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愚忠的可悲
    同情崔老实,放他一马?

    从执法者的角度来说,楚牧峰当然不会这样想,更加不会这样做。

    他只是很客观的讲述着一个事实,在几次接触过的印象中,这个崔老实不是那种心狠手辣,残暴血腥的屠夫。

    他今晚做出这种事来应该是有原因,自己要的就是这个原因。

    只要崔老实能说出来原因,能将凶手老实交代,楚牧峰倒是不介意多费点口舌,苦口婆心地劝说两句,

    当然要是说崔老实不配合,楚牧峰没有心情陪着他一直这么耗下去!

    毕竟你崔老实不管怎么说,今晚动手要杀王大力是事实,就冲这个你便别想脱身,杀人是重罪,只要落在自己手里,那就要一视同仁。

    和你说这些是看在你一把年纪份上,你不领情,咱们就见真招。

    “所以你说还是不说?”楚牧峰眼神安然问道。

    “我……”

    此时此刻的崔老实和最开始一厢情愿相比,已经明显变得有些迟疑起来。

    他最开始是脑门一热,冲着忠义二字才会做出这事,但现在想到楚牧峰说的这些后果,心情就忐忑迟疑起来。

    人活一世,草木一春,他真能做到无视掉老婆孩子的荣辱,让他们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一辈子吗?

    当然不能!

    想到老婆孩子就这样承受着无穷无尽的骂名,崔老实是满脸痛苦,但要让他就这样将少爷出卖,他也做不到。

    他当初能被老爷相中,就是因为为人忠义,要是反复无常的小人,老爷也不会将少爷的安危交给他,少爷也不会在生这种意外后动用他这颗棋子。

    那现在何去何从?

    “崔老实,我可以告诉你,你如果不说,我就会用刑,你要是说自认为能够扛住的话,那咱们就试试。”

    “还有你不要觉得自己不说,我就什么都调查不到,你这样想是大错特错。我是不清楚真凶是谁,但他肯定和你有深厚关系,否则也不值得你做出这样舍己为人的选择。”

    “那问题其实反而变得很简单起来,因为我只要调查清楚你的一切过往,整件事就会变的很容易。”

    “我不相信是个人都值得你如此舍身忘死,那么值得你如此的人肯定就会变的屈指可数。你说以着我现在掌握的力量,能调查出来吗?”

    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这番话说出来,像是一道重锤狠狠敲击在崔老实的心脏上,他之前表现出来的所有镇定都在顷刻间变得支离破碎。

    这是真的!

    以着楚牧峰今时今日的地位想要调查清楚的话,是没有多少难度。

    关键是自己压根不经调查,想到那种结果,崔老实就有些心颤慌。

    “楚科长,我知道您是神探,我也不想骗你,但我真的不能说啊,求求您,就当我是凶手吧!”崔老实苦苦哀求道。

    “用刑吧!”

    楚牧峰不再啰嗦,直接站起身走出审讯室,将这里交给了黄硕。

    行啊,你崔老实嘴硬是吧,但你骨头再硬,难道说比那些间谍还硬?

    跟你客气你当福气,凭你也想担起这个案子,还不够资格!

    办公室。

    从审讯室出来后,楚牧峰就回到这里,将相关线索再次理了理。

    到了这一步,已经距离真相越来越近,这个凶手也即将付出水面,所以他心里反而是不着急。

    我倒要瞧瞧你是谁?居然会如此毫无人性!

    会议室。

    在这里坐着的是几个侦缉队的队长,想到原本扑朔迷离的碎尸案突然就这么拨开云雾,有了明确的目标线索后,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种喜悦笑容。

    尤其是苏天佑更加高兴。

    “苏队长,这个碎尸案要是告破的话,您可是要论头功啊。”王格志竖起大拇指道。

    “说的没错,你们侦缉五队这次算是露脸了!”田横七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嗨,大伙儿拿我寻开心了!”

    苏天佑听到这话是很高兴,但也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连连摆手说道:“你们觉得这个案子是我破掉的吗?那都是咱们科长的功劳,要不是科长的话,我们五队还在瞎转悠呢!”

    “这话说得没错!”

    华容嘴角动了动说道:“我现在对咱们科长是佩服的很,你们说这个碎尸案都已经陷入到僵局中,都是没有任何线索,咱们科长硬是能够从头开始,找到了麻线这个线索,圈定了石榴胡同这个区域。”

    “不仅如此,还将王大力这个关键证人找到,将崔老实这个帮凶给活捉。啧啧,这运筹帷幄的能力,我华容是心服口服了!”

    几个队长也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嗨,科长的能力是有目共睹,就不必咱们说了。咱们说说这个崔老实吧,你们说他到底会不会招供?”裴东厂眉角挑起问道。

    “东厂,你觉得落到黄硕的手中,还有人能不招供吗?”宋大宝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反问道。

    “好吧,当我刚才的话没问。”裴东厂眨了眨眼。

    笑话!

    骨头再硬又怎么样?落到黄硕的手中,他能让你的骨头都变成渣,要是还敢死硬的话,会把骨渣磨成粉末沏水喝。

    想想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折磨,如果说还能扛住的话,便真是所谓的圣人了。

    “那咱们等着吧!”

    整座警备厅刑侦处一科上上下下都在等待着,要是说崔老实这边能说出来答案的话,那必然会立即主动。

    只要抓到真凶,那这个案子就相当于是宣告侦破,大家都能松一口气了。

    但要是说崔老实不说,等天一亮,他们就要立即投入紧张忙碌的调查。

    石榴胡同挨家挨户的搜查。

    崔老实过往的调查。

    福特V8汽车的彻查。

    只要将这些资料都归罗综合起来,相信真凶很快就将无处遁形,浮出水面。

    一小时过去。

    黄硕从审讯室中出来,直接前来见楚牧峰,看到他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神情有些尴尬地说道。

    “科长,那老家伙倒是挺硬气,原本是能继续用刑的,但他已经昏过去好几次,我怕要是继续用刑的话,他会撑不住死了,要是那样的话就不值当了。”

    是啊,不是说不敢继续用刑,而是不能,真的给整死,那就没得改了?

    “那就暂时给他缓口气!”

    楚牧峰像是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般,语气平静地说道:“崔老实既然连死都不怕,相信那个人在他生命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重要到都能忽视掉老婆孩子。”

    “这已经给咱们提供了线索,我相信在他生命中能这样的人绝对不多,所以去查找吧!要给我将他的所有过往都翻出来,我要知道他的所有一切。”

    “是!”

    ……

    北平城那座阴暗潮湿的房间。

    时间都已经过去三四个小时,可崔老实还是没有回来,这让魁梧男人也变得有些烦躁不安起来。

    他就是想要杀人灭口所以才让崔老实去,要是说崔老实因此而被抓住的话,一切就都将麻烦起来,那时候他的处境就会很尴尬。

    “是没有机会动手呢?还是说失败被抓了?”

    “应该是前者,不然以着崔叔叔的身手,应该是轻而易举就能杀死一个寻常车夫!”

    “可没机会动手的话,为什么会没有机会呢?莫非王大力已经被警方找到了?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在阴暗昏黄的烛火下,心烦意乱的男人在房间中来回走动。

    “再等等,等到天明再说!”

    ……

    一夜悄然而逝。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这座古老的城池时,警备厅刑侦处一科的人马就开始立即行动起来。

    他们今天要做的任务都已经安排好了,各自分工很明确。

    当然,对崔老实的审讯是不会就此停止的。

    既然你不愿意说,既然你非要选择愚忠,那么可以,那就承担所有后果吧?楚牧峰即便是最初有些同情,现在也都变成了满满的厌恶和愤恨。

    怎能不厌恶和愤恨!

    因为你的这种所谓愚忠,很有可能会将第三个女人推入死亡边缘,难道说就因为你要愚忠,便有第三个女子会遭遇不测吗?

    “只要不死随便怎么来,直到他说或者我们抓到人!”

    楚牧峰特意点到,然后就起身前往石榴胡同。

    他今天要亲自负责对这个地带的搜寻,不管如何,都要将作案地找到。

    “是!”

    黄硕立刻心领神会,作为一个合格的审讯专家,黄硕不是说只懂刑具的,他还懂很多,比如说摧毁犯人的心理防线。

    “给我去将崔老实的老婆孩子都带过来!”

    “是!”

    ……

    石榴胡同。

    作为一处紧挨着北区和东区的交接地带,这里谈不上多繁华,却也不能算是多偏僻。

    只是因为曾经的那场瘟疫,才让这里变得荒凉罢了。

    “你们听说没有,前街今天要招工,咱们赶紧去吧,据说工钱可不少。”

    “刘老根家的闺女今儿个有人登门提亲,你们几个怎么不去瞧瞧热闹?”

    “前门那边的戏园子又涨价了,以后听戏都听不起了!”

    “我说葛大爷唉,您还想听戏呢,我们连饭都快吃不起了!”

    “这世道艰难啊,吃苦受罪的都是咱们小老百姓啊!”

    “谁说不是呢,外面不安生,生意都不好做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好日子!”

    ……

    在这里,能听到的都是这种最朴实的市井对白,对他们来说,国事家事都是一回事,就是为了能生活下去。

    然后,楚牧峰带队气势汹汹地过来了。

    (感谢夏末灬初秋、q清河郡望p、楚清枫、书友2o18o615o91533o78、书友2o171213144144361、流新羽、三、drFeng、cyyjack1982、爱萝莉真是太好了额、听涛看雨等诸多书友打赏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