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396、桥本隆泰落网
    这次跟随着楚牧峰过来的不止是刑侦处老人,还有从中央警官学校带来的那些刚入职新人。

    虽然他们刚入职,但基本的做事流程都清楚的,这也是中央警官学校的传统和教育方针,绝对不可能只是单纯学习而没有实践。

    而且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可不在乎你是普通百姓还是权贵。

    所以在那些行人接受盘问时,那些坐车的也不例外,都要接受查问。

    只要现有任何不对劲的,都会当场扣下来。

    所以说这群人尽管抱怨不已,可看到那帮警员虎视眈眈的样子,没谁敢反抗。

    反抗的结果就是被无情的镇压,谁会吃饱撑着想要受一番皮肉之苦呢。

    “难道真让他给溜了吗?”

    楚牧峰扫视着一个个被盘问的路人,心里面不禁有些心急。

    深吸口气,摇摇头,他甩去这种焦虑情绪,将目光投向了那边忙碌的警员们。

    他们如同赶羊般挨家挨户地开展地毯式搜查,桥本隆泰是断然没有隐藏的可能,只要人还在这片,那肯定迟早会被现。

    就在这时,一辆福特汽车开过来,开车的司机探出头,满脸焦急地指着后排满脸急切地说道。

    “警官,拜托你们行行好,让我们过去吧,家里有人生了重病,需要赶紧送去医院看病,麻烦你们快点检查吧!”

    “生病?”

    负责检查的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老警员,他走过去打量了一番,现汽车里面除了司机外,后排还坐着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的穿着长衫,脑袋上放着一块湿毛巾,脸色有些惨白,身子不停打着寒颤,双眼更是紧紧闭着。

    重病的人应该就是他。

    至于说到那位女的,穿着打扮很是雍容华贵,白皙的脸上带着几分焦虑之色,冲着车窗外面粉面含霜质问道。

    “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封路?我哥哥要是说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赶紧让路!”

    “不好意思,例行检查!”

    大胡子不以为然地说道:“你们都要接受检查,赶紧下来吧!配合点,早点检查完,你们也能早点离开!”

    “下车?”

    谁想听到这话后,那个女人顿时恼怒地喝叫起来,“你说让我们下车?你没有看到我们这边的情况吗?我哥重病,怎么下车?”

    “你难道不认识我是谁吗?会是你们想要抓捕犯人吗?”

    “你是谁?”大胡子挑眉问道。

    原本这也该是盘问内容。

    “我叫李华容,是华容绸缎的老板,你不认识我?”李华容语气蛮横的喝道。

    “不认识!”

    大胡子摇摇头,态度坚决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都要下车接受检查,快点,立即下来!”

    话音落地的同时,大胡子的手臂微微扬起,看到他这个动作后,身边几个警察便一股脑的走上前来,荷枪实弹,虎视眈眈。

    “你们!”

    “下去吧,配合人家警员办案。”就在李华容想要飙时,那个昏迷不醒的哥哥突然间开口说道,说完就是一阵剧烈咳嗽。

    “哥!”

    李华容心疼地赶紧帮其拍了拍后背,然后扭头冷冷说道:“好,我就配合你们工作,不过你们给我听清楚,要是说因为你们耽误了治疗,你们都别想好过!”

    “小王,下车,接受他们的检查,快点!咱们还得去医院!”

    “是!”

    司机小王下车接受检查,确定不是桥本隆泰。

    李华容更加不是。

    至于说到那位病入膏肓的哥哥,在大胡子靠近想要检查的时候,他就一阵猛烈咳嗽。

    在咳嗽声中他拿着手帕紧紧捂着嘴,等到停歇时拿下来一看,现里面竟然全都是鲜血。

    “哥,您怎么样了?”

    李华容赶紧搀扶着,惊慌失措般地喊叫,然后猛地抬起头,冲着大胡子怒不可遏地咆哮。

    “你们不是要检查吗?赶紧给我仔细看看,这是你们想要找的人吗?不是的话赶紧让路,我哥都已经吐血了!再不去医院及时救治,他会死的!”

    “各位官爷,你们就行行好,让我们过去吧,少爷的病不能拖了!”

    司机也在一旁拱手请求道。

    “让路!”

    大胡同瞥视了一眼,现这位老哥的容貌的确不是桥本隆泰,就摆摆手示意放行,身边几个队员也就随即让开道路。

    “哥,咱们走吧!”

    李华容说着就搀扶着男人要坐进车内。

    但就在这时,惊变突起。

    一道身影宛如天兵般冲了过来,一记手刀狠狠砸向那位老哥的脖颈间。

    嘭的一声,后者根本来不及反应,便当场昏了过去。

    身影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转身就将李华容手臂一把抓住,反扭着死死压在汽车车门上。

    “咔嚓!”

    明晃晃的手铐随即拷了上去。

    然后都没给李华容说话的机会,便将她的下巴粗暴地拉了下来。

    “你们……”

    那位司机看见出现这种惊人变化,刚想要张嘴喊叫,谁想华容已经从后面跟上来,一记老拳将司机打得头晕眼花,同样也被拿下。

    “处长!”

    这时候华容才将目光投向前面,看着突然冲出来直接动手的楚牧峰,充满兴奋地问道:“处长,难道他就是?”

    “回去再说!”

    楚牧峰微微点头,然后就开始搜那位老哥的身,很快就从腰里摸出来一把手枪两颗手雷。

    看到这些玩意,那些原本还在懵,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围观百姓顿时一片惊呼,原来这个所谓的病人居然是穷凶极恶之徒,没准就是这次戒严要抓捕的目标。

    “这家伙出门竟然带着枪,肯定不是好人!”

    “不是说快死了吗?我怎么感觉一点都不像呢。”

    “怪不得引来这么多警员,这家伙是个狠人啊,今晚的事有意思了。”

    ……

    就在议论纷纷中,楚牧峰很娴熟地将那位老哥的下巴卸了,然后反扣着双臂戴上手铐,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才站起身来。

    “带走他!”

    华容应声上前,和手下一左一右,将其如死狗般拎了起来。

    “她也带走!”

    楚牧峰扫视过去花容失色,呜呜无法言语的李华容,冷冷说道。

    “是!”

    “处长,你到底是从哪里察觉到这家伙不对劲的?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上了车,华容递了根烟,然后忍不住问道。

    “他有三个破绽!”

    楚牧峰点上后,在袅绕升起的烟雾中缓缓说道:“第一,他表现得太过做作,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在演戏,从头到尾都在演李华容的哥哥。”

    “第二就是李华容的动作不太自然,她的动作有点僵硬,尤其是搂抱的时候,似乎有些犹豫,不像亲兄妹,反而像是上下级!”

    “第三就是这家伙最后表演的那一出,他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我对医术是略懂一二。”

    “其咳嗽时底气充足,你想想,一个底气十足的人,又怎么可能说身患重病呢?至于那团血,显然是准备好的血包挤破的。”

    “凭着这三条线索,我断定他肯定有问题,谁会这么绞尽脑汁要蒙混过关呢?自然只有桥本隆泰了,要真是的话,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控制住,不然他肯定会殊死一搏。”

    “结果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这个家伙随身还带着手雷,要是不下狠手打昏他的话,你说,现场会死掉多少人?”

    楚牧峰将自己的一番推断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

    华容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对方自以为完美的掩饰,在楚牧峰这里却是漏洞百出。

    “处长不愧是处长,就是比我们强。”华容竖起大拇指说道。

    整个行动从最开始到结束,用时五个小时。

    ……

    深夜。

    特殊情报科。

    楚牧峰是不用去管怎么给警备厅解释为什么收队,因为只要力行社情报处打过去个电话说声就行,他现在将精力都放在桥本隆泰身上。

    已经卸下了伪装的男人果然就是桥本隆泰。

    被捆绑在椅子上的他,神情不悲不喜,语气平淡地说道:“楚牧峰,没想到咱们两个还是见面了,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是啊,咱们终于见面了,不过我对这种方式很满意。”

    “桥本隆泰,你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落到我的手里吧?甚至在你心中,压根就不会想过自己会落网吧?”楚牧峰缓缓说道。

    “不错!”

    桥本隆泰不像寻常人被抓后紧张局促,他很冷静地坐着,保持着所谓的大家风范,一字一句说道。

    “楚牧峰,要不是你,我们桥本家族的情报网也不会被灭,要不是你,我的心血高达商会也不会被毁,甚至就连这次,也是因为你,我才会被抓住。”

    “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现我的?是赵新阳出卖了我吧?是他告诉你我的藏身地吧?”

    “不对,在外面监视我的,分明不是普通警员,应该是你们华夏力行社的特工,你和他们难道有关系?”

    “你猜呢!”楚牧峰淡然一笑反问道。

    “原来如此!”

    桥本隆泰摇摇头,露出一抹自嘲般的苦笑道:“我真的是够愚蠢的,竟然没想到你会是力行社的人。”

    “不错,抓捕间谍就是你们华夏力行社的分内之事,你的警员身份应该只是个掩饰,真正的身份,应该是力行社一员吧!”

    “算了,这些也无所谓,我现在只想知道是不是赵新阳出卖了我?”

    “你想多了!”

    楚牧峰拿起旁边的铁钳,在手中转了转,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能找到你,靠的可不是赵新阳。”

    “当然,如果没有这次暗杀的话,我未必会这么快下令收网,事实正如我所料,你果然选择立即逃跑!”

    “桥本隆泰,你也应该值得自豪了,为了抓你,我们可是出动了力行社和警备厅的大量人力,才没让你成为漏网之鱼。”

    “可以说说,你到底是怎么现我的吗?我已经差点都能通过盘查,却被你给突然打晕,如果你动手没那么快,我肯定会吞药自尽。”桥本隆泰很认真地说道。

    “那现在还想自尽吗?”楚牧峰带着一抹讥笑道。

    桥本隆泰摇头说道:“现在就算我想死,也没那么容易把!”

    “何况我虽然是负责搜集情报,但和你所想象中的间谍是两回事。我不属于岛国军部,我和他们只是合作关系,别忘了,我是岛国人,你敢随便杀我吗?”

    “呵呵,当然敢!”

    楚牧峰在桥本隆泰的变色中,冷笑说道:“你太自信了,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你和岛国军部是合作关系,不是他们的间谍,但是在我眼里,只要是从华夏带走情报的人,都是间谍。”

    “何况你既然派人暗杀我,那我杀人也是天经地义!你倒是给我个放过你的理由,有吗?”

    桥本隆泰笑了笑道:“理由,需要理由吗?我知道对你偷袭暗杀失败,你肯定会想要我死,但我可以赎命。”

    “我这条命你觉得值多少,尽管开,只要是我能拿出来的,保证不还价。”

    “赎命吗?”

    楚牧峰嘴角翘起一抹弧度,看来自己遇到了一个聪明人。

    遍体鳞伤,濒临垂死边缘,有意义吗?

    “你想要怎么赎命呢?”楚牧峰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慢悠悠地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桥本隆泰跟着说道:“我有钱,我背后的桥本家族有钱,只要你开出一个价格来,我可以买我自己的这条命。”

    “不卖!”

    “纳里?”

    楚牧峰无视掉桥本隆泰的惊愕神情,抬起手指摇了摇,淡淡说道:“桥本隆泰,你真的认为有钱能够解决一切吗?错,有钱的确是好事,但有钱未必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比如说你的命!你让我开价,那你觉得自己的命值多少钱呢?”

    “你……”桥本隆泰脸色微变,却没有急躁不安。

    “桥本隆泰,你知道吗?在你们桥本家族派遣桥本世祖过来接管高达商会的时候,我就清楚你们肯定不会甘心放弃金陵城的情报网,绝对还会派人过来。”

    “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进入我的视线吗?”

    楚牧峰淡淡的语气,一下就将桥本隆泰心中的怒火暂时性的浇灭。

    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就被监控起来的。

    自己的行踪很隐秘,按理来说不应该暴露才对。

    “到底是谁泄密的?”桥本隆泰忍不住问道。

    “告诉你,可以,但你能告诉我什么呢?”

    “桥本隆泰,要不这样,你将策反的名单交给我,我就把你想知道的全都告诉你,这样咱们谁也不吃亏,你也可以免受皮肉之苦,如何?”楚牧峰指了指旁边的刑具说道。

    桥本隆泰露出一抹自嘲冷笑,“楚牧峰,我虽然说落到你的手里,但不意味着我就是一个蠢货,你想知道的事我是不会随便说出去的。”

    “我刚才的话说的很清楚,我想要活命,你只要不杀我,我愿意有限度地配合你的审讯,你觉得如何?”

    “一个问题一个人名!”楚牧峰肃声道。

    “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桥本隆泰不置可否。

    要是说这样能拿到名单,楚牧峰是不介意回答。

    毕竟自己的主要目的就是知道所有被其策反的人员,那些人就像是一颗颗定时炸弹,一旦起了战事,随时随地都会爆炸。

    就像李华容不就敢冒着大不韪,愿意帮桥本隆泰逃走吗?

    至于说到方式无非就是两种,要么威逼利诱,要么严刑拷打。

    要是说通过前者能得到想要的答案,那自然更好。

    “我会知道你,其实是因为武田半藏。”楚牧峰说出一个名字。

    桥本隆泰心里猛地一颤。

    纳里,武田半藏!

    这事竟然和他有关系!

    “当初武田半藏带人去我老师寿宴上闹事的时候,我就盯上了他的所有随从,每个人都在我的侦查范围。”

    “经过最初的排查筛选,最后就剩下一个人很可疑,那个人就是后来为了掩护你逃走而自杀的人,应该就是赵新阳口中所说的桥本归郎,对吧?”楚牧峰淡淡说道。

    “不错!”桥本隆泰心脏一阵抽搐。

    桥本归郎是他最信任的手下,现在这样白白死了。

    早知道自己最终也会落入楚牧峰手中的话,就应该喊上他一起逃,那样最起码还有活命的可能。

    “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盯住桥本归郎,盯上了你。后来武田半藏又去找过你两次,这就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你肯定不是一个简单之辈。”

    “要是寻常人物的话,怎么可能让武田半藏频频私下接触呢?所以说我会知道你的存在,还要多谢武田半藏。”楚牧峰笑着说道。

    “棋差一招,棋差一招啊!”

    此刻桥本隆泰将武田半藏打个半死的心都有了。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不希望和武田半藏多加接触。

    毕竟武田半藏是岛国总领事,身边肯定有很多双眼睛盯着,可那家伙却是自以为是,信誓旦旦保证不会有尾巴跟随,殊不知人家早就将你纳入黑名单,全面监控。

    “这是你的第一个问题,如何暴露的,我回答了,现在给我一个名字吧。”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缓缓问道。

    “李华容!”

    桥本隆泰看似很配合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就在这个名字脱口而出的瞬间,楚牧峰想都没想,直接就抓起桥本隆泰的右手重重按在桌上,眼神寒彻地将一根铁签狠狠扎进他的指甲缝中。

    “啊!”

    桥本隆泰出一声惨烈的哀鸣声。

    “我刚才说的很清楚明确,我想要的是具体名单,一个问题一个名字,你说出这个李华容是什么意思?”

    “是当我好糊弄吗?机会我给你,但你要是不珍惜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不然你的手指会插满铁签,我会让你好好体验体验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楚牧峰松开手,云淡风轻地说道。

    十指连心,钻心的痛让桥本隆泰浑身都在颤抖,心脏剧烈跳动着,仿佛要从胸口崩出来,泪水都止不住地往下流。

    “这个混蛋太心狠手辣了,简直就是个暴君!”

    这时候桥本隆泰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猜测完全出现偏差,楚牧峰根本不像是刚才所表现的那样温文儒雅,动起手来是十分狠辣,毫不留情。

    他紧紧捂着手指,那根铁签是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

    “桥本隆泰,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你呢?你有吗?”

    楚牧峰跟着拿起第二根铁签,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不紧不慢地说道。

    “住手,我说!”

    桥本隆泰哪里还敢迟疑,既然刚才已经准备扮演平等对话者的角色,哪怕是挨了一铁签,都要将这个角色继续演下去。

    “陈木轩。”

    “陈木轩是谁?”

    “陈木轩是金陵城风波巷外商业街八宝居的老板,是我刚刚策反成功的”

    桥本隆泰的话让楚牧峰心头一颤,看过来的眼神充满了寒意。

    刚刚策反,这说明桥本隆泰过来的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还策反了一个人。

    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做到这个,要是给他足够多的时间去谋划布局,指不定有多少人会成为他的棋子。

    能玩弄人心,这种人真的很可怕。

    要知道在战场上枪林弹雨间,你来我往的开枪厮杀,那样就算是死掉也是死的理所应当,死的没有怨言。

    可要是说被桥本隆泰策反的人出卖情报而枉死,那该多憋屈。

    “唰唰!”

    楚牧峰随便拿过来一张纸,记下陈木轩的资料后,直接就递给旁边站着的东方槐。

    “即刻逮捕陈木轩,带回来严加审问!”

    “是,科长!”

    东方槐接过纸条,兴冲冲地走出审讯室。

    留下的西门竹也是满脸亢奋,看向桥本隆泰的眼神如同看着一头猎物,那瞪得浑圆的双眼仿佛在说:赶紧继续招供啊,我这边也等着你的消息呢。

    说完之后,桥本隆泰看了眼还在流血的手指,冲着楚牧峰说道:“快,快给我把这根铁签拔掉止血啊。”

    “这么怕疼,怎么能当间谍呢?”楚牧峰轻蔑地说道。

    桥本隆泰面庞有些扭曲,粗声粗气地说道:“我策反用的是脑子,是心理战术,是技术活儿,怎么就不怕疼?”

    “还有我不是岛国军部的间谍,我只是一个情报贩子,不是亡命之徒!我只想活着,能活着,我愿意配合你做任何事。”

    楚牧峰嘴角微微一翘,看来并不是所有的岛国人都是那种铁打的硬骨头,也不是每个人都对天皇效忠。

    他们只是为了家族利益才会来华夏做事,真要是遇到危险的话,也是会缩,也是会怂。

    说得再简单点,他们只会为了自己而活。

    所谓的家族利益,所谓的国家荣耀,统统都要靠边站。

    “那好啊!”

    楚牧峰点头爽快地说道:“想活命,简单,我可以不计较你的暗杀行动,让你活下去,只要你给我那份完整名单就成。”

    “完整名单?”

    桥本隆泰瞧见楚牧峰这样说后,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名单我可以给你,但我想知道一些事,如果你能告诉我,那我愿意交出来。”

    “说吧!”楚牧峰淡淡说道。

    “高达商会到底是怎么暴露出来的?这么多年都没暴露,为什么你刚来这边就出问题。桥本世宗又不是一个做事鲁莽的人,他做事很谨慎周全,可偏偏就是他出问题了。”

    桥本隆泰充满疑惑地问道。

    “我想知道这个!”

    这是桥本隆泰的一个心病。

    要知道金陵这边生的一切的一切,其根源都是因为高达商会的被毁。

    要是说桥本世宗没出事的话,哪里还会引来后续的风波,又哪里会连累自己被抓呢?

    “你很想知道这个?”楚牧峰咧嘴笑了笑。

    “不错。”桥本隆泰重重点点头。

    “我要三分之一名单!”楚牧峰狮子大开口。

    “我给!”

    桥本隆泰语气断然,他不心疼吗?是心疼,但再心疼也没有命重要。

    就算是把所有策反的人都交出去又如何?只要自己能活着这便是值得的。

    在这点上桥本隆泰想得很清楚,毕竟所有人都是他策反的,他不说就得死,然后让家族其他人继续掌握那些策反的人,享用自己的辛苦成果,这种蠢事他不会做!

    “说吧!”楚牧峰拿起笔。

    桥本隆泰爽快地说出了五个人的名字,楚牧峰将这个全都记录下来后,便直接递给西门竹。

    “去,全都立即抓捕!”

    “明白!”

    西门竹兴奋地转身而去,今天算是大丰收喽。

    “现在能说了吧?”桥本隆泰面无表情地问道。

    “桥本隆泰,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将名单给我,难道就不怕出去遭到桥本家族的惩罚吗?你这算是直接将桥本家族的情报网络给毁了。”楚牧峰倒是没有着急回答问题,而是若有所思地问道。

    “那是我的情报网络!”

    桥本隆泰摇了摇头道:“你误会了一个概念,我是桥本家族的人不错,但我所做的所有事,桥本家族给予的支持都是有限度。”

    “我是凭自己的能力将他们全都策反,他们都是我多年来埋伏下来的棋子。他们活着的价值就是为我效命,如今我需要他们,那就算是死都得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