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326、三十人、三十案
    说道这里,杨隶忽然神色一正,严肃说道:“叶老,就因为他的擒拿术出色,现在总教官陈宣崇盯上了他,要和他切磋切磋,还希望他能够帮助辅导其余学生。”

    “陈宣崇?”

    叶鲲鹏扬起眉角,带着几分玩味道:“他陈宣崇真的只是想要让楚牧峰帮助教授擒拿术吗?我看应该是另有目的吧?”

    “叶老,陈宣崇是戴隐的人,是戴隐在警官学校安插的眼线。他会这样做,我估计十有八九是受了戴隐的指使,要是那样的话,说明楚牧峰已经进入戴隐的视线?您看,这对他今后的展是好还是坏?”杨隶不由得问道。

    “好坏都看他自己的造化。”

    叶鲲鹏不置可否地摆摆手,端起茶盏,吹了吹漂浮的茶叶,然后慢慢饮了一口后,不急不缓地说道。

    “戴隐这个人我是有所了解的,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不错,但其能力和水平也是非常出色,我觉得他迟早会获得那位的赏识,能够大权在握,还有就是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戴隐肯定早就知道了牧峰!”

    “这个猴崽子当初在北平城闹出的动静有多大,你也是知晓的,几十个间谍被抓,三个间谍小组被连根拔起,这对岛国特高课的重创是难以估计。”

    “要是再加上他之前干掉的伪满洲国的间谍,还有岛国特别行动组……”说到这里时,叶鲲鹏陡然眼神锋锐。

    “有如此功劳在,戴隐没听说过他才是不可能的。但你说的也对,陈宣崇接近楚牧峰别是有其余目的,这事你继续盯着。要是说陈宣崇只是欣赏楚牧峰,想要让他帮忙教授下擒拿术的话,就让楚牧峰放手去做。”

    “当然,要是说陈宣崇是有别的目的,是想要将楚牧峰拉进力行社当特工,这事就要好好的琢磨下,毕竟这关系到楚牧峰的前途命运,咱们即便是他的师长,也不可能说贸然做主。”

    “是,我会盯着的!”杨隶恭敬道。

    “一周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你们下面要进修什么项目?”

    “下面将是安排的特别项目!”

    说起这个,杨隶眼底就浮现出一抹锐光来:“叶老,明天要进行的第二部分进修内容,就是一块试金石,这帮人到底是骡子是马都得拉出来溜溜。”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嗯!”

    ……

    第二周早上第一节课。

    杨隶和张道池陪伴着李五省出现在教室中,在看到李五省又来了,所有学生都露出一种诧异的表情。

    不应该啊!

    以着李五省的身份,开班已经讲过话了,再出现的话应该就是结业的时候,这才刚刚一个星期又来了,莫非是有什么事不成?

    果不其然。

    “各位学员,看来你们果然不愧是警队精英,一周下来表现是可圈可点,没有一个被淘汰!”

    “在开班前我就说过,你们这次进修不是走过场,是要拿出真本事的,所以第二周的进修内容,就是我为你们准备的重头戏,让你们能够大显身手。”李五省扫视全场后大声说道。

    “重头戏?会是什么?”

    “能让教育长如此郑重其事,看来绝对不简单!”

    “还挺让人期待啊。”

    在三十名学员的好奇眼神中,李五省一抬手,身边顿时有人拿过来一沓子信封,每个信封上都没有名字,只是标记着一个数字,从一到三十。

    “我宣布,你们第二周的学业就是实战破案!”

    李五省的声音响起后,全场一片静寂,然后便冒出阵阵窃窃私语声,众人都是一脸愕然,不是来学习的吗,怎么还要来实战破案呢?

    “很意外是吧?其实一点都不意外。”

    李五省将每个人的表情变化都收在眼底后,跟着说道:“你们都是警员中的精英,破案对你们来说就是基本功,你们这个进修班,如今在整座金陵城中已经是家喻户晓的,都知道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警员齐聚一堂。”

    “你们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一直默默无闻岂不是太不像话,所以说这次第二周的考核就是实战破案!”

    “放在你们面前的信封里面分别装着三十个案件,这些案件都是金陵警备厅近期的一些案件,要说难度都差不多,你们需要从里面抽取一个作为自己的作业,时间期限为一周。”

    “按照破案时间来统计,谁第一个破案,谁就是第一名,往后以此类推,作为你们第二周的考核排名。”

    说到这里,李五省补充着说道:“当然,每个案件对应的相关部门和分局,学校都已经联系好了,你们过去他们会无条件配合办案。简单点说,你们的出点是相同的,至于说谁能第一个走到头,就看各自的本领了。”

    “各位学员,听清楚了吧?”

    “清楚了!”

    “那就按照顺序过来抽取信封吧!”

    “是!”

    李五省的话说的很明确,案子都是悬案,那肯定都有难度,真有线索什么的,肯定早就被破了,所以不管是谁,抽到什么案子都是命,不用去抱怨什么。

    当然,众人也没有资格的抱怨,这是他们的职责。

    “这是我要负责的?”

    随手拿起那个数字19的信封,楚牧峰打开后,里面有一张信纸,上面言简意赅的写着案情陈述。

    其实案子也很简单,就是一起人口失踪案。

    失踪的多数都是孩子和女人,他们都是在不经意间,悄无声息地消失了,直到现在,警备厅这边都没有调查出来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案件的配合部门是玄武区分局。

    “失踪案吗?”

    楚牧峰双眼微微眯缝成一道线,脑海中开始梳理着一条条思路。

    不管是什么样的失踪案,想要入手调查的话都是有着固定的一些方法,自己要做的就是看如何找到最佳切入点。

    这种案子简单吗?

    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简单是既然是连环失踪,那有可能只要找到一个失踪人口,那么就能顺藤摸瓜,将其余人全都挖出来。

    但复杂的是,有可能这些失踪案可能并没有共性,或者说那些失踪人口其实早已经离开了金陵城,那就会成为一宗死案。

    “单看这个案情概述太单薄太简单了,想要知道详细情况,只有去玄武分局走一趟!相信那边是会有详细记录!”

    就在楚牧峰这边暗暗思索的时候,另一边的金君集也打开了自己的信封,从里面抽出来的信纸上简单介绍了一起杀人案。

    “毒杀案吗?”

    这样的案件想要调查,也是有些难度。

    毕竟不是正大光明的行凶杀人,而是通过投毒去做,这样就无形中增加了破案难度。

    不知道凶手身份,不知道毒药的种类,不知道什么时候投毒,投毒的过程中是否还有帮手等等。

    “也不知道那个楚牧峰抽到的是件什么案件?”金君集拿着信封,眼神若有所思的瞥视过来。

    看到的只是楚牧峰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却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神情变化。

    “连环杀人案?这样的案子也能被我抽中?”

    “雨夜追凶案,有点意思。”

    “神秘盗窃案,案现场的一连串数字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

    学员们纷纷将信封内的案情概述拿出来看着,忍不住出这样那样的惊叹。

    不是说他们大惊小怪,而是这些案件还真是千奇百怪,各有特色,难怪会成为悬案。

    “老楚,你抽的是什么案件?给我瞧瞧?”梁栋才侧身看过来问道。

    “人口失踪案!”

    说着,楚牧峰就将案情概述递了过去。

    李五省又没有明令制止不能互相交流,自然可以互通有无。

    当梁栋才看过之后,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摇了摇头道:“嗨,你这运气也真是太好了!”

    “什么意思?”

    楚牧峰捕捉到梁栋才神情变化,不由心思微动问道:“难道说这个人口失踪案有什么内情不成?”

    “这案子是个悬案,从第一起报案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月时间,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能破掉的案件,竟然被你抽到了,我只能说你的运气太好了。”梁栋才随意撇撇嘴说道。

    原来如此!

    数月都没有能侦破的人口失踪案,的确很麻烦,因为时间越长,就越是充满未知的变数,况且这个案子既然梁栋才都听说过,想必一定已经成为了关注焦点。

    如此一来,破了固然会得到赞许,但要是不能破掉,就会成为众人笑柄。

    “你的呢?”楚牧峰淡然问道。

    “一起谋杀案,死者是一个饭店老板,虽然社会关系比较复杂,但我相信只要有严密推论,能够很快就揪出凶手!”梁栋才的运气不错,抽到的这个案件相对来说要容易多。

    梁栋才有说出这话的底气,金陵城毕竟是梁家的主场,要是连他都无法破案,那真是个大笑话了。

    “咳咳!”

    眼瞧着下面的议论差不多后,李五省咳嗽了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后,跟着朗声说道。

    “好了,你们现在都拿到了自己的案件,每个案件下面都有需要配合的部门地址和负责人,各位同学,从现在起就可以去着手破案了,我在学校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是!”

    不管案件难易程度如何,这一刻所有人都是振奋的!

    三十个案件要是说都能侦破,应该会引起金陵城民众的哗然赞许吧,那么身为始作俑者,又怎么能不引以为傲?

    “楚牧峰,这次我会拿下第一的!”金君集攥紧拳头,眼神坚定。

    ……

    金陵城郊外,一座废弃的烧窑厂。

    这里以前是烧制瓷器的窑洞,后来老板家没落衰败后这里就被彻底遗弃,长年累月没有人过来,遍布着一人多高的杂草。

    深夜,一阵寒风刮过,带起阵阵索索声响,像是有无数只小虫子在咀嚼般,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别说是晚上,就算是白天都没有人会过来这里。

    “呜呜!”

    然而就是在这种地方,突然间从窑洞中传出来一阵阵压抑着的哭声,声音是从窑洞深处出来的,在里面很响,但传到外面时已经变得仿若蚊虫了。

    再加上寒风的吹动,会让人瞬间有种错觉,仿佛听到的不是哭声,而是有着一只厉鬼在鬼哭狼嚎,渗人的慌。

    窑洞深处。

    哭声就是从这里传出去的,这里只有一盏微弱的煤油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煤油和恶臭混合的味道,让人闻了就想吐。

    十几个脏兮兮的孩子和几个衣着凌乱的女人被关押在这里。

    里面没有床铺,所有都是躺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眼前除了生锈的冰冷铁门外,就只有黑沉得让人窒息的窑洞洞顶。

    “这里到底是哪啊?”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

    “我肚子好饿啊!”

    “我要回家,放我回家,我要爹娘!”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几个孩子们又开始哭喊起来,已经七八岁的他们都已经懂事,知道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

    又饿又渴的他们,只能这样惊恐地哭喊,想要有人来救助。。

    “孩子,别哭了,就算是把嗓子哭哑了,都没有人会来救你们!”

    就在这时,窑洞最深处的角落,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女人冷漠着说道,说出来的话语是嗓哑的,语调是幽幽的,带着几分冷寂,也立即让这群孩子乖乖闭上嘴巴。

    “姐姐,这里是哪儿?我们怎么才能出去?”

    沉默片刻,一个年龄稍微大点的男孩走出来,望着那个女人问道,眼中流露出一种希冀目光。

    “这里是哪儿?”

    女人喃喃自语,神情充满绝望地说道:“你们就别管这里是哪儿了,只要记住你们很快就要被卖走就行了。”

    “卖走?我们是被拐卖了吗?”男孩强忍着心中的害怕问道。

    “没错,你挺聪明啊!”

    女人有些诧异的望过来,但只仅限于此,很快就又恢复那种半死不活的模样,冷冷说道:“要不你们哭得大声点,看看会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看看你们家人是不是会出现接你们回家?”

    “哇哇……哇哇!”

    随着女人这话说出来,刚才才安静下来的窑洞顿时又回荡起凄厉的哭声。

    对于小孩而言,表现畏惧和惊恐的最好行为就是哭嚎了!

    “这位小姐,你是说我们会被贩卖?”几个女人中有一个面容姣好的站出来,望着墙角的女人有些惊慌地问道。

    “小姐?”

    被黑暗包裹着的女人猛地听到这种字眼,脸上顿时露出极端愤慨的神情,自嘲般地说道。

    “我算什么小姐!哪里有我这样的小姐?你们几个也不用从我嘴里问出什么话来,只要知道这里对你们来说是个地狱就成。”

    随后她便真的不再说出一句话。

    几个女人则战战兢兢地蜷缩在墙角中,眼神有些涣散。

    十几个孩子依然是失声痛哭。

    “娘,你在哪里,赶紧来接我回家。”

    “爹啊,我保证会乖乖听话,你快来救我啊。”

    “奶奶,你在哪?我好害怕。”

    “哭吧,闹吧,等到你们这批走了,还有下批会过来的。”

    女人无视掉这种闹腾的场面,脸上一直都保持着漠然表情,根本没有别的特别情绪。

    对她来说,这种场面早就习以为常。

    窑洞外面不远处的一座房间中。

    这里有几个壮汉正在喝酒闲聊,地面上散落着酒瓶子和烟蒂,窑洞深处传来的哭声传到这里的时候,这几个人根本没有起身有想要去看看的意思。

    “哭,哭,就知道哭,过两天看你们还有哭的力气没有?”

    “最近的风声好像有点紧,咱们还是谨慎点,千万别处什么乱子!”

    “嗨,能出什么乱子?你想多了!咱们就是负责看管的,又不管押送,出事也和咱们没关系。来来来,喝酒喝酒,想那么多干嘛。”

    任凭窑洞深处哭声悲惨,这里依然是喝酒吃肉,逍遥快活。

    ……

    金陵城,依然是那间密室。

    神色冷漠的戴隐认真聆听陈宣崇的禀告,他在中央警官学校的耳目就是陈宣崇,不管大事小事陈宣崇都会如实汇报。

    “哦,你是说李五省从金陵警备厅中调取了三十个没有破的案子,让那批学员来负责抽取破案?”戴隐皱起眉头说道。

    “对!”

    陈宣崇也对这个举动也感觉有些奇怪,不知道李五省的做法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他就是将案子分别放在三十个信封中,让学员们自己抽取,每个人抽到对应的案件后,就会第一时间登记下来,谁想要篡改都没有机会,而且李五省还说,以一周时间为限,以破案先后时间来排名!”

    “总务长,我有点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是应该招揽所有人的吗?那还折腾出来这样的破案有什么意义呢?毕竟破案的事儿,不单单是看个人能力,也要看点运气,他这样做,明显会引来非议啊?”

    “除非……”

    “除非李五省别有所图!”

    戴隐猛地抬起头,眼神锐利地说道:“对,肯定是这样,这个所谓的进修班,他表面上是要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都成为他的班底力量。”

    “但他也心知肚明,这个想法肯定是办不到,那么退而求其次,当然挑选最优秀来投资了!”

    “对,肯定是这样的!”

    “那些案件既然是警备厅那边没及时侦破的,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难度,要是那些学员能在短时间内破获,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人才。”

    “既然是人才,李五省又不傻,是肯定会招揽的。这应该就是他的目的:优中选优!”

    “这不就和咱们的想法一致吗?”陈宣崇恍然大悟。

    “嗯,说的没错!”

    戴隐嘴角翘起一抹讥诮弧度,带着阴森笑容道:“李五省啊李五省,你这是想要效仿我吗?可别到最后画虎不成反类犬,嘿嘿!”

    “你这边继续关注楚牧峰,至于说到其余人暂时不用考虑,这届进修班,只要能将楚牧峰招揽过来,便是咱们的最大收获。”

    “那要不要和楚牧峰接触下?”陈宣崇低声问道。

    “接触吗?”

    戴隐低头沉吟了下,抬起头淡然说道:“接触一下也无妨,要是说一直这么不接触的话,反而不太好。”

    “再说咱们在中央警官学校的势力是摆在明面上的,你要是说故意视而不见,反而不美。宣崇,就利用你的身份去跟他聊聊,看看他的态度,至于说到最后能不能拿下他,那就要另说。”

    “是!”陈宣崇顿时心知肚明。

    原来楚牧峰在戴隐心中的地位竟然如此重要,要是这样的话,楚牧峰,希望你这次的案子能够带给戴隐大大的惊喜。

    ……

    深夜。

    中央警官学校的宿舍区。

    躺在床上没有睡觉的梁栋才翻过身来,借助着窗外皎洁月光,看过来道:“我说老楚,你的那个人口失踪案是归属玄武区分管的,我跟他们分局局长比较熟悉,要不要帮你打个招呼,让他全力配合你?”

    “行啊!”

    楚牧峰倒是不介意有这样的关系能利用,他的目的就是破案度,至于说到其余任何的辅助手段,没有则罢,有他也不会客气。

    况且李五省虽然说了每个分局都会无条件协助,但绝对是有力度差别的,如果能够确保这种帮助是尽心尽力,为什么要拒之门外?

    “别跟我说,那个分局局长也是你们梁家人?”

    “没错,你猜对了!”

    梁栋才嘿嘿一笑,直接从床上坐起来,颇为说道:“要是别的分区,我还真的是没戏,但要说到玄武分局的话,我恰恰能说上话。”

    “不给你卖关子了,那的分局局长是我哥,叫做梁栋品,虽说是我哥,但年龄比我大多了,你见到他可不要太奇怪。”

    “梁栋品!”

    楚牧峰暗暗记下这个名字后,也从床上坐起来,微笑着说道:“那这事就靠你了,想要尽快破案,必须得得到玄武分局的大力支持。”

    “虽然教育长说已经打好招呼,但我也清楚这里面的猫腻,要是那些分局不乐意,暗着使绊子的话,根本别想在一周内破案。”

    毕竟人生地不熟,再无人可调,单枪匹马还破个屁案。

    “没问题,实际上我已经给我哥打过招呼,他那对你也是很佩服的,也想要认识下你。毕竟我可是把你吹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梁栋才这话说出来,楚牧峰立刻无语的瞥视过来,这话听着就那么让人不待见。

    “不要说我的案子了,说说你的吧,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不用!”

    梁栋才大手一挥,傲然说道:“这个案子是金陵警备厅分管的,也是我当初知道的一个案子,交到我手里来办,是理所应当。说到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你差我远的多了,所以说这个案子吧,我有着绝对信心,能在最短时间内侦破。”

    “是吗?”

    楚牧峰倒是没有泼冷水的习惯,很随和地说道:“那就期待着你的第一名!”

    “你就看好吧!”

    这刻的梁栋才是踌躇满志。

    ……

    第二周,星期二。

    金陵警备厅下属玄武分局。

    在宽敞的办公室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坐在椅子上翻阅着面前的公文,其实这封公文他昨天就已经看过好几遍,可到现在还是忍不住翻阅。

    灿烂阳光从旁边的窗户中照射进来,映衬出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

    他已经快四十岁了,属于标准的大叔,梳着油光亮的大背头,隐隐释放出一种威严。

    他就是梁栋品,玄武分局的局长。

    “山河,你说这个有意思吗?”梁栋品拿起公文淡淡问道。

    很显然已经知道公文内容的苏山河,眉角挑起间,声音低沉地说道:“局长,我觉得这样做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竟然还真的答应了这种事。”

    “三十个人,三十个案件,就这样全都交给他们那些过来进修的学员去督办,这像话吗?”

    “我不是说他们没有资格,实际上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如今的行政等级都要比我高。我想说的是,他们对金陵城根本不熟悉,对这些案子更是一无所知。”

    “这不是他们之前执政办案的地方,这里是金陵城。想要在这里一举成名,得有多强的能耐才能做到。所以我对他们能在一星期内破案的说法是怀疑的!”

    “嗯,你说的对!”

    梁栋品也是担心这个,他拿起放在公文下面的卷宗,手指敲击着桌子说道:“这个人口失踪案一直都是你跟着的,前后都两个多月了吧?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破案,他楚牧峰过来,一个星期就想要破掉,这不是有点天方夜谭吗?”

    “局长,都是属下无能!”苏山河尴尬地低头说道。

    “这和你没有关系!”

    梁栋才挥挥手,无所谓地说道:“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你也不用对号入座,就这事吧,换做是谁遇到都会挠头的。”

    “人,没有缘由,悄无声息失踪,就像是被从这个世界上抹去,根本没有留下一点线索,怎么查?”

    “局长,或许这个楚牧峰真有办法呢?”

    苏山河提起这个人来,眼睛中忽然间冒出些许亮光说道:“我是听说过楚牧峰的,据说是北平警备厅的神探,侦破过很多难缠的案子。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没准这个案子交给他来办的话,真可能会破了!”

    ——————

    感谢艺欣秋月、玖月飞鹰、书友2o171213144144361、书友2o18o11319o5o2546、唐姑娘很温柔、nanman、黔雪开诸位书友支持!

    希望各位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支持正版吧!给我点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