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381、锦绣公司
    看着他的背影,秦政有些感慨的说道:“当年杀岛国兵的时候,老林总是第一个冲锋在前的,这不现在是身体有伤不能大动。”

    “说起来,这也是咱们国家欠他们的,按道理说,像是他们这些英雄,都应该由国家赡养的!”

    “以后会好起来的!”

    楚牧峰深深的望了一眼林山雷后沉声说道。

    “来,先吃先吃!”

    等到一碗肥肠面下肚,秦政放下筷子,看着楚牧峰说道:“我今晚约你出来吃面,是想要问问你准备怎么解决紫棠公司的问题。”

    呃,正事来了。

    紫棠公司就是一块肥肉。

    但谁都知道这块肥肉是秦政的,除了他之外,谁都不能轻易染指。

    可在秦政眼中,这块肥肉是可有可无,最起码现在看来这块肥肉应该就是交给楚牧峰处理。

    谁让这原本就是楚牧峰立下的功劳!

    论功行赏也该是他的。

    “师兄,我没有任何意见,全都听您的!”楚牧峰笑眯眯的说道。

    “你呀你呀!”

    秦政抬起手指点了点楚牧峰,然后缓缓说道:“紫棠公司和其余的公司不同,虽然说起步的时候手段有些见不得光,但展到现在已经算是洗白了。”

    “他姚江川想要重新执掌这个公司是别想了,他犯下的那些事能逃过一死已经算他赚了,这家紫棠公司就是他赎命的代价。”

    “我的想法是,你今后是要在金陵城立足的,手里要是没有个赚钱的门路也不方面,人情往来也会捉襟见肘。”

    “要不你就接下这个紫棠公司,当然我说的接下也不是说你自己就整个吞掉,那样的话,胃口有些大,我怕你吃撑。”

    “你可以让梁栋才他们也都加进来,再多找几个金陵城的权贵子弟。如此一来,也算是利益均沾,也没人会来非议了!”

    “那我就听师兄的,我会去找梁栋才说这事!”楚牧峰也没有客气推脱。

    紫棠公司是肥肉,既然师兄有这个意思,那就吃到嘴里再说别的。

    “对,就该这样,自己人别不好意思!”

    秦政很满意楚牧峰的这种表现,微笑着端起茶杯来。

    “喝完这杯茶,咱们就回吧。”

    “好的!”

    ……

    皇胄大街,楚家。

    回到家里的楚牧峰并没有睡觉,他知道秦政今晚的见面是为他着想为他好,但他也知道,别说是紫棠公司,就算是再大规模的公司,只要是在金陵城中,都在明年灰飞烟灭。

    这里一切的一切都将随着战争的到来而毁于一旦。

    所以说即便现在拿下紫棠公司,楚牧峰也是心安理得。与其看着被姚阁之流的人糟蹋,倒不如为他所用,为日后的抗战挥点作用。

    “话说回来,现在已经这个季节,那件事应该快要生了吧?快点生吧,早点生,整个华夏的格局都将被彻底改变。”

    楚牧峰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泼墨夜色,眼神深邃。

    ……

    第二天。

    特殊情报科。

    楚牧峰来到这里后,苏月柔,东方槐和西门竹便全都来到办公室汇报工作。

    这段时间楚牧峰早就将任务下达下去,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司职。

    “电讯科有什么收获没有?”楚牧峰抬起脑袋问道。

    “科长,没有!”

    苏月柔摇摇头,看着楚牧峰有些疑惑不解地说道:“我们从您下达命令后就开始针对冈田商会进行监控,但却没有捕获到他们出的任何电文。”

    “别说是电文,甚至就连电波都没有,科长,他们有电台吗?”

    “不着急,这才刚开始而已!”

    楚牧峰神色云淡风轻,没有丝毫急切地说道:“以着冈田商会那么大的商会组织,你觉得他们会没有电台吗?”

    “他们应该也是小心谨慎的防备着,所以说咱们这边不能操之过急,给我继续盯紧,他们迟早会露出马脚。”

    “是!”苏月柔立刻精神十足。

    “科长,我这边就是在监控着刘海平的行踪,我现他好像是很避讳,从来没有说和冈田商会的谁有过正面接触,甚至就连私下见面都没有。”

    “根据我们的了解,在金陵大学考古系,刘海平的风评是不错的,有着一个美满的家庭,有着不错的社会地位。”

    “您说他为什么要和冈田商会勾结呢,这完全没有必要啊?”西门竹是真的很奇怪这个事,一直都有些纳闷。

    “凡事有其果必有其因。”

    楚牧峰放下手中的钢笔,眉角微挑着说道:“刘海平或许是把柄被冈田商会抓住,或许是已经被冈田商会策反,又或许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总之他是不会无缘无故帮助冈田商会做事,别忘了他之前不是去岛国留学过吗,或许那时候起,他就已经被策反,这些都是有可能。”

    “要我说,咱们干脆把他抓起来审问吧!”西门竹眼神阴冷地说道。

    “不急!”

    楚牧峰摇了摇头说道:“抓人审讯是最直接的,却也是最笨拙的办法。要是我们有足够证据的话,还用审问?继续监控,争取搜集到证据!”

    “是!”西门竹沉声应道。

    “东方槐,你的任务是监控整个冈田商会,冈田太郎最近没有大动静吧?”楚牧峰端起茶杯润润嗓子,继续问道。

    “没有!”

    东方槐想到这两天的监控成果,便直接说道:“冈田太郎这段时间主要就是在和其他商会的人见面,请金陵城中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吃饭。要是说到其余活动,还真没有!”

    “冈田太郎慌了!”

    听到这个楚牧峰嘴角斜扬,手中钢笔在白色纸面上画出一道黑色划痕:“以前安荣桥在位的时候,冈田太郎是不屑去做这些事。”

    “因为有安荣桥在,他就拥有了那些人脉关系,可现在却是忙不迭的亲自出面结交人物,这不是慌了是什么!”

    “继续做好监控,他很快就会露出马脚的。”

    等到所有工作都汇报和安排完毕后,楚牧峰沉吟片刻问道:“对了,安荣桥被关押在哪里?”

    “安荣桥被免职后,因为要接受政府方面调查,所以说目前被囚禁在春华园。”苏月柔说道。

    “春华园!”

    楚牧峰直接站起身来,“我要和他见上一面,你去安排下。”

    “是!”

    ……

    春华园。

    在金陵城中,春华园并不是什么风景独特的公园建筑,这里虽然说占地面积不小,但想到它的作用,所有人便望而却步。

    这里是关押政治犯的监狱。

    在春华园有着很多小院,每个独立的小院都是对外封闭的,住在里面的人都被明令禁止出来。

    他们一日三餐有保障,但活动空间就仅限这里。

    这就是软禁。

    要是说有谁承受不住这种孤寂和落寞而自杀,那死就死吧。

    这里是没有谁会去担心这事,死了尸体直接拖后山挖个坑埋掉就成,连棺材都不要准备,直接变成肥料栽花种草。

    眼下安荣桥就被关押在这里。

    虽然说还没有明确量刑,但安荣桥知道自己的政治生涯算是完蛋了。

    他这两天精神萎靡,疲惫不堪的很,在外面意气风的他,现在垂垂老矣恍如不久即将离世。

    憎恨陈子明吗?

    恨,他恨得牙根都痒痒。要是说有选择的机会,他真的想要将陈子明给千刀万剐才解恨。

    倘若不是陈子明的背叛,自己能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该死的陈子明,你竟然敢暗中收集我那些见不得光的证据,你这是摆明就没有对我忠诚到底。

    可成者王侯败者寇,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憎恨陈子明的安荣桥还恨很多人!

    他恨那些高层大佬!

    我当初对你们孝敬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现在我出事,想要让你们救我出去,你们又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我真是失败啊!

    “人就在里面,你去吧,我在外面等着!”

    “好!”

    当胡思乱想的安荣桥耳边传来这种对话声的时候,他蹭的就站起身来,忙不迭的从房间中跑出。

    眼下哪怕随随便便进来一个什么人,只要能陪着他说话聊天,他都会感觉不一样,会有点盼头。

    “是你!”

    但安荣桥做梦都没想到,出现在眼前的人竟然是楚牧峰!

    他自然是认识楚牧峰!

    甚至他还知道,整件事会变成这个模样,就是因为眼前之人。

    他就是始作俑者,倘若不是他将陈子明抓捕归案,不是他撬开陈子明的嘴,自己怎么会沦落至此。

    楚牧峰是害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

    “安荣桥,怎么,是不是很恨我啊?”楚牧峰随意扫视了一圈,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安荣桥哪里还有以前的温文尔雅,整个人恍如一头狂的野兽,紧紧握着拳头,出撕裂的吼叫声。

    “够直接,我喜欢这种谈话方式。那咱们有什么就能说什么,也不至于藏着掖着,遮遮掩掩的。”

    “坐吧,我有的是时间陪你慢慢聊聊?”楚牧峰嘴角一翘,丝毫没有将疯的安荣桥当回事。

    你在位的时候我尚且不惧,何况是现在?

    “你……”

    安荣桥抬起手臂指着楚牧峰的鼻子就痛声怒斥,“楚牧峰,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要不是你的话,我会变成这样。”

    “你就是那个幕后黑手,你就是个卑鄙小人,你就是无耻之徒!”

    “呵呵!”

    楚牧峰笑了笑,随意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缓缓说道:“我是那种人,那你又是什么人呢?”

    “你安高官难道是个两袖清风,一心为公的好人?自己是什么货色,自己难道没点数吗?”

    “你……”安荣桥张了张嘴。

    “行了,你现在这样叫嚣有任何意义吗?能改变这个现实吗?不能吧。既然不能就消停点。我会来这里,是想要和你诚心诚意的谈谈。”

    “你若是觉得没什么好谈的,那我现在走!”

    看到楚牧峰作势要走,安荣桥跟着说道。“等等,你要谈什么!”

    当你置身黑暗的时候,是渴望光明的。

    而当你被死一般的孤寂环绕,只想打破这种静寂,就想能有个人陪着你说说话聊聊天。

    所以安荣桥不想楚牧峰离开。

    至于说到自己是不是多想了,没准今后还能离开这里的时候,他知道这是个奢望。

    从被关押进来那刻起,他知道就再也没有离开的可能。

    什么时候见过关进春华园的人,能活着离开?

    这里就是一座坟墓。

    人不死,难离去。

    “其实你在这里挺好的,能好好反思己过。可你的那些过往,我并不感兴趣。我今天来这里,只是想要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和冈田太郎到底是什么关系?冈田太郎是不是岛国间谍?你有没有干过卖国的勾当?”楚牧峰重新坐到椅子上后,面色肃然的问道。

    “原来你是为冈田太郎而来。”安荣桥恍然大悟。

    “不错,我就是为他来的!”楚牧峰没有遮掩目的。

    “楚牧峰,我知道你是被称之为间谍杀手,但你也不至于看到一个岛国人就觉得他们是间谍吧?”

    “冈田太郎是以前我留学岛国的时候认识的,我敢说他肯定不是间谍。至于我,我需要当卖国贼吗?”安荣桥瞥了楚牧峰两眼,满脸自傲地说道。

    “有些事不是说的,是做的!你的所作所为,就和卖国贼无异。”

    “至于冈田太郎是不是间谍,俗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你怎么敢这么肯定他不是呢?”楚牧峰嗤然一笑。

    怀疑每个人原本就是楚牧峰甄别间谍的本能,要是说连怀疑都不敢做,那还怎么抓间谍?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安荣桥面色一阵红一阵白道。

    楚牧峰翘起二郎腿,眼神玩味地望过来:“安荣桥,相信你也清楚,没谁会冒着身家性命的危险,来救一个根本不可能营救出去的人。”

    “那么你也就不用藏着掖着,把你和冈田太郎是怎么认识的,你们认识的时候他的表现,你回国后他和你之间的联系,都说一说吧。”

    “我不指望你帮我,你就权当做是在讲故事,排解排解心中的苦闷吧。”

    说道这里,楚牧峰双手一摊道:“当然,你可以拒绝不说,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不过我想要提醒你的是,你最好是配合点。”

    “这样你家人在外面遇到什么事儿,我还能照拂一二。否则的话,你这些年得罪的人也不少吧,他们很有可能就会遭遇麻烦,你说是吧?”

    连削带打。

    楚牧峰将这门技艺玩弄得是炉火纯青。

    安荣桥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到最后只能是不甘心的叹息一声。

    他知道楚牧峰说的没有错,自己已经是栽了,想要家人平安无事,还只能是相信楚牧峰。

    要不然还能相信谁?自己都被软禁的情况下,除了警员外,还有谁会真心实意的帮着他的家人?

    “那我就从头讲讲这个故事?”

    “行,慢慢讲,越详细越好。”楚牧峰点点头。

    “其实这个故事还真的是没有多少吸引人的地方,无非就是和很多留学生的经历一样,我当初作为公派留学生前去岛国东京进修,在那里碰上了同样意气风的冈田太郎……”

    “我敢说冈田太郎不是间谍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策反我的意思,甚至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流露出来。”

    “他就是一个唯利是图,彻头彻尾的商人,做梦都想要赚钱,只要是能赚钱,他会不择手段。你要说他是一个贪婪无耻,没有底线的商人,我信,你说他是间谍,我还真不信!”

    “留学的日子结束后,我就回国。而我和他中间偶尔也是有书信往来的,不过都没有提到过什么机密内容,都是叙旧和风土人情,直到前段时间他过来,我们才算是重新见面。”

    “冈田太郎这次过来是在金陵城这边做生意的,我也知道他这个人做事可能是没有底线,但无所谓啊,只要他做的事不威胁到我的利益就成,所以我就将姚江川介绍给他认识。”

    “毕竟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管他的事,有姚江川在就绰绰有余……”安荣桥一口气说道。

    “楚牧峰,你知道吗?我原本是能问鼎那个位置的,那个被秦政夺走的位置。我有紫棠公司提供的资金,我有冈田太郎提供的外援,我原本已经胜券在握了?”

    “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落到这步田地。”

    安荣桥是越说越激动,满脸涨得通红,一股怒火从心里升腾而起。

    “就只有这些吗?”

    楚牧峰无视安荣桥的愤怒,有些失望地摇摇头。

    他果真是没有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起身就准备离开。

    “楚牧峰,我敢肯定冈田太郎不是间谍,不过有个人却很值得怀疑。”安荣桥突然压下怒火,沉声说道。

    “谁?”楚牧峰停住脚步。

    “我可以说出来是谁,但我有个条件。”安荣桥竖起个手指道。

    “说!”楚牧峰淡淡道。

    “我要见见我的老婆孩子。”安荣桥眼神中多出一种可怜之色。

    他是真的想要见他们一面,因为从被软禁那刻起,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可他再想也没辙,只要是被关进春华园的,就等同于与世隔绝,见老婆孩子是痴心妄想。

    “这个可以有!”

    楚牧峰本以为安荣桥会提出放他一马的要求来,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谢谢!”

    安荣桥露出一抹感激神情,他没想到现在能依赖的竟然是楚牧峰。

    失败是羞辱的,但安荣桥更加清楚既然失败就要坦然面对,除非他想不通自杀,不然总要继续活下去不是。

    好死不如赖活着。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我想说的是冈田商会的副会长渡边川雄!”

    安荣桥有些浑浊的眼神在说到这个人的瞬间,陡然变得明亮起来。

    “我知道渡边川雄曾经背着我和陈子明做过交易,也曾经通过陈子明想要和其余市政厅的人认识,他的态度和寻常商人不太一样。”

    “所以我让人跟踪过他!”

    “其实我会跟踪也是想要为冈田太郎着想,我不想自己的这个朋友被副手给算计了。你猜我跟踪到什么?他私下和岛国总领事馆的一名武官偷偷见面。”

    楚牧峰瞳孔倏地微缩。

    柳暗花明又一村。

    原以为这趟过来是白费功夫,没想到竟然会有意外收获。

    渡边川雄,竟然和岛国总领事馆的武官秘密接触,而这个武官肯定是岛国军方的人。

    那么这样说来渡边川雄是间谍的可能性就很大。

    “继续说!”

    已经准备要走的楚牧峰,静下心来开始聆听。

    “岛国总领事馆的这个武官叫做高野秀树,他们见面的时候我的人没有敢靠太近,怕被现。”

    “但我的人说,渡边川雄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传递过纸条。所以我觉得,要说有谁是间谍的话,渡边川雄可比冈田太郎的机率大。”安荣桥跟着解释道。

    原来如此。

    就说安荣桥好歹是市政厅的高官,他要是说想要调查件事的话,应该还是挺容易的。

    他现在是没落了被关押起来,以前也是掌握着惊人权势的。

    陈子明背着他做事,安荣桥能不清楚?

    只是没想到调查陈子明的时候,将渡边川雄给整出来,而这个家伙偏偏又做了这些让人怀疑忌惮的事。

    “你说的这事我会留意的,你的老婆孩子很快就会来见你。”楚牧峰说道。

    “劳烦了!”安荣桥拱手说道。

    从春华园出来后,楚牧峰就冲着苏月柔说道:“你即刻安排东方槐去盯着一个人,他是岛国总领事馆的武官高野秀树。”

    “是!”苏月柔恭声道。

    至于说到冈田商会的渡边川雄,楚牧峰是另有安排的,他想要让华容去监视。

    原因的话很简单,毕竟渡边川雄是冈田商会的人,是商会自然就要由警员去调查比较合适。换做是特工人员露面,没准会打草惊蛇。

    再有就是楚牧峰想要功劳。

    特殊情报科要功劳!

    警备厅也要功劳!

    只有功劳在手,他才能问鼎更高的位置,以后才能做更多事。

    这是楚牧峰的野心。

    ……

    金陵城,一家老酒馆内。

    楚牧峰正在和梁栋才对坐而饮。

    “老楚,难得你主动请我出来喝酒,这是有什么好事吗?不会又找到岛国间谍了吧?我给你说,要是再找到的话,无论如何都得给我留点汤喝。”

    梁栋才美滋滋的啃着一只烧鹅大腿,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倒是挺清醒,这时候还知道要功劳。”楚牧峰撇了撇嘴。

    “那是自然的。”

    梁栋才嘿嘿一笑,拿起桌上的纸擦了擦油手说道:“我给你说,你都不知道,上次高达商会的间谍案,我就没有能够跟进去,已经被我老爹训斥了一顿。”

    “说咱们哥俩关系这么好,怎么就没有能帮助你做事?让你一个人那么辛苦地抓间谍。”

    “我那也痛定思痛,觉得老爹说的没错,做兄弟的的确应该多帮衬帮衬,所以像是这种出力的粗活儿,以后就交给我来办,保证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

    楚牧峰嘴角抽搐了下,能将这番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也只有这小子了。

    “行了,我今天找你的确是有事要说,你知道紫棠公司吧?”

    “知道啊!”

    梁栋才满不在意地说道:“不就是姚江川的紫棠公司吗?他现在被拘留着,那些高层已经是人心惶惶的很,有的已经离开,就算是留下的也是别有打算。”

    “这几天姚阁一直在上蹿下跳,想要解决这事。我听说他连冈田商会都去了,想要去求冈田太郎帮忙,你知道这事吗?”

    “知道!”

    楚牧峰自然清楚这事,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道:“他现在是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可他这是纯粹在瞎忙活。”

    “别说是去找冈田太郎,你就算是去找武田半藏又能如何?这是咱们国家的内政,他岛国人还想要指手画脚不成?”

    “对,说的就是,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梁栋才傲然说道。

    “来,走一个!”

    “好!”

    一杯美酒下肚,梁栋才放下酒盅,夹了片盐水鹅,边吃边道:“你总不会是想要对紫棠公司动手吧?”

    “你说对了!”

    楚牧峰沉声说道:“我就是想要紫棠公司,这是姚江川开出来的条件,十万美金外加整个紫棠公司换他一条性命!”

    “啧啧,这不是断腕了,这是把下半生都给断了,倒是够有气魄的!”

    梁栋才听到这个条件后,眼皮微微颤动了下,却是没有多少吃惊的意思。

    身为梁家子弟,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在这金陵城中,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像是紫棠这样的公司破产,见多不怪而已。

    “不过这所谓的气魄和性命相比,看来还是这条命比较值钱。那你的意思那?是吃不吃这块肥肉?”

    “当然要吃!”

    楚牧峰举起筷子道:“有这样的肥肉摆在眼前,为什么不吃?我的意思很简单,这块肥肉既然送到嘴边,那我不但要吃下,而且还要吃得稳准狠。”

    “不过我一个人显然吃不下,所以我决定将紫棠公司股份分成十成,我占四成,另外拿出六成,你再拉进来几个人合伙。”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紫棠公司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恢复运转,继续赚钱盈利,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你看呢?”

    梁栋才瞬间明了。

    楚牧峰这是想要拉着金陵城中有权有势的少爷们一起为紫棠公司保驾护航。

    以前的紫棠公司是跟着安荣桥混的,自然是不必考虑那些衙内们的态度。

    现在楚牧峰既然吞下来,自然是要重新洗牌。而他选择的权力架构就是世家衙内们入股,这样便能在最大限度内避免麻烦。

    毕竟以着他们在金陵城中的人脉,一般的麻烦事情都能轻松摆平。

    最关键的是,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白白的送给他们钱,谁会不要?

    何况楚牧峰说的很清楚明白,这个名额是交给自己的,也就是说他有挑选合作者的资格。

    有这样的权限在,梁栋才选的人能是随随便便的吗?最起码家世都要和梁家对等。

    真要是那样的话,新的紫棠公司后面背景可就雄厚了。

    现在是紫棠公司,以后呢?

    楚牧峰只要能够拿出足够利益来均沾,那这个人脉网就会越来越稳固。

    稳固的人脉网络是能做成很多事情的,比如说涉及到政治、经济、民生……

    梁栋才想到这些后,看着楚牧峰的目光中透出几分佩服。

    “行,这事我来做,不过你确定姚江川会心甘情愿地交出来吗?”

    “他必须这样做,不然就得死!”

    楚牧峰面色一冷道:“其实要是说我有心谋取紫棠公司,姚江川死不死有区别吗?他根本没有选择的资格。”

    “嗯,说得也对!”

    想想如今市政厅的最高长官是谁,梁栋才就释然了。

    “我可以负责帮你找人,六成干股是能让很多人加入进来的。不过他们都是分红的,不是很好的经营管理者。你想好让谁来执掌紫棠没有?”

    这是关键问题。

    别在这里瞎琢磨半天,最后紫棠公司却缺少一个真正能挑起来大梁的,那就成为笑话了!

    “这个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楚牧峰微笑着说道。

    “那我明天就张罗起来?”

    “行,越快越好。”

    “还有,紫棠这个名字不太吉利,你可要改改啊。”梁栋才提醒道。

    “我想想再说。”楚牧峰点了点头。

    ……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

    楚牧峰为了这个管理者,亲自去找的叶鲲鹏,而叶鲲鹏听说这事后,毫不犹豫的就推荐出来一个人选:林御。

    有老师的保证,楚牧峰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果然!

    在这个有多年经商经验的林御出面后,紫棠公司很快就从姚江川的名下转让出来,而姚江川在付出十万美金,离开囚禁多日的监狱后,毫不犹豫地便带着家人离开金陵城,说是要下南洋。

    只是后来有消息说,姚江川他们乘坐的轮船遭遇到了海难,所有人全都无一生还。

    那事儿和楚牧峰可真没半点关系。

    紫棠公司,不,现在应该叫做锦绣公司,就这样在林御的掌控下,按部就班的运转起来。

    一场权力和经济的博弈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

    ……

    冈田商会总部。

    冈田太郎这两天的情绪是低沉和烦躁的,想到原本是能够靠着营救姚江川,大肆获利一番,谁想后来竟然出现了那样的变数。

    姚江川竟然亲自出面将股权转让,偌大紫棠公司如今更名为锦绣,脱胎换骨般地完成新生。

    而他这边则一毛钱都没有捞到。

    想到这事他就格外烦闷,煮熟的鸭子都飞了!

    “渡边,你和总领事馆那边谈的怎么样?”冈田太郎皱起眉角,拿起桌上的茶杯,现里面空着后,便狠狠砸在桌上。

    “会长,这事从姚江川出来的那天起,就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渡边川雄很自然的倒上茶水,不紧不慢地说道:“紫棠公司都已经变成锦绣公司,咱们这边再继续运作也没有必要。”

    “不过我和那边的关系倒是维持下来,今后咱们遇到什么事情的话,也能借助一下。”

    “呦西,你说的没错!”

    冈田太郎深以为然的说道:“总领事馆毕竟是咱们岛国的官方机构,虽然说金陵城中的人对咱们是有着敌意的,但只要有这个机构在,就没有谁敢公然动手。”

    “哈依!”渡边川雄说道。

    冈田太郎喝了几口茶水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吩咐道:“对了,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咱们收集的这批华夏文物你这两天尽快清点下,罗列出来清单后,我就运回国内。”

    “这次正好是能借着军方的渠道运货,方便安全的很,千万不能错过。”

    “哈依,会长,我今天就去做这事。”

    “去吧去吧!”

    渡边川雄就这样离开了冈田商会的总部。

    他走出去后随便叫了一辆黄包车便坐上去,然后闭着双眼淡淡说道:“沿着这条街往前拉吧,不要停,随便转。”

    “好嘞。”

    然后渡边川雄的大脑就开始转动起来。

    这是他的习惯,他习惯在闹市区,坐在黄包车上想问题,越是这样,想问题的角度越是清楚,每一条线都能井然有序地捋顺。

    这几天他的确是没有闲着。

    他拿着麦可的尚方宝剑去和总领事馆的人谈判,而领事馆那边的人也知道这事做得不厚道。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敢现在就和米国撕破脸,武田半藏担心那样做会四面树敌,所以也就一直都表示出恭敬之意。

    可要是说让武田半藏就这样没有节操的妥协,完完全全地听话做事,那也是不可能!

    毕竟每个岛国人身体内流淌着的都是一种疯狂的血液,他们在骨子里面是蔑视一切种族。

    米国人也不例外。

    这事那也就这样拖延下来。

    可谁想这边拖延,姚江川那边却是利索的很,三下五除二就选择了那种极端方式解决问题,一下就将渡边川雄的所有步骤打乱。

    “这倒是有些棘手!算了,还是先去见高野秀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