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364、陈思睿的发现
    进了里屋,楚牧峰扫视四周的简陋,忍不住说道:“陈处长,难道说那件事对你的影响这么严重吗?”

    “楚处长,你果然是有备而来啊。”

    陈思睿丝毫没有意外这事,毕竟自己的事情只要稍微调查就能知道的,对方既然身为副处长,张嘴就说出来,很意外吗?

    “你大驾光临,应该不是为了调侃我的吧?”

    “调侃?”

    楚牧峰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陈处长,你是怎么被逼走的,我是心知肚明的,说真的,我对你只有钦佩和可惜的心情,绝对没有丝毫调侃。”

    “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请你相信我!”

    瞧见楚牧峰神情这样严肃后,陈思睿也很认真地说道:“楚处长的为人做派,我已经有所耳闻,自然不会如此无聊。”

    “那让我猜猜你过来的目的,是想通过我,迅掌控六科三支侦缉队吗?”

    “不错。”

    楚牧峰点点头,实话实说,

    这事没有任何藏私的必要,都是聪明人,要是藏着掖着的话反而落得下乘。

    “我就是想要通过拜访你,看看能不能将六科尽快掌握住。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全力以赴来破案,不必去考虑下面那些勾心斗角。”

    “陈处长,我相信你在刑侦处应该是留有后手,不可能说就这样无牵无挂的走掉,对吧?”

    “你要是愿意的话,我想你可以把你的那些人交给我来带领,我绝对会给他们机会的。只要能证明他们依然是想要做事的,没有那种杂七杂八的坏心眼歪心思,那他们立功我就会该奖赏的奖赏,该提拔的提拔,绝对不会打压。”

    “那他们要是因公惹上麻烦,你会怎么呢?会不会像是当初厅里面处置我那样,放弃他们!”陈思睿双眼直勾勾地盯视着面前这个年轻人问道。

    “放弃?”

    楚牧峰微微一笑,语气平静的说道:“陈处长,只要是我的人,只要他们所做的事情问心无愧,那么不管犯下多大的事情,我都会为他们一力担之!”

    “这点请你放心,我不会随便放弃任何一个弟兄的,除非他们是真的犯错!犯法!有罪!”

    “你这么空口白牙的说我就该信你吧?凭什么来保证?”陈思睿翘起唇角步步紧逼的问道,双眼灼热如炬。

    “保证?”

    楚牧峰坐在椅子上,表情淡然,浑然没有被这话问住的意思,神色安然如初地说道:“陈处长,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会被逼走的原因真的只是因为那件事情吗?不全是吧。”

    “你真正会被拿下的原因其实说穿了很简单,那就是没人替你说话,你是没有背景的无根之萍。”

    “你在金陵警备厅的死活,没有谁会关心,你能走一步步到副处长的位置也不是说谁提拔起来的,而是靠着你的功绩和声望上位的。”

    “这也就意味着,你只要出事,只要想动你的人有足够权势,那么便没谁会冒着得罪对方的风险为你仗义执言。”

    “简单点说,就因为你没靠山,所以权贵家族才敢动你,你才会黯然离场,对吧?”楚牧峰一口气说道。

    “对!”陈思睿脸色黯淡,充满无奈。

    朝中有人好做官,朝中无人莫做官,这个道理从古到今都一样。

    “但是我有!”

    楚牧峰指着自己的鼻子,傲然自信地说道:“我就算是不来找你,想要摆平解决六科的问题也不算多困难,无非就是耗费点时间而已。”

    “真的要是那样的话,你就敢说你留下来的那些人,我会重用吗?我不会像是对待侯俊宁那样对待他们?”

    “我找你,就是想要加这个进程,不想要将时间白白耗费在内耗上面。”

    “我在刑侦处闹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没谁敢管我,没谁敢指责,甚至就连厅长都保持沉默,你以为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做的对吗?别天真了,你我都清楚,事情对错是要看对待谁的,在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绝对的事,只有利益的取舍。”

    “我会安然无恙,是因为我的老师是叶老!”

    “叶老?”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陈思睿蹭的就从座位上站起来,眼神炙热地问道:“你说的叶老,莫非是叶鲲鹏叶老?”

    “对,我的恩师就是他老人家,我是他的关门弟子!你如果不信的话,大可去了解了解,这事也很好查证!”楚牧笑吟吟地说道。

    “我信我信。”

    陈思睿点头应道,慢慢坐下来,神情和刚才相比已经是缓和许多,看向楚牧峰的眼神也变得多出一种感慨和欣慰。

    而且以着楚牧峰的身份,他也绝对不会随便乱说,往自己脸上贴金吧。

    “难怪了,原来你是叶老的关门弟子,我就说的吧,只有叶老这样的人,才能调教出来你这样的人。”

    “楚处长,既然你是叶老的弟子,既然你心中有百姓,愿意为民破案,那么我就愿意把在六科的下属全都交给你调配。”

    陈思睿沉声说道:“我会就这事给王明军说,给我的那些老部下交代,他们会配合你做事,会无条件的听你调遣。”

    “你放心,他们不是说相信我才愿意做我的人,而是因为我们都有着一个坚定的信念,都拥有着一样的目标,所以才会走到一起,所以我才敢说,只要你是真心破案,真心为民的,他们就肯定会听命令,辅佐于你。”

    “多谢!”楚牧峰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拱手说道。

    “你稍等。”

    陈思睿起身走向书桌,拿起纸笔,,如行云流水般写下了满满一张纸的名字,递了过去:“这些就都是我的人,你有事要做,吩咐他们就行。”

    “好!”

    看到这些名字和对应的职务后,楚牧峰心底是颇多感慨的。

    谁说陈思睿废了?

    你要是说看到这份名单的话,绝对不会这样想。名单上的人虽然说官位都不算高,但每个都是实打实的实权位置。

    只要能够得到他们的全力配合,做起事情来绝对会事倍功半。

    达成共识后,两人又随意闲聊了几句。

    随着闲聊,两人都有着一种感觉,就像是叶鲲鹏所说的那样,两人真的是一路人。

    都是那种满腔热血,非常实诚的想要为民做事的类型,都是说只要有案子在,就是不破掉绝不罢休的性格。

    要说区别的话,就是楚牧峰做事会更加周全和圆润,陈思睿则是一根筋到底。

    这种现让楚牧峰惊喜的同时,也让陈思睿倍感欣慰。

    总算遇到个志同道合的人!

    “对了,楚处长,你真的查封了高达商会的烟土生意?”陈思睿忽然忍不住问道。

    “不错!”

    楚牧峰微微颔,云淡风轻的说道:“那是因为青红组织牵连出来的,就在朝天观里面,我将高达商会藏着的烟土全都查封烧掉。”

    “敢在咱们府搞这种明修客栈,暗度陈仓的花招,赚取黑心钱,可能吗?你也知道了吧,高达商会已经覆灭了,现在是名存实亡。”

    “是的,我知道,活该如此。还有高达商会的桥本世宗也死了,他死的倒是有点可惜。”陈思睿摇摇头略带遗憾地说道。

    “可惜?什么意思?难道说你和桥本世宗还有交情?”这下倒是让楚牧峰有些意外,这话说的有点歧义,莫非陈思睿和桥本世宗有来往?

    “我和他有交情?”

    陈思睿眼底冒出一股狠辣光芒,气势汹汹地说道:“我和他有的只是血海深仇,有的只是国仇家恨,何来交情可言?”

    “我说他死的有些可惜,是因为他就这么死掉,让我之前调查的案件也就断了线索,不然的话,我没准能查出来他这个间谍,到底在金陵城中策反了谁,也正好能将他们一锅端掉,为咱们金陵城铲除掉毒瘤。”

    哗啦。

    这话说出来的瞬间,楚牧峰顿时神色一变,十分凝重地说道:“你说什么?你说桥本世宗是间谍?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这事绝对是秘密。

    陈思睿别说已经是离开,就算是还在刑侦处,都未必能知道。

    可他现在张嘴就说出来这个,你能说里面没有点猫腻吗?

    这个猫腻就是楚牧峰最关心的。

    没准今天来见陈思睿,除了搞定六科的事情外,还能有意外收获!

    想到这些,楚牧峰深吸一口气,跟着继续追问道:“陈哥,你能不能详细说说这个情况?”

    “怎么,勾起你的兴趣,心里痒痒了?想要抓间谍了吧?”

    陈思睿拿起水壶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放心,我会把这事说出来的,因为现在只有你才能调查清楚这事,将那些卖国贼揪出来,全部枪毙!”

    “楚老弟,你知道我是怎么得罪刘家的吗?”陈思睿点燃了一根香烟后,抽了一口,缓缓问道。

    “知道!”

    楚牧峰点点头,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你会得罪刘家,是因为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和阻力,硬办了刘家的刘金律。而刘金律当时应该是调戏良家妇女,恶意伤人,对吧?”

    “你知道的只是报告上的,是对外公布出来的,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陈思睿对这事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是烙印在心中的,想到这事,他就感觉胸中有股火焰在翻腾。

    “只是纯粹的调戏良家妇女,我是会办刘金律,但却绝对不会说办成死案,我会那样顶着压力办事,是因为刘金律根本就不是调戏良家妇女,他是将看中的女人采取暴力掳走的。”

    “掳走的目的便是送给高达商会的会长桥本世宗享用,借此换取高达商会的支持和帮助。”

    “你说我能够容忍这种事情生吗?”

    “咱们金陵城百姓家的一个个黄花闺女,就这样被桥本世宗这个乌龟王八蛋给糟蹋了,你说我身为警员,能容忍吗?”

    “我恨桥本世宗,我更狠刘金律。不是他这种帮凶的话,桥本世宗能够这样嚣张跋扈?不可能的!”

    “全都是刘金律这样的卖国贼,才让桥本世宗觉得咱们华夏的女孩子就是他随便能蹂躏的玩偶。”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思睿呼吸急促,拿着香烟的手臂也开始抖动,眼底更是冒出浓浓恨色。

    “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还会这样做。但我没想到的是,刘家竟然会那么力挺刘金律,这说明什么?说明刘家也是知道这事的,刘家已经烂了。”

    “但可惜的是,就算刘家烂掉,也不是我能抗衡的,他们就这样把我从警备厅刑侦处赶走。只是他们没想到,就算如此,我也没有被打趴下。”

    “我暗地里开始调查,现了桥本世宗的一些秘密,他竟然做着搜集情报的工作,这不就明摆着是一个间谍吗?”

    “稍等下!”

    说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抬手打断陈思睿的话,挑眉问道:“你说桥本世宗做的是搜集情报的工作,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说桥本世宗是间谍吧?

    “我敢这样说,自然是有证据的,我的证据就是江南皮革的老板朱奋进。”陈思睿的这话说出来,楚牧峰瞳孔不由微缩。

    还真的是有证据啊!

    自己这边是从桥本世宗藏着的铁盒中得到那些信件,才锁定江南皮革的朱奋进。而陈思睿敢这样说,说明他也是掌握了一些线索。

    “继续说!”

    “好!”

    陈思睿喝了几口茶水润润嗓子后,接着说道:“其实我能知道这事也是很巧合的。”

    “因为我最初盯着桥本世宗是想要搜集他有什么违法的事儿,可没想到在这种监视中,朱奋进就给跳了出来。”

    “曾在短短二个月内,朱奋进和桥本世宗就碰面六次。你说要是一两次的话,能是巧合,一连六次都在同一个地方,在清风茶楼,这还能说是巧合吗?”

    “我就从那时候起就觉得这个朱奋进不对劲,我是不方便去接触桥本世宗,但我能调查朱奋进啊。”

    “这么一调查,您猜我现什么?我现朱奋进竟然在搜集咱们金陵城城防军的后勤情报,他借着江南皮格厂当做掩护,有意无意的在搜集后勤各个领域的情报。”

    “比如说粮食供应,军服供应,军饷放等等情况,他调查这些的时候,我也在调查他,所以说才会知道这事。”

    “之后我借着一次机会,就让几个小偷给我将他带着包偷了,果不其然,就是这样的,他怀揣着那种情报在清风楼见到了桥本世宗,两人进行了交易。”

    “所以说我是有证据的!我能证明桥本世宗就是岛国派过来的间谍,为的就是搜集咱们金陵城的情报。”

    “他策反的人员中就有朱奋进,至于说到还有没有其余的人,我不敢肯定,我正在调查。原本想着还能再深入调查下,谁想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桥本世宗突然死了!”

    陈思睿脸上浮现出一种深深的无奈和遗憾表情。

    “你说他早不死晚不死,非在这个节骨眼上死掉,这让我还怎么调查。朱奋进也没有办法和他接头了,我就算是将朱奋进抓住,又能审问出来什么?他完全能推得一干二净。”

    原来如此。

    这下楚牧峰算是彻底清楚陈思睿的事情了,敢情当初刘金律只是一个引子,他真正愤怒的是桥本世宗。

    在知道桥本世宗是岛国间谍后,又想要想方设法的将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揪出来。

    第一个被瞄准的就是江南皮格的朱奋进。

    这个朱奋进是在搜集后勤情报,这种情报可谓是至关重要的很。

    俗话说的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是说你这边的粮草布置都被敌方搞得清清楚楚的话,还打什么仗?

    朱奋进该死!

    楚牧峰心里是挺感觉庆幸的,因为他没想到这个意外收获的价值这么大。

    这将能够节省掉他很多时间,就算将朱奋进抓住后审问,也能做到有底气。

    “楚处长,我知道你在北平那边就抓过很多间谍,所以说在听到这时候,你肯定会意动。”

    “相比较破案而言,抓住岛国间谍更是大功一件,所以说这事我希望你能担负起来,要将所有和桥本世宗有牵连的卖国贼全都抓住,不能让他们这么猖狂!”

    陈思睿说着就又站起身,走到墙边后,拿下了挂在墙上的一面镜框,从后面的墙壁中掏出来一块青砖,然后拿出了里面藏着的一个小盒子。

    “楚处长,这里都是我搜集的朱奋进的通敌情报,都很详细的,凭此来拿下朱奋进是没有一点问题。”

    “要是说你那边的调查真的是陷入到困境,没有办法破局的话,完全就可以将朱奋进逮捕,拿着这些证据,问出他的口供来。”

    楚牧峰接过盒子后,感觉手里捧着的铁盒沉甸甸的。

    “你就这么相信我吗?你又怎么知道我在北平那边抓住过间谍的?”

    楚牧峰没有否认这事的意思,但想到这事就算在北平那边知道的都没有多少人,没有道理说陈思睿会清楚。

    “我也有我的渠道。”

    陈思睿说完这个后,看到楚牧峰犹然很疑惑不解,便很干脆的说道:“你抓间谍的事,在北平那边或许是秘密,但在金陵这边,却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这里其实没有绝对秘密可言。”

    楚牧峰焕然大悟。

    这或许就是帝都的做事风格吧。

    秘密?

    除非是下达杀头的封口令,不然谁会死命保守?

    再说蛛组都能逃走,这事影响也挺大的,稍微有点背景和门路的人,能不会打听清楚是谁将蛛组端掉的吗?

    在他们知道是楚牧峰端掉的,现在又是他将蛛组重新抓回来时,楚牧峰想要再保持低调都不可能。

    “谢谢你,我一定会将这个事调查个水落石出!”楚牧峰做出了郑重承诺。

    “我现在只能拜托你了,也只有你才能让我相信,我也只能对你孤注一掷,毕竟凭我现在的身份,已经无法去撼动他们了。”陈思睿眼神恳切的说道。

    楚牧峰点点头:“你放心吧,这事我会当做头等大事去抓的,你就耐心等我的好消息吧,那咱们今天就聊到这儿,我先走一步。”

    “好,我送送你!”

    陈思睿将楚牧峰送出小巷后,望着他的背影从眼前消失,喃喃自语的说道:“楚牧峰,希望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

    从陈思睿这里离开后,就回到警备厅的楚牧峰,是忙不迭的翻阅着那份有关朱奋进的资料。

    不得不说,陈思睿做事果真是很细心谨慎,搜集的资料都是很详细。

    这里面包括朱奋进搜集每个情报的时间和地点,是通过和谁的谈话得到的,甚至有的就连他拿出来的具体数额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这说明什么?

    说明陈思睿在离职后,肯定通过一些手段逼迫和朱奋进交易的人说出来这些情况。

    由此可见,为了得到这份情报,陈思睿也是真的拼了。

    “有这样的证据在,其实就能够将朱奋进逮捕归案了。”

    但这事吧还得稍安勿躁。

    你将朱奋进他们抓捕是没有任何难度,但抓捕他们后,剩下的事怎么进展?

    而且桥本世宗也死了有段时间,难道说他背后的组织就没有说想要将他的这摊儿给兜揽起来的意思吗?

    要是说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人出现,自己将朱奋进他们都抓了,肯定会打草惊蛇,还怎么去找到这个继承者呢?

    和接替桥本世宗的人相比,朱奋进四个人的价值很小。

    “那就放长线钓大鱼吧!”

    楚牧峰想到清风楼这个地点后,就暗暗记住。

    等到晚些的时候,可以通知给西门竹,让他把那里重点监控起来。

    临近下班的时候,楚牧峰的办公室终于迎来了第一个求情的人,他就是副处长郑宝坤。

    毕竟说到底,侯俊宁都是跟他后面的,其余两个副科长也都是听他之命行事。

    要是说生这样的事,他却一直闭门不出,装傻充愣的话,今后还如何服众?还有谁会愿意跟着一个不肯为下属出头的人呢?

    所以哪怕是知道这次谈话注定没有结果,郑宝坤也必须过来一趟。

    来就来吧,难道还怕楚牧峰给自己脸色看吗?

    楚牧峰看着满脸笑容,实则内心充满怨恨的郑宝坤,表情如初地招呼道:“呦,郑副处长,这眼瞅就要下班了,你来我这里有事?”

    “楚副处长,的确是有点小事。”

    郑宝坤察觉到楚牧峰的神情没有任何说软话的意思,也没有一点说要通融的态度,便很直截了当地说道:“我过来是为了六科的事!”

    “六科的事儿?”

    楚牧峰放下手中的笔,眼神有些凛冽地看过去,“郑副处长,我要没记错的话,六科是我分管的吧?所有人事安排是我全权做主!”

    “是,六科是你分管的,但你也不能刚上任就将六科的科长停职,将两个副科长,三个队长全都拿下吧?”

    “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武断了,是容易让下面人心惶惶,作为刑侦处的副处长,我觉得有义务提醒你这样做的坏处,你最好能改变这个错误决定!”

    郑宝坤看到楚牧峰充满不屑的神色后,心中的窝火再也没有办法掩饰,轰然间爆出来。

    “错误的决定?”

    楚牧峰扫视过满脸怒容的郑宝坤,慢条斯理地拿起茶杯喝了口,脸色淡然中多出一种肃杀气息。

    “郑副处长,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你是分管第一,第二科室的,我第六科室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你也不用打着人心惶惶的招牌来对我的决定指手画脚。”

    “你听清楚,六科的大小事务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你,你没有任何权利来干涉六科的事。”

    “当然,等你以后当上处长,调整我的分工,那就没问题了。”

    “你……”

    听了这番充满讥讽的话语,郑宝坤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看向楚牧峰的眼神几乎要喷火。

    你怎么敢这样说话?你怎么敢如此肆无忌惮?

    我好歹是这里的第一副处长吧,我是争夺处长的第一后备人选,你就不怕我成为处长后,让你去坐冷板凳,没好日子过吗?

    “行,楚牧峰,你狠,你给我记着,我现在就去找处长说这事,看他会纵容你这样乱来不成!”

    郑宝坤说完就满脸怒意摔门离开。

    “呵呵!”

    楚牧峰笑了笑,继续研究起来桌面上的文件。

    六科其余人都看到了这样的情景,他们都有些吃惊。

    没谁想到楚牧峰竟然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对郑宝坤的求情置若罔闻。

    “咱们这位楚处长真是够强势啊!”

    “不是咱们楚处长强势,是郑处长总是自以为是。毕竟咱们六科是归属楚处长分管的,他郑宝坤还以为是以前吗?还想要对这里指手画脚,你觉得可能吗?”

    “说的有道理,一朝天子一朝臣,我觉得咱们六科要变天了。”

    “以后还是得跟紧楚处长的步伐,不然那几个就是前车之鉴啊!”

    “是啊是啊!辛辛苦苦十几年,一夜回到入行前!”

    ……

    六科那些真正有能耐能干事,却因为不会吹嘘拍马,一直都没有升迁的警员,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都冒出无数小火苗,机会是不是要来了!

    真的要是如此,那简直就是大快人心的好事。

    处长办公室。

    “是,我清楚了,谢谢了,改天请你喝酒!”

    曲慈这时候刚刚放下电话,脸色阴暗的如同暴风骤雨来临前的天气。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是谁在散布他要被调离的谣言。

    没想到真是郑宝坤。

    为了能够接替自己屁股下面的位置,郑宝坤竟然就敢这样肆意的造谣生事。

    你说这是造谣,那就没事,其实不是这样的。

    有时候造出来的谣要是引来上面人的意动,搞不好就会借话说话,顺势而为。

    该死的郑宝坤。

    你就这么觊觎我的位置吗!

    你是有背景,但我就没有吗?我要是没背景的话,能够调查出来这件事?

    行啊,你这是想要和我斗法,那我就好好的陪你斗斗。

    我还就真的不相信,在刑侦处,你一个副处长能够翻腾出多大的波浪来。

    咚咚。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处长,您在吗?”郑宝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哼,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曲慈眼底闪过一抹冷峻后,淡然说道:“进来!”

    郑宝坤推门走进办公室,面对着他颇为恭敬地说道:“处长好!”

    “郑副处长,你来有什么事吗?”曲慈语气漠然。

    听了这话,郑宝坤心弦猛地一颤。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现曲慈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到现在的曲慈和以前有些不对劲。

    以前的曲慈见到自己时,终归会表现的很客气的模样,有时候说话还很讲究,但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冷厉呢?

    对,就是冷厉。

    之前是宝坤处长,现在是梁副处长,称呼的变化就能推断出来一些东西。

    难道说?

    郑宝坤心底忽然间冒出一个心虚的念头来。

    要不说这混官场的就没有简单的,没有一等一的头脑,在官场中想要一门心思往上爬,迟早是会被碾压得骨头渣都不剩。

    当然这都是他的猜测,想到自己过来的目的,郑宝坤就暂时性的压制住这种猜测,带着几分义愤填膺地控诉道。

    “处长,您应该知道六科的事了吧?您说他楚牧峰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怎么就敢刚上任就兴师动众,让六科科长侯俊宁停职,就因为他要开会,别人没有到场吗?”

    “还有两个副科长,三个侦缉队队长全都拿下,开除出了六科,这让六科今后的工作还怎么做?这简直就是要将六科变成他楚牧峰的后花园吧!”

    “您是不知道,六科的队员们现在是怨声载道,他们都对楚牧峰的所作所为十分愤慨,都在想着要来您这里请愿告状。”

    “对,还有他二话不说就任命了四个人当副科长,这分明就是官权私授,搞裙带关系,他这是没有将咱们警备厅的规矩当回事,这是对那些兢兢业业工作的人的一种羞辱。”

    “处长,像他这种歪风邪气绝对不能助涨,要打压!要严惩!要让他知道咱们金陵警备厅不是他以前所待着的北平警备厅,能任凭他为所欲为!”

    郑宝坤是故意夸大其词地说道。

    “你说完了?”

    曲慈没有打断郑宝坤的话,任由他霹雳巴拉的说着,等到他说完后才慢慢开口问道。

    “呃……说完了!”郑宝坤愣了楞,点了点头。

    “那你可以走了!”曲慈抬起手指指向房门,淡淡说道。

    走?

    猛然间被这种待遇刺激到的郑宝坤,有些愕然的看着曲慈,满脸诧异地问道:“处长,您这是什么意思?是要纵容楚牧峰这么胡来吗?”

    “我是刑侦处的处长,该怎么做事不用你教,干好你自己的事。”曲慈低下头继续看起文件,不再抬头。

    无视!

    曲慈就这样完全无视掉了郑宝坤。

    羞辱!

    郑宝坤感觉一股羞辱感铺天盖地的袭来,从自己和曲慈搭档以来,对方还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说真的是因为那事暴露了?

    总不能说曲慈是为楚牧峰着想的,是想要和楚牧峰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吧?

    不可能,就曲慈这种人的性格做派,断然不会那样做的。

    这事麻烦了。

    “希望曲处长能秉公处理。”郑宝坤满脸涨红地撂下一句这话就匆匆离开。

    “哼!”

    曲慈看着他的背影从眼前消失,心底冒出一股寒意来,“秉公处理吗?我会的,你给我等着吧,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公平!”

    ……

    晚上,八点,金陵城已经被浓浓夜幕包裹。

    华容前来和李维民交接班。

    “哦,你的意思是说,处长今天对六科的进行了大范围的调整,将侯俊宁给停职,然后拿下了两个副科长和三个侦缉队队长?”

    听了华容眉飞色舞地介绍后,李维民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要不然的话,我是早点能过来接你的班儿,但这不是说因为要留在处里面解决这事,所以说给耽搁了。”

    “呵呵,维民,你是没有见到,咱们处长的果断霸气,像侯俊宁这样的货色,也敢在咱们处长前面蹦达,耍花招,活该他倒霉,正好杀猴给鸡看!”华容嗤笑一声说道。

    “是啊,这是他自寻死路。”

    李维民不再去想这事,而是将今天的盯梢内容简单叙述了下,特别重点说道:“现在能肯定的是方直每天都会去一趟黄蜂巷。因为这两天的其余路线虽然说也有重复,但他每次进入黄蜂巷的时候,都会停留很长时间,去是那里面的梵音庙。”

    “哦,又去梵音庙了?”华容皱了皱眉头。

    “不错!”

    李维民点点头,神情严肃的说道:“两天都去梵音庙,这事必然是有古怪的,我现在怀疑梵音庙应该就是他和上线联系的地方。”

    “只是咱们目前还不清楚梵音庙里面有没有谁就是他的上线,或者说他进去只是因为和上线约好在那里见面。”

    “这样,明天继续盯着,要是说他还去黄蜂巷,梵音庙的话,咱们也想办法进去转一圈,探探虚实。”

    “好!”

    ————————————————

    各位书友,求大家来订阅下正版,方便给点票支持吧,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