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477、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当宫崎思峻这边准备的时候,已经收到风声的柴崎幸浩,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有些心神不宁。

    说实话,他是特高课中最不希望宫崎思峻成功的一个。

    还是少佐就敢和自己对着来,一旦晋升为中佐,这个混蛋还不将自己吃得死死的。

    他十分清楚,在白石秋水的心中,真要是在自己和宫崎思峻之间有所取舍的话,被舍弃的那个人绝对是自己。

    傻子都知道黄金和烂铁该选谁。

    “冈田,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柴崎幸浩皱着眉头问道。

    “中佐,难道您真的准备对宫崎思峻动手吗?”

    “这事毕竟是大佐阁下亲自盯着的,要是说咱们去做的话,没准会弄巧成拙。”冈田太郎有些忧心忡忡地说道。

    有些事能做,但有些事却碰都不能碰。

    犯忌讳。

    冈田太郎就是这么想的。

    “八嘎,我不甘心啊!”

    柴崎幸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色狰狞,咬牙切齿。

    ……

    今天是姜国储被逮捕的第六日,同样也是牵动着无数人心弦的日子。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姜国储在军政部那边不只是俞无疆的秘书,只是办公室主任那么简单。

    他既然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优秀特工,又怎么可能说不借助这个身份做点文章。

    姜国储早就在军政部内部编织起来一张利益网。

    在他的这张网上,有很多人都是既得利益者。

    他们都从姜国储这里得到真金白银,所以也是最愤慨他被逮捕的。

    你特高课无缘无故逮捕姜国储,就相当于是断送了我们的利益,我们岂能善罢甘休?

    所以这天清晨俞无疆刚刚召开会议,在会议上就有很多人阴阳怪气的言,有情绪暴躁的,甚至都没有遮掩,便直接问。

    “总长,这已经是姜主任被抓的第六天,他们特高课到底有没有审问出来点什么?有的话就拿出来证据,没有的话,是不是就应该放人了?”

    “说的就是,姜主任好歹是咱们军政部的颜面,就这样被他们抓走,他们特高课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们啊。”

    “这帮家伙欺人太甚,当我们是什么!”

    “总长,就这事能不能请顾问会帮忙催问下。”

    ……

    俞无疆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为姜国储说话,心里是有些意外的。

    但仅仅只是意外,却还没有到吃惊的地步。

    为什么?因为他很清楚这些人的嘴脸,也知道姜国储在暗地里是为这些人谋私利,这事甚至是他亲自点头默许的。

    要不然你当姜国储敢这样做吗?

    这样做为的就是给俞无疆拉拢他们而已!

    “好了,稍安勿躁,这事我会亲自去和顾问会的人谈的,你们就不要着急了!”

    俞无疆咳嗽了一声,没有当场表态,和稀泥般地说道。

    “我们相信总长!”

    “就是,姜主任是总长的秘书,要是说他真的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特工,那总长也会颜面无光。”

    “说的没错,这事肯定是误会。”

    当这种话语说起来的瞬间,俞无疆眼皮不由微颤,心底冒出一股冷意来。

    这群人果然都不是善茬儿,都是在给自己下套。

    他们的意思明面上听着是为自己着想,但实际上就是在暗示,暗示他必须营救姜国储,不然就要背负同党的嫌疑。

    真是一群喂不饱的恶狼。

    “这就是满洲国的满洲军吗?”

    俞无疆心底冒出一种无奈的情绪。

    即便他是军政部总长,面对这种结党营私谋私利的事情,也是束手无策。

    敢去顶真碰硬,就算是身为总长都别想讨好。

    “姜国储,你今天会被无罪释放吗?柴崎幸浩,我可就看你了,希望你那边能带给我好消息,对得起老子的真金白银。”

    ……

    前往清风茶楼的路上。

    宫崎思峻亲自押着姜国储。

    “少佐,这条路的两边还有清风茶楼周围的几条街,都已经被咱们的人悄悄控制了。只要现异样,有人敢出来劫车,第一时间就能拿下他们!”

    “我现在倒是希望他们来动手,这样咱们才能有所收获,不然咱们兴师动众一番,最后却是没有抓到一个人,那就太扫兴了。”

    麻生梨花扫向车窗外面,看着一个个行人冷然说道。

    “哼,他们如果想要动手,无非就是两种可能,要么是沿路劫车,要么是在清风茶楼做文章。”

    “不管是哪一种吧,都会在咱们的掌控之中,传令下去,严加戒备,不能有丝毫大意!”宫崎思峻微闭着双眼,冷冷说道。

    “哈依。”

    这一路走得是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宫崎思峻将车辆控制在四辆,没有带着大队人马出现,为的就是麻痹敌人,想要诱惑他们迫不及待出手营救。

    可谁想对方竟然真能沉得住气。

    “少佐阁下,前面就是清风茶楼!”

    听到提醒,宫崎思峻睁开微闭着的双眼。

    “哼,看来这个诗人是想要在这里做锦绣文章,罢了,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在这里陪他好好的玩玩!”

    “咱们这次是将特高课的精锐几乎全都调过来,不信抓不住他们!”

    “少佐,你确定咱们的人不必跟着姜国储进去吗?”麻生梨花略显担忧地问道。

    “跟着进去的话,你觉得诗人还会露面吗?”宫崎思峻问道。

    “不会!”

    麻生梨花想都没想就摇摇头说道:“真的要是说跟着的话,别说是诗人,恐怕姜国储这边都会出声提醒的。”

    “所以说,咱们已经将这附近都包围的水泄不通,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你觉得就算是让他自己进去,有可能会出事吗?”宫崎思峻冷傲的说道。

    “哈依,我这就安排。”

    麻生梨花推门下车,直接让人将姜国储带出来后,冷漠的说道:“姜国储,你现在就去清风茶楼吧,这是给你的机会,你最好是能抓住。”

    “当然,你要是说敢大喊大叫的话,我们的狙击手会一枪打爆你的头,听清楚了吗!”

    “哼!”

    姜国储哪怕是遍体鳞伤,但精神却很矍铄,回视着麻生梨花的双眼,不屑一顾地说道:“我说过我不是什么间谍,是你们非要给我栽赃陷害。”

    “今天还鼓捣出来这样一出戏,让我来这里钓鱼。好啊,我就让你们,让所有人都看到,我是清白的!”

    说完,姜国储就起步走向清风茶楼。

    宫崎思峻所担心的恰恰是姜国储能利用的,所以说他才不会大喊大叫。

    他就是要在这里等着诗人到来,看看这位诗人要怎么将他救出虎口。

    何况姜国储就算是能喊叫,也不会那样做。

    自己都已经坚持到现在,都没有吐嘴,没有道理说因为一个诗人就暴露。

    再说诗人到底代表什么,他已经心里有数,自然更不会多此一举。

    清风茶楼四周。

    这里是繁华街道,来来往往的有很多人,他们早就看到了宫崎思峻他们。

    看着这群岛国人气势汹汹地过来,将清风茶楼给围住,谁还不清楚是会有大事情生。

    一个个赶紧滋溜着跑掉,谁也不敢过来露脸。

    “你们说咱们这里是不是要生大事了?”

    “鬼知道,你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待着,别人能看不到?谁还敢出来找事?”

    “你们就等着瞧吧,如果真有事的话,估计会捅破天的!”

    不说外面,只说清风楼中。

    这座茶楼从昨天开始,其实就已经被宫崎思峻盯上,他之前说的是不会安排人进来,但真会那样做吗?

    不会的,他是一个做事那么谨慎周全的人,又怎么可能说一点准备都不做。

    如今这座茶楼中的人,虽然说还有之前的在,但也有特高课的间谍在。

    人数是一比六。

    整座茶楼上下两层总共是七个人,六个都是特高课的特工。

    只有林震一个老人。

    谁让换掉谁都行,惟独不能换掉林震,因为他是清风茶楼的老板。

    换掉他的话恐怕会打草惊蛇,有他在才能确保自然。

    至于说到他会不会惹事,除非他想死,不然就只能乖乖听命行事。

    “客官好,一位吗?”

    看到姜国储走进来后,林震就笑吟吟的走上前来招呼,在他身边跟着的是一个特工,右手放在腰间,随时准备动手。

    “对。”

    姜国储点点头,平静地说道:“给我来一壶上等的碧螺春,再加一碟瓜子!”

    “好嘞!”

    林震转身就开始吩咐小二去准备。

    一切都很自然。

    “少佐,有人来了!”

    就在这时,麻生梨花精神一震,指着清风茶楼的门口说道。

    而宫崎思峻早就看过去,只不过看到对方是什么模样后,刚刚冒起来的谨慎和戒备之心便轰然消散,淡然说道:“梨花,你太紧张了。”

    “对不起。”

    麻生梨花也很快红着脸低声道歉。

    谁让走进清风茶楼的,只是身材矮小,容貌稚嫩的小女孩。

    她穿着普通的红棉袄,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就那样蹦蹦跳跳,光明正大地走进茶楼。

    没人觉得她会是诗人。

    里面负责戒备的四个特工也是这么想的,他们看到这么一个小女孩走进来的时候,刚升起来的戒备之心又放下了,甚至都没谁再去瞧她一样。

    “小叔,我过来玩了。”小女孩笑盈盈地说道。

    “自己去玩,我这边有事做。”林震摆摆手说道。

    “我能去楼上玩吗?”

    “随你便,小心点,别爬窗户。”

    “嗯,知道了!”

    一直监听着茶楼动静的特高课特工,第一时间就将这番对话传给宫崎思峻。

    他只是喔了一声后就没有动静,监听继续进行。

    那个小女孩呢?

    任谁都没有想到,她走上二楼后,随意走进了一间茶室。

    这里有两个特工,她看到后,神情似乎有些怯弱,但还是强自忍着这种害怕,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只风筝说道。

    “叔叔,能不能帮我拿下那只风筝,我想去放风筝。”

    “哦,好的!”

    不想节外生枝的一个特工,转身就去摘风筝,然而就在这时候,异变骤起。

    小女孩的双脚像是装着弹簧似的,陡然蹦了起来,手中的糖葫芦串则变成了夺命的武器,直接刺进了另外一个特工的咽喉。

    一击得手,没有迟疑,她跟着拔出来,如闪电般刺进了那个摘风筝的特工后颈。

    瞬息间,两个特工被秒杀。

    这个看似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自然就是使用了缩骨功的血凤。

    将两个特工杀死后,她立即扶住他们,以免出巨大声响。

    “谢谢叔叔。”

    说出这句话后,她瞥了眼安装在墙壁花束中的窃听器,拿着风筝,转身走出包间。

    甚至在走出门的时候,还很有礼貌地弯腰道谢,随后将房门关上。

    一切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可就在这个看似平静的对话中,六个特高课的特工已经死了两个。

    这样的刺杀对血凤来说,简直毫无难度,这就和将人头放在眼前任凭宰割没什么两样。

    血凤拿着那只风筝活蹦乱跳的向前跑着,边跑边高兴地喊道。

    “放风筝去喽,我要在这楼上把风筝放起来!”

    “哎呀,我的风筝掉了!”

    风筝在血凤的控制下,很容易的就落到了二楼的茶室前。

    看着已经落地的风筝,血凤很自然的推开了这间茶室的房门,看到了里面站着的两个特工,眨巴眨巴大眼睛,充满期盼地说道。

    “叔叔,你们能陪着我一起放风筝吗?”

    “去去,一边玩去!”

    一个特工面色不善地走上前来,说话间就去推血凤,

    就在他的手刚刚触碰到血凤肩膀的时候,隐藏在风筝中的一柄匕便闪电般刺出,准确命中对方的心脏,刹那毙命。

    “咻!”

    血凤将这个特工扶住的同时,右手手腕翻动,一柄袖箭激射而出,深深扎进了第二名特工的太阳穴。

    在射出的第一时间,血凤就贴着地面擦过去,将对方的尸体拖住后慢慢放好。

    “不玩就不玩,干嘛这么凶嘛,坏叔叔!”

    血凤带着几分哭腔地撂下这么一句话后,转身就走。

    从进来到离开,中间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

    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是监听的人听到点动静,都会不以为然。

    六个特工已经死掉四个。

    血凤将茶室房门关好后,冲着楼下喊道:“小叔,我饿了,厨房里面有吃的吗?”

    “有!你自己去拿,别翻乱了!”

    林震抬头笑道。

    “哦!”

    这话是包涵深意。

    真当是厨房有吃的吗?这说的是厨房中也有一个特高课的特工在监视。

    血凤蹦蹦跳跳走向后厨,很快就端着一盘点心出来。

    第五个特工也死了。

    只剩下紧跟着林震的这位。

    “叔叔,你饿吗?要不要吃块,这个点心可好吃了!”

    血凤走到柜台前面,看着最后一名特工举起了手中的点心。

    这个特工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姜国储的身上,哪里有心思吃东西,所以说话就带出一种不耐烦。

    “不饿,你赶紧走!”

    “哦!”

    血凤手里拿着的点心突然间掉落在柜台上,而在这个掉落的时候,这名特工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地看过来。

    就是现在。

    一直站在后面的林震猛地扬起双手,咔嚓一声就将最后一名特工的脑袋给拧断。

    至此,六个特工干净利落的被杀死。

    看到这一幕的姜国储是震惊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前面这两人,难道说他们就是来营救自己的?

    可这模样也太颠覆了吧?

    “嘘!”

    林震走上前来冲着姜国储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后,直接从兜中拿出一张纸放在桌面上,纸上写着一行清楚的大字。

    “姜先生,不要说话,这里有窃听器,请跟我们走!”

    姜国储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林震挥挥手,便带着姜国储和血凤从前堂离开,他们直接来到的是后院,这里有着一口水井。

    “姜先生,请吧!”林震拿出绳子给姜国储捆绑好后便指着井口说道。

    “行!”

    姜国储没有迟疑,直接跳了下去。

    刚降落了差不多两米,他便看到水井的井壁上有着一条通道,里面有人正在等着,看到他后就赶紧动手将他拉进来。

    “你先走,我殿后。”林震冲着血凤说道。

    “嗯!”

    短短片刻功夫,三个人便全都从水井口消失。

    三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当宫崎思峻在外面等待了十分钟后,也没有看到有谁进去,里面也没有传出来任何声音,觉得有点不对劲。

    就在这时,空气中飘过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就是这股气味让他猛地抬起头来,后背泛起一阵凉意。

    “快,给我冲进去!”

    “是,冲进去!”

    麻生梨花也在等待着,听到命令后立刻喊道。

    大批特高课的特工就从周围冲了出来,争先恐后地闯入茶馆。

    紧随着他们的脚步,宫崎思峻也走了进去。

    当他进去后,看到的就是躺倒在地的死尸。

    “二楼的人都死了。”

    “后厨的也死了。”

    “前堂跟着林震的队员也死了。”

    六个特工的尸体就这样被抬出来,放到了宫崎思峻的面前。

    看着这六具死不瞑目的尸体,他整个人气得都快要爆炸了。

    八嘎,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整座清风茶楼已经在我的控制中,这里的每个人都被我死死的监视着,为什么还能有人杀死他们六个?

    他们可都是特高课精英,而且都配枪了,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

    瞧他们的死法,分明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是林震做的?

    等等……难道是那个后来进来的小女孩?

    宫崎思峻不愿意相信这个可能,但除此之外,真的没有更好理由来解释。

    最重要的是,姜国储已经不见踪影。

    “八嘎!搜,给我仔细搜,挖地也要将人找出来!”

    “是!”

    这帮岛国特工开始忙碌起来。

    “不可能啊,少佐阁下,咱们已经将这里的每个房间每处地面都搜查过,确定这里是没有密道的,他们怎么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呢?”

    麻生梨花紧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

    “这里肯定有咱们没有现的密道,仔细再搜!”宫崎思峻铁青着脸喝道。

    居然被人这样摆了一道,他如何能忍受?

    这也就是他,换做别人的话肯定会抓狂。

    可宫崎思峻依然还保持绝对的冷静,重新梳理自己当务之急。

    “立即给我封锁周围三条街以内的交通要道,盯住每一个有嫌疑的人,只要现姜国储,即刻逮捕,如遇反抗,就地枪决!”

    “哈依。”

    密道口。

    当姜国储刚露面,就被一直等待着的华栋接上。

    这个出口距离清风茶楼已经很远,远到竟然是在四条街外,也就是说远远离开宪兵队的封锁圈。

    这里是一家绸缎庄。

    “赶紧给姜先生化妆,立即撤离!”华栋肃声说道。

    “是!”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看着他们在忙活的身影,姜国储忍不住问道:“你们谁是诗人?”

    “诗人?”

    华栋微微一笑,恭敬地说道:“姜先生,诗人并没有在这边,他去为你讨公道了!”

    “为我讨公道?”

    姜国储微愣后很快就想到了什么,惊愕地问道:“他难道去特高课了吗?他怎么敢去那?赶紧让他回来,那里很危险的。”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姜先生,咱们先走,诗人会来跟我们汇合的。”华栋说道。

    “好吧。”

    姜国储看了一眼密道出口方向,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就这样灰头土脸的离开,我实在是有些不甘啊!”

    “灰头土脸的离开?”

    华栋顺着姜国储的方向看向密道,微微一笑,“您放心,诗人已经吩咐过,要送给宫崎思峻一份厚礼的。”

    “厚礼?”姜国储有些愕然。

    “对,就是厚礼,即刻执行。”华栋摆摆手。

    立刻就有人开始做事。

    ……

    特高课总部。

    站在这座建筑的前面,楚牧峰深吸一口气,搂了搂怀中的长盒,昂阔步向前走去,刚到门口,就被拦住。

    “站住,你是什么人,找谁?”

    “你好,我是画馆的远藤阳平,来找柴崎幸浩中佐,或者说找冈田太郎也行,麻烦您通知下。”楚牧峰面带笑容说道。

    “画廊的远藤阳平?好的,等着!”

    门卫这边很快就和里面联系,在得到允许的命令后,冲楚牧峰挥挥手道:“进去吧,冈田少佐会在那边等候你。”

    “谢谢!”

    楚牧峰微微躬身,便走进特高课的总部大门。

    这里和之前在外面观察的一样,正对着大门的这座楼并非是行政楼,而是一座用来遮掩外界目光的楼房。

    穿过这座楼,才能看到特高课内部的情景。

    到处都是停放着的车辆?

    没有!

    出现在楚牧峰面前的是一片广场,上面停放着的只有两辆车,其余的车辆全都不见踪影。

    至于说到他们的去处,楚牧峰也是清楚的,清风茶楼。

    姜国储已经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过去。

    当然,里面还是有不少人在。

    远远可以看到一个个人来来回回走动,他们神情严肃,一丝不苟,见面都不敢有说有笑。

    “远藤君,这边。”

    冈田太郎正站在台阶上冲他招了招手。

    “哦,冈田大人,劳烦您了!”

    楚牧峰微微一笑,恭恭敬敬地走上前。

    “你这么快就过来,找到了中佐想要的字画吗?”冈田太郎目光扫过长盒问道。

    “是的!”

    楚牧峰将长盒直接打开,露出里面的画卷后笑着说道:“中佐大人交代的事,我哪里敢不尽心尽力。”

    “恰好的是在我那里就有这样一幅字画,所以说拿过来给中佐鉴赏,明天我要动身回一趟国内,所以赶紧过来。”

    “哦,你要回国?你不是刚来吗?”冈田太郎有些奇怪道。

    “是的,但家里有事,不得不回去。”楚牧峰无奈地耸耸肩。

    “是什么事,必须回去?”

    “家里给我介绍了一门亲事!”

    楚牧峰略带几分腼腆地说道。

    冈田太郎瞬间释然。

    释然后的他,脸上露出一种羡慕的神色来。

    楚牧峰是能随时随地回国相亲结婚,可自己那?因为身份特殊,只能是死死的拴在这里,别说是回国了,就算是离开新京城都必须报备。

    人和人没法比。

    “呦西,那就提前祝贺你相亲成功,走吧,咱们去见中佐。”

    “是!”

    当柴崎幸浩真的是一个鲁莽没有头脑之人吗?当然不是。

    他不可能说因为林南响一句话,就相信远藤阳平的身份。

    他也进行过了解,调查结果远藤阳平这个身份是真实可靠的,他会得到画馆也是因缘际会的。

    既然身份不用怀疑,柴崎幸浩才会见远藤阳平的面。

    “中佐大人,这是您要的东西!”

    楚牧峰见到柴崎幸浩后,恭恭敬敬地将手中的字画递过去。

    “呵呵,远藤君,这么快就知道了吗?”柴崎幸浩笑着问道。

    “哈依,说来也是凑巧,我这两天在新京城古玩市场转悠,真被我捡漏了。”

    “原本是想要带回去的,不过您说喜欢,就给您送过来了。”楚牧峰中规中矩地回答。

    “呦西,你很不错!”

    柴崎幸浩看到这幅字画的落款后,脸上露出一抹兴奋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