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283、我今天把话搁这里
    梁栋才主动找茬!

    梁千里借故逼宫!

    徐强东成为那个导火索。

    曹云山则是躺着中枪者。

    偏偏这只导火索背后站着的还是兵工署的高官,这事就变得越复杂起来。

    “牧峰,这事儿你怎么看呢?”

    喝了口茶,阎泽面无表情地问道。

    “厅长,我觉得这事有三种可能!”

    面对阎泽和曹云山,楚牧峰自然不需要有任何藏私。

    他额头上已经打上了阎泽派系的标签,要是背后靠山出了什么麻烦,城门失火必然殃及池鱼?

    “说吧!不管你今天说了什么,都只局限在这里,出了这里我就当你没说过!”阎泽手臂一挥,给出了颗定心果。

    “嗯,牧峰,说说你的看法!”曹云山也想要听听楚牧峰的分析。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没准自己这个师弟能说点不一样的东西。

    “好,厅长,处长,那我就斗胆一言!”

    楚牧峰正襟危坐,神色沉稳,语气缓慢地说道:“第一种可能就是意外!纯粹没有任何阴谋的意外!就是徐强东和梁栋才之间的意外,口舌之争引起的殴打,最后谁也不服气硬扛到现在。”

    会是这样的吗?

    阎泽对这种可能性压根不认同,这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多意外生。

    真的只是意外,金陵那边会迫不及待地指名道姓通知曹云山来处理吗?

    “第二种可能就是梁千里想要得到北平警备厅这边的表态,说穿了也就是厅长您的站队!梁千里毕竟是如今部里面的风云人物,都说他很有可能会接替部长之位,那样的话在这之前拿下更多地方警备厅效忠,无疑是百利无一害的事儿。”

    “所以他会借着这事大做文章,无限放大,让厅长您不得不做出选择。要是说您站过去的话,他或许让您继续留任。要是您反对或者说保持沉默的话,他就会惦记上您的位置。即便现在没有办法动您,以后也会想方设法的拿下您,换上他的人。”

    “这种可能性我觉得是很大的!”

    楚牧峰的话刚说完,阎泽也不约而同的颔颔,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看来楚牧峰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稚嫩,还是挺有大局眼光。

    “那第三种呢?”曹云山跟着问道。

    “第三种就是上位者的斗法!”

    楚牧峰眼角微翘,一字一句地说道:“上位者指的就是梁千里和徐强东背后的支持者,说的再简单点,就是民政部和兵工署之间的矛盾竞争。”

    “这种可能性也不说没有的,而且我个人觉得这种事情要是生,一点都不稀罕。”

    说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腰板挺得绷直,沉声说道:“厅长,我觉得这事就您来说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就处长来说,便必须快刀斩乱麻。”

    “咱们给出一个解决方案来,他们要不要接受是他们的事,反正咱们是表明了态度。实在不行的话,就双方各大五十大板,顺带将黑九给拖进来。”

    “不过就处长刚才说的事情真相而言,我觉得梁栋才未必会拼着鱼死网破的纠缠,毕竟这事其实是他们理亏在前。”

    “嗯,言之有理。”

    阎泽听完楚牧峰的话后,微微一笑,之前的烦躁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患得患失,谁想刚才钻了死胡同,差点陷进去,这事还没有楚牧峰看得透彻!

    “这样,牧峰,这个事儿就交给你去处理吧!”阎泽当即拍板道。

    “交给我?”

    楚牧峰有些诧异,他只是过来汇报工作的,没想到竟然还被分配到这种差事。

    他有小鬼子营救小组和蛛组的案子要跟进,就够忙活了,其余事并不想节外生枝。

    “怎么,有问题吗?”阎泽板着脸问道。

    “没有,我一定尽快处理好!”

    楚牧峰哪敢讨价还价,既然阎泽都这样说了,自己能做的就只有答应。

    “嗯,这就对了嘛,能者多劳,你既然是咱们警备厅的神探,就要多多的为厅里面,为你师兄排忧解难!”阎泽难得开玩笑地调侃道。

    随着这事敲定,阎泽的兴致便又重新回来,先后问了楚牧峰几个问题,跟他们闲聊了一会后才端茶送客。

    楚牧峰则是跟随着曹云山来到他的办公室,刚进来就皱眉说道:“师兄,您把这事是交给唐科长处理的,我再插手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都是处里的事儿,谁做不是做,关键能做好就成。他估计还巴不得有你来接手呢,要是你要是摆平这事,就相当于是将这个烫手山芋解决掉,不单是他,我都得谢谢你呢!”曹云山的心情也明显放松下来,双手搓了搓脸笑吟吟道。

    “师兄,我明白了!”

    点点头,楚牧峰先将这个任务先放到一边,跟着就将昨天和今天生的意外情况汇报了下,然后又将雷千钧的报案请求提了提。

    “嗯,你什么意思?”曹云山没有先下结论,而是很随意点燃根香烟问道。

    “我觉得这些事儿很有可能就是蛛组做的,咱们不是正在调查他们吗?既然他们自己露出马脚来,那这是好事。”

    “我相信他们既然有所行动,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师兄,我想将这个案子当成是一科要侦破的头等大案,人力物力必须全力以赴投入,如果还有其他案子,可以先丢给二科和三科来负责,您看呢?”楚牧峰试探地问道。

    “行,这个没问题,回头我就来安排!”

    谁想楚牧峰话音未落,曹云山毫不迟疑地就直接批准下来。

    这么痛快?

    这可是要拿一科五个侦缉队来办一个案子,您不需要多考虑考虑?

    “怎么,有问题吗?”曹云山弹弹烟灰随意问道。

    “没有!”

    曹云山都已经这样给面子,楚牧峰还能有意见不成?他立刻恭敬地说道:“我现在就去安排这事,顺便争取今天就将梁栋才和徐强东的麻烦解决了。”

    “去吧!”

    等到楚牧峰离开后,曹云山才露出一抹玩味笑容,喃喃自语道:“师弟啊师弟,你也未免太小瞧师兄的魄力了。”

    “只要是为了侦破岛国间谍案,别说你是要一科五个侦缉队一起上,就算是跟我要二科和三科的领导权,我也会二话不说给你,那些老百姓的案子算什么案子,间谍案才是大案啊!是大功啊!”

    ……

    一科,会议室。

    五个侦缉队的正副队长全都到场。

    楚牧峰凛冽地双眼扫视全场后,举起手问道:“你们现在谁手上有案子?有案子的话,已经进行到什么程度?”

    “一队没有!”王格志摇摇头说道。

    “我们二队正在处理一个案子,基本上差不多了。”田横七双手放在桌面上,一本正经的说道。

    “三队没有。”黄大风声音洪亮。

    “四队刚刚开始调查一个案子,暂时不可能结案。”宋大宝坦然说道。

    “五队的案子也处理好了。”苏天佑怔了怔神后说道。

    这样吗?

    楚牧峰都没有征询谁意见的意思,便当场拍板说道:“没有案子的最好,二队这边老田你抓紧点,今天之内给我结案,至于说到四队的案子,老宋,你直接交给二科那边好了。”

    “是!”

    两人恭声应道。

    “科长,是不是又有什么大行动啊?”

    王格志听到这里已经是有些猜测,代表其余几个人问出来最关心的问题。

    “对!”

    楚牧峰是不会对他们有所隐瞒的,毕竟还要靠着他们去布网去调查,所以直接坦然说道:“大伙接下来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给我将潜伏在北平城的蛛组挖出来!”

    “蛛组?岛国的间谍小组?和蛇组蝎组一样?”裴东厂眼前一亮道。

    其余人听到这个也都激动起来。

    他们比谁都清楚明白,想要在警备厅升官的话,必须要有功绩。

    什么样的功绩最有分量?当然是抓间谍!

    如果能够捣毁一个间谍小组,抓到一个日伪间谍,可远比累死累活侦破那些老百姓的案子来得更有价值。

    他们中间不少人能上位,不就是因为抓住了蛇组和蝎组吗?

    要是能将蛛组抓获的话,可想而知又是一笔沉甸甸的功绩,而且最重要的是,跟随楚牧峰后面,他们完全有可能成功。

    “对,就是和蛇组蝎组一样的蛛组!这个蛛组是岛国特高课在咱们北平城安插的五毒组中的一个,具有很高的地位。”

    “蛛组负责的是策反和破坏所有抗日活动,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昨天和今天咱们北平城生的那些意外伤人事件,我推断十有八九就是蛛组做的。”

    楚牧峰开始介绍已经掌握到的相关情况,将蛛组从暗处一点一点揭露出来。

    “不错,科长说得很有道理!”

    王格志接着楚牧峰的话头说道:“昨天和今天,在咱们北平城总共生了九起恶劣的破坏事件。”

    “这些事件有的伤人,有的毁物,而且针对的都是参加过一茅斋募捐活动并且捐款的人,不管是老板还是小贩,只要捐过钱就会成为目标,而且都会在现场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再敢捐款,杀你全家’的恐吓言语!”

    这事都不用多想,都知道是谁做的,要么是那些软骨头亲日派,要么是岛国自己派人干的。

    如今的北平城就算是有亲日派,也没谁敢大张旗鼓地站出来。

    这里毕竟还是国民政府管辖地界,谁要是敢明目张胆的说要当汉奸走狗,那和自取其辱有什么区别?

    “科长,我做过统计,当时在一茅斋举办的募捐活动中,捐款的一共有九十九个人,也就是说,现在的九个意外伤害只是一个警告,后面或许还会有这样的意外事件生。”

    “现在最担心最着急的就是那些还没有被报复的捐款者,他们都十分的惶恐不安,有很多已经去分局和来咱们警备厅报案,希望能得到我们警方的保护。”王格志举起了手里的名单开始传阅。

    “这帮家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面带怒色的宋大宝就差拍案而起,直接喝道:“科长,这事儿应该就是这帮小鬼子的蛛组所为,他们既然是要破坏抗日活动,除了他们没谁会这么做。”

    “不过他们也太小看咱们了,居然敢大肆搞破坏,我就不信他们做得滴水不漏,不会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只要一户一户细心搜索,相信应该能有所获。”

    “说的不错!”

    楚牧峰点点头应道:“老宋说的很对,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说完美的犯罪,任何人只要犯罪都会留下蛛丝马迹,关键是看咱们能不能找到。”

    “就拿这次的破坏行动来说,他们想要一下制造出来这么多事件,肯定得精心布局,但再怎么布局,有些地方都是没办法照顾周全。”

    “比如说交通工具,他们犯案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样的交通工具,是步行?是乘车?不管是步行还是乘车,总得有人看到他们吧?这就是一条线索,只要有人现他们其中的一个,咱们就能顺藤摸瓜,连根拔起。”

    “所以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分组调查!”

    “你们五个侦缉队分别分成几个小组出来,每个小组都负责一个受害方,要去他们家里将案件尽可能的调查仔细,还有也要分出来人去那些没有被盯上的捐款人家里或者说附近蹲守。”

    “一旦现有谁想要搞破坏,不要着急阻止,最好是盯紧了,跟踪找到他们幕后的操纵者!”

    “是!”

    众人点头应道。

    这种安排他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就该这样做。

    真要有人来搞破坏的话,他们是能抓住对方,但抓住后呢?只能避免了一家受害,对潜藏在后面的蛛组是没有丝毫影响。

    先不说搞破坏的人会不会招供,他们甚至有可能压根就不是蛛组的人,只是蛛组丢出来的棋子,哪怕这些棋子死了,都不会威胁到蛛组。

    “各位,蛛组的案子关系到大伙的前途。我今天把话搁这里,这个案子要是能破了,你们当中就有人会晋升为副科长,副队长也能提拔成为正队长。”

    “谁能上谁能升,就要看谁能率先抓到这帮小鬼子喽,所以各位,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请全力以赴吧,!”楚牧峰沉声说道。

    “明白!”

    楚牧峰这话说出来,在场的十个正副队长全都露出惊喜和向往之色,他们全都激动地喊道。

    毕竟升官财是现在的主流,要是说能破案,还能升官,那可谓是双喜临门。

    没谁会想要放弃这次机会,而且这也是一种竞争。

    一科有五支侦缉队,到底哪支最强,哪支垫底,这都要靠竞争才能体现出来。

    有谁想要当弱者吗?当然没有,在座的都想要排名第一,在警备厅崭露头角。

    ……

    红枫洞。

    深秋季节,虽然枫叶如火,但巷子里却是格外阴冷。

    楚牧峰过来时,天空中飘起了丝丝小雨。

    这个季节的雨点落在身上,像是一条条冰冷小蛇似的,一个劲儿往人身上钻。

    在院子里面的墙壁上涂着一个个醒目标语。

    “迷津无边,回头是岸。”

    “认清此时与此地,切莫执迷!”

    “青春一去不复还,细细想想。”

    ……

    这里静寂得有些可怕。

    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凄厉喊叫,听着就让人毛骨悚然。

    陪同楚牧峰进来的是红枫洞的典狱长王前恭,也是阎泽的心腹。

    这个位置很敏感,若非是心腹,不然绝对别想坐上。

    “楚科长,你想要提审柳生沧泉是吧?”穿着警服的王前颇为客气地问道。

    楚牧峰点点头,跟在后面说道:“王狱长,我要秘密提审柳生沧泉,这期间我不希望有谁靠近审讯室。规矩你懂的,谁敢靠近,后果自负,劳烦了!”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放心,我明白!”王前恭点点头。

    审讯室中。

    这间审讯室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有审讯台,铁锁链,竹签,辣椒水,老虎凳等等,而正在烧着的烙铁散出阵阵热浪,通红的烙铁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柳生沧泉双手双脚戴着手铐脚链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得毫无血色。

    这么长时间不见太阳,他的气色想要变好都没可能。

    虽然说阎泽那边下令要照顾好柳生沧泉,别给整死了,但在红枫洞犯人又怎么会有好日子过,吃苦头是正常的,只要不下狠手整死就成了。

    “楚牧峰,你总算舍得来了,我还以为忘了我呢。”

    柳生沧泉神情颓废,头蓬松,声音嗓哑地说道,看向楚牧峰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怨恨之色。

    “我当然会来见你。”

    楚牧峰对憎恨的眼神仿若视而不见,缓缓说道:“柳生沧泉,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我知道你先前有所隐瞒,这次过来就是想要听你的老实话,如果不想受皮肉之苦,就赶紧交代吧。”

    “隐瞒?我没有隐瞒,该说的我都说了啊”柳生沧泉咳嗽了两声后,身体似乎有些软,微微佝偻着问道。

    “呵呵,没有隐瞒?”

    楚牧峰走到火炉旁边,随意拿起铁夹夹起块暗红色的木炭吹了吹,然后掏出跟烟点燃后,看似随意地说道。

    “你当初是怎么和我说的?你说蝎组刺杀的情报都是从蛇组得到的,蛇组是你惟一的联系方,真是如此吗?你蝎组真是和蛇组合作的吗?难道不是那个蛛组吗?”

    听了这话,柳生沧泉眼皮微颤。

    他楚牧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故意诈我,还是说掌握了什么线索?我该何去何从?是实话实说还是继续抵死不承认,蒙混过关?

    “没错,我们蝎组就是和蛇组合作的,什么蛛组啊?”柳生沧泉眨了眨浑浊的双眼,竭力掩饰着心虚,故作镇定地问道。

    “这么说你是不知道蛛组喽?”楚牧峰吸了口烟,在一明一暗的光芒中淡淡问道。

    “不知道!”

    柳生沧泉矢口否认知道这个。

    楚牧峰微微一笑,扬手指着老虎凳说道:“知道吗?这老虎凳下面放砖头,第一块是难受,第二块是疼痛,第三块就是痛苦,知道第四块是什么吗?”

    “第四块能让你体验骨头都活生生拗断的滋味,你是个优秀的间谍,连死都不怕,相信也不会在乎变成残废吧?要不咱们先试试看这个如何?”

    柳生沧泉脸色顿时骤变。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硬汉,要是的话,当初也不会熬不过刑讯招供。

    虽然说招供出来的东西有的是有点水分,但也有部分是真实的。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才能蒙混过关,他不敢全部都是谎言,怕的就是被秋后算账。谁想现在楚牧峰真的来算账了。

    我不能死!

    我是柳生家族的人!绝对不能死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

    我要活着!我还有大好前途在!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掉我不甘心!只要活着就有机会,我相信家族是绝对会来营救我的!

    没错,不管如何,我都要活下去!

    “楚科长,我好像想起来了!”柳生沧泉忽然间拔高声调,做出一副后知后觉的表情出来。

    “您说的没错,的确是有这么一个蛛组,跟我合作过一次,所以我对他们的情况知之不详。”

    “不错,你很会演戏!或许你更应该去当一个演员。”

    楚牧峰翘起拇指,眼神却更外冷漠地说道:“柳生沧泉,我最厌烦的就是这种挤牙膏般的对话,我不问你不说,我问了你就随便说点。”

    “别忘了,你是蝎组的组长,你以为随便说出来的这点情报能换回你这条命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打断你两条腿,而且你后面还得招供,你说是成为残废以后招供呢,还是说现在就老老实实地配合,你好我也好呢?”

    当然是后者!

    倘若变成一个残废,他肯定会死,因为一个废人根本不值得柳生家族营救。

    “楚科长,我明白了,我愿意配合您!”

    看出楚牧峰的态度坚决,柳生沧泉缓缓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面对着楚牧峰求饶道:“您问吧,想要知道什么,我只要知道,一定会如实交代!”

    给你好脸不要,贱人!

    楚牧峰冷哼一声:“那就先说说你知道的蛛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