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347、一波三折、针锋相对
    果不其然。

    姚秉站在栏杆处,居高临下地俯瞰过来,傲然问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提要求?”

    “我不是阻拦你,我是求求你。大爷,你能不能不要带她走?只要你愿意放过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了!”

    陈平双手连连做拱,满脸乞色,语气悲凉地说道。

    这个还是印象中的同学陈平吗?

    这还是那个曾经在班上意气风,指点江山的陈平吗?

    这样的陈平简直推翻了楚牧峰对他的了解,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改变。

    这种改变也让楚牧峰为之失望。

    虽然说到现在为止,楚牧峰都没有见到小凤仙的尊荣,但你陈平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将自己的尊严抛弃,这样做对吗?

    你难道不清楚你背后站着的是陈家,是有着百年行医历史的医学世家。

    你能丢得起这脸,陈家能吗?

    即便陈家能,你让我们这群曾经的同学如何看?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就是楚牧峰此时此刻的心情。

    他就算不知道整件事的由来,也是有一股邪火在心底燃起。

    楼下的陈平根本不知道在二楼竟然有个同班同学在,而这个同班同学对他此刻的表现是那样的失望。

    他现在只是眼巴巴地望着姚秉。

    “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什么人?和这个小凤仙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来求我呢?”

    “说说吧,反正我现在也是闲着没事,正好听听你的故事。”姚秉站在栏杆处,俯视下方,带着几分玩味几分轻蔑地问道。

    “我……”

    陈平脸色有些难看,想要说点什么,但到嘴边的话语却又深深的咽回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随便乱说,只要敢说出去,那么能不能解决眼下麻烦还两说,而小凤仙的颜面和她想要做成的事肯定会黄掉。

    所以他不敢乱说。

    此刻陈平是真的很懊悔,很愤恨,懊悔自己的无能,愤恨自己的懦弱。

    要是自己有钱的话,何至于会让事情变成今天这样?

    当时但凡知道小凤仙要这么做的话,又怎么能答应呢?

    都是他的错。

    “我不能说,但我能做的是,求求你不要带走她。只要你不带走她,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陈平咬着嘴唇说道。

    “为我做任何事?”

    听到这话的姚秉,出一道讥诮的冷笑声后,漠然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陈平摇摇头。

    “不知道还敢这么大言不惭?你为我做任何事,笑话!我需要你做什么事。在这金陵城中,只要是我姚三公子想做的事情,还没有说做不成的。”

    “想要给我做事的人多了去了,你也得有这个做的资格才成。在我眼里,你和小凤仙差得远了。”姚秉平静至极的语气中,透露出不加掩饰的浓浓蔑视。

    但谁都知道姚秉没有说谎。

    他说的话就是事实。

    在这偌大金陵城,凭借着紫棠公司的影响力,姚秉不敢说能随心所欲,却也能做到要啥有啥。

    你陈平又是什么东西?一个没有听过的小人物小角色,自认为靠着江湖上的那一套,就能让人家姚秉为你出头,放弃和美女的共度良宵,可能吗?

    金钱对姚秉只是一个数字,人家要的是享受。

    “总之你不能带走她!谁要是敢带走她,我就和谁拼命!”陈平眼瞅着低声下气地好说不行,涨红了脸直接冲着二楼吼道。

    “够了!”

    就在姚秉眼底凶光闪烁着想要下令给他个深刻教训时,坐在绣楼中的小凤仙出一道冷漠寒彻的声音。

    “陈平,你走吧。”

    “是她!这就难怪了!可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乎在绣楼中小凤仙声音响起的瞬间,楚牧峰就恍然大悟。

    他虽说还没有见面,却已经知道了坐在里面的是谁。

    竟然是她!

    这就难怪了,陈平会为了她做出这种舍弃面子和尊严的事也就可以理解了。

    谁让当年她为了陈平做过的事更加离谱和过分。

    她其实不叫小凤仙,叫崔真。

    这里面肯定有故事。

    此刻的楚牧峰真是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过来想要买一套房子而已,不但碰到了陈平,竟然连崔真也见到了。

    更加有意思的是,这两个人都是他的同班同学,这是不是很巧合?

    “老梁,要是我想要保下陈平和小凤仙,你能做到吗?”楚牧峰侧身淡淡地问道。

    他不是什么愣头青,不会说在知道姚秉的身份后,还贸然出面充当英雄。

    何况这不是在北平,在北平的话,凭借着楚牧峰的身份,是可以这样做。

    但这里毕竟是金陵城,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贸然做出这种事,得好好掂量掂量其中的门道。

    否则固然自己能够全身而退,他们两个估计要遭殃!

    “你要保下他们?你真认识他们啊,关系很铁的那种吗?”梁栋才看了看楚牧峰,挑眉问道。

    “嗯,楼下那个男的叫做陈平,绣楼中的小凤仙叫做崔真,他们都是我的同班同学,而他们两个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早就是夫妻了。”

    “虽然说我不清楚这里面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但既然让我撞到这事,你说我能眼睁睁的瞧着他们就这样被人拆散吗?”

    “真的要是那样袖手旁观,我以后还怎么面对别的同学?”楚牧峰淡然的话语透露出一种不会放手的执着,眼中释放出来的是一种坚定眼神。

    对,就是坚定。

    要说之前他还是有所迟疑的话,现在随着他的一番话说出来,便不会有所迟疑和犹豫。

    人这一辈子,总得讲究个可为不可为。

    大丈夫碰到可为的事,即便是明知道这事会有危险也必须要做。

    不做,这辈子良心难安;不做,楚牧峰都不会原谅自己。

    何况梁栋才问的铁不铁,其实陈平和楚牧峰虽然说不像是和范喜亮他们那样是死党,但一个班的,同窗几年,关系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当然楚牧峰敢这样和梁栋才说,也是觉得自己和他关系不错,但梁栋才会不会帮他出面,他是没有多少底气。

    毕竟说到底,他们的关系还没有说多硬。

    更别说要针对的是紫棠公司的姚秉。

    梁栋才有所顾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实在不行的话,自己就得重新搬救兵了。

    “哈哈!”

    谁想梁栋才听到楚牧峰的话后当场就笑起来、

    他会拒绝吗?当然不会。

    梁栋才一直都想要和楚牧峰搞好关系,两人毕竟是不打不相识。

    在北平警备厅的时候,梁栋才就想亲近楚牧峰,却是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在,他岂能错过?

    不就是一个紫棠公司吗?

    要是说因为踩着紫棠的肩膀和楚牧峰变成死党,梁栋才觉得划得来。

    “既然陈平和崔真都是你的同学,那么他们有难,你又开了口,我自然是要伸出手帮助,放心吧,你尽管出手好了,出了事我给你兜着。”

    梁栋才瞥视向对面的姚秉,语气冷厉地说道:“正好我和这个紫棠公司的姚三公子也是有一笔账没有算清楚,要不就今天一起算算。”

    “什么账?”楚牧峰多问了一嘴。

    “他以前迷晕过韩嫣,想要对韩嫣为非作歹。幸好最后关头被我们现救下来,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为了韩嫣的名誉,没想把这事闹大,所以说这事一直压着,是我们哥几个间的秘密,就连家里长辈都没有告诉。”

    “但是这家伙太无耻了,这口恶气我却早就想要泄出来。”

    “不然姚秉还真以为这金陵城就是他们紫棠公司的天下,真以为背靠着那个人,就能够肆无忌惮胡作非为!老楚,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陪你一起!”

    这刻的梁栋才充分展现出身为梁家人的底气。

    “垃圾!”

    想到韩嫣竟然差点被这个人渣畜生玷污,楚牧峰心里就冒出一股冷意,再看向对方的时候,已经格外冷漠。

    “放心吧,就算真闹大了,也不用你梁家独自来承受压力!”

    下定决心的楚牧峰自信满满地说道。

    有老师叶鲲鹏在这边撑腰,他无所畏惧。

    绣楼中。

    小凤仙就是崔真。

    此时此刻的崔真穿着的是一身白色裙装,梳着整整齐齐的宫装型,白皙娇嫩的脸上早就布满着泪水,将妆容都给哭花。

    可她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坚决。

    “陈平,你现在就走,我不想要再看到你。我之前和你说的很清楚,我的事我自己来承担,整件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不需要你做什么!”

    “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咱们之间的事就此一刀两断,你我之间再见就是陌路人。”

    斩钉截铁的话语中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决心。

    崔真就是这样想的。

    “小真,不是那样的,事情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你碰到的这个麻烦事,我早就想要解决。你放心,我这边已经凑齐了所有钱,你只要跟着我走,是能帮助你解决麻烦的。”

    “走吧,咱们不要再在这里待着,也不要选比什么花魁。我现在只想要你跟着我走,真的,我不能没有你!”

    陈平双眼噙满着泪水,看向绣楼饱含深情地诉说。

    “我不要你管,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崔真凄厉地喝道。

    “不,我不走!”陈平依然十分固执。

    “啪啪!”

    看到这样一出狗血十足的情景,姚秉非但是没有多少愠怒的意思,反而是露出几分玩味神情来。

    “呵呵,有意思,真的有意思。要是说整件事就这么寡淡无味的结束才真的没劲,现在这样挺好的,我就喜欢看戏,你们这出爱情戏看的我热血沸腾。”

    “来啊,别停啊,继续演啊!”

    “三公子!”

    就在这时,有个人出现在雅间,推门进来后,望着姚秉赔笑说道:“这事要不就这样吧,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出现在这里的是个中年男人,他穿着一系青色长衫,器宇轩昂,眉宇间浮现着的是一种淡淡忧愁,望过来的眼神带着几分恳切之意。

    “方老板!”姚秉看到来人是谁后淡然开口。

    方老板就是方直,就是这家夜总会的大老板。

    “姚三公子,您是我们这里的贵客,但有些事情最好不要闹得不可收拾,那样的话对谁都不好。”

    “这个陈平我会让人带走,您这边是不是住下来,让小凤仙好好陪陪你。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你看可以吗?”方直快刀斩乱麻的说道。

    “行啊!”

    姚秉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地说道:“其实我最开始也没有想要闹事啊,甚至就算现在我也没有闹事啊,闹事的人在下面呢。”

    “再说我是给你捧场的,二百个花篮那是真金白银会拿出来的,方老板,你可不能坑我啊!”

    “当然当然,您放心,我会解决好这事的。”

    瞧见姚秉还算是给面子,方直也就没有多说下去的必要,转身就走出雅间,来到外面后就吩咐下人开始做事。

    “将那小子赶出去!”

    “将小凤仙带给姚三公子!”

    “好好招呼其他客人,别把场子气氛冷了!”

    “是,老板!”

    正当那帮看场子的凶神恶煞般准备动手时,楚牧峰的身影出现在楼道上,扫视过闹哄哄的一楼,大声喝道。

    “住手,我看谁敢动他!”

    唰唰。

    随着楚牧峰声音响起,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抬头望过去。

    当他们看清楚楚牧峰的脸庞后,都露出一种迷茫的表情来。

    “这是谁啊?”

    “不知道,挺面生的!”

    “没想到今天这出戏是一波三折,又出来个不消停的主!”

    下面没人认识楚牧峰,是议论纷纷。

    陈平在抬头看过去的瞬间,在看清楚是谁后,神情布满了错愕。

    他压根都没有想过会在这里碰上熟人,还是同班同学楚牧峰。

    “楚牧峰,你怎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不会呢?”

    楚牧峰冲着陈平温和一笑,扬手招呼道:“老同学,没想到咱们多年不见,再见见面竟然会是这种场面。来,上来说话吧!”

    “好!”

    陈平虽然也有些懵,但形势还能比现在更加糟糕吗?

    他现在虽然也是满肚子疑问,可还是本能的相信楚牧峰。

    因为他知道以前在警校的时候,楚牧峰就是一个做事稳健之人。

    他既然敢露面喊住自己,应该是看到整个事,所以才会出手帮忙。

    对,一定是这样!

    陈平心底忍不住冒出一丝希望来。

    那帮看场子的原本是想要围堵,可想到楚牧峰所在的是雅间位置,心生几分忌惮,没有伸手阻拦,纷纷瞧着陈平沿着楼梯走上二楼。

    “吆喝,有点意思啊。”

    原本已经准备罢手的姚秉,看到这一幕后,嘴角微微一翘,眼底迸射出两道阴鸷狠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人敢为那个家伙出头?”

    “这是不是说小凤仙也会闹出点动静来。”

    “嘿嘿,我就说这花魁大赛不能这么结束,果然有看头!”

    “咱们继续看会儿热闹吧。”

    在这里玩的人,自然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主儿。

    他们纷纷意识到会有一番争斗,所以原本想要离开的想法全都消失,一个个又都坐了下来。

    见此情形,最不爽的自然就是方直。

    原本已经平息的风波再起波澜,他能高兴才怪呢。

    “楚牧峰,楚牧峰,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似乎听谁念叨过?”方直蹙起眉头,冷声自语。

    走进来后,看着面前这个老同学,陈平有些难以控制,情绪显得颇为激动地说道:“牧峰,真是万万没想到啊!你怎么来了金陵?”

    “我的事情稍后再说,先说说你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楚牧峰抬手指向旁边的绣楼:“如果没猜错的话,小凤仙说的就是崔真吧?”

    “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吗?你们两个毕业后不是说好就要结婚的吗?怎么现在她沦落到这种地步,你又变成这样,这里面到底生了什么?”

    看到楚牧峰已经凭着声音认出了崔真,陈平脸上顿时满脸羞色,低着头,沮丧不已地说道。

    “你猜的不错,小凤仙就是崔真,我和她之间的确生些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牧峰,我知道这样说很唐突,但你能不能出手救救崔真吗?”

    说到这里,陈平猛然抬起头,双手紧紧抓住楚牧峰的手,充满恳切地说道。

    “牧峰,求求你了,你就看在咱们都是同班同学的份上,救救她吧。你要是不救她的话,就没有谁能救她了。”

    无助可怜的眼神,惶恐不安的情绪。

    陈平现在就像是溺水的人,拼命挣扎,只要是抓到根稻草都会当做能救命的。

    “放心吧,我既然把你喊上来,就肯定会帮你的。至于你和崔真到底经历了什么,以后再说,现在先办正事要紧。”

    楚牧峰摆摆手,让陈平稍安勿躁后,冲着梁栋才问道:“崔真和这里是什么关系?想要带走崔真的话,需要花钱吗?花多少?”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梁栋才对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还真是不太熟悉,所以直接说道:“要不就将这里的老板喊过来问问,不过我想也不用咱们喊了,你既然出面插手,老板肯定也该露面了。”

    果不其然。

    就在他话音落地的同时,方直便出现在这座雅间中,看到梁栋才时眼神微凛,随即释然一笑,拱手说道。

    “我就说咱们这儿能有几个能和姚家老三叫板,原来是梁少大驾光临。”

    “梁少,你这是做什么?你这样做让我很难办啊!要不给我个薄面,人让我带走,您今天的一切开销,都免了,可以不?”

    “方老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个兄弟有些话想要问你,你看方不方便回答下呢。”梁栋才无视掉方直的这种做法,淡淡说道。

    “兄弟?”

    想到梁栋才的身份,再看向楚牧峰的时候,方直眼前顿时一亮。

    他这会儿已经认出来楚牧峰到底是谁了,就说刚才听到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呢。

    原来他就是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班的楚牧峰。

    “行,你问吧!”方直心里有数后也收敛起来最初想要直接带人走的想法。

    毕竟楚牧峰也不好对付,进修班第一名的成绩摆在那里,北平警备厅刑侦处副处长的身份也是实打实的,绝对不是一般人能相提并论。

    做生意和气生财,能不惹麻烦,方直是绝对会想着避免。

    “方老板,我想带走小凤仙,需要怎么做呢?”楚牧峰直奔主题。

    陈平眼神中充满着希冀望过来。

    “带走小凤仙?”

    方直听到是这个事后,眼眸中闪过一抹无奈和迟疑,随即坦然说道:“梁少,楚处长,不是说我不给你面子,也不是说崔真不能带走。”

    “崔真当初可是和我们签了协议,所有如果有人愿意花四千大洋,就能够将她带走。”

    “四千大洋?你们这是抢钱呢!”陈平顿时忍不住吼道。

    “抢钱?”

    方直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眼这个闹事的始作俑者,冷漠地说道:“谁说我们是抢钱的,我们是正儿八经的夜总会,协议都是有着法律效应。”

    “况且我们可是一次性支付给小凤仙两千大洋,再加上这些日子的培训,还有吃喝穿用,哪个不要花钱,四千大洋多吗?”

    “行,那就四千大洋!”

    楚牧峰立即打断这种谈话,直言道:“我给你四千大洋,你现在就让小凤仙过来,我要带走她!”

    “楚处长,恐怕不行啊!”方直摇摇头拒绝。

    “什么意思?你刚才不是说四千大洋吗?现在想要反悔?就地起价吗?”陈平表现得非常冲动,想到崔真这些日子的生活,他就心如急焚。

    “反悔?”

    方直冷眼瞥视过来说道:“你搞错了,我不是想要反悔,也不是想要就地起价,而是这事吧,在花魁选比没有开始前,你拿钱赎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现在不是花魁选比结束了吗?小凤仙不但是我们这里的花魁,还要陪姚三公子一晚。”

    “也就是说,从这刻起到明天这时候,小凤仙都和我们没有关系,她是姚三公子的人,你们想要带走她,总得问问人家姚三公子的意见吧?”

    楚牧峰听到这话,看向方直的眼神顿时变得凛冽起来,冷冷说道:“方老板,你这是想要搪塞我吗?”

    “不敢不敢!”

    方直表现的很中规中矩,态度也极为端正地说道:“楚处长,我哪里敢搪塞你们,而是这事就是这样,咱们做生意的,不能坏了规矩不是。”

    “你们想要带走小凤仙,没问题,但这事就得姚三公子说了算。”

    梁栋才看到好声好气的说话,方直根本不买账后,脸色一沉挥手呵斥道:“方直,你当我真的不敢拆了你这破楼吗?”

    “信不信,从今天起,我天天让兄弟们过来检查,我倒要瞧瞧你这里是不是都是合法的,你别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

    “梁少,瞧您说的,我哪里敢那样做,这不是事情就是这样的吗。您是大人物,那边的姚家三少也是大人物,我哪边都得罪不起啊!”

    “还请你们二位别为难我了,只要姚家三少同意,我立马放人,钱我也不要了,算给您赔罪,你看成不?”

    方直说着,身体都恨不得弯腰到地上,还能说他态度不恭敬?

    这幅架势就好像是在说,你梁栋才继续折腾下去就是无理取闹,就是故意刁难人了!

    “栋才,将人给我带过来!”

    楚牧峰一眼就洞穿了方直这种人的做法和秉性,漠然摆摆手说道。

    “没问题!”

    梁栋才起身就走出去,绣楼就在旁边,想要带人过来的话很容易的。

    看到他竟然真这样做了,方直弯着的腰也一下就站直起来,看向楚牧峰的眼神流露出一种愤然之色。

    “楚处长,你真要这么不讲规矩吗?”

    “你的规矩?我看不算什么好规矩,不讲也罢!”楚牧峰不置可否道。

    “那我先告辞了。”

    吃了个瘪的方直转身走出雅间,都没有再瞧楚牧峰一眼的意思。

    很快,他就来到姚秉面前,恭敬地说道:“姚三公子,刚才在那边的事是这样的……”

    “我也没有想到梁少会跟随着楚牧峰过来,而楚牧峰和那个闹事的家伙是认识的。现在他们想要强行带走人,我也拦不住啊。”

    “梁栋才吗?”

    姚秉在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眼底闪烁着一股颤栗般的兴奋光芒,整个人一下就从刚才的冷静状态变得亢奋起来。

    “竟然是梁栋才!我还以为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坏我的好事!哼,是别人的话我或许还会放他一马,要是这家伙的话,嘿嘿,这事就没得商量了!”

    姚秉立即站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走吧,咱们去会会这个梁栋才。”

    “姚三公子,除了梁栋才外还有一个楚牧峰,他是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班的班长,因为一天就破掉人口贩卖案而名声大噪,而且还是北平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方直跟着说道。

    “所以呢?”

    这边的方直还想要继续说下去,谁想姚秉却是已经打断他的话,眼神不屑的说道。

    “别忘了,这里是金陵不是北平,就算他是什么刑侦处的副处长,难道说还能将手伸到这里不成?给我记住,在这里,我紫棠公司的话就是圣旨。”

    这番话说得是狂妄自大,嚣张跋扈!

    “是!”

    听到这话的方直便不再言语,剩下的话全都咽回肚里,人家都这样说了,自己还非要添堵不成。

    再说这事他最初是不想要闹大的,可要是说事情控制不住的话,那就闹吧,闹得越大越好。

    这样我这店才能更加出名不是。

    方直心里拿定主意,你们两家去狗咬狗吧。

    雅间中。

    看着眼前的小凤仙真是崔真的时候,楚牧峰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眼前这两位都是他的同班同学,当年都是高等警官学校的精英。毕业后据说他们也都分配到地方警备厅中,可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落魄如此。

    一个堕落风尘。

    “行了,你们总算能见面了,咱们有什么话出去再说。”楚牧峰知道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也就干脆说道。

    “小真。”

    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见过的爱人,陈平语气哆嗦,身体颤抖,就连伸出去的双手都难以控制。

    崔真呢?

    她也没想到在这里会碰上楚牧峰,更加没想到是楚牧峰管的这事。

    她原来是不想要搭理陈平的,但当她看到本来挺年轻帅气的陈平,现在却像是一下变老了十岁似的,就感觉心疼无比。

    她知道陈平在外面比她更难受,更痛苦。

    “陈平,你这又是何苦呢?”崔真擦了擦眼角的晶莹,叹息着说道。

    “我现在就后悔自己当初是没本事的,要是有一点本事的话,也不至于让事情变成这样。”

    “可当时的错误已经造成,现在想要弥补都没有机会。只是我不能再眼睁睁的瞧着你堕落风尘中。”

    “小真,这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撒手,求求你也不要放手,你若放开,我宁愿去死。”陈平眼神坚定,一把就攥住崔真的双手颤声说道。

    听起来两人之间的故事很复杂,很悲情啊。

    楚牧峰心里面这么想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他挺直了腰杆,冲着两人微笑着说道:“陈平,崔真,你们先站到一边去,放心吧,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会带着你们离开的。”

    “嗯。”

    陈平和崔真紧握着双手,打死都不会再松开。

    两人目光对视,之前的所有隔阂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就是夫妻,何来生死大仇。

    楚牧峰稳坐钓鱼台。

    梁栋才淡定自若。

    从外面走进来的,姚秉以及他的跟班小弟,当然方直也跟在后面。

    两强相遇,整个二楼的氛围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就连一楼的议论纷纷也都戛然而止,都伸长脖子,将目光投了过来。

    “呦,我还以为是谁敢公然撬我的人,原来是你梁栋才。怎么着,你这是皮痒痒了吗?想要让我给你松松。”

    走进来的姚秉扫视全场后,目光就落到梁栋才身上,带着几分傲然道。

    在他眼中,也只有这位才是最大的对手。楚牧峰?哪根葱?

    梁栋才自顾自的坐着,随便磕着面前盘里面的瓜子,漫不经心的说道:“姚秉,今天不管你说什么,小凤仙你都是带不走的,她今天必须跟我离开。”

    “跟你离开?”

    姚秉拉过来一张椅子,就在正对着门口的位置坐下,大马金刀的看过来,冷笑连连。

    “跟着你走?你以为你是谁?我可是花了真金白银花,你呢?只凭一句话就想要带走?这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梁栋才,你这是警员当久了,连最起码的规矩都不懂了吗?还是说你当警员期间就是这么干的,如此胡作非为!”

    “花钱吗?我也会花钱的。两百个花篮是吧?折合多少钱,我给就是了!”

    “但今天她这个人我必须要带走,你要是说识相的话就别和我对着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哼,不就是钱吗?梁栋才还真不缺钱,钱对他也只是一个数字罢了。

    “我不要钱,我只要人。”

    姚秉眼珠微转,斜视过小凤仙后,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说小凤仙,你应该清楚,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要不然也不可能说给你打赏那么多花篮。”

    “姚公子,多谢你的厚爱,但我是有丈夫的。陈平就是我的丈夫,我之前会沦落到这里来也是有原因。”

    “现在我和丈夫之间的误会已经说清楚,所以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崔真直视着姚秉的眼神,婉言乞求道。

    “放过你?”

    姚秉眼底顿时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再看过来时已经是再有丝毫温情。

    “小凤仙啊小凤仙,在这金陵城中还从来没有谁敢这样戏耍我。你真的当我是个傻子吗?你觉得能够这样玩弄我的感情吗?这样做是要付出代价的。”

    “姚公子,请你说话自重。”

    陈平紧紧握着崔真的手,无所畏惧的盯视过来,冷声说道:“小真是我妻子,我虽然不清楚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我相信小真,我相信她说的话。”

    “所以说请你从现在起,不要再纠缠她,否则我是不会饶恕你的!”

    “哈哈,你不会饶恕我?”

    被这样恐吓威胁的姚秉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然后猛地停住后,看向陈平的眼神如狼似虎。

    “一个连自己媳妇都保不住的男人,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威胁我?陈平,你是不是觉得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觉得我找女人的话,只要看对方长的漂亮就成。”

    “实话告诉你,我是喜欢上了崔真,所以你们之间的事,我早就打听得一清清二楚。我知道你是个窝囊废!是个怂货!是个穷鬼!”

    “这样的你哪里配得上崔真,你还让她来到这里,参加什么花魁!说到底,无非就是为了钱!”

    ——————————

    月底了,大家票别浪费,喜欢请投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