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260、十月飞雪、第二个死者
    “我不知道!”岳统微愣后摇摇头说道。

    “真不知道吗?”楚牧峰沉声道。

    岳统转过身来看着楚牧峰,坦然说道:“楚警官,我在读书的时候,和赵大鹏他们原本就不是一路人,所以说对他们和陈江河之间的事知道的并不清楚。后来知道的是陈江河上吊自杀没死成,但具体是什么原委却不清楚。”

    “哦!”

    既然岳统这样说,楚牧峰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

    在他继续前进的时候,孙小龙凑了上来,压低声音小声问道:“楚神探,我想问问,你当时真的看到那个行凶者穿着西华医院的病患服装吗?”

    “怎么,你难道没有看到吗?”楚牧峰反问道。

    “我看到的只是已经死掉的赵大鹏,然后就吓得我够呛,其他什么也没顾得上看!”孙小龙摇摇头解释道。

    “不错,我看到的的确是西华医院病患服装,因为在来这里之前,我刚陪着江怡去过西华医院,而且胸口红字应该就是西华医院几个字。”

    “还有就是我想要问问,你们有谁知道这个半弦酒店的西华园,或者说以前的肺痨患者疗养院和西华医院有什么关系吗?”楚牧峰丢出了这个疑惑。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孙小龙撇撇嘴说道。

    “应该只是凑巧的吧!”岳统倒是没想过太多这个。

    “希望吧!”

    就这样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后,他们三个人总算是来到了悬崖顶端,见到了倒下的电话线杆。

    这时候空中刮动着的风已经是变得有些大,强烈的风势刮着他们眼睛都下意识地眯了起来,地面上的花草树木也被刮得东倒西歪。

    “你们看,这里的电话线杠是被人毁掉的!电话线也已经被剪断!也就是说从现在起,咱们是没有办法和外界联系了!”楚牧峰脸色微沉道。

    人为蓄意破坏痕迹太明显。

    “难道说不能修好吗?”孙小龙看着剪断的电话线急声问道。

    楚牧峰拿着被剪断的电话线头说道:“修自然能修好,但咱们不是专业人士,也没有必要的工具设备,怎么修?”

    “这么说的话,这个行凶者真是想要把咱们都困死在这里。”岳统带着几分忐忑道。

    “你们说这事整的!这半弦酒店怎么就没有其余的船只呢?这里毕竟是小仙湖,只是一座湖泊,要是有船只的话,咱们都能划出去的!”

    孙小龙想到这个就有些郁闷,对董琢的抠门也是很鄙视,就没有见过这么守财奴般的老板。

    “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我感觉这里的风势越来越大,没准又要下暴雨了!”楚牧峰站直身体瞭望阴沉沉的天空说道。

    “嗯,回酒店再说!”

    “走走走,赶紧回去吧,感觉在外面也不安全。”

    ……

    西华园对面的教堂里。

    一个神秘人正安静地站在这里,他抬头看着高耸的天花板,眼中充满了狰狞之色。

    “一切都在按照我计划的那样展,现在只要再将这具尸体吊上去,相信他们就都会相信客房中生的事根本不是幻象,而是真实生了,这样会让他们更加惊恐不安!哼哼,你们都该死,有罪者皆该杀!”

    嘴里这样念叨之后,神秘人跟着付诸行动。

    不一会功夫,在教堂的那根横梁上便悬挂起来一具尸体。

    “好了,可以了!”

    神秘人低头看了下手表,现在是午后三点半,希望你们能早点看到这具尸体,那样的话,我的表演才会更加精彩。

    神秘人嘴角浮现出一抹满足的冷笑。

    ……

    午后六点钟。

    楚牧峰他们回到酒店后便分开,各找各的同伴。

    在大家都知道电话线被掐断,暂时没办法和外界联系后,都变得有些惶恐不安起来,毕竟这事儿太玄乎了。

    吉祥客房中。

    楚牧峰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来到这里,他总感觉这里隐藏着什么线索是自己没有现的。

    毕竟这里是第一案现场,要是说留下任何一点线索,都有可能给破案带来帮助。

    “这个房间真和刚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吗?”

    楚牧峰心里这样想着,便开始认真仔细地检查起来。

    这次他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角落,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搜索着。

    “楚大哥!”

    几分钟过后,就在楚牧峰刚刚站起身,喘了口气时,江怡从外面敲门推门进来,脸色有些紧张地说道:“你赶紧出来看看吧,出怪事了!”

    “怪事?出什么怪事了?”楚牧峰心里一咯噔,难道说?

    “外面下雪了!”江怡指着外面说道。

    “下雪?”

    这下让楚牧峰也有些惊愕:“你说什么?下雪了?不可能的吧!这才十月初,怎么可能说会下雪呢?”

    “不信你看看外面!”江怡指向窗户。

    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楚牧峰两眼一瞪。

    怪了,外面竟然真的下雪了。

    透过窗户,能清楚的看到无数雪花从空中降落,洋洋洒洒铺满地面。

    “怎么可能会下雪呢?”楚牧峰喃喃自语。

    “楚大哥,您说会不会真的是谁有什么冤屈,所以说才会出现这种深秋飞雪的事呢?”江怡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难道也相信那些神啊鬼啊的吗?别相信那些,全都是骗人的。走吧,咱们出去瞧瞧,看看这漫天大雪到底是怎么回事?”楚牧峰摆摆手道。

    “好!”

    当他们两人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站满了人,所有人都从房间中出来欣赏这样的美景。

    只是当楚牧峰从地面抓起一把雪时,不由嘴角一翘。

    “还以为真是下雪呢,原来是假的,这不就是沙滩上的白沙吗?”

    “对,楚神探说的很对,这就是沙滩上的白沙。”

    董琢从后面走过来,见怪不怪的说道:“其实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有过,只要是刮大风,总会将沙滩上的白沙粉末卷起来刮到这里的。”

    “不对,应该这样说,不只是这里,整座月牙岛都会有沙粒。你要是出去看的话,会现到处都是这样的沙子。”

    “哦,原来是这样啊,好神奇哦!”江怡顿时释然了。

    “老板,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正当大家都在欣赏这种难得的画面时,厨师牛根生从后面走过来沉声说道。完全无视掉满天白沙。

    “好的!”

    董琢点点头,挥手冲着所有人招呼道:“各位,我知道出了这档子事儿,你们的心情有些沉重,但再怎么沉重都是要吃饭,走吧,晚饭已经好了有什么事等吃好了饭再说。”

    “对,不管怎么样,吃饱了才有力气!”

    孙大安第一个响应,紧随着董琢的脚步走向餐厅。

    他作为燕北大学负责这次同学聚会的校方领导,其实是郁闷的。

    他原以为这次过来是能和甘素素更进一步,谁想八字还没一撇,就碰到这种窝火闹心的怪事。

    赵大鹏是生是死到现在都不知情。

    让他如何有心思想其他的!

    五分钟后,所有人都出现在餐厅里,桌上放着热腾腾的饭菜,就在这时,岳统忽然间皱眉问道:“咦,你们有谁见到褚五原了?”

    褚五原坐的位置这会空着!

    “对啊,就是啊,我记得下午时候还在陪着我们找赵大鹏呢,怎么晚上吃饭的时候就不见踪影了?”顾子君有些困惑地问道。

    “会不会是心里难受,或者说害怕,在房间休息呢?”黄俊生说道。

    “要不我去喊他过来吃饭。”

    就在顾子君想要站起身去叫人的时候,楚牧峰的脸色忽然一沉,蹭地站起身来,沉声说道:“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咱们还是一起去看看吧。”

    “不对劲?能有什么不对劲?你总不会说褚五原也被杀了吧?”

    孙小龙说完这话后,现每个人看过来的眼神都是那样厌恶,他就缩了下脖子,讪讪一笑。

    “嗨,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你们不要当真。走走走,不是要去找褚五原吗?咱们一起去!我倒要瞧瞧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是不是被吓哭了。”

    一群人全都起身走出餐厅。

    银海客房前面。

    楚牧峰举手敲了敲门说道:“褚五原,在吗,大家伙都等着你吃饭那,你要是在房间的话就赶紧出来。”

    砰砰!

    敲门声很响,要是说里面有人的话,即便是睡着觉也肯定能惊醒。

    可里面是没有任何反应,一门之隔的房间就如同无底洞般,任楚牧峰如何敲门都无动于衷。

    “郑经理,赶紧开门!”楚牧峰扭头就喊道。

    “好!”

    郑玉娇急忙走过来,拿起钥匙就打开房门,楚牧峰第一个就冲进去。

    房间内是空无一人。

    “咦,褚五原人呢?他没有去餐厅,怎么也没有在房间里面?他这时候能去哪里呢?”

    “他这么胆小怕事的人,肯定不会一个人去外面转悠,难道说……他也出事了?”

    “褚五原,你在哪,赶紧出来!别躲躲藏藏了!”

    一群人顿时变得慌张起来。

    前面赵大鹏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这褚五原好端端地怎么也不见踪影,难道说这半弦酒店就是一个黑店,专门坑游客?

    “大伙赶紧找找啊!”

    孙大安现在是真的惊恐了。

    一个赵大鹏的生死不明就够让他提心吊胆,现在要是说连褚五原也出了意外,那他这个副校长肯定会惹上麻烦。

    自己可是这次活动的负责人,不来也就算了,来了死了这么多人,他也别想轻易脱身。

    “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找人啊!”

    两手一挥,孙大安一边嚷嚷,一边第一个就跑出去。

    甘素素则紧随其后。

    其余人也都开始冲出去寻找。

    “楚大哥,你说褚五原不会出事吧?”江怡忍不住低声问道。

    “说不准!”

    楚牧峰摇摇头,在没有找到褚五原之前,任何猜测都是不成立的。

    他也不希望褚五原出事,但这事谁能保证?

    原本就是胆小怕事的褚五原,没准真会成为行凶者锁定的目标,要是那样的话,整件事就会变得复杂起来。

    这个看似平静的小岛,现在是杀机四伏啊!

    前院。

    就在所有人上上下下寻找褚五原时,来到门口的楚牧峰忽然间看向不远处一行脚印,眼神陡然一亮。

    “郑经理,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通往教堂方向的吧?”

    “是啊!”郑玉娇点点头说道。

    “那刚才去教堂的是谁?”楚牧峰眯缝着双眼。

    “是林平和,他去教堂找梯子。你也知道的,教堂是我们半弦酒店的储物间,所有东西都在那里放着。”

    “刚才刮大风刮的哪里都是沙子,外面可以暂时不管,但酒店里面我们想要擦一擦,没有梯子的话够不着的。”郑玉娇自然地解释道。

    “那咱们跟着脚印去看看吧。”楚牧峰指了指脚印说道。

    “跟着脚印?”

    郑玉娇脸色顿时微愣,然后猛然清醒过来,有些诧异地捂着嘴巴说道:“你不会是认为褚五原的失踪和林平和有关系吧?”

    “我没这么说,只是想要去那边看看而已,有问题吗?”楚牧峰语气平淡,但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坚定却是不容置疑的。

    “当然没问题,走吧!”

    两人就沿着地面上的脚印向教堂方向前进。

    幸好现在的大风已经停止,所以地面上的脚印很明显,暂时还没有被遮掩住,要不然的话,大风继续刮动,地面上的脚印绝对会被掩盖。

    要是那样的话,脚印不是通往教堂的,而是去别的地方,会让事情变得更破朔迷离。

    教堂前几米处。

    脚印在这里忽然间变得多起来,除了之前的脚印外,还多出一行新脚印。

    和林平和的脚印相比,多的这个痕迹明显小了一号,像是女人留下的。

    “咦!”

    就在这时郑玉娇忽然出一道惊奇声,然后在楚牧峰的不解眼神中,她抬手指着不远处的教堂窗户,诧异地说道。

    “楚警官,你看到没有?教堂里面怎么会亮光?”

    没错,的确是亮光!

    楚牧峰的视线也被吸引过去,在教堂里面有着一处光源,正透过窗户散出着温和柔亮的光芒。

    这绝对不是蜡烛,应该是手电筒之类的。

    “咱们进去看看。”楚牧峰沉声道。

    “好!”

    就在两人走到教堂大门口时,楚牧峰忽然停住脚步,郑玉娇也跟着停了下来,然后满头雾水地看过去,略带不解地问道:“楚警官,怎么了?”

    “脚印!”

    楚牧峰指着地面上的白沙,缓缓说道:“你看到没有?脚印消失了!”

    脚印消失了?

    郑玉娇刚才的心思都被教堂里面的亮光吸引,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现在猛然听到这话,便赶紧低头看过去。

    果然!

    之前一直有的脚印,在这里竟然消失了!

    奇怪,这显然有些不合理!

    要是说林平和他进到礼堂的话,是肯定会留下脚印,不然这三米远的距离怎么跨过?

    还是说林平和根本就没有进去!对,应该是这样的,要是进去的话,他肯定会现亮光。

    “这个教堂绝对有古怪,咱们两个现在进去,但要小心点!不要破坏这里的现场!”楚牧峰板着脸严肃地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郑玉娇脸色微微泛白,有些心神不安。

    在推开门进去之前,楚牧峰又确定了一下,真的是没有别人的脚印。

    这座教堂只有这么一扇门,这里要是没有脚印的话,是没有别的地方能进去。

    以他的眼力劲自然能分辨出来,地面上的脚印没有被人为掩盖的痕迹。

    吱扭。

    当教堂大门被推开的瞬间,楚牧峰只是看了一眼便挡住了背后的郑玉娇,将大门重新关上,然后他神情严肃地说道:“郑经理,麻烦你去将酒店所有人都叫过来吧!”

    “为什么?”

    郑玉娇眨巴着双眼,刚问出这个问题,然后便惊恐地捂住自己嘴巴,眼神里充满惊恐地说道:“难道说?”

    “对!”

    楚牧峰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总之,先把所有人都喊过来再说,这件事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说,无需隐瞒。”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郑玉娇转身就匆匆跑了回去。

    当郑玉娇离开后,楚牧峰就再度转身推门走进去,他会支走郑玉娇,除了是让她通知别人到来外,也是想要安静检查现场。

    毕竟现场是不能被破坏的,要是说人多的话,现场肯定会遭受到人为损害。而且实话实说,楚牧峰也不认为郑玉娇就完全是无辜的,能排除嫌疑。

    在整件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楚牧峰只相信自己。

    教堂还是之前他和江怡过来时候的教堂。

    这里的窗户很少,平常又没有人过来,被当做杂物间后,室内空气流通就成为问题,所以说刚进来就会淡淡霉味扑面而来。

    只是现在的楚牧峰却是无暇理会所谓的霉味,他已经找到了光源,那就是一个丢在地面上的手电筒,电量明显已经有些降低,亮光显得有些微弱。

    要是不靠近教堂,天不黑,再不仔细看的话,都未必会现这束亮光。

    沿着手电筒往上看,在天花板的横梁上,正吊着一个男人。

    尽管这时候教堂的光亮有些昏暗,但借助着手电筒的余光,楚牧峰还是能清楚的看到这个男人的模样。

    他脸色铁青,双眼紧闭,嘴巴半张半闭,嘴唇是紫黑色。

    最重要的是,他就是褚五原!

    三人组里面的褚五原!

    此刻褚五原脖子上系着一条大拇指般粗细的麻绳!

    麻绳通过他脖子绕到后背,然后穿过横梁悬吊。

    附近的话是没有梯子的!

    站在这里的楚牧峰大脑急转动,不断的分析着眼前的情况,脸上没有丝毫畏惧胆怯的意思,反而像是被激了心中的战意,眼神璀璨。

    “褚五原是继赵大鹏之后第二个被吊死的人,他的死状和赵大鹏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都是没有例外的勒死!这种死法和褚五原说的陈江河的自杀是一模一样。要说之前赵大鹏被吊死是意外,是演戏的话,现在肯定不是意外。”

    “眼前的情况应该是有人扛着尸体,爬上梯子布置好的。就目前的情况分析,褚五原应该是被杀在前,然后移尸在后,搬到这里后才套上脖子吊上去。要不然的话,这么高的地方,褚五原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说任凭行凶者杀死。”

    “但是梯子呢?”

    想要这样作案的话,是必须有梯子的,没有梯子就不可能说搬到横梁上去,毕竟这个高度有些高,正常人没谁能做到。

    “又或者说不是梯子的话,是行凶者借助着重物抛掷给带上去的?没错,也有这种可能。只要在绳索的一段捆绑上重物,就能顺利的将死尸吊起来!”

    想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双眼盯视向褚五原。

    “这个行凶者绝对是故意的!”

    没错,楚牧峰坚信这点。

    因为要是真的想要杀人的话,是不会说还要将尸体明目张胆的暴露出来。

    之前赵大鹏不就是行凶者当着众人的面杀死的吗?而现在褚五原被杀后,尸体也这样堂而皇之的吊着,为的不就是让所有人都看到吗?

    这样说地面上的手电筒根本不是行凶者丢失的,而是他故意放在这里。

    为的就是通知!

    行凶者制造出来这样的死亡现场,要是说没有人知道,那岂不是白费心机,因此必须有通过手电筒的提示,来让人察觉到不对劲。

    “这得多心理变态才会这样!”

    楚牧峰眼神冷厉。

    那么这所谓的凶杀案是针对自己吗?是因为自己来到了月牙岛,所以才会生这一系列凶案吗?

    不,应该和我没有关系。

    楚牧峰很快就否定这个想法。

    自己前来月牙岛原本就是临时起意的,是没有提前通知的,这样的情况下,没谁能料到自己会出现。

    而且自己和他们又都不熟悉,在先前没有暴露身份之前,行凶者根本不会针对自己这个所谓的神探。

    要不是这个原因的话,只有两种可能。

    凶手要么是半弦酒店的人!

    要么就是燕北大学的人!

    到底是谁?

    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就在楚牧峰的沉吟中,礼堂外面响起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一群人就冲了进来。

    当他们看到被吊在半空的褚五原后,脸色骤变,出一片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