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379、我的态度就是斩立决!
    “我能活着,是你之前给我的那颗药丸效果,是吧?”

    虽然没有了性命之忧,但陈子明脸上还是露出无比惊惧恐慌的神情。

    毕竟那根银针还插在胳膊上,鬼知道会不会致命。

    “不错!”

    楚牧峰点头应道:“你能活着,的确是因为我之前给你的那颗解毒丸,我让你吃下去也是预防万一。”

    “只是我没想到,真的会有人来取你性命。不过话说到这里,陈子明你就不怀疑吗?”

    “怀……怀疑什么?”陈子明忐忑地说道。

    “怀疑这个局是我自导自演的,为的就是让你对安荣桥死心。”楚牧峰玩味的问道。

    “要是别人来,我或许会这样想,但这人既然是安六奇,那我就知道和你没有关系。”

    “这事分明就是安荣桥想要我死,想要杀人灭口的。”陈子明脸上露出一抹无比苦涩的黯淡神情。

    “安六奇是安荣桥的棋子?他们都姓安,难不成是亲戚?”楚牧峰若有所思地说道。

    “楚牧峰,你想多了。”

    陈子明摇摇头,低声说道:“他们虽然都姓安,但两人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其实我会知道安六奇是安荣桥的棋子,也是一次阴差阳错的机会才知道的。不过这事安荣桥一直以为我不清楚,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安排安六奇来刺杀的。”

    “原来如此,你是知道这事的,那么你现在能死心了吧?愿不愿意重新考虑我的建议呢?”楚牧峰点点头,跟着直奔主题说道。

    “我……”

    陈子明是真的不想死,但事情展成这样,他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没有!

    惟一寄予厚望的安荣桥竟然想要杀死自己,那安荣桥还会给自己家人活命的机会吗?

    以着他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会认为自己将秘密说给家人知道,到时候每个家人都将有生命危险。

    除非……安荣桥被拉下马!

    想要安荣桥从高位跌落,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只能靠着楚牧峰。

    所以在绝望无助中,陈子明盯视着楚牧峰看了半天,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你之前说的还算数吗?”

    “算数!”楚牧峰点点头道。

    “那好!”

    陈子明一咬牙,果断说道:“只要我的家人能活着,那么我会将自己知道的安荣桥秘密全都说出来。”

    “楚牧峰,你是不会想到身为堂堂的市政厅高官,安荣桥竟然做过那么多卑鄙无耻的勾当。金陵的紫棠公司,还有岛国的冈田商会,都和他有着不可告人的勾当。”

    “你说的那些秘密有证据吗?”楚牧峰沉声问道。

    “当然有,桩桩件件我都暗中收集着,为的就是当成保命底牌。可现在看来,保命底牌反而成为催命符,真是可笑可悲。”

    “等会我告诉你地址,你去那里就能找到所有的证据。”

    “那现在说吧,我要重点听安荣桥和紫棠公司的往来,要知道冈田商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冈田太郎曾经交易过的情报又是什么?”楚牧峰问道。

    “安荣桥是市政厅的高官,但他也是从底层慢慢爬上去的,在以前底层的时候,我就跟随着他办事。”

    “很多见不得光的脏事都是我办的,你恐怕想象不到,安荣桥的手上其实是有着人命的,而且不止一条……”

    “我和冈田商会是有过情报交易,但交易的内容并不是你想的什么军事机密,而是有关古墓。”

    稍稍喘了口气,陈子明接着说道:“年初市政厅这边收到过一些报告,说是金陵附近现了几个古代陵墓,冈田太郎对那些古墓很感兴趣,所以我就把相关资料拿给他……”

    “其实真的要说,和冈田太郎最熟悉的还是安荣桥,毕竟冈田太郎刚到金陵城,直接找的就是他。”

    “而且紫棠公司的姚江川能和冈田太郎合作,也是安荣桥牵线搭桥。至于说到冈田商会有没有从事间谍活动,我不太清楚……”

    ……

    整个拘留室中只有楚牧峰和陈子明两个人,其余人员全都被勒令禁止靠近。

    裴东厂和黄硕亲自把关,确保拘留室的安全。

    审讯室外。

    “处长,拘留室那边就这样不管不问吗?陈子明毕竟是杀人凶手,而且瞧着他的模样应该是中了毒,要是说突然死掉的话,这个责任咱们可背负不起啊。”

    第五科室科长顾子君有些担忧地问道。

    “所以呢?”梁栋才无所谓地问道。

    “所以我的意思是将陈子明赶紧送往医院抢救,至于说到楚处长那边,就等到医院那边抢救完再说!”顾子君迫不及待地说道。

    “你觉得楚处长难道不知道这些情况吗?”梁栋才反问道。

    “这个……”顾子君迟疑起来。

    “你呀!”

    梁栋才拍拍顾子君的肩膀,意有所指的说道:“其实在我心中,一百个陈子明都抵不上一个老楚的要求。”

    “这事既然是老楚要求我帮忙做的,那我就得做。哪怕是陈子明现在死掉,这事都必须做。再说像是陈子明这种禽兽不如的家伙,他的死活重要吗?”

    “这么说,你明白吗?”

    “处长,我明白了!”顾子君赶紧应声道。

    “走吧,咱们去见见安六奇吧。”

    “是。”

    一个小时后。

    拘留室内。

    随着谈话的不断进行,解毒丸的效果似乎过去了,陈子明精神变得有些萎靡不振。

    “楚牧峰,该说的我都说了,那些证据都在我给你说的那个地方,你直接过去就能找到。”

    “现在能送我去医院吗解毒吗?我感觉我快不行了!”陈子明可怜兮兮问道。

    虽然知道自己会死,但多活一天是一天,没准能有转机呢?

    一旦现在死了,那就一点机会都没了。

    “当然!”

    楚牧峰站起来朗声说道:“你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相信我,和我做交易,你虽然说会被法办,但你的家人却是能活下去。”

    说完,楚牧峰就转身离开。

    “噗通!”

    陈子明刚走两步,就摔倒在地。

    他刚才一直都在硬撑着,现在却感觉再也没有办法坚持住,大脑眩晕,四肢无力,一种濒临死亡的痛苦畏惧开始游遍全身。

    我会死吗?

    这是陈子明昏迷过去时的惟一念头。

    ……

    审讯室前。

    楚牧峰冲着梁栋才直接问道:“怎么样?安六奇招供没有?”

    “招了!”

    梁栋才点点头,点了根烟缓缓说道:“安六奇是咱们体系内的人,比谁都清楚那些刑罚的厉害,所以说他压根就没有硬撑的意思,一股脑地全都说出来。”

    “原来他之所以会帮着安荣桥杀陈子明,是因为有把柄落在对方手中,这是最后一次帮忙。”

    “我想要不是陈子明关系重大的话,安荣桥也不会动用安六奇这颗棋子。这也说明,在咱们警备厅里面,指不定谁背后就站着意想不到的人。”楚牧峰沉声说道。

    “嗯,你说的没错,这里就是一个大染缸,一只雪白的猫儿都没有喽。”梁栋才自嘲般地说道。

    “行了,不说这事了,你现在放出风去,就说陈子明已经被杀。”楚牧峰淡淡说道。

    “好!”梁栋才爽快地应道

    “剩下的事就交给我来做。”

    说到这里时,楚牧峰看着梁栋才感谢着说道:“这事要是说能办成,你功不可没,老梁,谢谢你了。”

    “嗨,咱们是不是兄弟,你说这些就见外了。我是贪图这些功劳的人吗?”梁栋才故作愠怒地给了楚牧峰轻轻一拳。

    “哈哈,不说见外话了,回见。”楚牧峰挥挥手道。

    “回见。”

    楚牧峰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警备厅,他现在有最重要的事去做,那就是将陈子明所说的那些证据搞到手。

    除此之外,他还要去找到陈子明所说的那个重要人物。

    只要找到他,加以监控,是能顺藤摸瓜的得到冈田商会的情报。

    ……

    半个小时后。

    楚牧峰从四牌楼那边的一座四合院中悄无声息地出来。

    这座四合院就是陈子明所说的地址,这里其实是他以前曾经包养外室的地方,所有证据全都藏在床底下的暗格中。

    楚牧峰翻阅了这些证据之后,现的确像是陈子明所说的那样,都是确凿无误的,上面将安荣桥的所作所为记得是清清楚楚,他想要抵赖都不可能。

    只要将这些拿出来,安荣桥必然会辉煌不再,肯定要被拉下马。

    “安荣桥啊安荣桥,要怪就怪你心性薄凉,陈子明都没有要背叛,你便想要杀人灭口,活该你有此一劫!你这样的人也不配继续留在市政厅!”

    充惟一让楚牧峰有些遗憾的是,这些证据中没有和冈田商会交易。

    难道说想要知道冈田太郎的情报,只能从安荣桥那里问起?

    要是如此的话,就只能请他去一趟特殊情报科的审讯室了。

    楚牧峰心中盘算着这事的可行性。

    与此同时,一条小道消息从金陵警备厅刑侦处不胫而走,消息传的是有鼻子有眼,就差有人拿出来照片作证。

    “陈子明在拘留室被人杀死了,是毒杀!”

    “竟然敢在刑侦处拘留室行凶杀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刑侦处已经全面戒严,据说凶手没有找到,我估计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了,我要是凶手肯定会藏起来不露面的,等到风声过去后再说!”

    “哼,什么露面不露面的,凶手搞不好就是里面的人!”

    ……

    消息传出的时候,安荣桥第一时间就收到。

    作为今晚刺杀事件的幕后黑手,他比谁都关注着这事。

    虽然说安六奇没有过来汇报这事,但想到这事的严重性,安六奇应该是就像那些人说的隐藏起来。

    至于说到理由,安六奇自然早早就会找到,不会留下这个明显把柄。

    以前安六奇不就是这样滴水不漏做事。

    幸好提前断绝后患了。

    安荣桥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能落地,端起面前已经凉的茶水,一股脑咕咚咕咚的喝完,然后擦拭了下嘴唇,神情轻松。

    “陈子明,你不能怪我无情,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你做事不干净。”

    ……

    深夜,秦家。

    秦政同样是没有睡觉,他也接到电话,收到了陈子明被刺杀的消息。

    在听到这个情况的瞬间,他的脸色格外阴沉,直觉告诉他。这事十有八九就是安荣桥让人做的。

    证据?

    有没有重要吗?

    “安荣桥,陈子明好歹是跟随你多年的秘书,你就这样心狠手辣的灭口吗?”

    “是,他死掉后你的那些秘密都会跟到棺材里面,但你这个人如此薄凉,还有谁敢和你打交道?”

    秦政喃喃自语道。

    叮铃铃。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再次响起,秦政吓了一跳后赶紧接通。

    “四师兄,是我!”楚牧峰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小九,你这么晚打电话,有急事吗?”秦政问道。

    “师兄,我刚和老师联系过,他那边还没有休息,我这里有点东西,觉得您会感兴趣。”

    “要不咱们现在就去一趟老师那里?让他老人家帮忙看看?”楚牧峰没有在电话里面把事说得多透彻,但他相信秦政肯定会明白的。

    “好,我这就过去!”

    果然,秦政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后,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

    他相信楚牧峰不会无缘无故的打这通电话,肯定是有什么事儿,或许就和陈子明被杀这事有关?

    ……

    大唐园,叶家,书房。

    其实原本叶鲲鹏已经休息了,可接到楚牧峰的电话后就又坐起来。

    楚牧峰原本想的也是明天找老师说,但想到这事如此重要,他担心夜长梦多,明天之后指不定会有什么意外生,那就不如快刀斩乱麻的今晚就解决掉。

    战机瞬间即逝。

    叶鲲鹏也是这样想的,于是让楚牧峰赶紧过来,所以才会有现在的碰面。

    在三人面前摆放着的是一叠资料。

    “小九,这些资料都是你搜集的?”秦政简单翻过之后,神情大惊。

    “准确地说是陈子明搜集的!”

    楚牧峰微微一笑,从容说道:“其实今晚在警备厅刑侦处生的陈子明被杀案是个局,我原本也没有想着安荣桥会这样跳进来。”

    “但他还真就这么急不可耐的要除掉陈子明,而他动用的棋子安六奇,又偏偏是陈子明认识的。”

    “所以才有了后来陈子明和我的交易,他才会将这些保命底牌都拿出来。他估计是恨透了安荣桥的冷酷无情,背叛得也就很彻底了。”

    楚牧峰指了指那些资料道:“老师,师兄,这些证据都是确凿无误的,随便一个拿出来都能给安荣桥重击。”

    “我现在就想知道,您们两位是怎么想的?是要将这些证据先收着,当做控制安荣桥的利器,还是说干净利索地抛出来,一下将安荣桥打翻?”

    被这样询问,叶鲲鹏和秦政彼此对视一眼。

    “这些证据都是你找来的,你的看法呢?”秦政慢条斯理地问道。

    “斩立决!”

    楚牧峰语气断然道:“老师,师兄,我知道这事要是说想要获得最大利益的话,拿来控制安荣桥是最好的选择。”

    “但我觉得有些事不能单单看利益得失,安荣桥这人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他压根就没有将老百姓的死活当回事,在他眼中,所有人都是棋子,都能被当做弃子。”

    “这样的人,我不觉得有资格继续留在市政厅,多留一天都有可能给金陵城带来更多的伤害,所以我的态度就是斩立决!”

    楚牧峰一挥手:“尽早的将这颗毒瘤除掉,还市政厅一片朗朗乾坤!”

    “不错,你说的对!”

    叶鲲鹏眼中流露出一种肯定,欣慰地说道:“你能这样想问题是很好的,说明你还没有被利益冲昏头脑。你刚才说的都很对,但有一个理由你没有想到。”

    “请老师指教。”楚牧峰像是小学生般恭敬聆听。

    “那就是控制安荣桥的危险性!”

    叶鲲鹏侧身瞥视向秦政,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想想,就这事要是说真的控制住安荣桥的话,他是肯定会愿意妥协听命行事。”

    “可你们想过没有,这样的人迟早是要反咬一嘴。即便没有那时候,他的所作所为一旦曝光的话,你又将如何自处?”

    “你说你和他没有关系,谁相信?”

    “你说你只是控制着安荣桥,谁会听这种话?”

    “所以说这种事别说去做,想都不要想,没必要为了这样一个人就将自己的前途搭进去,那样做更不值得!”

    姜还是老的辣。

    楚牧峰所能想到的不管怎么说都是谁都能想到的,但叶鲲鹏想到的却更深远。一时的利益,哪里有一世的安稳来的有价值?

    说得再简单点,安荣桥现在就是一颗毒苹果,吃进肚中是能充饥解渴,但迟早会让人肝肠断裂,死无全尸。

    与其那样,不如彻底捣烂。

    “那我就听老师的,我会好好用上这些情报的。”秦政点点头,沉声应道。

    “好!”

    既然这事已经有了定论,那叶鲲鹏也就不再多说。

    他相信自己的四弟子是值得信任的,要是说没有点城府和能耐的话,又怎么可能说坐稳市政厅第二把交椅?

    现在有这些情报在,只要在关键时候爆出来,绝对能将安荣桥彻底击败。

    “说起来这事还是要感谢下小九,不是小九的话,我是没有办法得到这些证据,也就没有可能将安荣桥击败!”秦政跟着将目光投向楚牧峰道。

    “师兄,您这样说就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楚牧峰摆摆手道。

    “好,这事师兄记住了!”秦政也没有再客套。

    都是自家兄弟,太客气就矫情了。

    看着这幕,叶鲲鹏的心里也是挺高兴的。

    他知道将来的道路还是要靠楚牧峰他们自己来走的,要是说将来的路,楚牧峰自己走不好的话,即便有自己这个老师给的师兄弟情分在,都没有谁会愿意伸出援助之手。

    亲兄弟祸起萧墙的事情何其多,何况师兄弟呢?

    “对了,我听说二师兄那边的事好像进展得不怎么顺利。”秦政忽然话锋一转说道。

    “二师兄?您说的是恒美商社那边的进展不顺利吗?还没有找到烟缸吗?”楚牧峰也关心着这事,不过却没多问。

    毕竟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冈田商会上面,其余事都是附属。

    这次能帮到秦政也是有点意外的成分在。

    “恒美商社的副社长麦可是不承认赵仰在他们商社,而这事因为牵扯到的又是米国的公司,所以说是没有办法派人进去搜查。”

    “其实我现在倒是有些怀疑,那个总领事武田半藏不会是故意丢出来的假情报吧,为的就是想要让二师兄和麦可他们对上,他好从中收渔翁之利。”

    秦政想到这事到现在还没有明朗化,就不由为赵仰担心。

    “武田半藏!”

    楚牧峰想到那张脸就感到厌恶:“这事牵扯到的是米国商社,就不能等闲视之。其实应该跟二师兄说下,有时候正常手段不行的话,不妨考虑下特殊手段。”

    “反正他的目的是要将烟缸找到并且营救出来,只要能达到目的,至于说到怎么做的重要吗?”

    “你是说私下营救吗?”秦政皱起眉头问道。

    “对!”楚牧峰颔。

    “你当二师兄没有想过吗?只要能将烟缸救出来,他是会不择手段的。”

    “可惜没用的,恒美商社那边的保卫措施很严,想要强攻是肯定不行的。”秦政摇摇头否决道。

    “那就只能是再想别的办法。”楚牧峰眯着眼道。

    “嗯,这事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不着急。今晚的事,秦政你回去后好好想想怎么做,务必要将这事办得漂亮体面。”叶鲲鹏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有些疲倦。

    “是,老师,您赶紧休息吧。”

    师兄弟两个赶紧起身告退。

    大唐园外面。

    “师兄,您准备什么时候动手?”楚牧峰借着夜色问道。

    “越快越好,就明天吧!”秦政沉声说道。

    “好!那我就恭喜师兄早日执掌市政厅大权。”楚牧峰衷心说道。

    “借你吉言!”

    秦政和楚牧峰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第二天。

    一大早,楚牧峰就来到特殊情报科,将西门竹叫进办公室后,沉声吩咐道:“我这里有一个人,你现在就安排咱们的人去盯梢监控。”

    “我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和冈田商会之间的来往,最好是能够将他们的谈话内容也搞到手。”

    “是,科长!”

    西门竹从楚牧峰手中接过那张纸扫了一眼后恭声应道。

    白纸上的信息很简单。

    刘海平:金陵大学考古系教授。

    这个刘海平就是陈子明说出来的非常有价值的情报,陈子明会和冈田商会进行交易合作,牵线搭桥的并不是安荣桥,而是刘海平。

    “希望能顺着你这根藤摸到瓜!”

    手指敲打着桌面,楚牧峰眼神深邃。

    这天,随着楚牧峰下达命令让西门竹监视刘海平时,紧随其后又生了几件大事。

    第一,陈子明在昨晚被送进医院后因为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第二,金陵市政厅突然间进行了人事调动,安荣桥被国家部门带走,秦政顺理成章的成为最高长官。

    第三,随着秦政名正言顺后,市政厅这边进行了一连串密集人事调动和任免,所有紧紧跟随安荣桥的官员,一律无条件被调整。

    第四,紫棠公司因为涉嫌扰乱市场经济秩序,贿赂国家公务人员被查封,责令整顿,姚江川更是被直接带走关押审讯。

    第五,北平城警备厅刑侦处副处长郑宝坤被实名举报,举报者竟然是被关押的范斯文。

    当这些事情扎堆出现时,楚牧峰也不由感到些许意外。

    这里面有些事是他知道的,但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生。

    有些事却是他根本不清楚的,也感觉有些诧异。

    诧异的是郑宝坤居然被实名举报了。

    ……

    警备厅刑侦处会议室。

    午后四点钟。

    窗外的阳光透过纱窗照射进来,将屋内照得通明。

    几位刑侦处的高层全都出席,他们神情肃穆,纹丝不动。

    就在这时,楚牧峰推门而入。

    “处长好!”楚牧峰面对着曲慈恭声问好。

    “牧峰,你去办案了?”曲慈问道。

    “是,正在办案的时候接到您的命令才赶紧赶回来的,处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郑宝坤被范斯文举报?”

    “那小子不是应该被关押着的吗?他怎么有可能举报郑宝坤呢!”楚牧峰有些奇怪地问道。

    “先坐下来再说!”

    曲慈摆摆手让楚牧峰坐下来后,这才扫视全场,威严严肃的说道:“相信你们有的已经听说了这事,但有的还不清楚,不清楚的我就说一遍。”

    “郑宝坤被范斯文实名举报了!”

    “这事听着就很好笑,范斯文如今是被扣留关押着的,他怎么能实名举报郑宝坤呢?”

    “但问题就是这么滑稽可笑,范斯文不但是实名举报,而且亲自来到咱们警备厅,是在前任副厅长范建制的陪伴下过来举报!如今人还在咱们厅里面,你们说这事荒不荒唐?”

    曲慈的话充满着一种愤怒和失望。

    楚牧峰则越听越迷糊。

    ————————————————

    感谢大家这周的打赏支持,我会继续努力,月底双倍月票,大家能支持一下吗?别浪费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