

    虽然常怀远这类人是戴隐的心腹,但在很多人眼中,楚牧峰同样也是这样的身份。

    你可是戴隐亲自招进军事情报调查局的,算是戴隐的门生,你这样的人物谁敢忽视呢?

    更别说你背后还站着党国元老叶鲲鹏。

    所以知道楚牧峰要调离的人,都没谁觉得这是一种打压。

    调令下达的第一天,楚牧峰和东方槐三个人交心。

    第二天晚上,楚牧峰是和梁栋才他们几个小聚。

    在知道楚牧峰的最新任职职位后,几个人全都傻眼了。

    就连梁栋才都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事,楚牧峰竟然不止是警备厅刑侦处的处长,而且还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科长。

    梁栋才都傻了眼,何况是蔡然,郭枪和苏白,这三位也都是当场呆滞。

    楚牧峰慢悠悠地喝着茶水,给他们一点反应时间。

    继续隐瞒吗?

    楚牧峰是想过这样做的,但后来还是觉得应该坦诚相告。

    为什么?因为没必要了。

    自己的身份梁栋品是知道的,你觉得他会一直对梁栋才隐瞒吗?

    要是说梁栋才知道,这个小圈子的三个人能不知道?

    既然如此,与其让他们最后听别人说,不如自己主动说出来。

    左右自己今后都要在军事情报调查局待着,这个身份想要一直隐瞒也不现实。

    梁栋才四个人很快就清醒过来。

    梁栋才直视着楚牧峰沉声道:“老楚,你方便的话说一声,你是最近刚加入的军事情报调查局,还是说以前一直都是?”

    “认识你的时候不是,认识你之后才加入的,确切的说是咱们从中央警官学校毕业后被特招进去的。”楚牧峰坦然说道。

    “这样的话我可以理解,谁让你们这个部门有些特殊呢!”

    “不过老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想要加入这种特务部门,你难道不知道军事情报调查局是做什么的吗?”梁栋才眼中流露出一种痛惜的光芒急切说道。

    “我不是被逼的,我是心甘情愿加入的。”

    面对梁栋才的关心,楚牧峰淡然一笑,平静地说道:“我加入军事情报调查局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抓间谍杀汉奸除卖国贼。”

    “这是我的惟一任务,除却这个外,别的任何事我都不会去管不会去问,任何政治上的矛盾我都会主动避让。所以说,你们不要想多了,我不会成为你们想象中的那种人,我还是我自己。”

    “楚哥说的是!”

    郭枪听到这个后眼前一亮,“我就说楚哥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这为人处事的原则也是不同的!”

    “这样挺好,最起码楚哥是能名正言顺的抓间谍,这可比只是在刑侦处待着要强的多。何况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军事情报调查局的权柄很大,是能节制军警宪三部的,对吧?”

    “你说得很对,军事情报调查局的确有这样的权柄。”

    蔡然轻声说道:“如今的军事情报调查局和以前相比,规模应该是变得更大。”

    “而且我对这个部门是有所了解的,楚哥,在我看来你在特殊情报科应该是更有前途,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去什么槐明站?这难道是降职了吧?”

    “降职?”

    都没有等到楚牧峰回答,苏白就在旁边不以为然地笑道:“要不说你就是一个教书匠,没有半点实践,谁给你说这样做就是降职了?”

    “要知道,任何时候,想要真正的有所展,都必须有着主政一方的工作经验。”

    “说得再直白点,你说是在金陵城总部当一个处长好呢?还是说在一个省站当一个站长好呢?”

    “人在中枢就真的比封疆大吏逍遥自在?何况谁说封疆大吏就没有机会回到中枢?一个在外面工作过的人,提拔起来绝对要比那些坐办公室的有优势得多。”

    “我说的对吧,楚哥?”

    “你们那就别瞎琢磨了,我的调令已下,那就是必须要去的,所以别瞎想了!”

    楚牧峰说着举起酒杯。

    “来吧,咱们喝酒,愿咱们友谊天长地久。”

    “愿友谊天长地久。”

    ……

    和这群人分开后,楚牧峰又去见了林御。

    说到底,在这金陵城中他最割舍不下的就是林御。

    毕竟他掌握着整个锦绣公司,而锦绣如今可是楚牧峰手中的聚宝盆,每个月都为他带来丰厚的利润。

    “我虽然说要去槐明城,但这里的事也能说得上话,你就继续安心做事就成。”楚牧峰简单解释了一遍后劝慰道。

    “楚爷,要不我也去槐明城吧!”林御语出惊人。

    “你也去?”楚牧峰微感诧异。

    “对。”

    林御站在河岸上,坦然说道:“锦绣公司如今已经步入正轨,但就像是您说的那样,锦绣也要为自己考虑后路。”

    “整个公司进行迁移是必然的,但往哪里迁移却是随机的。而在我的随机战略中,排在第一的是您在哪里,锦绣就在哪里。”

    “这是想要支持我?”楚牧峰笑道。

    “不是支持您,而是在您的默许下,尽快的收集资源。”林御缓缓说道。

    “这事你看着办,只是要低调点,不要搞得人尽皆知就成了!”楚牧峰点点头说道。

    “明白!”林御心知肚明保密的重要性。

    ……

    吴越省,槐明城。

    槐园。

    槐明城是一座古城,在这里有着很多园,每座园代表的都是一段历史。

    有的历史仍然延续着辉煌,有的历史早就熄灭篇章,有的历史正在颓废中崛起。

    只要是能住得起园子的,自然意味着非富即贵。

    槐园顾名思义,以那棵老槐树著称。

    提起来槐园的老槐树,那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

    “绿槐阴里黄莺语,深院无人春昼午。”说的就是槐树。

    要知道槐树有着吉祥、长寿和官场平步青云的寓意,所以说很多当官的都喜欢槐园。

    现在这里住着的是军事情报调查局槐明站的站长胡为民。

    餐厅中。

    一个小范围的酒宴正在进行中。

    坐在这里位的自然是胡为民,这是一个四十五岁左右,年富力强的男人,穿着藏青色中山装,梳着精神的大背头,国字型的脸庞透露出一种威严。

    够资格坐在这里的自然都是他的心腹。

    办公室主任林良平。

    行动科科长马建山。

    电讯室主任毛德秋。

    情报科副科长陈宾全。

    槐明站这样的小站当然不可能设置两个副站长,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胡为民和谭东风为正副站长。

    现在谭东风却死掉,空出来的位置自然就有人惦记上。

    这个人就是行动科科长马建山。

    马建山是胡为民的心腹,是胡为民一手提拔起来的,跟随着胡为民做出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

    真要是说选择的话,胡为民也希望副站长是他。

    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建山,就像是我刚才说的那样,这次我原本是准备推荐你担任这个副站长,也只有你才有这样的资格,才没谁会挑刺儿。”

    “可没辙,咱们槐明站竟然空降下来一个副站长。我听说这个人在总部那边是很有声望和人脉,就算是咱们省站都没谁能挡住这事,所以说你的事暂时只能先放一放了。”

    胡为民抽着雪茄,慢条斯理的说道。

    “站长,我明白!”

    马建山脸上露出一种郁闷表情,丝毫没有掩饰心中的不满,但也只能是这样,多余的话也不可能说出来,说了也没用。

    “我的事就这样吧,着急也没用,只能等机会了!不过站长,这个姓楚的空降下来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要调查谭东风的死亡真相吗?”马建山跟着问道。

    “老马,慎言。”

    就在这时,林良平突然间打断说道:“谭东风的死亡没有什么真相不真相,他就是喝醉了酒失足淹死的,也只能是这样。”

    “不管谁来调查都是这样,你明白吗?”

    “是是是,我知道!”

    性格有些鲁莽的马建山,听到林良平这个老狐狸的提醒,嘿嘿一笑,摸着脑袋说道:“醉酒失足淹死,对,就是这个说法。”

    “你们那不用想太多,楚牧峰就算在总部那边有人脉又如何?这里毕竟是山高皇帝远的,没有谁能够影响咱们。”

    “再说别忘记,不要说是我,就算是吴越省站,都没谁想要让楚牧峰过来的。有些事,遮掩着大家都能相安无事,要是说揭开的话,会有很多人倒霉。”

    “他来就来,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乱不了!”胡为民慢条斯理地说道。

    “是!”

    四个人齐声应道,反正任何事都有胡为民顶在前面,他们何惧之有?

    ……

    金陵城。

    楚牧峰在接到调令后的第三天,总算是见到了常怀远。

    和自己所想象中的模样还真的是有点相似,常怀远是个非常精明能干的男人,而且言谈举止都流露出一种经过高等教育的姿态,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难堪和憋屈。

    一个聪明至极的男人。

    有这样的男人在,特殊情报科肯定不会落入下乘。

    但也恰恰是因为有这样的男人在,所以说楚牧峰很担心留下来的基业能不能保得住。

    毕竟这种男人的权力欲望都很强,不可能说容忍西门竹和苏月柔身上有着清晰楚氏烙印。

    等到交接完毕后,常怀远温和地笑道:“楚科长,您就放心吧,我会将你留下来的这个特殊情报科当成毕生事业来经营,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常科长,言重了!”

    楚牧峰听到这话连连摆摆手说道:“我相信特殊情报科在你的手中是能继续扬光大的,常科长,今后咱们还要多多联系沟通啊。”

    “应该的应该的!楚科长,今天中午我做东,当感谢你为情报科做出的贡献也好,为你践行也罢,必须给我这个面子啊。”常怀远笑着出邀请。

    “行!”

    既然常怀远放低姿态,楚牧峰自然不会落了对方面子。

    当晚楚牧峰去拜见了叶鲲鹏,在老师的书房中,不但是他在,还有二师兄赵仰和四师兄秦政都在,当然,也少不了叶霖城和叶霖薇兄妹。

    等到楚牧峰进来后,叶鲲鹏开门见山地说道:“猴崽子,我已经将你的身份说给你的师兄们知道,他们现在都清楚你要前往槐明站任职的事了。”

    楚牧峰听到这话,心中非但是没有任何紧张,反而是有种放松的感觉。

    毕竟你让他一直隐瞒着师兄们,心里也挺别扭的。

    “没想到咱们的小九儿竟然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人,还是少校军衔的特殊情报科科长。这样的话一切就说得通了,难怪你能抓住那些岛国的间谍。”赵仰笑吟吟的说道。

    “二师兄,不是我故意跟你们隐瞒的,这是局里的规矩。”楚牧峰赶紧解释道。

    “没关系,我明白!”

    赵仰颔颔,无所谓地说道:“小九,你不必紧张,军事情报调查局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也是心知肚明,所以说你要是主动说出来自己身份,那才是怪事。

    “严格遵守规矩,这是作为一名军人,应该做的!”

    “军事情报调查局!”

    秦政微微挑眉,神情有些低沉地说道:“小九儿,你怎么会加入这个部门?”

    “四师兄,您的意思,这个部门名声不太好吗?”楚牧峰侧目问道。

    “是的!”

    秦政没有否认的意思,很平静地说道:“军事情报调查局就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机构,是专门做的特务工作。”

    “在当前或者说之前的政治生涯中,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我没想到你会加入这个部门,早知道的话,我会劝阻的。”

    “四师兄,您就算是劝阻我也会加入的!”

    面对秦政的这话,楚牧峰摇摇头,,坚持己见地说道:“我也很清楚军事情报调查局的声名有些狼狈,但那都是以前。”

    “现在的军事情报调查局重心已经生变化,那就是全面抗日。逮捕所有别有用心的国外间谍!杀死所有背叛党国祖国的卖国贼!除掉所有数典忘祖的汉奸走狗!”

    “四师兄,您说这样的军事情报调查局,难道我应该拒绝加入吗?”

    “这个!”

    秦政被说的哑口无言。

    “你心里有数就成,我说这些不是说责怪你,而是想要让你明白,就算是置身军事情报调查局,都要做到洁身自好。”

    “四师兄,我会的!”楚牧峰点头应道。

    “不要围绕着小九儿说这些事情了,咱们今晚不是想要给小九支持的吗?都这样一个劲的数落,教育,真的当小九儿还是三岁小孩吗?”

    叶霖薇察觉到气氛有些严肃后,莞尔一笑,冲着楚牧峰说道:“小九儿,姐姐给你点支援要不要?”

    “当然要啊!”

    有这种好事楚牧峰岂能拒绝?

    槐明城说到底都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在那里要和陌生的人打交道,从无到有的培养起来力量,甚至要对内对外都要有所防备。

    要是说在这时候有人能支援自己,楚牧峰是求之不得的。

    “我给你说的是,你要是在那边有问题的话,可以去拜访下闻老!”

    “按照父亲这边的辈分算,你应该叫做闻叔叔的。父亲,我说的对吧?”

    “不错!”

    叶鲲鹏微微一笑,语气淡然的说道:“牧峰,小薇说的闻老闻叔叔叫做闻四海,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吴越省内很有分量,是个说话相当好使的人。”

    “最重要的是,闻四海现在是吴越省驻扎的第十六集团军的总司令!”

    第十六集团军的总司令!

    我的个乖乖!

    楚牧峰一下就被这种强有力的外援惊讶住,知道老师肯定会给自己准备点后援的,可没想到后援会这么强势。

    “谢谢老师,我过去之后肯定会去拜访闻老的!”楚牧峰立刻说道。

    “去吧,我已经给老闻打过招呼,他会见你的。”

    叶鲲鹏随意道:“你到那边是去做事的,不要怕招惹谁,得罪谁,要记着你的背后也是有人撑腰的,不是谁都能够对你指手画脚。”

    “最最重要的是要注意安全,谭东风能因为一个喝醉失足死掉,这说明在那边是有一股无法无天的力量,他们做起事情来会丧心病狂,你务必小心谨慎。”

    “是!”楚牧峰恭声道。

    “槐明城的话我也是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但我在吴越省却是有认识的,我和吴越省省政府的高官楼铭诚是昔日同学,关系一直都不错。”

    “小九,你要是有什么难办的事,也可以去找他解决。我会和他打好招呼的!”秦政缓缓说道。

    “多谢四师兄!”楚牧峰心中涌起一股感动。

    道完谢后的楚牧峰歪着脑袋就看向叶霖城,双眼无辜的眨巴着,“霖城哥,您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嘱咐我的吗?”

    “你这个猴崽子!”

    听到楚牧峰的这话,看到他的模样,叶霖城不由无语的一笑,“你还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有闻老和楼高官罩着,难道说你还能有事?”

    “嘿嘿,这不是有备无患吗?”楚牧峰笑道。

    “这样的话!”

    叶霖城故作思考了下,然后笑着说道:“我给你个最有价值的,你去的不是槐明城吗?到那边后就直接去找英雄会的陈山河。”

    “他算得上是我的死党,对我的话言听计从,也是一个心中有抱负,手上有能耐的人。他的英雄会在槐明城也算是有点能量,对你做事肯定有帮助。”

    “英雄会的陈山河!”

    楚牧峰暗暗记住这个名字,冲着叶霖城笑道:“多谢霖城哥!”

    这个礼物很有价值。

    这倒不是说闻四海和楼铭诚就没有用,而是说他们的位置有点高,不一定能帮上楚牧峰什么忙。

    可这个陈山河就不同,英雄会一听就是混道上的。有这样的人帮着做事,楚牧峰必然会事半功倍,他很喜欢这份礼物。

    “二师兄!”

    等到叶霖城的礼物送出来后,楚牧峰唰的就看向赵仰。

    这时候的他就像是一个劫富济贫的劫匪似的,双眼滴溜溜的乱转,看到谁就想要打劫谁。

    叶鲲鹏微笑着看着这幕。

    秦政三个也是露出好奇的表情来。

    “老师都给了,师弟们也给了,难道说你以为我会没准备吗?”

    赵仰很坦然的一笑,说道:“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个人,他叫做程光辉,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

    “做什么的?”楚牧峰问道。

    “你知不知道就在槐明城那边有一座兵工厂?”赵仰不紧不慢问道。

    “兵工厂?”

    楚牧峰眼前陡然一亮。

    “二师兄,您说的程光辉不会是这个兵工厂的负责人吧?”

    “对!”

    赵仰笑呵呵的说道:“程光辉以前是跟着我干过的,是以我的秘书身份下放的,如今就掌握着这家兵工厂。”

    “我那也认识一些其余人,但要是说关系亲近的话,肯定是他最近,你到那边后可以去和他联系下,想必会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那就太谢谢二师兄了!”

    楚牧峰大喜。

    今晚来老师这里真的是来值了。

    要说没有这些强有力的支援,楚牧峰就不敢去槐明城了吗?

    这倒不是,就算是没有这样的支援,他还是会照样该去就去的。

    可要是说在没有和有之间选择的话,有当然是好的,有这些人在,他做起事情来就能更有底气不是?

    “老师,二师兄,四师兄,霖城哥,小薇姐,我这次去槐明城必然会干出一番名堂,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的佳绩传来吧!”楚牧峰踌躇满志说道。

    “好啊,我们等着呢!”

    众人又聊了片刻,便都纷纷离开。

    临行时,叶霖薇把楚牧峰叫住。

    “牧峰,你什么时候去槐明城?”

    “应该是这周末就走,后天吧!”楚牧峰说道。

    “后天的话那正好,正好顺便送一个人过去吧!”叶霖薇笑道。

    “送人?送谁?”楚牧峰颇为好奇地问道。

    “到时候我联系你。”

    叶霖薇神秘一笑。

    ……

    周六。

    楚牧峰在将金陵城的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后,便准备带着东方槐,裴东厂和黄硕前往槐明城。

    虽然说他的调令是下周才会正式任命,但他想早点过去瞧瞧。

    算是视察算是暗访都行,毕竟他今后要混槐明城,总不能一无所知。

    这两天他倒是恶补了些槐明城的知识,可感觉还是有些欠缺。

    纸上得来终觉浅。

    火车站。

    楚牧峰等来了叶霖薇说的礼物,看到是谁的瞬间,他当场有些错愕。

    “清舞,怎么会是你?你怎么跟着小薇姐过来?”

    “小薇姐说你要去吴越省博望城是吧?”穿着一袭紫色大衣的燕清舞笑着问道。

    “对,我是要先去博望城。”楚牧峰点头道。

    “那正好,咱们顺路,走吧,我也要去博望城,正好和你一起。”燕清舞说道。

    “哦,你也要去博望城?去那里干什么?”

    “回家。”

    “回家?”

    看着燕清舞自然而然的话语,楚牧峰神情有些微愣,不过很快释然,原来燕清舞的家是吴越省的,我还一直以为是北平的呢。

    当然,楚牧峰并没有刻意的去问过这事,现在看来金陵城的宋家是她的外公家,而她的燕家是吴越省博望城的。

    “那好,小薇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将清舞送到家。”楚牧峰点头道。

    “嗯,你可得保护好,最好是能一辈子保护着。”

    叶霖薇率性的话语让燕清舞面颊唰的一红,楚牧峰也感到有些尴尬。

    “小薇姐!”

    燕清舞拉着叶霖薇的袖口,撒娇般的说道。

    “好好好,不说你们的事情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就成,行了,赶紧上车,一路顺风!”

    “嗯!”

    告别叶霖薇之后,楚牧峰他们就走上火车。因为这趟火车要明天早上才能到博望城,所以说他们选择的是卧铺车厢。

    东方槐识趣的和裴东厂,黄硕一间。

    楚牧峰和燕清舞一间。

    说起来,东方槐对裴东厂和黄硕的第一感觉很不错,看着很顺眼。

    毕竟以后都是要跟着楚牧峰混的人,总得喝点小酒联络下感情。

    “没想到你是要去吴越省槐明城任职的,我更没想到你竟然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人。以着你的年龄,这么快就能成为槐明站的副站长,到那边后肯定会引起一群人的嫉妒。”

    “楚哥,你最好小心点,别被那帮老油条给算计了。”燕清舞坐在对面床位上,双脚晃动着说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了?”楚牧峰微微一笑道。

    “嗯,知道。”

    燕清舞微微一笑,“不过你别多想,我是昨晚才知道的,是陈叔叔告诉我的,他说你要去槐明站当副站长,让我有时间的话去找你玩。”

    陈宣崇说的!

    这样的话就难怪了!

    陈宣崇这个中央警官学校的总教官,可是戴隐的人,他自然是清楚自己的身份。

    他会给燕清舞说出来,想必也是因为吴越省是燕清舞的地盘。

    “无所谓,我做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人知道身份也很正常。倒是你,既然是吴越省的人,那么给我说说博望城,说说槐明城吧。”

    “我想要知道这两座城市的情况,越详细越好,你也不用刻意的去想,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楚牧峰说道。

    “好!”

    作为土生土长起来的吴越人,这种事还真的是难不住燕清舞,她信手拈来般的说道:“博望城是吴越省的省会,是政治、经济和教育文化中心,掌管着全省大大小小的事。”

    “但你要是说到底蕴的话,还真没办法和槐明城相比,槐明城最大的有点就是古老,有历史……”

    两人兴致勃勃地聊着。

    火车轰隆轰隆地前进。

    ……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

    吴越省,博望城,火车站。

    “沈少爷,你没必要在这里陪着我等着的,小姐一会儿就到,你可以直接去家里的。”一个穿着长袍,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人神情慈祥地说道。

    他叫韩不负。

    “韩老,我就在这里等着吧,反正我也没事!”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笔挺的白色西装,打着领带,头整齐,皮鞋油光锃亮的年轻男人。

    他叫沈东柳。

    “想必小姐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韩不负笑道。

    “只要能看到清舞笑,我这一早上的等待就值得了。”

    沈东柳翘起唇角,露出一个绅士般的儒雅笑容。

    “那你恐怕是要失望了。”

    韩不负这话当然不会说出口,因为他知道沈东柳是在追求燕清舞,但燕清舞对他一直都没什么好感。

    虽然说两人都是世家子弟,又有着同窗之谊,但就是不来电又能如何?

    “你们瞧那不是沈家的少爷沈东柳吗?他在这里捧着鲜花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谁不知道沈东柳喜欢燕清舞,肯定是在等燕大小姐的呗。”

    “可我怎么听说燕大小姐对他一直不冷不热啊!”

    “这感情的事谁能说得准。”

    ……

    这样的窃窃私语时不时的响起着,毕竟沈东柳在博望城是名人,认识他的人有很多。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这样的议论,反正神情是无动于衷的。

    “火车到了,出来了!”

    很快火车站就出来了一堆人,看到燕清舞露面的瞬间,韩不负就和沈东柳走上前。

    只是在他们看到燕清舞竟然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时候,韩不负神情微愣,而沈东柳眼底闪过一抹怒色,不过却很好地遮掩住。

    “小姐,你回来了!”

    韩不负微笑着上前。

    “韩爷爷,您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不用管我的吗?我又不是不知道路,能自己回去的。”燕清舞看到韩不负后撒娇般地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韩不负笑着接过来皮箱。

    “清舞,欢迎你回来,送给你的!”

    沈东柳说着就递过去鲜花,而看到他送花的燕清舞,迟疑了下,看了眼楚牧峰后这才将鲜花接过来。

    “谢谢你,来,我给你们介绍下。牧峰,这位是沈东柳,我朋友。东柳,这位是楚牧峰,是我在金陵城认识的朋友。”

    哦,都是朋友吗?

    沈东柳笑容温和的伸出来右手。

    “你好!”

    “你好!”

    楚牧峰礼貌性地握了握。

    “既然你是清舞的朋友,那也就是我沈东柳的朋友。以后在这博望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保证给你办了。”

    沈东柳平静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强大的自信。

    这算是下马威吗?

    楚牧峰有些好笑的点点头:“那就先谢谢了!”

    他又不傻,难道说看不出来沈东柳追求燕清舞的意思。

    想想也是,以着燕清舞的出色容貌,优秀家世,在博望城有人追求是正常的,没人追求才不正常。

    这个沈东柳怎么瞧着都是世家子弟,相信也是追求者之一。只是你看我的眼神有些敌意,我是能感受到的。

    我这算不算是无妄之灾?

    “小姐,咱们赶紧回去吧!老爷还在家里等着你呢。”韩不负跟着说道。

    “牧峰,要不要去我家坐坐?”燕清舞招呼道。

    “算了吧,我这边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改日再去登门拜访!”楚牧峰可没有想要跟着燕清舞回燕家的打算。

    “好!那就改天约。”

    燕清舞也没扭捏,就这样跟随着韩不负和沈东柳离开。

    “科长,咱们现在去哪儿?”东方槐走上前来问道。

    “去吴越站报到!”楚牧峰沉声道。

    “是!”

    ……

    轿车中。

    沈东柳看着燕清舞的侧颜,笑着问道:“清舞,你和那个楚牧峰是路上偶遇的吗?还是说他是专门送你过来的?”

    “沈东柳,几天没见,你胆子肥了,连我的事都敢随便打听了!”

    “我做什么事,需要向你报告吗?”离开楚牧峰视野的燕清舞忽然间变得强势起来,看向沈东柳的眼神也变得充满着高傲。

    “没有没有,我就是关心你所以说问问。”沈东柳脸色一红,心底泛起一股恼怒。

    “别瞎关心,我的事不用你管。”

    燕清舞说着就将那束花还给沈东柳,在轿车开过一个拐弯后淡然说道:“停车!”

    轿车停下。

    “沈东柳,我要回家,请你下车吧!”

    “好!清舞,你回去早点休息。”

    沈东柳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丝毫怒意,很温柔的推门下车,至于说到那束花自然被有意留在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