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就如小丑般可笑
    (感谢书友艺欣秋月万币打赏,距离盟主一步之遥)

    警备厅,刑侦处一科,审讯室。

    楚牧峰眼神淡然且自信地看着前面。

    那里坐着的是被拷着双手,满脸惨白的柳生沧泉。

    他知道今晚必须要拿下柳生沧泉,所以说任何审讯手段都是在考虑范围内。

    要是说你柳生沧泉不识相的话,那我就要让你尝尝这里刑具的厉害了。

    “在咱们开始之前,有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你派人去营救蛇组的任务失败了!你安排过去的人,没有生还者,已经全军覆没了!”楚牧峰语气平缓。

    “什么?”

    这话落地的瞬间,柳生沧泉手背上便青筋暴露,脑袋宛如被雷电击中般轰鸣作响。

    他虽然说早就有所预料,但真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整个蝎组去营救蛇组的任务失败!

    全军覆没!

    铃木阳平和山下智也全都死了!

    自己也落入楚牧峰手中!

    这就是说蝎组在北平的力量,继蛇组覆灭后也步入后尘。

    光是想到这种巨大损失,柳生沧泉就有种愤怒想要吼叫的冲动。

    “正如你布局杀人一样,这事从一开始也是个局,不过这个局并不是虚假的,而是实实在在的。”

    “因为要枪毙的正是蛇组被抓的那些间谍,我想要不是这个的话,你们蝎组也不会露面。只是你没有想到,蝎组就算出面营救,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覆灭!”

    “所以说你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底牌,能做的就是配合我说出你知道的一切情报资料。比如说你的身份,你所负责的任务,在北平城又执行过多少次暗杀。”

    “你如果老老实实交代,我会让你像蛇组那样,苟活一段日子。”

    “可你要是想要硬扛着不说的话,那我分分钟钟都能让你生不如死!”

    楚牧峰话说到这里,语气很坦然。

    “你既然身为间谍,应该知道审讯的那些手段。你是准备全都尝一遍后再说,还是说现在就说,好免受皮肉之苦!”

    很简单的选择题。

    对于楚牧峰而言,只要没让对方第一时间服毒自尽,那撬开他的嘴巴那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呵呵,你别做梦了!蝎组已经灭亡,我既然被你们抓了,就没想活着出去!想要从我嘴里套取情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柳生沧泉坐在椅子上,脸上浮现出来的是一种不加掩饰的冷漠,看向楚牧峰的眼神充满着浓浓的杀意。

    我即便受困,也想要取你性命!

    “是吗,给你点时间,好好想想吧!”楚牧峰随意耸耸肩,似乎并不在意。

    “楚牧峰!”

    沉默片刻之后,柳生沧泉忽然抬起头,语气冷漠地说道:“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为什么会有我的画像?”

    “不是我找到你,而是你自己走到我这里的。”

    楚牧峰不怕柳生沧泉想要聊天,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能随机应变找出你的破绽来。

    怕的是你不开口说话。

    “我自己走到你这里来?什么意思?”柳生沧泉不解地挑眉。

    “梁青芒是被你杀死的吧?”

    “对!”

    柳生沧泉既然已经变成阶下囚,只要是不涉及到间谍情报的问题,他都愿意说说,况且他也真的很想知道,楚牧峰为什么能找到自己的马脚!

    “梁青芒是《楚报》的记者,他采访出来的文章都贬低我们岛国的,所以他该死。只是你凭什么说他是被我杀死的呢?”

    “梁青芒是仇日的记者,黄本斋是仇日的大学教授社论家,龚子柳是宣传爱国主义的优秀工人,所以说他们都是你要杀死的目标。”

    “你们蝎组在北平城的任务应该就是剪除这些爱国人士,只要是宣扬抗日,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恐怕都会被你们暗中谋划,以各种手段来铲除吧。”

    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不过这里毕竟属于华夏,所以你们蝎组想要杀人,却又不能搞得太过张扬,所以你才会策划种种所谓的意外事件,让死者死的不明不白!”

    “当初梁青芒和牛奔争吵,两人都陷入昏迷,这给尾随而至的你提供了一个绝佳机会,你那时候一直都跟在后面,所以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将梁青芒给杀了。”

    “黄本斋的话,你是借助着煤气中毒杀人,看似是很合理,其实他真正的死因是那些安眠药,想必也是出自你的手笔;至于说到龚子柳的话,更是简单的很,你直接就是将那根房梁做了手脚,摔下来砸死了他!”

    “虽然你制造的各种意外,乍一看都像那么回事儿,但其实都留下了各种破绽,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既然做了,那迟早就有落网的一天,报应可能晚到,但绝不会不到!”

    楚牧峰将自己的猜测全都说出来,其实应该说是推理,但是也有一定的事实依据。

    “你很聪明,都说你是警备厅的神探,现在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怪不得你能够将蛇组挖出来,还能现我们蝎组的存在!”

    柳生沧泉脸上露出一种赞赏神情,即便两人是仇敌,但就现在来说,他对楚牧峰是佩服的,自己布下来的局竟然全都被楚牧峰破掉。

    最重要的是楚牧峰的推理全都是对的!

    “你说的很对,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柳生沧泉忍不住问道。

    “要怪就怪你还是有些轻敌!”

    楚牧峰嘴角翘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你在杀死梁青芒的时候,扮作的是一个算卦的,你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自己当时从牛奔家离开的时候,被人看到吧,这是你第一个破绽!”

    “第二个破绽是杀死黄本斋的时候,你不应该再出现在现场,虽然你乔装打扮,以卖冰糖葫芦的身份出现,但你的言行举止和真正的小贩还是有却别的,这就成为一个大漏洞,而这个漏洞也被我的人现,所以说开始盯上你。”

    “盯上你之后,你竟然出现在了酒厂,并且和龚子柳聊天,你说这是不是你的第三个破绽?”

    “其实最大的破绽是离开酒厂的时候,你居然还坐上了一辆汽车。区区一个卖冰糖葫芦的,怎么可能坐得起那种豪华小汽车?”

    听到楚牧峰的话,柳生沧泉是满脸的懊悔之色,可能一直以来都太顺利,变得有些盲目自信了!

    “经过我们调查,那辆汽车是属于远洋商贸的,而你的画像也被我们画出来,因此就带着画像过去抓人,只可惜当时你并没有在远洋商贸里面!”

    “在那时候,我还没有想过你和蝎组有什么关系,我想到的只是要抓住你,因为你是三起意外死亡案件的犯罪嫌疑人。”

    “我那时候也只是怀疑你是嫌疑人!可没有想到你竟然敢铤而走险,派人前来狙杀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眼中迸射出两道寒光来。

    “柳生沧泉,你要是普通凶手的话,在知道我调查你的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立即逃走,而不是说派人来暗杀。我当时侥幸没死,就当机立断的给你丢出两个诱饵来!”

    “第一个诱饵就是在康美医院的你,第二个诱饵则是蛇组全员!”

    柳生沧泉在这里打断了楚牧峰给的话,他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眼神黯淡的说道。

    “因为我的蝎组的组长,所以我不会选择逃跑,而你给出的两个诱饵都是我必须要吃的,是我不得不吃的!”

    “你是我的任务目标,我必须要干掉你,不单单因为你去远洋商贸调查我,而是因为是你将蛇组给覆灭!”

    “突然有了蛇组的消息,给出的名义又是秘密处决,我在请示过上级后,他们说要让我必须将蛇组营救出来。同时,你的这条命也是必须要取走!所以说你给出的两个诱饵很是诱惑,就算有所怀疑,我也得采取行动!”

    这就对了!

    楚牧峰故意营造出来的这种局面,为的就是引诱柳生沧泉开口说话,现在看来效果是不错的,这个家伙真的跟随自己的节奏前进。

    虽然眼下柳生沧泉还没有给出任何实质性的情报来,但只要聊起来,就可以顺势往下引导。

    “其实我很想知道,在揭开我面具之前,你敢肯定我是蝎组的吗?”柳生沧泉死死盯着楚牧峰问道。

    “当然!”

    楚牧峰很坦然地说道:“我说的话意思很明确,我虽然不知道布下三起意外死亡案件的神秘人是蝎组的,但我却知道今晚布下来的局,针对的就是蝎组。”

    “谁出现,那么谁就是蝎组的人,当我揭开你蒙面巾的时候,我自然更加确定,神秘人属于蝎组,三起死亡案件就是蝎组干的,你们蝎组的任务,就是负责暗暗铲除我国爱国人士的卑鄙勾当!”

    真相到此大白。

    “你分析得很精彩,你说的也都对,但那又如何?我就是不承认,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刚才说的话,全都是假的,你能奈我何?想要从我的嘴里打听到情报,你觉得可能吗?”柳生沧泉昂起头,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呵呵,在我看来你此刻就如同小丑般可笑,难道你会比蛇组还硬气?”

    楚牧峰像是早就预料到会这样,但无所谓,该说的话都说完,自己需要的答案也都已经有了,能对三起凶案有个交代。

    他自然也不会天真的认为,凭着空口白牙就能够拿下这个冷血狡诈的家伙,让他透露更多秘密。

    “黄硕,下面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科长,!”

    黄硕搓了搓手,憨厚一笑,那森森白牙让柳生沧泉莫名生出几分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