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299、窝里斗
    “牧峰,刚刚厅长也说了关于你们一科奖励的事儿。你回去后抓紧草拟吧,将需要嘉奖的人员名单都列给我,至于说到对你的嘉奖,我估计级别暂时不合适再提了,所以会以物质奖励为主了,你小子可别有想法哦。”

    坐在椅子上,曹云山很干脆直接地说道。

    “怎么会,这年头,给钱最实在啊。师兄,我代下面弟兄先谢谢您了,没其他事儿,我这就去弄!”楚牧峰咧嘴笑道。

    “去吧去吧。”曹云山挥挥手。

    一科会议室。

    楚牧峰将五个侦缉队的正副队长们都给喊过来,手指敲击着桌面,一字一句慢慢说道。

    “整件事你们也应该都清楚了,那三个被咱们抓住的间谍,已经被力行社特务处北平站的人带走了,这是上面下达的命令,不是咱们能干涉的,但能顺利抓到这帮家伙,大伙是立下大功的,因此只要是参加行动的兄弟,都会立功受奖。”

    听了这话,众人脸上顿时洋溢着喜色。

    “还有就是咱们一科那个副科长的位置也空缺出来有些日子,鉴于这次大家的表现,这个位置就从咱们内部选择。”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扫过五个正队长的脸,平静地说道:“这次我准备提拔起来两个副科长,这两个名额我会直接交给处长定夺。当然不出意外的话,是不会有任何悬念,而经过这些天的案子和这次的行动综合来说,我觉得……”

    我觉得是最至关重要的一句话。

    这句话背后是肯定要说出名字,他们五个正队长能没有点期盼吗?当然都有,毕竟要是能够成为副科长的话,就相当于是一下就跨出一大步来。

    谁不想升官?

    但众人也都清楚,他们是没有资格去要,最终拍板权始终都在楚牧峰手里,他举荐谁,谁才能够上位。

    要是说谁因为这事而有意见,闹矛盾的话,楚牧峰会直接将谁踢出一科。

    “我觉得王格志和苏天佑是最适合的副科长人选,你们谁赞成?谁反对?”

    竟然是自己?

    王格志是有些懵,他是清楚自己的身份背景,那就是白板一张。

    当初能够成为侦缉一队的队长,已经是觉得烧高香,对于副科长的位置,他虽然说是也有点期待,可这样的期待并不强烈,可谁想到,楚牧峰硬是将这样的馅饼又砸到他头上来。

    一时间他都有些恍惚了,自己是听错了吧!

    第二个感到意外的就是苏天佑。

    作为空降到一科的侦缉五队队长,要是说谁在这里根基最浅的话,无疑是他,所以对这个副科长的位置,苏天佑也是没有多少觊觎之心。

    但现在呢?

    楚牧峰竟然会将这个位置交给自己。

    这瞬间让他有种莫名感动和安耐不住的激动。

    是,靠着家庭背景,他苏天佑想要当一名副科长,不,哪怕想要当个处长都没有太大难度。

    可那毕竟是靠着家族福荫得到的,但现在却是不同,他是靠着自己的实力,凭借着真刀实枪杀出来的一个副科长,你说他能不兴奋骄傲吗?

    这不就是他来刑侦处镀金磨炼的目的吗?

    其余三位队长,宋大宝,田横七和黄大风对这样的任命尽管说有些遗憾,说羡慕那是自然的,却没有嫉妒之心。

    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待遇上去了,大伙儿干得都很开心,自然没有丝毫不满。

    何况经过相处,他们也清楚楚牧峰不是一个喜欢偏袒的人,这次他们两个上了,下次就该轮到自己吧!

    所谓花花轿子众人抬,既然已成定势,当然没有谁有意见,纷纷鼓掌为他们两个庆贺。

    力行社,特务处北平站。

    站长办公室。

    在这里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身穿中山装,梳着大背头,面容肃穆的中年男人,他翻阅着面前的资料,眼神漠然地问道:“这么说来,从警备厅接受过来的间谍就只有三个人?”

    他就是北平站站长顾锦章。

    “对!”

    副站长林忠孝眼中有着些许冷意,低沉说道:“站长,我觉得这个阎泽是故意在和咱们作对,您说这件事咱们都已经了公文,他竟然还敢耍花招。据我所知,这次抓捕的岛国行动组起码有十来个人,可现在竟然就只剩下正副组长三个,其他人居然都死了,怎么可能!”

    “所以你想要怎么样?”顾锦章站起身走到窗前,摆弄着自己的那几盆绿植平静问道。

    “我想咱们是不是要动动这个阎泽。”林忠孝语气森寒。

    “动阎泽?”

    顾锦章手上的动作没停,像是早就想到林忠孝会这样说似的,淡淡说道:“你想要动阎泽,是因为你觉得阎泽对咱们北平站是阳奉阴违?是因为他擅自处决了那些被逮捕的间谍,对吧?”

    “对!”林忠孝冷声说道。

    “那我问问你,你觉得那些间谍该杀吗?”

    “该杀!”

    “要是说那些间谍被带到咱们北平站的话,会被杀吗?”

    “不会,他们会作为筹码进行交换。”

    “那我再问你,你确定那些间谍真被警备厅的人完好无损带回去的吗?他们难道不会如阎泽所说的那样,在抓捕时直接干掉呢?”

    “不敢确定。”

    “这就对了。”

    顾锦章拍拍手上的土,挺直腰板,转过身来望着林忠孝说道:“既然那群岛国间谍都该死,最有价值的三个人都交到我们手上了,又何必再纠结这个问题,又何必非要找阎泽的麻烦呢?再说你想要找阎泽的麻烦就能找成吗?”

    “别忘了,阎泽是内政部部长的人,你觉得这样的人是没有根基和背景吗?你想要动就动,真的当咱们是无法无天的部门吗?”

    “站长,我知道了!”林忠孝顿时低下头,老实地说道。

    “去吧!准备和岛国那边进行交接,这次是要换回咱们被抓住的人,这期间不能出现任何乱子,否则咱们两个都没好果子吃。”顾锦章转身坐回椅子上。

    “是!”

    看着林忠孝从眼前消失后,顾锦章嘴角露出一抹不屑冷笑:“林忠孝啊林忠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小九九吗?你以为动了阎泽,就能让你的好友上位吗?可惜,你这是痴心妄想,北平城警备厅厅长的位置我说了都不算,何况是你?”

    ……

    两日后。

    城外岛国,驻军军营。

    被重刑拷打过的山本四十八已经被交换回来,经过精心治疗后,和以前相比,气色和样子已经好看许多。

    这时候坐在房间中的是加藤小野和铃木阳平。

    只有他们三个人在。

    “组长,您不会以为我是奸细吧?”铃木阳平脸色骤变,有些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珠,想到山本四十八刚才的问话就感觉无比寒心地问道。

    “那你说,咱们行动组里到底有没有奸细?”

    山本四十八强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眼神阴鸷地看着对方问道。

    一想到因为叛徒的泄密,导致这次行动满盘皆输,导致自己饱受摧残,导致无法立下大功,山本四十八就格外愤怒。

    想到自己当初对楚牧峰卑躬屈膝求饶的场景,山本四十八就感到无比羞辱。

    这些原本都是根本不应该生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奸细!

    奸细肯定有的,要么是在行动组内,要么是在蛛组那边,眼下我和加藤小野被对方折磨得如此凄惨,而你居然什么事儿都没有,这难道还不值得怀疑吗?

    “肯定有奸细。”

    铃木阳平接着话头急声说道:“队长,我也一直都怀疑有奸细,否则咱们的行踪怎么可能会暴露?北平城警备厅的人好像是故意设好了一个局,等着咱们钻进去。”

    “在火车上,咱们那么周全的计划,居然都会失败,对方连我们的人是谁,坐在哪个位置上都能准确掌握,所以这个奸细肯定是知道行动计划,而且在咱们小组中的地位还不低!”

    说着,铃木阳平就将目光投向坐在旁边的加藤小野。

    捕捉到铃木的异样眼神后,加藤小野眼皮微挑,漠然说道:“铃木,你不会是怀疑我吧?”

    “不错,就是你!”

    事情已经这样,铃木阳平也就没有说再有顾忌,直接撕开脸皮,大声吼道:“我其实早就怀疑你是奸细,你当初被我们营救出来的时候就有些不对劲,后来虽然说证明了你的清白,但我感觉你还是有古怪。”

    “就拿这次的营救来说,咱们手下队员都死了,我肯定不是奸细,组长也肯定不是,那么是的只能是你!”

    “由此可见,我的猜测肯定没错,加藤小野,你这个该死的卖国贼,竟然敢背叛帝国!你该去死!”

    话音未落,铃木阳平就直接站起身来,冲着加藤小野冲过去,愤怒中的他想都没想抡起拳头就砸过去。

    这刻他是真想要将加藤小野给杀了,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蛛组那边出现问题的话,那加藤小野肯定就是奸细。

    砰!

    猝不及防之中的加藤小野一下就被铃木阳平打翻在地,原本就伤痕累累,浑身裹着纱布的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他龇牙咧嘴,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可铃木阳平却像疯了般,不依不饶地追打,而且还抬起右脚就要狠狠踩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