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每逢中秋月,不忘兄弟情!
    警备厅,刑侦处。

    当裴东厂过来汇报,白道安遭遇神秘枪手袭击身亡的消息后,楚牧峰不禁微微一愣。

    目光下意识地投向窗外,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叶耀祖居然还留了个后手,在自己身陷牢狱之后,还能够做出这种安排。

    看来他早就有了会被抓到的觉悟,所以提前布下了暗棋,死也要拉上白道安一起走。

    想到叶耀祖和白道安之间无法化解的仇恨,楚牧峰也就释然。

    “死了就死了吧,这事只要不上报到咱们警备厅来就不用立案侦查了。”楚牧峰淡淡吩咐道。

    毫无疑问,幕后指使者肯定是叶耀祖,反正已经是要吃花生米的人了,难道还能把他叶耀祖枪毙两次吗?

    只是你一上来冤有头债有主地找上白道安不就好了,何必还要赔上三个年轻女子的性命!

    唉,真是活作孽啊!

    ……

    一起连环杀人碎尸案,就这样顺利宣告破案。

    但其余波却没这么快就结束,毕竟这起案子影响颇大,搞得四九城内的百姓,尤其是那些年轻姑娘们都是战战兢兢,警备厅刑侦处既然侦破了,肯定是要对外宣布的。

    《楚报》当其冲了专栏。

    《一群值得大家托付后背的人!》

    《楚报》并没有说花大篇幅对碎尸案进行详细报道,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案件内部资料是不可能说过多泄露的,真正能报道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歌功颂德。

    警备厅的人干了实事,为民伸冤,报社自然可以光明正大来赞扬。

    很快全北平城人都鼓掌相庆,对警备厅刑侦处一科是夸赞不已。

    “这楚报说的没错,这侦缉队的警员没的说,好样的!”

    “我就说吧,有楚神探在,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那个杀千刀的叶耀祖真该千刀万剐才解恨,要不是有楚神探,还不知道他要杀多少人呢!”

    ……

    就这样,楚牧峰不经意间又火了一波。

    三天之后。

    楚牧峰被阎泽一个电话喊到办公室。

    当着曹云山的面,阎泽是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之语。

    性质十分恶劣的连环碎尸案,比起上次的断手案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楚牧峰能一步步抽丝剥茧,将案子给破了,将叶耀祖这个杀人凶手从幕后揪出来,没有造成更恶劣的影响,的确干得漂亮。

    “牧峰,这个案子你办得很好,继续再接再厉!”阎泽满意地拍了拍楚牧峰肩膀说道。

    “是,牧峰会谨遵厅长的教诲,在处长的带领下,继续努力做好本职!”楚牧峰微微躬身说道。

    “云山,你这个小师弟不简单啊!”阎泽咧嘴笑道。

    “厅长,您过奖了!”曹云山也是颇为欢喜。

    小师弟干得越好,自己这个当师兄的面子也越有光彩。

    从阎泽办公室出来后,曹云山就拉着楚牧峰来到自己办公室。

    坐下后,曹云山点了根烟,不紧不慢地说道:“牧峰,叶耀祖也好,白道安也罢,他们都是该死之人,但他们留下来的产业,可不能放任不管啊。”

    “这赌场和夜场可都是赚钱的好买卖,如果有什么合适的人可以接手,你可得安排安排,免得再闹出什么事端来!”

    “是,师兄!”楚牧峰顿时心领神会。

    居高位者自然不方便亲自下场,那样吃相太难看了,由自己出面,不高不低,是恰到好处。

    昌久赌场干净吗?

    当然不干净,开赌场的怎么可能说干干净净。

    新世纪大酒店干净吗?

    当然也不是什么好货色,那些舞女之中就有被威逼强迫而来的。

    叶耀祖是死定了,白道安也先走一步,那么这两个地方自然可以拿下来。

    这分明又是送上门的一块肥肉,只是安排什么人去接手,又拿出什么来回报师兄和厅长,这个倒是要好好琢磨琢磨。

    至于手下那帮弟兄倒是好打,人手一个红包就成了。

    “对了,晚上来家里吃饭吧,你嫂子说过中秋节呢。”曹云山跟着说道。

    “好嘞,谢谢师兄。”楚牧峰笑吟吟的应下。

    “你小子,跟我还客气什么!”

    眼下以曹云山在警备厅的地位,不出意外的话,以后问鼎副厅长是板上钉钉的事。

    既然已经关系密切了,那楚牧峰自然不介意更进一步!

    人情在于往来啊!

    只是这么快就中秋了吗?

    想到明天就是中秋节,楚牧峰眼底不由闪过一抹恍惚。

    自从父母在北伐牺牲后,他就再也没有过过中秋节。

    每年的中秋节都是和范喜亮他们三个过,兄弟几个喝一场酒,就算是团团圆圆了。

    范喜亮他们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只要没事的话,都会来陪陪自己。

    每逢中秋月,不忘兄弟情!

    明晚又该和哥几个聚聚了。

    ……

    夜色茫茫,明月高悬。

    北平城,东华分局的辖地。

    这里毕竟是北平城的郊区,所以自然不会像是城里面那样繁华。

    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以这里也不缺大大小小的商铺,白天时候也是会人来人往,热闹喧哗。

    深夜,这里则是死一般的静寂。

    没有路灯,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踢踏踢踏!”

    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划破了夜晚的安静。

    在夜色的遮掩中,两个身穿黑衣服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出现,他们都戴着蒙面巾,瞧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六哥,咱们这次带过来的货真的有那么值钱吗?能卖出去一个天价?”左侧那个如瘦猴般的男人扯着公鸡嗓问道。

    “废话,不然咱们干吗!”

    右侧那位生的是虎背熊腰,坐在马背上,仿若古代将军般,散出一股狂野威慑的气息。

    浓眉下的双眼如宛如铜铃般,抬手用力拍了拍马背上驮着的麻袋,傲然说道:“猴子,告诉你,这里面的都是好宝贝,值大钱!要不是大哥想要招兵买马,购买军火的话,未必舍得拿出来卖呢!。”

    “啧啧,北平城啊,真特娘的是个好地方!八大胡同里面那些婆娘的吹拉弹唱真是没的说,咱们……”

    “闭嘴!”

    眼瞅着瘦猴竟然说出这种不着调的话来,六哥厉声喝道:“猴子,你小子给我竖起耳朵听仔细了,你要是憋得难受,自个去冲两把。”

    “这里是北平城,绝对不能节外生枝!要是被你坏了事,不用回到山寨请示大哥,我在这里就办了你!”

    陈猴子听到这话立刻缩了下脖子,讪讪一笑,“嗨,六哥,瞧您说的,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而已,当然是办正事要紧!”

    “等正事办完了,咱们再去耍一耍!”不过顿了顿,六哥跟着说道。

    “得嘞,一切都听六哥您的!”猴子顿时笑道。

    “走吧,咱们先去老地方休息,等天亮了再说!”六哥一拉缰绳道。

    “好嘞,驾!”

    ……

    八月十四,楚牧峰在曹云山家吃的团圆饭。

    当然了,上门拜访,大顺斋的月饼,洋行的胭脂那是必不可少,而且楚牧峰还特意买了块劳力士手表,让曹云山是欢喜不已。

    八月十五晚,楚牧峰则和范喜亮四兄弟相约东华楼。

    对他们来说,在哪里吃饭都是无所谓的,关键是和谁吃饭。

    话不投机半句多,真的要是和不对脾气的人吃饭,哪怕吃得是山珍海味又如何?能有滋味吗?

    包厢中。

    四个人已经喝了一半,酒意正酣。

    “今儿个大家都在,我要说件事!”沈浪举起了酒杯,扫视过三个人后带着几分悻悻道。

    “老三,你说事就说事,耷拉个脸做什么?”楚牧峰瞥了一眼打趣道。

    “唉,哥几个咱们恐怕是要分开一段时间了!”沈浪叹了口气道。

    “哦,沈大少,你这是要去哪潇洒快活呢?”楚牧峰放下酒杯道。

    “去山城!”

    沈浪直截了当地说“你们也都知道,我们沈家已经全都搬迁到山城那边,最近刚刚稳定下来。”

    “家族那边需要我过去帮帮忙,已经给我说过好几次,你们说我能不去吗?毕竟我也是家族一份子,要是一直这么推脱的话,也不太好!”

    如今沈浪显然已经少了几分玩兴,多了几分担当。

    “去山城吗?”

    楚牧峰微微颔说道:“去山城的话是不错的,我之前就建议你也跟着过去,是你非要留下来。”

    “现在既然你家里让你过去,那么你就去吧。老三,你要明白,沈家和你是永远不可分割的,你始终是要去做点沈家少爷应该做的事。”

    “对了,你既然要去的话,就要做好在那边扎根的准备。以后我们没准也会过去,到时候可都要靠你帮衬喽!”

    “我说老四,你这是拿我寻开心呢,你堂堂警备厅侦缉处的科长,还要我帮衬啥!”沈浪翻了个白眼道。

    范喜亮则端起酒杯,粗声粗气道:“老三,男子汉大丈夫,就当行走天下,不要像是一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

    “上次就跟你说过,北平城是个是非之地,你要是说继续留下的话,我还会担心,能走还是赶紧走,越早走越好!”

    “老二,你怎么看?”沈浪看向旁边的靳西来。

    “我?”

    靳西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当然也是百分之百的同意。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分分合合也是平常事,咱们弟兄们之间不需要那种矫揉造作,凡事记在心里就成。”

    “另外我也同意老四的话,你到那边后,可要好好的经营人脉关系,哥们以后过去就靠你混口饭了!”

    “哈哈,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拍着胸脯端起酒杯,沈浪眼圈有些红的说道:“来,哥几个,喝酒!”

    “喝酒!”

    ————————————

    (新书已经签约,大家抓紧投资哦,第一波不亏!)

    今天不后悔,明天更精彩!《时间重启游戏》,等你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