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473、浪人、赌徒、画廊
    稍稍顿了顿,楚牧峰接着说道:“第二就是新京拥有着丰富的资源,便宜的地价,你说这些能不吸引关东军的眼球吗?他们可以在这里放肆的进行移民活动,掠夺资源,从中牟利。”

    “至于第三,就是从政治因素和北进方针方面的谋划了。”

    说到这里时,楚牧峰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知道吗?从19o7年起,新京就已经成为岛国殖民者在东三省的最强据点之一,这里有着岛国的领事馆,商埠,有着驻军。”

    “作为一座受到奉系军阀实力影响最小的城市,新京管理起来无疑是很方便的。再有就是从军事上考虑,这里很适合对咱们的关内地区和苏联远东地区动军事侵略。”

    “有着这些原因在,新京想不成为帝都都难!”

    血凤顿时恍然大悟。

    跟着楚牧峰,就是长见识啊。

    ……

    新京城特,高课审讯室中。

    姜国储眼下就被关押在这里,站在他面前的是负责他案件的特高课少佐宫崎思峻。

    他会被抓,全都是宫崎思峻一手调查出来的。

    要不是这个家伙,姜国储是绝对不会暴露。

    他也万万没想到宫崎思峻为了抓住他,竟然会拿特高课的精锐来布局。

    “怎么,都已经到了这里,还是不想说吗?”宫崎思峻面带微笑问道。

    “说什么?”

    姜国储直视着宫崎思峻,愤愤说道:“宫崎中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又让我说什么,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为什么非要说我是什么间谍,可能吗?我可是军政部俞无疆总长的第一秘书,有必要去当什么间谍吗?”

    “是啊,这也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在伪满这边,你可谓高高在上,要权有权,要势有势,又为何自毁前程呢?”

    “但是你的的确确就是个间谍,是华夏军事情报调查局派来的,怎么样,我说的对吧,向日葵先生!”宫崎思峻冷笑道。

    向日葵!

    该死的,居然竟然连自己的代号都知道?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向日葵?那不是花名吗?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姜国储一脸茫然之色。

    他是咬定牙关准备死不认账。

    “哼,用你们华夏的话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宫崎思峻转身冰冷地说道:“用刑!”

    “是!”

    审讯室中跟着传出一道道凄惨的喊叫声。

    ……

    新京城,一座西式二层小楼中。

    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正坐在窗前写东西,窗外是泼墨般的黑色,桌角放着一盆绿植,旁边是一杯早已冷却的茶水。

    他叫华栋。

    说到身份的话,是新京城一个很普通的记者。

    他普通的就像是路上随随便便会遇到的百姓,无非就是挂着个记者的身份牌而已。

    唰唰!

    在灯光的映照下,可以一行行数字就这样在纸上呈现。

    每一行数字都是那样杂乱无章的堆放,别说是单独还是整体观看,都会让人感到茫然。

    根本猜测不到这是怎么回事,说的什么内容。

    除非是有配套的密码本。

    没错,华栋就是一名优秀的间谍,是军事情报调查局安插在新京城第二组的组长。

    他从来到新京潜伏下来后,几乎就没有传递过任何情报。

    不是说收集不到,而是他明白自己的职责,是作为死间来用的。

    除非是被激活,不然他是不能主动联系上级。

    哪怕是生天大的事,都只能是冷眼旁观,充当一名过客。

    这些年来,华栋都快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

    直到两天前,他被激活了。

    “想尽一切办法搜集军政部部长俞无疆的消息!搜集特高课宫崎思峻的消息!搜寻俞无疆秘书姜国储的消息!”

    “随时等待特使通知,听命行事!”

    这就是他眼下要做的事。

    知道要做什么后,华栋就开始活跃起来。

    他开始将自己收集到的情报不断进行着整理。

    小心谨慎的他,就算是在自己家中,也不会说明摆着写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都是以这种乱码的方式记录着。

    如此一来,不管是被谁现找到,最后都只能是束手无策。

    “姜国储!”

    为什么要搜集他的情报呢?

    一开始的时候,华栋也是有些不解的,可后来在搜集的时候,在知晓姜国储已经被特高课密捕后,就敏感地猜测到,或许姜国储也是自己人。

    即便这样,他所知道的详情也是有限的。

    所以在特使到来之前,努力最好自己该做的吧!

    ……

    新京城,俞公馆。

    这里是俞无疆的府邸,作为伪满洲国的军政部总长,这里自然是戒备森严。

    每个关键位置都有着哨兵把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卫兵巡逻。

    此刻,在书房中走来走去,愁眉苦脸的人就是俞无疆。

    别看他是位高权重的军政部总长,但在岛国人面前,那就是一条没有任何尊严的走狗。

    人家想要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想要保持所谓的尊严和面子。

    不好意思,你的尊严很廉价,不值钱。

    要是说他真的很厉害,有足够权势,那亲信秘书还会被随随便便带走吗?

    俗话说的好,打狗还的看主人。

    你们这帮特高课的疯狗,就这样肆无忌惮,毫无证据就便将我的秘书姜国储抓走,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他们说国储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特工,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的夫人曾欢有些难以置信,平心而论,她对姜国储的印象很不错。

    后者对她这个夫人也是很尊重!

    他们家的很多事,都是姜国储在帮着处理。

    可为什么就这样,姜国储会被特高课的人突然抓走?而且被冠以的名义还是间谍。

    “我也不知道!”

    俞无疆摇摇头,他是真不清楚这点。

    他只知道特高课那边抓人很迅,都没有知会自己一声,就在开会的时候,突然过来将姜国储带走。

    当时所有与会的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是充满着嘲笑和不屑。

    那神色仿佛就是在说:看来你这位置估计也快坐到头了,要不然特高课为什么会这样不给颜面的抓走你的人?

    “国储已经跟了你快十年,这么长的时间,他们说他是间谍那就是了?”

    “他们怎么能这样冤枉人呢?老俞,是不是外面传的那些消息不是空穴来风?”曾欢忍不住皱着眉头低声说道。

    “什么消息?”俞无疆抚摸着茶杯问道。

    “外面说岛国的顾问会准备换掉你,说你有些不太听话,所以说就先拿着你的秘书开刀,接着就会轮到你的人,最后就是你!”

    曾欢吞吞吐吐地说道。

    “不可能!无稽之谈!”

    俞无疆不屑地冷笑,“你觉得这样的流言蜚语能相信吗?你觉得岛国的顾问会真的想要换掉我的话,还需要搞出这么多花招吗?”

    “嗯,这也对!”曾欢很快释然。

    就凭借着人家岛国顾问会对新京的掌握力度,他们做事还需要这么复杂吗?想要换掉谁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而已。

    “那国储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间谍吗?要真是如此的话,您说这事该怎么办?”

    曾欢忧心忡忡地问道。

    “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俞无疆叹息着说道。

    “唉,真希望是一场误会,国储会没事放出来。”曾欢喃喃说道。

    ……

    新京火车站。

    当楚牧峰和血凤从火车上走出来的时候,容貌又生了变化。

    如今的他眼窝微陷,脸色有些苍白泛黄,嘴角蓄着小胡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身绅士西装,手里还拿着一根文明杖。

    血凤穿着的是宽松洋装,原本身材妖娆的她,这刻却像是变成了一块未开的璞玉。

    这就是他们现在的身份。

    楚牧峰叫做樱木剑道。

    血凤叫做小原礼花。

    楚牧峰是经营文物古董生意的,小原礼花是他的妻子。

    这种身份是在樱落区早就做好的,在福原小桑被杀的情况下,没谁能验证真伪。

    “这新京果然不愧是伪满的帝都,到处都是繁华昌盛的场面,就算是这火车站也比奉天要热闹几分。”

    血凤目光扫视过去后说道。

    “是啊,这是必然的。”

    楚牧峰微微一笑应道。

    别说是伪满的帝都,就算在这里多建几个政府机构,想不热闹都不行。

    这里最多的是穿着各种各样和服的岛国人,他们悠然地在街道上走动寒暄,街面上的店铺好多也都是写着日文。

    要不是说确确实实的知道这里是新京,都会误会这里是不是到了岛国。

    “咱们先去找一家酒店住下?”血凤问道。

    “嗯,走吧!”

    两个人离开火车站后就准备找车。

    谁想就在这时,忽然间看到前面有着一堆人在哄堂大笑,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被人推搡着来回碰撞。

    周围有人在看热闹,却没有谁出手相帮,他们脸上都是带着漠然笑容。

    “那应该是一群岛国浪人!”血凤看到他们的服装后说道。

    “嗯,就是岛国浪人!”楚牧峰眼底闪过一抹寒光,但并没有想去插手。

    毕竟那几个岛国浪人都佩戴着武士刀,而且看上去不是善类。

    要是说仗义执言,无疑就是徒惹麻烦。

    最重要的是被他们欺负的那个西装男人,竟然说的也是岛国话,不是华夏话,这说明是他们在内讧。

    楚牧峰何必去管这种事。

    但有时候不想要管事,事情却偏偏找上门。

    被欺负的那个倒霉蛋,在被推搡一番倒地后,刚爬起来,又被一脚踹了冲了出去,然后扑倒在了楚牧峰的脚边。

    “八嘎,你们是一伙的吗?”

    一个浪人握着自己的武士刀,充满傲慢地瞥视过来。

    当他看到血凤的时候,就算血凤此刻容貌一般,可那高挑的身材还是让他眼前亮。

    “求求你,救救我吧!”

    倒在地上的西装男眼神可怜兮兮地抬头望着楚牧峰,就差直接搂住大腿求救。

    楚牧峰不由得皱起眉头。

    浪人是新京乃至伪满洲国的一道风景。

    岛国的浪人可不是那种行侠仗义的侠士,而是游荡无赖之徒。

    他们是岛国明治维新时期的畸形产物,没落的武士不再有了荣耀,就干些欺负弱小,偷鸡摸狗之事,即便在岛国都是为人所不齿的。

    可在新京,这些浪人却成为岛国侵略的武器。

    并且以此为基础,在华夏其余城市中也都出现了浪人的身影。

    他们像是一群隐藏在黑暗中的野狗,肆无忌惮的做着贩卖红丸咖啡,交易枪支弹药,拉帮结派,杀杀打打的事。

    扰乱社会,无恶不为。

    就像是现在。

    面对这样一个文弱彬彬的男子,他们便无所顾忌的动手了,丝毫不留一点面子,就这样狠狠地羞辱着。

    甚至在见到楚牧峰后,根本都不去考虑他的身份,便一盆脏水泼过来。

    这就是本性为恶的浪人。

    “救命?”

    换个场合,换个人的话,楚牧峰或许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此刻他却是向后主动退出一步,耸了耸肩,以一种冷傲的口吻,用岛国话说道。

    “我和他不认识,你们继续!咱们走!”

    说完楚牧峰拉起血凤就要离开。

    “给我站住!”

    眼瞅楚牧峰两人就要离开,浪人中带头的那个向前迈出一步,直接拦住道路,神情倨傲地说道。

    “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要是不认识的话,他怎么会找你救命?”

    “行了,什么也不要说,还钱吧!要是不还钱,你们就别想离开这里!”

    “还钱?”

    楚牧峰嘴角斜扬,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上前一步,狠狠的一巴掌就那样扇过去。

    当场就将那浪人领扇倒在地,如此不算,还紧随其后就是一脚踩上去,将对方的脑袋踩在脚底,狠狠地揉搓。

    干净利索,霸气十足!

    “八嘎,你干什么!”

    “混蛋,你找死吗!”

    “该死的家伙,你太狂妄了!”

    其余浪人见状纷纷抽出来武士刀,恶狠狠地喊道。

    “站住,谁敢上来,别怪我踢爆他的眼珠子!”

    楚牧峰漫不经心的扫视过去,语气冰冷。

    “你……”

    对面几个浪人还真是不敢贸然动手。

    “谢谢,谢谢您。”

    西装男看到形势逆转,连忙站起身来冲着楚牧峰道谢,然后扭头就要逃。

    可血凤自然不会给他机会,上前伸手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噗通!

    西装男重新躺倒在地,痛苦呻吟。

    他做梦都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好身手,自己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八嘎,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地上的浪人领挣扎喊道。

    “你说我想要怎么样?”

    楚牧峰微微蹲下身来,平静地看着对方:“我原本就是一个局外人,是你非要把我拉扯到这件事里面来!”

    “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你们之间的矛盾我懒得管,再敢胡乱纠缠,下次就要你永远都不能再开口了!”

    砰!

    说完这话,楚牧峰便一脚将浪人领踢走,随即带着血凤离开了这里。

    “黑木君,你没事吧?”

    几个浪人赶紧追上前去急声问话,趁着这个机会,西装男人从地面上爬起来,赶紧冲着楚牧峰的方向追过去。

    “我没事!”

    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浪人领,眼神凶狠地盯视着楚牧峰的背影。

    “给我盯上他们,看看他们到底去哪儿,我就不信他们和福山花俊没关系!”

    “哈依。”

    楚牧峰没想到西装男会从后面追上来,站在原地有些冷漠地看过去。

    “混蛋,你是要找死吗?居然给我找麻烦!”

    “不是,不是。”

    福山花俊连忙挥动着双手,急切地说道:“先生,您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纯粹就是想要感谢下您出手相助!”

    “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那个,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请您吃个饭。”

    “请我吃饭?”

    楚牧峰刚想拒绝,但想到这次过来的目的,便换了口风说道:“行啊,我现在正好有点饿,那就给你一个机会吧!”

    ……

    街边一家小酒馆。

    这里的酒馆风格属于完全的岛国风格,老板也是岛国人。

    “福山君,说说你和那群人是怎么结仇的吧?”

    简单交流之后,楚牧峰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姓名,便随口问道。

    “唉,说起来也算是我倒霉!”

    福山花俊低着脑袋,唉声叹息的说道:“我原本是开着一家画馆,经营的也算不错,谁想后来去了一次赌场,结果就被黑木三郎盯上。”

    “这个混蛋给我设套,让我输了好多钱不说,还欠下他的外债,然后一直逼着我要,我原本想报警,可谁想这家伙是有后台背景的,根本不在乎。”

    “这不直到现在,我的钱都没有还清,他是见我一次就打我一次,我恨不得赶紧将画馆卖出去,然后回国,一天也不想待在这里了。”

    这是个老套路,但在赌场一直有效。

    设个圈套让人跳进来,将钱全都骗光后,剩下的事更简单,变成给他赚钱的机器,永无止境的掏钱。

    “你的意思是?”楚牧峰直接问道。

    “先生,我想要把我的画馆转让给您,不知道您有兴趣吗?”

    知晓对方准备来这边坐生意后,福山花俊直接了当说道。

    这话刚说出来,楚牧峰就不屑的挑起眉角来,“八嘎,你是个蠢货吗,你觉得我会要你的画馆吗?”

    “你的画馆现在就是一个烫手山芋,谁要是接过去的话,谁就会倒霉。”

    “尽管说我不怕那个什么黑川三郎,却也不想无缘无故的招惹麻烦。你要是这个想法的话,这顿酒就不用喝下去了,咱们就这样散场吧!”

    “别别,您请听我说,仔细地听我说说!”

    福山花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岂能就这样错过。

    他虽然说不认识楚牧峰是谁,但他那双眼睛却很毒,一个敢和黑川三郎对着来的人又怎么会怕事?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断定楚牧峰应该是刚刚来新京的新人,要不然他怎么会和这帮浪人对着干呢?

    谁不知道浪人是军部养着的野狗,打浪人的脸就是在和军部为敌。

    整座新京的人都不会这样去做,可唯独楚牧峰做了,这就足以说明他是新来的,是初来乍到不知分寸的人。

    这种人也是最好忽悠的,自己只要有耐心,肯定能将他忽悠住的。

    “先生,我那间画馆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咱们岛国在新京的几个重要机构都在我的画馆附近。”

    “诸如是特高课的总部,军政部顾问会的总部,宪兵队的总部,距离画馆都很近,经常会有那边的大人物来光顾。”

    “您说有这样的地理优势在,不管做什么生意,都是稳赚不赔啊!”

    福山花俊现在是完全想要施展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所以说出来的话是很有蛊惑性的,率先就摆出来一个地利。

    就是这样的地利,让楚牧峰听到后,心底暗动,和血凤交换了下视线后,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哦,还有呢?”

    “呦西!”

    知道只要摆出来地利,就会有人感兴趣的福山花俊紧随其后说道。

    “此外,我的画馆不但是有地利,还有人和!”

    “真的,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打听打听,我的画馆生意一直都是不错,要不是因为黑木三郎那个混蛋,让我没有心思经营的话,画馆的生意肯定还会如日中天。”

    “你要是说将我的画馆盘下来的话,肯定不愁没生意!”

    福山花俊故作高深地说道:“再给你说件事,你要是说能搞到华夏的那些文人墨迹,我保证新京城中那些权贵们都会踊跃来光顾的!”

    “行了,你这样说有意思吗?”

    楚牧峰不以为然的翘起唇角,“你说出来的这些理由,又是什么地利又是什么人和的,有价值吗?”

    “根本没有任何价值!我要是能搞到华夏那些古玩字画,在哪里不能卖,还要靠你这个画馆才能卖吗?”

    “这……”

    福山花俊有些尴尬地低下头。

    “不过嘛……”

    听到楚牧峰的话锋似乎有了回转,福山花俊就赶紧抬起头来,充满期盼地看着对方。

    “哦,您说,只要您愿意买下我的画馆,价钱好商量。”

    “不过我的确是要找个合适的铺子做生意,只是手头钱不多,每一分都要花在刀刃上。所以你开个价吧,要是说价格合适,我就和你去看看画馆。”

    “要是价格不合适的话,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楚牧峰漫不经心地说道。

    哦,真的有机会!

    福山花俊深吸一口气,颇为诚恳地说道:“先生,我当时买那家画馆的时候,的确是没花多少钱,但算上装修之类的,也投进去不少。”

    “这样,两千日元,只要两千日元,那家画馆就归你了,里面的东西我一样不动的都留给你,你看如何?”

    福山花俊竖起两个手指道。

    “哦,你可以走了!”楚牧峰听到那个价钱,立即漠然说道。

    “那个,先生,你要是觉得价格不合适,咱们好商量啊。”福山花俊连忙乞求道。

    “你太贪婪了!”

    血凤忍不住说道:“你这是想要拿我们当肥羊宰吗?两千日元?你也真敢狮子大开口啊。”

    “一千,那就一千如何?真的不能再少了!”福山花俊这降价降得可够快的。

    “带着我们去看看你的画馆吧!”楚牧峰淡淡说道。

    “好的好的!”

    从小酒馆出来,乘坐着黄包车过去也就是十来分钟,便来到了福山花俊所说的画馆。

    在过去的路上,楚牧峰的确就看到了福山花俊所说的那些机构。

    特高课的总部。

    宪兵队的总部。

    顾问会的总部。

    都在这条街上。

    还真是扎推了。

    “那,这里就是我的画馆,你们看看怎么样?”

    带着楚牧峰和血凤走进去后,福山花俊带着几分骄傲地指着四周墙上挂着的画册说道。

    这个所谓的画馆大概有八十平方,分为前后两处,前面是画馆,后面住所。

    这样的格局其实是不错的,最起码是能将住宿问题解决掉的。

    至于说到前堂的装修,其实很简单,就是寻常的刷白,然后装上了电灯,四面墙壁都挂着画卷。

    楚牧峰将前后都转了一圈后,直接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看着对方不紧不慢地说道:“福山君,你这么着急的想要将画馆卖掉,是因为被黑木三郎逼迫威胁的原因吧。”

    “那么我想知道,要是买下你的画馆,他会不会来找我的麻烦呢?”

    “这个……应该不会的吧,毕竟已经换了主人!”

    “应该不会?”

    楚牧峰微微翘起唇角道:“你我都心知肚明,就黑木三郎那样的无赖,肯定会过来找事!”

    “他才不会管这家画馆的主人是谁,所以说你想要让我买下你的画馆也行,给我将黑木三郎摆平。”

    “你把欠他的钱还了,这样我或许还会考虑买下你的画馆。要是不然的话,这条街上,我想有的是商铺出租,我租一个做生意也比买下你的要强,对吧?”

    “这个……”

    福山花俊沉吟片刻,抬起脑袋说道:“我欠黑木三郎四百日元,所以说你要是想买下我的商铺,至少都得一千二,我负责搞定黑木三郎,你意下如何?”

    “八百!”

    楚牧峰二话不说就直接给出一个数字来,“我只有八百,你要是觉得可以接受话,咱们就走手续,要是说觉得我给的价格低,那我不买了!”

    “先生,能不能再加点?”福山花俊哭丧着脸说道。

    “不能。”

    楚牧峰冷然说道:“我只能出这么多,不愿意的话就算了,不勉强!”

    “好吧!”

    福山花俊迟疑了下就果断说道:“成交,八百就八百的!”

    或许有人会觉得八百日元买一间画馆根本不可能,在其实在二战之前,日元都是很坚挺的,购买力很强。

    那时候的一块日元和一块银元是对等的,普通人每个月能赚十块日元,就能雇起下人了。

    “这里走手续应该不复杂吧?”血凤打量着墙上画卷,漫不经心问道。

    “不复杂,很简单的。”福山花俊连忙说道。

    “那就好。”血凤点了点头。

    “对了,这条街上应该是有酒店的吧?”楚牧峰问道。

    “有的有的,在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家酒店,叫做半月湾。那里的住宿条件很好的,在咱们整个新京城都能排上前列。”福山花俊扬手介绍道。

    “呦西!”

    楚牧峰说着就向外面走去:“我们先去那家酒店休息,你要是搞定黑木三郎的话就直接给我说声,我要亲眼看着你拿到了欠条,才会和你交接。”

    “好的!”

    福山花俊转身就向外面走去,“我和那家酒店很熟悉的,走吧,我帮着你们订房间,还能便宜点。”

    “好的!”

    福山花俊心里怎么想的,楚牧峰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怕自己就这样走了,他再没有地方去找,所以说哪怕是付出点辛苦都要跟过去。

    楚牧峰很快就顺利入住半月湾酒店。

    福山花俊则匆匆离开。

    房间中。

    “牧峰哥,你为什么看上那家画馆?咱们真的要买吗?”

    这时血凤忍不住问道。

    “买!”

    楚牧峰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说道:“买画馆的确是不在我的计划当中,但既然碰到那就顺便买下好了。”

    “我会买下那家画馆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灯下黑!”

    “灯下黑?”血凤眼前一亮。

    “没错,你已经想到了吧?这里既然距离特高课总部最近,那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特高课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我就会住在他们眼皮底下。”

    “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姜国储就是被关押在特高课总部的,咱们就近观察是最好选择。”

    说到这里,楚牧峰翘起唇角来。

    “何况今后新京城会一直这样,花点小钱,能在这里有着一个商铺当做据点也不错。”

    在楚牧峰看来,这八百日元的确不算什么,况且回去也可以公款报销。

    至于说到这家画馆是不是真的属于福山花俊,明天去相关机构查一查就知道了。

    “行了,一路奔波,先洗洗休息下吧!”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