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303、纳善画廊
    “科长,纳善画廊的主人叫做柳城,今年四十来岁,是在咱们四九城内绘画界颇有声望的画家。他不仅精通水墨画,而且还喜欢收藏古今名人字画,所以也算是个收藏家。”

    “纳善画廊算上柳城在内,总共没有几个人,我只知道他有个漂亮的女助手,还有个是负责画廊管理的经理,好像叫做叶眉。”王格志回忆道。

    “你现在去整理下纳善画廊的详细资料,记着,我要知道最详细的,包括纳善画廊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当时经手这事的人是谁。柳城和叶眉是什么来历,画廊其余人的资料都要给我准备详细。”

    听完王格志的简单叙述后,楚牧峰觉得这样的叙述还远远不够,只是笼统的知道大概消息,不是他的作风,这会影响判断的准确性。

    “是,科长,我这就去,明天早上就会拿给你!”

    “好。”

    等到王格志走后,楚牧峰一拍巴掌,目光投向窗户,似乎落在城里某处。

    ……

    入夜。

    纳善画廊。

    织田武平正在欣赏一幅刚刚收来的字画。

    柳城是他的化名,也是他的隐藏身份。

    他以画家的身份在北平城站稳脚跟,这招可谓是十分巧妙。因为他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都落在了画画上面,反而没有谁去关心他的过往。

    虽然说他精心编排的过往也是经得起查证的。

    副组长大桥麻衣则是王格志说的叶眉,她的身份是画廊经理,负责画廊的日常运作,每一幅画的买卖,都会经过她的手。

    一个功力不俗的画家,一个善于经营的经理。

    这样的组合让纳善画廊在成立后没多久,就在北平城的艺术界站稳脚跟。

    “黑岛川雄估计也是憋坏了,所以想要早点出来做事。其实也正常,换做是我的话,也会像他那样很无聊的。”

    大桥麻衣坐在椅子上,手里举着一杯红酒慢慢品尝着,悠然自得地说道。

    “再无聊都得给我忍着,不然容易惹出麻烦。”

    织田武平扫视过大桥麻衣那叫白嫩嫩的性感脖颈后,眼底闪烁出一抹贪婪的光芒,他很想要像是一只猛兽般扑过去,狠狠蹂躏眼前这个尤物。

    但他也十分清楚,只能在脑海里想想而已,绝对不能付诸行动。

    大桥麻衣是蛛组的副组长,是他的下属没错,但这样的下属却是有着背景,要是说他敢肆意染指的话,肯定会被其后面的大人物送去当炮灰。

    知晓轻重的他绝对不会干出蠢事的!

    “组长,那么咱们现在是不是安全了,是不是可以继续做事了?”

    大桥麻衣扬起修长的脖颈喝掉杯中红酒,然后嘴角泛起一抹自负笑容道:“我还等着将那个老家伙拿下呢,要是能让他投靠过来的话,对咱们帝国军队攻略北平城将会有很大帮助。”

    “嗯,你说的没错。”

    织田武平眯缝着双眼,手指捏了捏鼻梁,阴恻恻地说道:“那个老家伙的确是很重要,要是能拉拢过来的话,对咱们攻略北平城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他现在虽然说也是帮咱们做事,但这样的做事都是建立在交易基础上的,是对他也有好处才会做。而要是说真的能拿下,事情的性质就会生变化。只是,你确定能成功吗?实在不行的话,这事就交给……”

    “不必再说!”

    大桥麻衣瞬间就拦住织田武平的话,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的同时站起身来,玲珑有致的身材在灯光照耀中散出一种致命的诱惑力。

    “组长,这事是我负责的,我也最熟悉,所以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你放心,我肯定会成功的!”

    “好,祝您成功!”

    注视着大桥麻衣的身影从眼前消失,织田武平一把将走进来的助手夏目樱春搂在怀中,在她欲拒还迎的挣扎中,拦腰抱起,大步流星的走进卧室。

    很快,里面便传来一阵销魂蚀骨的声音。

    ……

    清晨。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又是一个艳阳天。

    楚牧峰正坐在办公室中,翻阅着面前的资料,王格志则站在旁边,同时宋大宝也过来,毕竟涉及到这种资料之类的情报,宋大宝更擅长。

    事实也的确如此。

    桌面上的资料非常详细,比昨天王格志说的要详细的多。

    这其中就有纳善画廊是三年前开张营业,在这之前,北平城压根就没有柳城这号人物。

    纳善画廊成立之后,就引来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可谓是一炮而红,风生水起。

    这里就不得不提道了画廊经理叶眉。

    叶眉是纳善画廊的经理,也是有资格出入北平城各大达官权贵家族里面的交际花。

    只要说起叶眉,那知晓者都是举着大拇指头赞赏。

    是最豪爽大气的女人。

    也最妖娆迷人的经理。

    还是最心狠手辣的毒妇。

    别觉得前两条很正常,第三条有点夸大其词,其实第三条才是最威慑人心。

    因为就有人曾经亲眼目睹过,叶眉拎着斧头将一个调戏她的男人双腿砍断,当时那种鲜血淋淋的画面,让在场的人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所以叶眉是交际花不错,也是一枝没谁敢轻易采摘的交际花。

    “这么说来,这个纳善画廊接触的都是有钱人,有权的大人物。”

    楚牧峰将资料看完后,手指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也对,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被有他们选中的资格,要只是普通人的话,他们根本没必要理会?将目标锁定住这些人,悄悄进行策反,从而为他们所用。”

    “科长,咱们要不要提前做做工作,比如说调查那些和纳善画廊走的比较近的人群。他们虽然说有可能是没有被策反的,但也没准早就被策反。毕竟是顶着纳善画廊的名义,他们即便被策反了,也堂而皇之地来往,传递一些情报。”王格志低声说道。

    “嗯,必须调查!”对待这种事楚牧峰的态度向来是坚决的。

    虽然说逮捕蛛组的人后也能从他们的嘴里挖出来,但要是说事前做足功课,没准就能反其道而行之,从而更好地撬开对方的牙关。

    “这件事儿就交给老宋负责,去将所有和纳善画廊有关系的那些人都给我登记造册。记住,我说的是所有!”

    “这里面包括每一个买家,每一个达官贵族,甚至包括每一个普通人。不管他们的身份是什么,只要是和纳善画廊有过接触的,都不能错过。”楚牧峰站起身来走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明媚阳光沉声吩咐。

    “是,科长!”宋大宝恭声领命。

    “老王,咱们今天继续监视,希望能将这个蛛组的情况摸摸透。”

    “嗯!”

    既然这条大鱼已经进了网,那什么时候宰割烹饪还不是楚牧峰说了算。

    如果在这之前,能够借着这条大鱼摸到其余的鱼,不是更好的事吗?这样就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将这群鱼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

    北平城,青年赴死社。

    赴死,只是听名字就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浓烈肃杀气息,能活着谁愿意去死?但他们就是用赴死当做社团的名字。

    为什么赴死?为救国。

    为什么赴死?为民族。

    对他们这群热血青年来说,能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为国家和民族做出点事情,有所牺牲是值得的,即便是抛头颅洒热血都无所畏惧。

    但是这说的都是以前。

    现在这个社团已经解散了。

    不是说想要解散,而是被迫解散的。

    没有办法,当你这个社团整天有人被恐吓被威胁甚至被暗杀的时候,谁还敢继续留下来。

    他们是无畏死亡,但总得死的有点价值吧?

    倘若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被暗杀掉,死的无人知晓,死的没有一点价值,谁还会想死?

    慷慨赴死和被偷袭暗杀而死原本就是两回事。

    “所以说这个社团是你亲自下令解散的?”苏天佑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潦倒的中年男人,将面前的面碗推过去问道。

    “谢谢,不用了!”

    这是个大约三十来岁的男人,头蓬松的像是鸡窝,穿着的是一件破棉袄,虽然说五官看着还算不错,但眉角的一道疤痕却破坏了整体美感。

    可即便这样,面对着苏天佑推过来的面碗,饥肠辘辘的他都没有说像是一个乞丐般扑上前去就去吃,而是摇摇头道。

    “你已经请我吃了一碗面,我很感谢,这碗面你还是自个儿吃吧。放心,我会将知道的情况全都说出来的。不为别的,就为你既然敢调查这事,就有能为我们赴死社说话的可能,哪怕只是一点可能,我都不想放过。”

    听到他这样说,苏天佑也就没有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起来。

    他清楚自己想要知道那件事的秘密,就只能是从这位的嘴中知道,谁让这位看着潦倒不堪的男人,以前也曾经风光一时过。

    谁让他就是赴死社的社长,当年的风云人物林敢当。

    敢为天下事当。

    敢为国家事当。

    “你想要知道的林东昕和黄叶门他们的确都是我们赴死社的人,而且还都是赴死社的骨干,是原本将要当副社长的人。”

    “可惜的是,他们两个先后被暗杀,死的那样悄无声息,死的那样惨不忍睹,现在想到他们死去时候的模样,我都感觉揪心不已。”林敢当眼神中迸射出两道恍若实质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