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459、羊湖桥惊变
    “你是锄奸队的?”

    郑守泽并没有大喊大叫,而是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郑守泽,这里就你吗?陈建华和王学良呢?”楚牧峰压低声音冷冷问道。

    “他们……”

    郑守泽刚想要说话,从里面传来脚步声,赫然是听到动静的王学良和陈建华走了出来,他们显然都住在一起。

    想想也是,分开还不如住一起,这样监管起来也方便不是。

    至于说到逃跑这种事,宪兵队根本就没担心过。

    他们敢跑吗?

    在这里还能活命,出去是死路一条!

    “你是什么人?”陈建华谨慎地问道。

    王学良也暗暗戒备。

    “你们不必知道我是谁,我来这里就是说两件事。”

    楚牧峰竖起手指说道:“第一,你们真的心甘情愿当叛徒,当卖国贼,跟着郑玉堂和杨俞华一条道走到黑吗?”

    “不要忘记,你们都是华夏人,都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精英!”

    “谁想当叛徒?狗x的才想,我们当时也是拼到了弹尽粮绝了,要是不答应的话,现在已经死了。”

    “我们不想就这样变成一具死尸,所以才不得不答应投降的。”陈建华满脸无奈地说道。

    想到那晚的情景,他就满脸悲愤难当。

    “你是来杀我们的吗?”王学良漠然问道。

    “杀你们?”

    楚牧峰摇摇头,缓缓说道:“要是想杀死你们的话,就不会和你们废话,一枪一个解决掉多干净利索。”

    说着,楚牧峰扬起了暗藏的手枪。

    看到手枪的瞬间,杨建华三个人脸色微变。

    “那你来做什么?”杨建华皱眉问道。

    “你们要清楚,奉天站压根也没想过要杀死你们,你们都是党国的精锐,都是奉天站的骨干,你们会选择投降无非就是权宜之计,无非就是权宜行事罢了。”

    “只要你们愿意弃暗投明,重新回到奉天站回到党国怀抱,那咱们就仍然是战友!”楚牧峰冷静地说道。

    “愿意,我们愿意!”

    三个人连忙一直表态,跟着陈建华有些迟疑地问道:“你是来救我们的吗?可这里是宪兵队,防守森严,就凭咱们四个人,想逃出去很难。”

    “逃出去?”

    楚牧峰向着旁边移动了下脚步,侧耳听了听外面楼道动静后,言简意赅地说道:“你们既然已经被捕,既然已经投降,就要借助这个身份做出点事。”

    “这事,也只有你们才有机会去做,才能做成。只要做成,党国会欢迎你们归来。”

    “什么事?”陈建华跟着问道。

    “杀死郑玉堂!杀死杨俞华!”楚牧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算是党国要我们功过相抵吗?”

    陈建华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笑容,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需要用代价去补偿的。

    王学良和郑守泽也露出一种悲凉表情。

    “瞧你们现在的模样,还有半点党国精锐的气势吗?你们觉得这是投名状吗?”

    “错了,这是党国给你们的任务,不仅可以证明你们对党国依然效忠,更是你们为家人报仇雪恨!”

    当楚牧峰最后这话说出来后,三个人低下的脑袋猛得抬起来。

    “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建华紧声问道。

    “陈建华,你先看下这个!”

    楚牧峰说着就从贴身衣服中掏出来那几张照片递过去,在陈建华的色变中说道。

    “你在奉天城中的家已经被烧毁,你的母亲已经被宪兵队的人活活烧死,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照片上放火的那人是谁吧?”

    “畜生,这家伙是黑木联森!”

    陈建华在看到家里房子被烧毁,听到自己母亲被烧死的消息后,顿时是青筋暴露,眼中一片血红。

    一口钢牙将嘴唇咬得都流出血来,胸腔中更是燃烧着难以浇灭的滔天怒火。

    王八蛋,这帮骗子,都是禽兽!

    宪兵队说会保护我的家,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保护?

    黑木联森,我要杀死你。

    “娘,孩儿不孝,连累您老了!”陈建华这样一个大男人就这样哽咽起来。

    “别哭!”

    王学良赶紧低声说道,然后抬起头看着楚牧峰迫切地问道:“我们家人呢?”

    “陈建华母亲是个意外,我们也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其实奉天站的人昨天就已经赶过去了,可惜还是迟到了一步。”

    “但你的妻子和郑守泽的父母我们已经全都接出来,他们都在安全地方,这点你们不用担心。”楚牧峰沉声道。

    王学良悬着的心轰然落地。

    郑守泽脸色也舒缓不少。

    “谢谢。”王学良充满感激地说道。

    “你不用感谢我!你应该感谢的是党国,感谢的是奉天站,感谢的是局座。”

    说到这里,楚牧峰看了一眼陈建华低声说道:“陈建华你不要这样太过伤心,虽然说你的老娘是被烧死了,但别忘记你还有一个未婚妻。”

    “不想她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想让她能逃脱岛国人的追杀,就听我的。何况,我想你也想替你母亲报仇,是吧?”

    “您说,我做!”陈建华从地面上站起来,抹了把眼睛道。

    “你们明天就要被转移到小白楼,会和杨俞华和郑玉堂一起关押。”

    “我知道你们都是热血未泯的党国好男儿,和那两个已经铁心背叛的卖国贼不同。所以我希望你们做一件事,这也就是我来这里要说的第二件事。”

    楚牧峰神情严肃凛然。

    “清理门户!”

    “我要你们对杨俞华和郑玉堂动手!最好是能杀死,即便杀不死的话,也要逼他们离开小白楼,只要不在小白楼中,我就能有机会动手。”

    “当然,你们要是动手的话,我会在外面制造爆炸,给你们创造逃出来的机会。你们出来后就前往东边那座人工湖,我会在那边接应你们。”

    说到这里,楚牧峰稍稍停顿了下。

    “当然,你们也很有可能会逃不出来,要是那样的话……”

    “那就求仁得仁!”陈建华冷声说道,眼神坚决。

    “与其这样屈辱地活着,我宁愿死得其所!”王学良双眼血红。

    “我不想让父母蒙羞,我要让党国当局座知道,我们都是血性男儿。”郑守泽沉声说道。

    “好!”

    楚牧峰估算着差不多会有巡逻查岗,也不再啰嗦,直接拿出一包香烟递过去。

    “这里面的烟都是掺杂了剧毒的,只要抽了五分钟之内就会死掉,所以说你们见机行事。还有,假如你们没有机会去那座人工湖的话,逃出去后就前往城内的朝天观,那里会有奉天站的弟兄接应。就这样!”

    “是!”陈建华接过了烟盒。

    说完,楚牧峰就立即推门离开。

    刚回到自己房间,门外面就响起一阵脚步声。

    “时间刚刚好!”

    楚牧峰暗暗吐出一口气,坐在书桌前面继续整理档案,很快门外面就响起对话声。

    睡着的值班宪兵也被拍醒,进来看到楚牧峰仍然在忙活后,也就没谁当回事。

    “藤原,你小子再敢偷懒,小心我告诉副队长。”

    “是是是,我保证下不为例。”

    “精神点。”

    楚牧峰听着外面的动静很快消失后,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

    其实今晚的见面原本不在他的计划中,他最初的计划就是靠着自己的人来刺杀。

    但阴差阳错之下和这三人相遇,他也不介意去尝试下。

    要是说陈建华三个真的能将杨俞华和郑玉堂杀死的话,他就不用非得冒着危险强行动手。

    至于说到他会不会暴露?陈建华三个会不会把他供出来,楚牧峰是一点都不担心。

    原本他就蒙着脸,有谁知道他是谁?

    宪兵队里面可不单单有岛国人,也有不少是本地人,指证也是白搭。

    “这是我给你们的一次机会,当人还是做鬼,就看你们的选择了!”

    楚牧峰望着窗外的夜空,眼神深邃。

    ……

    一夜悄然而逝。

    清晨。

    黑木联森和武田刚一联袂而至,当他们看到楚牧峰趴在桌上睡着了,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这说明昨晚肯定是将他们的事情办妥了,要不然这小子敢在这里睡大觉吗?

    “喂,醒醒!”

    看到两位队长过来,值班宪兵将楚牧峰叫醒。

    睁开迷离的双眼,看到站在眼前的人是谁时,楚牧峰才猛得惊醒过来,赶紧走到桌边,拿起来两份档案递过去。

    “黑木队长,您要的两位档案已经做好,只要送到管理处户籍科入档就行了。”

    楚牧峰打了一个哈欠,态度谦卑地说道。

    “呦西!”

    黑木联森接过来认真看完档案,微微一笑说道:“不错白隆,你做事很利索,我很满意。武田君,你留下,我将他送回总部。”

    “哈依。”

    楚牧峰跟随着黑木联森走出了宪兵一队,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机会再去见陈建华三个人。

    军车开出队部。

    “黑木队长,前面那不就是福原科长吗?”

    当军车开出去十几分钟后,楚牧峰突然指着前面说道,果然在那里从胡同口出来的就是福原小桑,而那里就是楚牧峰的家。

    “停车!”

    黑木联森走下车,楚牧峰也跟着下来,福原小桑看到是他们出现在眼前后,有些微惊,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福原君,你这是准备去上班吗?”黑木联森问道。

    “吃饭!”福原小桑说道。

    “那正好,一起吧,我也没有吃呢,我听说你们胡同对面那家饺子做得不错,我请你吃。”

    黑木联森现在是有求于福原小桑,自然是会表现得很亲近。

    “这个!”

    福原小桑有些迟疑,但黑木联森却是没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就转身走向饭馆。

    “走吧,别说你这种机会都不给我。”

    “呵呵,既然黑木队长诚心相邀,我怎么能拒绝!”

    福原小桑举步也要跟着上去的时候,扫了一眼楚牧峰。

    “白隆,你也没有吃饭吧?你要跟着来那还是回去吃?”

    “啊,我能回家吃吗?”楚牧峰有些意外。

    “当然,你回去吧,不过别乱走,十分钟后就要出来,黑木队长还要把你送走呢。”

    福原小桑有着自己的算盘,他会真心替楚牧峰着想吗?

    当然不会的,他只是不想下面谈的话被楚牧峰听到。

    “谢谢福原科长,那黑木队长我就先回家一趟,换身衣服就跟您走!”楚牧峰弯腰鞠躬。

    “去吧!”

    黑木联森冲着司机示意了下,后者顿时明白,直接将车停靠到路边后,然后坐在胡同口,监视着楚牧峰走回家中。

    家中。

    血凤看到楚牧峰回来,悬了一夜的心才悄然落下,赶紧走上前来问道:“老白,你没事吧?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福原小桑回来后就说你被安排了公事,其余什么都没有说。”

    “我心里着急的很,要不是你说不能轻举妄动,否则我就出去找你了。”

    “你没有乱动是对的,昨天的事很简单……”

    随着楚牧峰简单叙述后,血凤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敢情是真有事要做啊。

    “赶紧给我拿身新衣服。”

    楚牧峰看到桌面上有早餐后就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嗯,我这就去!”

    吃好放下碗筷,楚牧峰跟着交代道:“你听着,等我离开后你就去鸿泰古玩店找徐茶庄,这是我的信物,他见到后就会清楚你是自己人。”

    “你告诉他,我昨晚已经想办法联系上陈建华三个人,他们三个答应要暗中除掉杨俞华和孙玉堂。”

    “你让徐茶庄转告陈泽,随时密切注意陈建华三人的动向,他们得手后如果有机会逃脱,就会去城中的朝天观等着,让陈泽安排人接应。”

    “嗯,你放心吧!”血凤接过楚牧峰递过来的一个戒指后点头道。

    “我估计晚些才能回家,你不要着急,更不要鲁莽,知道了吗?”楚牧峰特意嘱咐道。

    “好的,你自己注意安全!”

    ……

    胡同对面的小饭馆。

    两人坐在靠窗位置,黑木联森瞧着福原小桑,眼神玩味的说道:“福原君,你把白隆支走,应该是有话要和我说的吧?”

    “说吧,现在就咱们两个,有什么话都能说。”

    “痛快!”

    福原小桑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后慢条斯理的说道:“黑木队长,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昨晚把白隆喊过去,是想要让他给你制造假身份,是吧?”

    “对!”

    黑木联森根本没想隐瞒,这事终归得着福原小桑,如何隐瞒?

    “福原君,我和武田君一人一个新身份,这事情山下队长是默许的,你这边应该不会为难我吧?”黑木联森身体前倾问道。

    “当然不会!”

    福原小桑手一挥,无所谓地说道:“这事你不说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放心吧,那两个新身份等会儿去户籍科的时候,我会帮着入档。”

    “那就谢谢了!”

    黑木联森咧嘴笑道:“现在轮到你说了,说说吧,要我做什么?”

    “其实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福原小桑冲外面撇撇嘴,眼里凶光毕露:“黑木队长,我希望过几天你帮我做一件事,那就是送白隆上路。”

    果然如此。

    黑木联森能不知道福原小桑的绰号吗?

    死神!跟随着他的六个助手都已经死掉,眼前的白隆能例外吗?

    最后肯定也是死路一条。

    而他们被杀死的原因,黑木联森也能猜想到,无非就是知道的太多。

    谁让他们帮着作假档案来着,他们不死,福原小桑如何能安心?

    至于说到福原小桑为什么不亲自动手,非得假借他人之手,黑木联森也能想到,无非就是一个避讳,这样是能让自己置身事外。

    要不然以后这事调查出来,是福原小桑做的,他能逃脱掉惩罚?岛国那边的法律也是很残酷的。

    “你不会想说这事山下队长也是默许的吧?”黑木联森开口问道。

    “你说呢?”福原小桑眨了眨眼反问道。

    “哈哈!”

    黑木联森开怀大笑,漫不经心地说道:“行,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帮我搞定两个新身份,我帮你解决掉白隆。”

    “甚至以后这事,只要你一个电话,我也能照做不误,但你听着,以后做一次两个新身份,如何?”

    “成交!”福原小桑轻笑着应道。

    “哈哈,合作愉快。”

    两人就在三言两语中,决定了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

    十分钟后。

    楚牧峰出现在胡同口,乘坐皮卡车,在黑木联森的护送中前往宪兵队总部。

    而福原小桑则是拿着那两个新身份的档案走向管理处。

    ……

    宪兵队总部。

    楚牧峰来到这里后就被送进后院,然后就开始从千头万绪的资料中分析线索,查找有价值的信息,整个人是埋进去苦干。

    黑木联森去向山下长野复命。

    “明白,我这就安排人做事。”

    山下长野刚刚挂掉电话,冲着走进来的黑木联森说道:“你即刻回去,把陈建华三个人带向小白楼,然后你们一队就地听候宫本雾隐的命令。”

    “哈依。”黑木联森恭声命令,转身就走。

    “白隆已经送回来了?”

    “是的。”

    “那你去做事吧!”

    “哈依。”

    山下长野派人监视着楚牧峰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他是想要瞧瞧楚牧峰的能耐,但这不是说他就没有别的事情要做。

    整个樱落区的治安秩序都归属他来统管,大事小事多如牛毛,他这个人的权力欲望又很强,凡事都喜欢掌握在手中,能不忙才怪。

    ……

    奉天站,三号基地。

    早上十点钟的时候,陈泽收到了徐茶庄的情报,在知道这事是楚牧峰身边的一个女人传递过来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多少怀疑。

    毕竟信物没问题,而且这事也不可能作假,换做第二个人都不可能知道鸿泰古玩店底细。

    “顾先生,您说楚科长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竟然能和陈建华三个人见了面,并且说动了他们动手。”陈泽犹然难以置信的摇晃着脑袋。

    “楚科长做事天马行空,要是说能被你随随便便猜到的话,又怎么能够成为戴老板面前的红人?”

    “行了,这事你就不用去想了,绝对是真的。只是陈建华他们三个真的会动手吗?”

    “还有,他们三个的忠诚度能确保吗?他们既然能背叛一次,也许就能背叛两次。”顾治君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着说道。

    “应该是楚科长拿着他们的家人说事的。”

    陈泽说到这里后,又紧接着说道:“其实陈建华,王学良和郑守泽三个人未必就是诚心诚意投降的,在当时的情景下也是被逼无奈才那样做的。”

    “不投降就得死,他们不想死就只能是跟着郑玉堂当了叛徒。”

    “如今在知道家里人的情况后,自然会反抗。他们比谁都清楚,反抗杀死杨俞华和郑玉堂,就算是立功!”

    “不反抗,就要耻辱的活着,他们的家人就算活下去,也将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嗯,你说的很对,那就按照楚科长的安排去做吧,盯着陈建华三个,安排人去朝天观,只要他们动手逃出,即刻营救。”顾治君当机立断。

    “是!”

    ……

    管理处,户籍科。

    当楚牧峰忙好了,从宪兵总部回来后,福原小桑自然是好好夸奖了一番,然后就说让他回家休息,明天再来上班。

    “没事,科长,我不累,我可以继续工作的。”

    楚牧峰怎么能这样说走就走呢,自然是要表个态。

    “没关系,让你回去就回去,这里暂时没什么事。”福原小桑放下文件,不容反驳地说道。

    “好的,谢谢科长,那我先回去了。”

    楚牧峰见状没有再坚持。

    “嗯,好好休息。”

    当楚牧峰从眼前消失后,福原小桑目光扫过桌面上的一份档案,这赫然是白隆的,随后自言自语道。

    “白隆,你的身家背景应该是清白的吧,可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

    ……

    夜幕降临。

    鸿泰古玩店。

    楚牧峰这次见到的不只是徐茶庄,竟然还有顾治君。

    陈泽是不敢随便出来,他毕竟是很显眼的目标,而顾治君在这奉天城中却是很低调。

    可即便这样,楚牧峰看到之后也是有些意外。

    “你不应该来的。”楚牧峰摇头说道。

    “我也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离开,而且这次我必须来见你。”顾治君摆摆手肃声说道。

    “必须见我?出什么事了吗?”楚牧峰问道。

    “下午刚刚收到魏处长的电报,说的必须在一星期之内解决掉杨俞华,要战决!必要的话,整个奉天站都会听命行事,不惜一切代价,强行进攻!”顾治君认真说道。

    楚牧峰脸色微变。

    整座奉天站要听命强行进攻?

    这和自己过来时候说的情况不一样,那时候说的是,只要能够杀死杨俞华就成,时间的话无所谓。

    但如今怎么变成这样?要是如此的话,肯定是有变故了。

    “这事我已经开始布局,一个星期的话!”

    楚牧峰略作沉吟,冷静地说道:“应该是用不了一个星期的,甚至不出意外的话,今晚或者说明天就能有消息传来的。”

    “这事我心里有数,你那边只要给陈站长说,让他密切留意陈建华三个人的行动就成。”

    “好!”顾治君点头道。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后便都起身告辞。

    楚牧峰是自己消失在黑夜中。

    顾治君则是徐茶庄领着离开。

    ……

    一夜无话。

    又是一个艳阳天。

    小白楼餐厅。

    就像是有意识的隔离似的,杨俞华他们是在一桌,其余人都是在别的桌子吃饭。

    想想也是,你们不过都是些华国的叛徒,特高课的人会想要和你一起坐着吃饭才是怪事。

    “今天咱们必须拿出来点看家本事了,我告诉你们,你们都是奉天站的精锐,不要给我说你们到现在为止,一个以前的同僚都没有看见。”

    “要是说再敢看不见的话,后果自负。这里的饭菜不是拿来养活废物的!”杨俞华冰冷的眼神从郑玉堂四个人的身上划过后,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你……”

    陈建华听到这话,看过去的目光散出一种仇恨。

    “怎么?你不服气吗?”杨俞华不屑的鄙视道。

    “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要不是你的话,我们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吗?”陈建华压低着声音,神情悲愤。

    “行了,老陈,不要说了。”王学良偷偷的拉了拉陈建华的衣袖说道。

    “我有说错吗?”陈建华悲愤莫名。

    “哼!”

    杨俞华听到这话,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就这样坦然面对着几个人,语气冷漠至极道。

    “现在是要将责任扣到我的头上来吗?你们真好意思这样做。是,我承认这事是因为我才生的,你们也是因为我才会被抓的。”

    “但被抓的你们选择投降和我有关系吗?你们要是说不怕死的话,现在就应该和那些人一样都死了,尸体都会被野狗吃掉。”

    “所以说这是第一次,我也希望是最后一次,你们再敢拿这事来说的话,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赶紧吃饭!”

    郑玉堂看到氛围有些僵硬后,赶紧打破,冲着陈建华三个低声喝道:“都给我闭嘴,以后再敢没事找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吃饭吧,老陈。”

    一顿早饭吃得很憋屈。

    吃过早饭后,杨俞华也没有离开,他今天是奉命督察郑玉堂四个人的,要以着他的眼力劲,来看看郑玉堂四个到底是不是在磨洋工,是不是说真的就没有现别的间谍。

    要是说有却不指认,宫本雾隐会毫不犹豫地拖一个出来枪毙。

    依然是羊湖桥。

    又是一如既往的甄别。

    “这次为什么会让杨俞华出来?不是说他是大人物吗?”黑木联森有些好奇的问道。

    “大人物?”

    小栗旬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冷笑,“大人物又如何?都来到咱们这里,再大的人物都必须低下脑袋来做事。”

    “这已经两三天了,硬是没有找出来奉天站一个人,中佐那边是很愤怒,所以说特令杨俞华出来督察。”

    “今天之内必须看到成绩,不然杨俞华也别想有好下场。”

    “原来是这个原因,那希望今天能有所收获吧!”

    黑木联森云淡风轻的说道,然后就走到一边去抽烟。

    他对这里的事情完全不上心,谁让你们特高课把所有功劳都抢走,不给我们留一口汤喝。

    反正我接到的任务就是负责设岗警戒,具体的事就归属你们特高课处理了。

    早上八点半。

    随着人流量不断增多后,郑玉堂他们的神情也开始变得有些浮躁起来。

    毕竟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现一个同僚,让他们如何能心平气和?

    “站长,来根烟吧!”

    陈建华在旁边递过来一根香烟。

    “好!”

    郑玉堂也是有些心烦意乱,所以说都没有拒绝就接过来,香烟点燃,他开始抽起来。

    而看到这种事情后,杨俞华的脸色当场就阴暗下来。

    “还抽烟?你们有脸抽烟吗?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郑玉堂,给我把烟灭了!”杨俞华脸色阴冷的喝道。

    郑玉堂使劲抽了两口后,有些不甘心的就要扔掉。

    “杨先生,您也来一根吧。”

    陈建华凑上前去,低声说道:“我知道之前都是我不对,是我糊涂才会那样说话的,您大人有大量,给个面子,抽根香烟就当原谅我吧!”

    “您放心,从今以后我绝对会听从您的命令做事。”

    “滚!”

    杨俞华直接一甩手,就将香烟给划拉到地上,指着陈建华的鼻子就怒声喝道:“你能有点出息吗?来这里是让你抽烟的吗?赶紧给我做事!”

    “砰!”

    谁想刚才还是唯唯诺诺的陈建华在听到这话的瞬间,二话不说抬起手就是一拳砸过去,直接砸中杨俞华面门口,继续挥动着拳头狠狠抡过去。

    “狗x的杨俞华,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凭什么对老子指手画脚的?”

    “不要忘记,这里是老子的地盘,要不是你的话,老子们还吃香的喝辣的那!敢给我甩脸子,我揍不死你!”

    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生。

    站在最外围的宪兵们就要冲上前去阻拦。

    “都给我站住!”

    黑木联森冷漠的眼神瞥视过去,略带讥诮地说道:“那是特高课的事,和咱们没有关系,咱们的任务是警戒,别凑热闹。”

    “哈依。”

    所有宪兵便全都不再前进一步。

    而里面站着的特高课特工也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他们拿着手枪就冲上前来,想要将两人给拉扯开来。

    谁想就在这时,王学良和郑守泽也着急忙慌的围上前来,挡住他们道路的同时,假装拉架的就要去拉扯陈建华,嘴里还不断喊着。

    “老陈,别这样,停手。”

    “八嘎,都给我住手!”

    小栗旬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生,脸色恼怒的在桥边喝叫,“给我分开他们!”

    “是是是,我这就劝他们停手!”

    “各位,别急,他们就是吵吵!”

    “八嘎,再不住手,我就开枪了!”

    就是现在!

    一直在等待时机的王学良和郑守泽,看到过来的特高课人拿出手枪,没有半点犹豫,毫不客气地就冲身边两个特工下了狠手。

    转眼间,两把手枪就抢过来,然后便开始射击。

    一个个特工轰然间倒地。

    “老陈,快让开!”

    陈建华听到枪声响起后,就赶紧从地面上滚到一边站起来,王学良抬起手臂就冲着杨俞华开枪射击。

    要是说就这么打死的话便一劳永逸了。可谁想到杨俞华毕竟是训练有素的特工,又是训练营教官出身,反应能力自然过人一等,下意识地就扭动着身体躲避。

    “砰砰!”

    两颗子弹是打中了杨俞华,但却没有命中要害部位。王学良还想要再射击,却是已经没有子弹,他只能是愤愤不平的将手枪使劲砸出,当场命中杨俞华的眉心。

    “撤!”

    眼瞅着特高课的特工,宪兵队的宪兵已经开始朝着这边开枪还击,郑守泽也随手向杨俞华开出一枪后急声喊道。

    “撤!”

    三个人直接翻身跳进羊湖。

    “开枪,给我开枪,打死他们!”

    轰!

    就在小栗旬的怒吼声中,几颗手榴弹突然从人群中扔过来。

    站在桥上的特工猝不及防之下,当场中招,一个个都倒在血泊中。

    再也没有机会追杀陈建华三人。

    “撤!”

    隐藏在人群中的陈泽冲着宋安国他们打出手势,这次过来就是扰敌的,他没想过要杀死小栗旬这群人。

    就算他想,旁边还有宪兵队虎视眈眈,也不可能轻易做到。

    奉天站的人悄无声息中撤退。

    “八嘎!”

    小栗旬看着满地死尸,尤其是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杨俞华时,神情大怒。

    这刻的杨俞华浑身上下都是鲜血不说,明显是进气少出气多,随时随地都会死掉。

    至于说到郑玉堂,早在这种突变生的时候就躲了起来。

    他最开始是没有想着陈建华三个会动手的,但后来看到三人动手后,也没有说去帮忙救助杨俞华。

    就这么傻愣愣的躲在旁边,直到手榴弹炸响,他才猛地清醒过来,顺势滚在一个特高课特工尸体后面,才保住了性命。

    “现在怎么办?”黑木联森看着这幅悲惨情景,也知道出大事了,赶紧问道。

    “我带人送杨俞华去医院!你看管住郑玉堂!同时下令彻查奉天城,爆炸肯定是奉天站的人做的,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还有杨建华,王学良,郑守泽,那三个混蛋,给我找到他们,我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小栗旬冷声喝道。

    “哈依!”黑木联森赶紧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