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代号捉鬼
    北平城,远洋商贸下属的一座仓库。

    清晨,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栏照射进来,能清楚看到在光线中翻腾的灰尘。

    井上三雄正默默站在这里,脸色铁青冰冷地扫视过全场。

    这里都是他的绝对心腹,也是远洋商贸的中坚力量,对他绝对忠诚。

    “找到他没有?”井上三雄冷声问道。

    “井上大人,没有!”

    作为他的心腹,吉野兵卫沉声说道:“不只是他,和他一起的两个人也都没了踪影,他们应该提前就离开了公司。”

    “以前有过这种情况吗?”井上三雄气恼地问道。

    “哈依!”

    吉野兵卫皱眉思索了下,如实说道:“大人,他们每天来去不定,有关他们三个人的行踪,您当初也下过命令,让我不要多问,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关注过。”

    “不错,不要问!也不能问!”

    在这个问题上,井上三雄的态度是很坚决,肃声说道:“他们三个的事我心里有数,谁都不能过问。”

    “不过现在居然连警备厅的人都给招惹过来,看样子是出什么事了,不然对方不会这么不依不饶。吉野,他们一旦回来,立刻带来见我,我要和他们好好谈谈这事。”

    “哈依!”

    吉野兵卫点头应道后,人不在略带迟疑地问道:“大人,外面还有警备厅的人在监控,他们应该是不死心,是想要找到他们几个人,咱们要不要做点什么?还是说就这样任凭他们监控?”

    “不用管他们!”

    井上三雄挥挥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们愿意监视就监视,只要咱们不出事就行了。”

    “真是麻烦,那几个肆无忌惮的混蛋到底干了什么事儿,还将咱们远洋商贸给拖累牵连进来了。”

    吉野兵卫不敢表态,其余人都保持沉默。

    “行了,你们抓紧做事去吧!”

    “哈依!”

    当这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时,井上三雄走到仓库的一角,掀开遮掩的帆布,里面出现的是整齐堆放着的一个个木箱。

    他随手打开一个木箱,里面装的竟然是一包包红土!

    “八嘎,要不是怕这帮侦缉队不依不饶来搜仓库现这个,我是绝对不会让警备厅的人那么放肆!”

    “要不是还想靠这个掏空这帮愚蠢的华国人腰包,我又怎么会容忍柳生沧泉那个家伙在我的公司蛰伏。”

    井上三雄咬牙切齿地说道:“柳生沧泉,你最好不要给我惹出什么大麻烦来,我只是为了赚钱,不想节外生枝!”

    ……

    警备厅,刑侦处。

    梁青芒溺水案!黄本斋煤气中毒案!龚子柳房梁砸死案!这三起案件如今已经被楚牧峰并案侦查,并且作为重点案件,代号为“捉鬼!”

    捉住那只隐藏着的厉鬼!

    “牧峰,你有信心吗?”曹云山端起面前的茶杯,浅浅抿了一口后问道。

    “有!”

    楚牧峰眼神坚定地说道:“必须有信心,要是没有信心的话,我怎么能对得起枉死的三位英雄。”

    “难道就因为他们敢说话,敢说真话,敢说出事实为天下人所知,就要被不清不白地杀死吗?意外死亡,那只岛国厉鬼也真敢做真敢想。”

    “你说那只鬼真是岛国人吗?”曹云山眼神锐利。

    “十有八九是!”

    楚牧峰颔颔,双手放在膝盖上,目不斜视地说道:“现在所有证据都证明三起意外死亡事件,都和那只鬼有关系。”

    “而那只鬼呢,他又是被远洋商贸接走的,远洋商贸历来都不允许咱们国家的人进去工作,全都是岛国人,您说这只鬼不是岛国人又是什么?”

    “甚至我现在还在想,这只鬼应该是岛国情报机关的人,在北平执行的就是这种制造意外死亡的任务,针对的就是那些爱国人士。”

    “情报机关?你说是蝎组?针对你的蝎组?”曹云山瞳孔一缩,下意识说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楚牧峰看着曹云山,一脸肃然地说道:“处长,您也清楚,当初黄侍郎说出那个消息后,那个蝎组就像一下子蒸掉似的,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

    “跟着冒出来的就是梁青芒溺水案,虽然眼下没有足够证明这件事是蝎组的人做的,但最起码是可以当做一个方向去考虑。”

    “蛇组负责的是搜集社会情报,蝎组呢?”

    “假如说蝎组的任务就是剪除所有对岛国有敌意的爱国人士,那么这事就是顺理成章的,肯定就是他们做的!”

    “你分析的有道理!”

    曹云山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眼底闪烁几分忧虑之色。

    “三起死亡事件的性质其实都一样,那就是有人因为看似意外而亡。既然是被杀死,就说明他们是被盯上了!”

    “如果的确是那个蝎组所为,那牧峰,你更要小心谨慎了,我担心他们既然敢对梁青芒三个人动手,那么未必就查不出来是你抓了蛇组。”

    “何况你还亲自去了远洋商贸,和井上三雄争锋相对,所以就算不知道蛇组的事,都很有可能会对你动手!”曹云山关切地说道。

    “处长,我明白!”

    楚牧峰何尝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我现在最大的疑问,就是那个远洋商贸到底是不是蝎组的据点?会长井上三雄和这个蝎组有没有关系?他是负责掩饰蝎组的存在呢,还是说他也是蝎组的一员。”

    “也就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不然我早就抓回来审问了!对了,处长,他还给邝副厅长打过电话,这事邝副厅长那边没有找你要个说法吗?”楚牧峰微微挑眉问道。

    “当然不能随便抓!”

    曹云山赶紧冲着楚牧峰摆手说道:“我说你可要悠着点,这个井上三雄和其他人不同,不是你想抓就能随便抓的。”

    “他的身份的确是有些特殊,而且的确也是有军方背景。不然你以为能在北平城混得这么如鱼得水吗?”

    “告诉你吧,我曾收到过消息,说远洋商贸是挂羊头卖狗肉,其实背地里都在做走私烟土的生意,只不过一直没有证据,所以说也不能贸然动手!”

    稍作停顿后,曹云山眼神不屑的说道:“至于说到邝世成那边,你不用去管。他就算是敢抱怨,也不敢真的揪着不放。”

    “他和远洋商贸的关系摆在那里,是谁都知道的。可就是这个知道,带给他的就是一种约束,他敢公然为井上三雄说话,后果就是离心离德。”

    “况且这次是苏天佑跟他顶的牛,你也知道,苏天佑在金陵方面是有深厚背景,邝世成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的话,莫非还真敢动苏天佑吗?我谅他也不敢!”

    原来如此。

    想想也是,有着关系通天的苏天佑在,就算邝世成在这边蹦达得再欢实又能如何?

    他越是蹦达,越是想要对付苏天佑,那么他离自寻死路也就越快了。

    博弈讲究的是势均力敌,如果力量根本不是在一个层面,还怎么去博弈,只有一面倒的蹂躏。

    “处长,我建议立即对这只鬼进行全城布控,尤其是严查各个进出口。”

    “行,你去安排吧!”

    “那处长,我先出去了!”

    楚牧峰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目前虽然不能随便动那个井上三雄,但要是说抓只鬼的话,却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这只鬼只要是被坐实是间谍的身份,那就更加没问题了。

    “对了,牧峰,等等!”

    就在楚牧峰开门正要走出去时,曹云山忽然拍了下额头说道:“你瞧瞧我这个记性,刚才就说还有件事要和你说呢,差点忘记了。”

    “处长,还有什么吩咐?”楚牧峰扭头疑惑地问道。

    “昨天金陵方面来了公函,同意咱们随时都能将抓获的蛇组间谍处决了!这个案子毕竟是你侦破的,所以跟你只会一声。”曹云山笑着说道。

    枪决蛇组的间谍?

    楚牧峰似乎有些意外:“处长,他们难道说还都在北平城吗?还没有押解到金陵?”

    “没有!”

    说起这事,曹云山摇了摇头:“因为考虑到各方面的原因,所以说蛇组的几个间谍都还在北平城秘密关押。不过他们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所以金陵那边也就懒得多理会!”

    “这次秘密枪毙,直接交由咱们警备厅负责,谁让他们是咱们抓来的!”

    “这样的话……”

    略作沉吟,楚牧峰猛然抬起头说道:“处长,我想和加藤小野再聊聊,没准能找到蝎组的线索,不知道方不方便?”

    “牧峰,有这个必要吗?他要是知道的话,早就说了,何必等到现在。”曹云山一脸不以为然地说道。

    “处长,让我试试吧,万一有用呢?而且我还有个不成熟的计划,或许会收到奇效,但也得等见到加藤小野聊过之后再做决定。”楚牧峰坚持道。

    想到脑海里的灵光一现,他的心中莫名多了几分期待。

    “行吧,那我来安排。”

    “谢谢处长!”楚牧峰一脸喜色道。

    “嗨,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曹云山笑着摆了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