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478、大轰动、表忠心!
    “远藤君,这真是那个郑板桥的手笔吗?”

    柴崎幸浩迫不及待地问道。

    “是的,中佐大人,我仔细鉴定过,绝对是真迹。”楚牧峰十分肯定地说道。

    “呦西,我很欣赏你的坦诚。”

    柴崎幸浩将画卷收好后,点点头道:“远藤君,我知道你的画馆在龙星街上,也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画馆的。”

    “你放心,有我在,以后不会有谁敢去骚扰你,你要做的事很简单,就是给我搜集这种字画,明白吗?”

    “哈依!我明白!”

    楚牧峰急忙感恩戴德般地点头应道:“中佐大人,有您撑腰,我一定会努力在这座新京城内给您淘宝。”

    “这里有很多满清遗老遗少,他们手里都是有好东西的,您就瞧好吧,我一定能将那些好东西全都弄来孝敬您!”

    “呦西,好好干吧!”

    柴崎幸浩点点头,刚想要继续夸奖楚牧峰懂事时,忽然耳边传来一个仿若惊雷般的低沉爆炸声。

    他下意识地看向窗外,现在西南方向有着一团灰黑烟雾袅袅升起。

    “哪里是?”

    “中佐,是清风茶楼的方向,难道是宫崎思峻将任务办砸了?”

    冈田太郎伸长脖子,兴奋地说道。

    “纳里!”

    柴崎幸浩一下就站起身来,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窗外,也是面露喜色:“好了,远藤君,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找你。”

    “哈依!”

    楚牧峰躬身应道。

    冈田太郎原本是想要相送的,却被楚牧峰笑拒道:“冈田大人,我知道路的,我自己出去吧,您忙你的吧。”

    “好!”

    此刻冈田太郎的确是没有心情去送楚牧峰,他现在迫切想要知道清风茶楼那边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生大爆炸。

    “中佐先生,告辞!”

    “嗯!”

    楚牧峰就这样倒退着离开办公室,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往外走着。

    在他下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张惊慌失措的面容。

    这些特高课的成员们都纷纷趴在窗户前面,看着爆炸的方向,脸上布满了慌乱之色。

    “八嘎,是哪里生爆炸了!”

    “是清风茶楼方向!”

    “咱们的人不是都去那边了吗?”

    “是他们引的爆炸吗?”

    “不可能的,那边可是闹市区啊,这样的爆炸,会死很多人的。”

    ……

    聆听着这样的对话声,楚牧峰小心翼翼的前进着,来到拐弯处时,趁着没人注意,一下就闪进眼前的茶水间。

    随即没有丝毫迟疑,他很利索地就从兜里掏出个小包,将里面的粉末洒进水炉中。

    然后他将纸装进兜中,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

    前后不过十来秒,快的根本没谁能察觉到。

    走到门口,一辆汽车呼啸而来,坐在车上的柴崎幸浩冲楚牧峰点了点头。

    楚牧峰连忙让到一旁,带着满脸堆笑,目送柴崎幸浩带队离开。

    这就是楚牧峰的报复手段吗?

    没错。

    其实在这之前,楚牧峰也想过炸掉特高课总部,这样肯定会让他们伤亡惨重,而且大丢面子。

    但后来想想,这样做的难度太大,而且太危险了,带着炸药进特高课,被现绝对是死路一条。

    下毒无疑是更加安全稳妥的办法。

    至于说到柴崎幸胡会不会死,楚牧峰并不在意。

    死了说明他命该如此,活着也能成为他这个身份的保护者。

    拿着一幅古画,换特高课无数人的性命,在楚牧峰看来,值!

    “既然那边生爆炸,应该是顺利完成营救任务,该立即撤离新京城了!”

    楚牧峰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

    清风茶楼。

    生爆炸的的确就是这里!

    爆炸的源头就在水井中!

    华栋很清楚,水井内暗道的暴露是必然的,毕竟清风茶楼就这么大,要是说彻底搜查的话,迟早能现这里的。

    上次没有现那是因为没谁以为这里会有问题,加上密道的掩饰物也还在,所以说即便是搜查的时候,也只是拿着手电筒照了照,根本看不出问题。

    这次却不同。

    心思缜密的宫崎思峻绝对能找到水井密道。

    那就送他们一份大礼,礼物就是暗藏其中的炸药。

    只要将这里引爆,绝对能将上面的人全都炸死!

    这也是楚牧峰营救计划中的一环。

    轰轰!

    宛如惊雷般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的响起着,整个地面都开始颤抖,清风茶楼更是在顷刻间就被摧毁。

    不少水井附近的特高课特工直接被猛烈的冲击波炸得七孔流血,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便死得不能再死。

    “少佐!小心!”

    几乎就在爆炸响起的同时,忠心耿耿的麻生梨花就扑过来,使劲将宫崎思峻推出门去。

    不过已经迟了,爆炸是瞬时生,想这样推出去躲避,那不是做梦吗?

    “保护少佐。”

    几个死忠手下扑上前来就要去保护宫崎思峻,但爆炸气流的强劲席卷中,所有人像是断线的风筝般纷纷跌倒在地,张口就喷出鲜血。

    街道之上。

    所有紧挨着清风茶楼的建筑成片成片的倒塌,幸好的是里面没有什么人,因为戒严,已经暗中将人全都驱逐走不少。

    “糟糕,是清风茶楼的方向,生意外了,宪兵队,赶紧给我冲!”

    “少佐在那边,赶紧过去增援!”

    “封锁街道,严查行人,有可疑的直接抓起来!”

    一阵阵急促的喊叫声接二连三响起,这帮岛国军人全都露出着紧张的神情来。

    虽然叫嚣着要去保护宫崎思峻,但也都格外小心,生怕身边会突然射出子弹,再次生爆炸。

    当柴崎幸浩赶到的时候,爆炸已经彻底平息,可整条街却是满目疮痍。

    残壁断垣,随处可见。

    残肢断臂,触目惊心。

    一个个还活着的人,都在拼命惨叫着,有的胳膊被炸掉,有的一条腿被炸断,有的更是双眼被碎片命中,两个眼窟窿往外不断流血……

    毫无例外,都是岛国人。

    看到这一幕情形,柴崎幸浩真的暗暗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跟着宫崎思峻过来,庆幸自己没有说非得争抢这个功劳,要不然的话,自己也要跟着倒霉。

    “宫崎少佐呢?”

    下了车,柴崎幸浩紧声问道。

    “中佐阁下,少佐身负重伤,就在那边。”有人立即回道。

    “赶紧带我过去看看。”

    “哈依。”

    等到柴崎幸浩看到宫崎思峻的模样后,整个人吓得一哆嗦。

    这真是宫崎思峻吗?

    躺在地上的这个人,面目全非不说,身上几乎一块完整的地方,血肉翻飞,鲜血淋淋,双腿双手都被无数锋利的瓦片木刺扎透,

    昏迷不醒,生死未知。

    “八嘎,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伤者送到医院抢救啊。”

    窃喜之余,柴崎幸浩故作愤然地大声喊道。

    “哈依!”

    跟在的手下都开始忙碌起来。

    ……

    新京城外一处小镇。

    这里就是约定的见面地点。

    当楚牧峰赶到这里的时候,姜国储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的不错。

    毕竟华栋这边是有医生跟随,能为他做简单的治疗。

    “你就是诗人?”姜国储看着楚牧峰好奇地问道。

    “不错,姜先生,我就是诗人,我叫楚牧峰,是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局情报处特殊情报科的科长!”楚牧峰自报家门。

    “什么,你就是那个楚牧峰!”

    姜国储顿时瞪大双眼。

    “怎么,你认识我?”

    楚牧峰扬起眉梢道

    “不错!”

    姜国储微微颔,感慨万千地说道:“我当然听说过你的名字,你的大名已经传遍了特高课上下,所以我这个紧盯着特高课的人自然也会知道。”

    “楚牧峰啊楚牧峰,没想到,竟然是你过来营救我的。谢谢,要不是你的话,我恐怕已经被宫崎思峻给活活折磨死了。”

    “世事难料,现在死的也许是宫崎思峻!”楚牧峰笑了笑道。

    “牧峰哥,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血凤在一旁低声说道。

    “嗯!”

    楚牧峰点点头,目光扫过华栋和林南响沉声说道:“两位,你们都已经暴露了,不能再潜伏这边,都跟着我回金陵城吧。”

    “是!”

    华栋和林南响恭声应道。

    “走!”

    楚牧峰扬手一挥,众人不再迟疑,迅从这里撤退。

    ……

    新京城,最出名的博海医院。

    这里是岛国建造的医院,医生大多数也是从岛国调过来的,都是一流的水平。

    此刻院长和几个主任都在手术室忙碌着,因为刚刚送来的宫崎少佐就在死亡边缘徘徊挣扎,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可能会死掉。

    “宫崎的情况怎么样?”

    听到消息过来的白石秋水脸色阴沉地问道。

    “正在抢救,但情况不容乐观。”柴崎幸浩连忙说道。

    “到底怎么搞的?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宫崎不是说已经准备得万无一失吗?怎么还能有这种意外生?”

    白石秋水愤然地问道。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姜国储被带进清风茶楼后就无影无踪了。”

    “爆炸生的时候,咱们特高课的人和一群宪兵队的宪兵都在附近搜索和戒备,全都遭遇不幸,死伤惨重,宫崎君能活下来已经算是侥幸。”柴崎幸浩低声说道。

    “告诉这里的医生,无论如何都要将宫崎少佐抢救过来,还有即刻封锁新京城,不管怎样都要给我将姜国储抓回来。”

    白石秋水挥舞着手臂,如凶神恶煞般地喊道。

    “哈依,我这就去安排。”

    白石秋水跟着转身离开了楼道。

    “宫崎啊宫崎,你这次还能活下来吗?”

    站在抢救室外,柴崎幸浩回头望着抢救室的房门,眼神冷厉。

    ……

    特高课总部。

    虽然说清风茶楼那边生大爆炸,现在是都忙着救治伤员,但这里却是不能没有人。

    一个个陷入忙碌之中,一壶壶开水都放到一间间办公室中。

    “三井君,喝点茶继续整理吧。”

    “该死的,那帮家伙居然放了炸药!”

    “你们说清风楼那边到底死了多少人?”

    “不知道,估计不会少!”

    档案室中刚刚整理好一份档案的三井顺手就端起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然后吧唧了嘴唇说道。

    “嗯,这茶叶不错,很香,一会儿下班后再去买点。”

    “你这喝茶的习惯挺好的。”

    “是吧?我也这么认为的,我说你就别光顾着喝白开水了,给你点茶叶尝尝鲜。”

    “那就多谢了!”

    刚喝了两口的两个人都没有来及将眼前的档案整理好,忽然间脸色青,噗通着摔倒在地,很快嘴里就口吐白沫,脖子一歪死掉。

    这样的情景在其余科室中同样上演!

    一个个就那样突然暴毙,没有任何挣扎和痛苦,就是最干净利索的毒身亡。

    偌大特高课总部,一间间科室变成了死亡坟墓。

    当白石秋水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眼前的场景,整个人顿时如被雷劈,呆如木鸡。

    他难以置信,自己的总部竟然就这样被人横扫,而且是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

    毒杀!

    “大佐阁下,您不能继续再留在这里办公,这里不知道什么地方有毒,什么地方没有,我建议立即赶紧走,让部队的人来消毒!”

    得到通知,赶来的柴崎幸浩使劲吞咽一口唾沫后说道。

    谁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中毒的!

    又怎么敢继续留下来?

    “八嘎,你负责调查这事,我要知道是谁做的?是谁!”白石秋水怒吼道。

    “哈依。”

    当天特高课就开始往外运送尸体,看着一具具遮掩着白布的尸体就这样被抬出来,所有人都感觉噤如寒蝉。

    没谁能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这简直就是惨不忍睹的虐杀。

    谁做到的?谁能这么丧心病狂?在伪满洲国的地盘上,能如此肆无忌惮?

    ……

    新京城,军政部。

    当特高课这边生的惨案传到俞无疆耳中的时候,他蹭的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神情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几个高层心腹。

    “你们说宫崎思峻被炸成重伤?死掉很多特工?而特高课总部那边也被人投毒,目前已经死掉了五十多人?”

    “是的。”

    “这怎么可能?”

    俞无疆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犹然是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

    “没有道理的,宫崎思峻那么谨慎的人,怎么可能说犯下这种低级错误?他已经将清风茶楼全都彻查过,竟然还会被那里的炸弹炸伤,这种事想都不敢想!”

    “最离谱的是特高课总部那边的毒杀,到目前为止,没谁知道是谁下毒的,又是通过什么办法下的毒。”

    “特高课已经换了办公楼,正在全力调查这事。”

    “姜国储呢?”俞无疆停下脚步冷声问道。

    “不知道。”

    俞无疆的心腹,军政部的一名将军皱眉说道:“问题就在这里,姜国储目前生死不知,没谁知道宫崎思峻冲进清风茶楼的时候,姜国储是不是在里面,也没谁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被炸死。”

    “因为和姜国储案子有关系的人,都在这场爆炸中死掉,只有宫崎思峻被抢救,甚至就连他的心腹麻生梨花也被炸死。”

    “这样吗?”

    俞无疆心思急转,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姜国储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间谍。

    要是的话,他身上就会蒙上一层阴影,会被怀疑的。

    但要是说姜国储不是的话,或者不管他是不是,只要死了,那么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没错,就这样办。

    “姜国储肯定不会逃走的,也没有办法逃走,虽然说我不清楚现场生了什么事,但我敢说姜国储应该也是被炸死的,你们觉得呢?”俞无疆缓缓说道。

    几个人瞬间恍然大悟。

    “对对对,姜国储肯定被炸死了!”

    “唉,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人才!”

    “我们这就去对外公布这事,说姜国储已经被炸死!”

    “去吧!”

    俞无疆随意摆摆手,语气有些伤感的说道:“姜国储毕竟是跟随我多年的秘书,他被炸死我也是很心痛的。”

    “这事你们要做好,但要掌握个度。”

    “是!”

    ……

    新京城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就传回金陵总部。

    正在会议室开会的戴隐,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蹭的就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紧盯着龚正的双眼问道。

    “消息可靠?”

    “十分可靠,局座,这是电报,您过目!”龚正恭敬的递过去电报。

    “好,很好,太好了!”

    戴隐看过电报后,激动地连连击掌,然后转身看向神情疑惑的众人,笑着说道。

    “刚听到一件高兴的事情,拿出来和你们分享下,伪满洲国新京城的特高课总部,被人端掉了,里面死掉了五十多人!”

    “一个叫宫崎思峻少佐带队执行抓捕我方人员的时候,被炸死了二十多人,重伤无数!”

    “太好了!”

    “这是谁做的?”

    “简直是大涨士气啊!”

    能坐在这里的,自然都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高层,他们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露出兴奋的神情来。

    对他们来说,特高课只要是受到打击,那就是好消息。

    魏师碑和唐敬宗面露惊容。

    他们是知道这事的来龙去脉的,是清楚是谁做成这事的,之前还想着楚牧峰那边能不能成功,没想到现在不但是成功,还制造出来这种大轰动。

    唐敬宗振奋。

    魏师碑妒忌。

    “好了,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老唐,老魏,你们两个来我办公室一趟。”戴隐挥挥手,笑着说道。

    “是,局座!”

    办公室中。

    看着两人,戴隐将电报递过去,依然是笑容不减道:“楚牧峰来电,说的是已经将姜国储营救出来,会在这两天就回来。”

    “另外新京城那边生的事,的确都是他做的,他已经带着第一组和第二组的人完整撤回,中间无一人伤亡!”

    “好样的!”

    唐敬宗扫视过电报后就递给魏师碑,高兴的说道:“楚牧峰这次办得漂亮,等到他回来后,一定要好好听听他的行动过程,我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嗯,我也很好奇,等着他回来再说。不过这边要通知医院方面,姜国储身上有伤,他们一下飞机,即刻送往医院救治。”戴隐肃声道。

    “是,局座,我亲自去接机。”唐敬宗说道。

    “好!”

    等到唐敬宗离开后,戴隐看着神情有些尴尬的魏师碑,语重心长地说道。

    “师碑,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你也清楚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局现在的部门有些多,你要抓紧做出点成绩出来,要是不然的话,你让我怎么为你说话?”

    “是是是,卑职明白!”魏师碑额头冒着汗珠,他知道这是戴隐在敲打自己。

    楚牧峰是情报处的人,这两次的任务都是楚牧峰完成的,而你魏师碑作为行动处的长官,做过什么事,有过什么成就?

    没有,这段时间你们行动处就是悄无声息,没有一点值得拿出来炫耀的成就。

    长此以往,你让别人如何看待你屁股下面的位置?

    军事情报调查局历来都是最注重军功的,你没有军功却占着高位,即便是戴隐都会有意见的,他可不希望行动处最后只是变成一支只知道动手,却没有脑子的力量?

    那样的行动处不如直接取缔。

    “抓紧去做事吧!”

    “是!”

    戴隐深深的凝视了魏师碑一眼后,转身就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面上的文件翻阅起来,魏师碑识趣地转身离开。

    ……

    行动处。

    回到行动处的魏师碑脸色阴沉的可怕,整个人像是一座随时都会爆的火山,处于喷边缘。

    所有看到他模样的人,都战战兢兢的不敢应声。

    “全都是一群废物!”

    魏师碑拍案而起。

    “处座,其实这事吧,也是情报处那边因缘际会得逞的,咱们这边只要继续努力,将咱们盯着的几个案件都拿下,也是能立功的。”

    顾治君是强忍着心中的不安低声说道。

    其余几个科长都没谁敢开口。

    “你们也都知道这事?那还不赶紧去破案!我告诉你们,要是手头这几个案子还破不了,看我不收拾你们!”魏师碑怒声道。

    “是!”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魏师碑看着阎伯吹冷声说道。

    “你是负责血蛇会那个案子的,有消息说,他们是被柳公泉背后的柳家重创摧毁的,你搜集到证据没有?”

    “处座,咱们这是要对付柳家吗?”阎伯吹有些愕然。

    “不该问的不要问,让你去做事就去做事就成,给我尽快拿到血蛇会覆灭的真正原因,我要知道这事是不是和柳家有关系!”魏师碑心气不顺地喊道。

    “明白,我这就去处理。”

    阎伯吹赶紧转身离开。

    ……

    顾治君的办公室中。

    阎伯吹就坐在他的对面,看着眼前这位同样是魏师碑的心腹,其实顾治君的心中是有点不愿意招惹的。

    毕竟只要是行动处的人都知道,阎伯吹是个心肠狠毒之辈。

    这家伙做事只讲究结果,至于说到过程历来都是不在意的。

    所以在行动处中,阎伯吹是有豺狼的称呼。

    谁愿意和豺狼为伍?

    但这种人你还真的是不能得罪,因此顾治君笑容温和地问道:“阎科长大驾光临,有什么事要吩咐?”

    “顾科长,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看到了处座是多么生气,他老人家动怒,咱们就要赶紧去帮着让他消消气!你说是吧?”阎伯吹咧嘴笑道。

    “你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顾治君问道。

    “其实我想说的事很简单,那就是听说你和情报处的楚牧峰关系是不错的,是不是有这回事?”阎伯吹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你想说什么?”顾治君心弦微颤,不置可否的问道。

    “我想说的是,我最近正在处理贫民窟血蛇会被灭门的事,有消息说,这件事很有可能是和柳家有关系。”

    “你也知道,柳家是咱们金陵城的一大家族,即便是我都没有可能动得了人家,最关键的是,柳家的柳公泉如今已经是姑苏城的市长,我就更不能随随便便对柳家人动手。”

    阎伯吹的话说到这里后,眼珠一转。

    “但是我不能对柳家人动手,却能对别人动手,比如说柳公泉的秘书靳西来。”

    “而这个靳西来我也调查过,是和楚牧峰有点关系,两个人曾经是高等警官学校的同学,还是室友,关系很不错。”

    “所以那?”顾治君问道。

    “所以你要是和楚牧峰关系不错,就请你帮我问问,这样的话,咱们谁的颜面都能过得去不是?也不至于说因为我要动靳西来,而得罪了楚牧峰吧。”阎伯吹缓缓说道。

    原来如此。

    你从头到尾说了半天,敢情最后的落脚点是在这里。

    你是想要拿着靳西来做点文章。

    毕竟一个靳西来和柳公泉是没有办法相比的,而你会说出楚牧峰也是有所顾忌,因为你怕疯起来的楚牧峰会不管你是谁,来对付你是吧?

    阎伯吹你不是被叫做豺狼吗?

    原来也有人是你这头豺狼所害怕的!

    看来楚牧峰可以当个猎人了!

    这趟浑水我可不会蹚进去!

    顾治君回视过来,不紧不慢地说道:“伯吹兄,血蛇会的案子是你负责的,该怎么做那是你说了算的,我不太方便多问吧。”

    “至于说到我和楚牧峰的关系,那也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和他也没多大交情,会认识也是上次去奉天城执行公务而已。”

    “这件事处座是清楚的,所以让我来跟楚牧峰谈谈这个事,我自问还没有那个资格。”

    明确表态!果断拒绝!

    “好,那就不打扰了,告辞!”

    阎伯吹也没有多坐会儿的意思,起身就离开办公室,只是在开门的时候,阴阳怪气的告诫道。

    “顾科长,我希望咱们今天谈的话只限于这里,不要外传。”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只是阎科长,也请你记住一点,在北平城的时候,楚牧峰能为了靳西来,将血蛇会的金武场他们全都杀死,那么在金陵城能做的事就更多。”

    “你做事可以,但要注意分寸,不要坏了原则。”顾治君淡淡说道。

    “谢谢提醒!”

    阎伯吹关门而出。

    “希望你能好自为之,别惹上楚牧峰。”

    顾治君望着门口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语。

    ……

    北平城。

    楚牧峰乘坐着火车在北平城火车站下来,直到这时,他悬着的心才悄然落地。

    为什么?因为这里已经是国统区,是安全的!

    就算城外有着岛国驻军在,也不可能现在就突然动侵略战争,真的当外面的二十九军是摆设吗?

    这会儿已经是入夜。

    “即刻安排姜先生入院治疗休养,咱们明天一早乘坐飞机回金陵城!”

    楚牧峰面见的是北平站的站长顾锦章,对他是没有藏私的意思,说出来了姜国储的身份。

    这会儿的顾锦章是懵神的。

    姜国储是谁他是不清楚的,但在听到姜国储是伪满洲国军政部总长俞无疆的秘书时,格外惊讶。

    他没想到楚牧峰竟然去了一趟新京城,在伪满洲国中将姜国储给营救出来,而且还是从特高课的总部那边救的人。

    什么时候特高课变成一头纸老虎?

    楚牧峰又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是他想做而做不成的?

    “行,你放心,我这就安排!”

    顾锦章将心中的疑惑全都压制住后,即刻就安排姜国储前去救治。

    等到这边安排妥当后,他才看着楚牧峰感慨万千。

    “楚科长,你这真的是又让我大开眼界,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做到这个的?而姜国储的真正身份又是什么?能值得你这么舍身犯险的去营救?”

    “顾站长,姜国储的身份是什么,因为有保密条例在,所以说您最好还是不要问了,问了我也不会说出来的。”

    “至于说到我是怎么营救出来的,说真的,我当时真的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做这事,详细过程您也别问了,局座那边有过交代,不得外传。”楚牧峰笑了笑道。

    “理解理解!”

    顾锦章讪讪一笑,便没有再去追问的意思。

    有些事是需要绝对保密的,楚牧峰不主动说,自己也不能多问,知道内情未必就是好事。

    “楚科长,你们舟车劳顿,我这边安排了饭菜,吃过早点休息吧。”

    “好的,劳烦顾站长了!”

    “哪里哪里,应该的。”

    等到晚上吃过晚饭后,楚牧峰就直接将第一组组长林南响和第二组组长华栋喊过来,看着他们说道。

    “今晚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你们可以让弟兄们暂时放松些。明天一早,咱们就乘坐飞机回金陵城,差不多午后就能抵达。”

    “好的!”两人恭声道。

    “这次的任务完成的非常顺利,我相信你们回去后是肯定会被重重奖赏。所有弟兄也都会得到提拔,你们就放心吧!”楚牧峰跟着说道。

    “还望楚科长多多美言!”

    这时候的两个人也都清楚了楚牧峰的身份,而在知道时就都非常吃惊。

    因为他们真的没想到这个代号叫做农夫的男人,会是如今军事情报调查局最年轻的权贵。

    他竟然舍身犯险前去营救姜国储。

    这得何其大的魄力!

    林南响也好,华栋也罢,他们都是在新京城那种氛围中脱颖而出的人,如何能看不出来一个人的潜力有多大。

    今年不过二十五岁的楚牧峰将来到底能走多远,那是他们根本没办法想象的。

    如果不趁着现在表态追随,要等到何时?

    “楚科长,不知道您的特殊情报科那边缺不缺人?”林南响赔笑着问道。

    “怎么?你想要去我那里吗?”楚牧峰挑了挑眉梢。

    “对!”

    林南响没有丝毫掩饰目的的意思,很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就是想要跟着您后面干事,我觉得跟着您做事痛快。”

    “要是说这次局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或者说要我自己选择的话,我希望能跟着您后面继续干。”

    “您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无怨言!”

    这可是赤*裸*裸的表忠心啊!

    楚牧峰也是了解过林南响的,这次营救姜国储的过程,林南响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杀伐决断,那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都深得他的欣赏。

    他现在就是摸不准林南响的后台,不清楚林南响是谁安插在新京城那边的眼线,要是说这个能确定的话,收下也无妨。

    “好啊,只要你愿意过来,我这边没问题,也可以跟局座提一提。”楚牧峰点头道。

    “谢谢楚科长关照!”林南响赶紧感谢。

    “楚科长,我!”

    华栋刚想要说话,楚牧峰便直接抬起手打断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华栋,你要是说也想像是林南响这样的话,我是没有任何意见。”

    “你和他都是我非常器重的对象,就冲着你们能在新京城隐藏这些年,我就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但是你不用多说什么,你心里面要是说有自己的想法,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我不想你因为他这样就附和。”

    “这样对你不公平!”

    这番话一下就让华栋的心中充满感动。

    他能看出来楚牧峰不是说要拒绝他,而是真正的为他着想,是不想让他随随便便就出声言表态。

    楚牧峰能做到这个,对他已经是仁至义尽。

    “楚科长,我想说的是,您说的没错,我是有自己的想法,但我的想法那是以前的,和现在的相比有点可笑。”

    “这次回去只要局里面没有明确安排,是询问我的意见,我也想像是林组长这样,跟着您办案,您看成吗?”华栋低声说道。

    “当然成!”楚牧峰大笑。

    只要你们两个都是没有根脚,没有后台,我是敞开大门欢迎。

    毕竟楚牧峰现在已经开始培养自己的嫡系力量,建立起属于他的集权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