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找到一个相同点
    这两天,牛丽华的父亲每天是借酒消愁,母亲则以泪洗面,甚至她母亲还怨恨牛丽华,要不是这个女儿招惹了梁青芒,哪里会生这种事。

    看到母亲那绝望的眼神,听到这种怨恨的话,牛丽华也快崩溃了。

    幸好就在这时,胡大爷说出来这个意外见闻。

    所以才有了牛丽华现在的所为。

    不排除这个可能!

    破案就是要将所有的可能都想到,楚牧峰也曾有过这个假设,但那时候没有什么确凿证据,加上案子是归白武分局负责,所以他也就没有深究。

    现在牛丽华站出来这样说,就证明这事是有回旋余地。

    一个瞅准时间突然出现的神秘算卦人,而且还从案现场出来,嫌疑很大啊。

    “楚科长,求求您一定要帮帮我弟弟,求求您了,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牛丽华苦苦哀求道。

    “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我要和那个目击者谈谈,要他的口供!”楚牧峰淡淡说道。

    “好的好的,胡大爷人就在家里,只是他年事已高,楚科长您放不方便?”牛丽华有些为难地看着楚牧峰。

    “好!”

    楚牧峰直接站起身来:“东厂,你和我去一趟小楼胡同,见见这位胡老。”

    “是!”

    牛丽华看到楚牧峰说走就走,心情是格外激动。

    她原本还担心楚牧峰也可能会像是那些官老爷那样,没有好处不帮忙,所以决定只要他肯出手,做什么都答应。

    可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楚牧峰真跟外面传闻的一样,是个心里面装着老百姓的好警员。

    自己弟弟没准还有救。

    “派人通知下余刚,就说牛奔的案子出现了新的情况,让他不要急着行刑。”楚牧峰边往外走边吩咐道。

    “是,科长!”裴东厂招呼一个弟兄过来吩咐道。

    想想也是,别自己这边有了新线索,结果牛奔那边却被枪毙了,那自己这边算是怎么回事?

    白白忙碌一场?就算是能找到真相又如何,人都已经死了。

    牛丽华听到楚牧峰的交代后,心里默默流过一股暖流。

    这说明楚牧峰是真想帮忙,而且也很细心,不然换做别人的话,一时间未必会想到这个。

    ……

    小楼胡同牛家对门。

    这里就是胡家,里面住着的就是牛丽华嘴里说的胡大爷。

    这是位古稀之年老头,胡须全都白,但瞧着精神头还算不错。

    看到楚牧峰他们过来后就清楚是怎么回事,毕竟牛丽华会去警备厅伸冤,也是胡大爷出的主意。

    “老人家,您应该知道我们过来的目的吧?我们想要知道当初您亲眼所见的真实情况。”楚牧峰坐在小板凳上问道。

    “没得说,楚科长,您放心,我保证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没半点虚的。”胡大爷拍着膝盖说道。

    “那就开始吧!”

    胡大爷讲述的情况,就是之前牛丽华说过的那些,基本上是没什么差别。

    等他说完后,楚牧峰跟着问道:“要是说再让您看到那个算卦的,您还能认出来吗?”

    “能!”

    胡大爷点头说道:“当然能认出来,他从牛家出来的时候可没遮着脸,我虽然说老了,但这双眼睛没问题,看一眼就能记住。”

    “这样的话……”

    楚牧峰忽然扭头冲着裴东厂说道:“我记得华容让老王画了两个人的素描像是吧?你随身带着没有?有的话都拿出来。”

    “带了!”

    裴东厂点点头,从包里掏出来两张纸,递过去说道:“老王画好,华容又让人照着画了不少,给咱们侦缉队的弟兄们都了,说是要是有谁看到或者认识这两人的话,务必要告诉他。”

    “老人家,您看看认不认识他们?”楚牧峰说着就将两张画像递过去。

    “好,我看看!”

    胡大爷这边接过来,先拿起一章仔细看了看:“这个人没见过,不认人!”

    跟着,他又将目光投向第二张,微微愣了愣神,皱起眉头:“这个有点像,可是又有点不太一样。”

    “哦,哪里像,哪里不一样?”楚牧峰和裴东厂交换了个眼神,跟着问道。

    “那天的人嘴边没有这个黑痣,然后还留着个山羊胡子。”胡大爷指着画像说道。

    “笔!”楚牧峰招呼道。

    “给,科长!”裴东厂从包里拿出一只铅笔递过去。

    楚牧峰在画像上加了几笔,然后按住那个黑痣后问道:“胡大爷,您看看,是这样吗?”

    “对对对,没错,就是这样,肯定是他,没跑了!”胡大爷一拍巴掌。连连点头说道。

    听到这话,楚牧峰顿时精神一振。

    竟然真有意外收获。

    胡子,黑痣,都可以利用简单的化妆来实现。

    一个在黄本斋家附近出现的卖糖葫芦的,竟然和梁青芒死亡时候出现的那个算卦的十有八九是同一人。

    要说他不可疑谁可疑,这两起案件没关系,可能吗?

    这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巧的巧合?

    这家伙要不是心里有鬼,想要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目的的话,他需要这样改变身份做事吗?

    毫无疑问,这个家伙肯定有问题。

    只要抓住他,梁青芒的死亡真相!黄本斋的死亡原因!应该都会有了答案。

    没准还能解开更深层次的黑幕。

    梁青芒是谁?是个充满热血,揭露伪满奴役同胞内幕的记者!

    黄本斋是谁?是个言辞犀利,大量抨击岛国累累罪行的评论家!

    难道说他们两个人的死亡和楚报宣传方向有关系,和他们的所作所为有关系吗?楚牧峰一时间忽然想到很多。

    但不管如何说吧,这事调查到现在,算是峰回路转了!

    “楚科长,你们一定要抓住这个凶手,要放牛奔那个孩子出来啊,他是个老实人。”胡大爷看着楚牧峰说道。

    “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的调查这个案子的,至于说到凶手的问题,老人家您就放心吧,要是说这个案子的真凶当真是另有他人,那牛奔肯定不会有事。”

    “不过胡大爷,牛丽华,关于这个情况你们要暂时保密,谁对谁都不能说,明白吗?”楚牧峰特别交代道。

    “知道知道,我们不会乱说的!”两人都赶紧点头应道。

    “那就先这样!”

    从小楼胡同中出来后,裴东厂一脸喜色地说道:“科长,没想到这个案子还有这种转折,这么说您当时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两个人都是昏迷了,这期间要是说有谁进来做点文章的话,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梁青芒,牛奔醒来后十有八九会认为就是自己杀的。”

    “这是一条重要线索!”

    楚牧峰眼神深邃地说道:“你安排人去找那个黄包车夫问话,务必要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拉着梁青芒过来的时候,有没有人跟着?”

    “还有,他既然是在胡同口等着的,那么这个算卦的进胡同,他肯定是看见了,拿着画像问他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是!”裴东厂摩拳擦掌道。

    对于破案而言,有了线索绝对是个提神的事儿。

    “走,先回警备厅,通知老王,苏天佑和华容他们开会!”楚牧峰跟着说道。

    “好!”

    ……

    白武分局。

    余刚敲门走进局长办公室,颜鸿广看到他进来后,扬眉问道:“怎么?有事?”

    “局长,我这边刚刚接到楚科长那边打来的电话,请咱们暂时缓一缓对牛刚的处决,您看呢?”余刚带着几分不解道。

    “缓一缓?”

    颜鸿广放下手头的文件,也是带着几分异色说道:“楚牧峰怎么会提出这个要求?那个案子不是说已经结案了吗?不会是这个案子出现反复吧,难道又咱们不知道的新情况?”

    “我也不太清楚,但楚科长的通知就是这样的!”余刚摇摇头道。

    “既然如此!”

    颜鸿广慢慢站起身来,想了想道:“那就按照楚科长说的,暂时停止对牛奔的处决,看看他那边怎么说吧!”

    “是!”

    余刚答应下来后,又有些迟疑道:“局长,您说这事不会被翻案了吧?”

    “翻案?”

    颜鸿广眼皮微颤,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应该不会吧,这个案子还是我说的那句话,等等再说!”

    ……

    警备厅,侦缉处,一科会议室。

    苏天佑和华容接到通知后就过来。

    王格志和裴东厂也在这里坐着。

    看楚牧峰还没到,华容有些好奇地问道:“王队长,你知道科长让咱们过来是因为什么事吗?我那边还正在调查着卖糖葫芦人那档子事儿,刻不容缓啊!”

    “再刻不容缓也得过来开会!”

    王格志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你这家伙还是那么迂?

    知道你忙着办案,可你也要清楚,既然楚牧峰会召集着开会,肯定是有新情况生,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听就是了,着什么急。

    就你着急破案吗?

    别人都没事吗?

    你这个脾气真要改改,别总觉得自己做的事是头等大事,上司要交代的事是鸡毛蒜皮小事!

    要知道上司说的事儿,不管再小都是大事,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那边调查得已经差不多,今天就能去找出来酒厂的那个人是谁,我怕会耽误时间。”华容摆摆手解释道。

    “耽误时间?”

    裴东厂是这里年龄最轻的,也是对楚牧峰最忠诚最崇拜的,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死粉,骨灰粉。

    听到华容说出这种话后,眼底不由闪过一抹精光,随即就挑起唇角,语气不善地说道:“华副队长,你觉得科长召集咱们开会是在耽误你的破案时间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华容涨红脸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

    裴东厂不为所动,沉声说道:“华副队长,咱们以前没有打过交道,所以彼此不太熟悉,但有句话想要奉劝你,希望你能记住。”

    “什么话?”华容皱起眉头。

    “我想说的是你要知道这里是警备厅侦缉处一科,不是你以前待的分局,在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别说你只是去调查有嫌疑的人,就算你真的是去抓凶手又如何?只要是科长话开会,就必须无条件的遵守。”

    “不愿意遵守无所谓,门口就在那里,你大可离开,我保证没谁会阻拦。”裴东厂扬手一指道。

    “你!”华容脸色大变。

    “你什么你?”

    裴东厂翘起唇角道:“这是我对你的忠告,你最好明白,任何时候都不要把科长的话当耳旁风,谁敢这样做,谁就要被扫地出门。”

    “我……”华容脸色顿时青一块紫一块。

    他刚才真是又犯老毛病了,还将这里当成是以前工作的地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肆无忌惮,无所顾虑。

    虽然说他的出点是好的,是为了工作着想,但裴东厂的话同样是对的,你华容不要忘记这里是哪儿。

    在一科敢对楚牧峰有所抱怨,纯粹是自讨没趣。

    楚牧峰身为上司,或许会对你加以容忍,但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却不会,要是说看到你这样,我们都还一言不的话,那要我们这些下属做什么?

    所以收起你的臭脾气!

    要么改掉!要么卷铺盖走人!

    不要觉得你自己是破案高手,所有人就都要围着你转,科长是欣赏你的才能,但你也要对科长保持足够的尊重。

    你要认清自己的位置,身为下属,想让楚牧峰按照你的思路走,容忍你的破案能力,可能吗?

    这就是裴东厂的态度。

    这也是王格志的看法。

    没有看到裴东厂这样冷喝的时候,王格志稳坐钓鱼台,一点想要劝说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吗?

    换做平常他肯定会拉架劝和,但在这事上他的态度必须鲜明,那就是必须维护楚牧峰的主导地位,即便是有性格的华容都不行。

    况且在王格志的心中也是比较认同裴东厂的话,你华容要是说来到警备厅还不想着改变,还学不会做人的话,那么就算是我也没办法了。

    即便咱们是好友,我的态度也不会改变。

    我说的可能你未必能听进去,那就让东厂来当个恶人吧!

    反而是苏天佑在微愣过后,心里泛起一阵阵波澜。

    他是想过楚牧峰在一科拥有着很高的威严,但却没想到会这样高。

    华容不过是抱怨了两句,就遭受到裴东厂这样旗帜鲜明的反唇相讥,甚至用训斥都不为过。

    这说明什么?说明楚牧峰在一科拥有绝对的威望,不容质疑!

    华容不行!

    苏天佑更不行!

    “华容啊,你这臭脾气我也是真的很无语,虽然说咱们才搭档两天,我也是有点受不了!”

    “不过谁让咱们是搭档来着,要是说碰到这事,我还保持沉默不说话,别人会怎么看待咱们侦缉五队?刚刚搭建起来的台子,我可不想就这么塌了!”

    苏天佑心里暗暗低估,正准备开口和稀泥的时候,楚牧峰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会议室门口,他到嘴边的话语只能是咽进肚里。

    楚牧峰走进来后就坐到了中央位置,扫视了一圈,现这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劲后,就挑眉问道:“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

    “科长,没事,我们就是随便瞎聊!”苏天佑急忙笑着说道。

    “哦!”

    楚牧峰自然是不会相信这个解释,但无所谓了,他身为科长总不能说下面人是怎么想的,自己都要控制吧?

    御下讲究的是一种松紧有度的策略,而不是说一味的蛮横干涉。

    “今天把你们喊过来,是有件事要通知你们。苏天佑,华容,你们两个现在侦办的是黄本斋的煤气中毒案,那么前段时间生的《楚报》记者梁青芒被杀案件,你们知道吗?”楚牧峰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就问道。

    “听说过!”

    苏天佑点点头,因为两个案子距离的时间不算多远,而且最重要的是,两个案子都牵扯到《楚报》,所以说他自然要留意。

    “这个案子我也知道。”

    华容眼珠一转,忍不住问道:“科长,难道说这个案子有变故吗?”

    “没错,你的直觉挺准,这个案子出现了新情况,我怀疑这个案子的真凶不是牛奔,而是另有他人!”楚牧峰缓缓说道。

    “另有他人?怎么回事?”华容情绪激动的问道,他就是对案子感兴趣。

    “东厂,你来将这个案子的前因后果跟他们说说。”楚牧峰侧身说道。

    “是!”

    裴东厂这边就开始讲述起来,而听着裴东厂的话,苏天佑是认真仔细的,华容在听到昏迷这个桥段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科长,您的意思是说这个昏迷期间是有问题的吗?”

    “别着急,听东厂说完!”楚牧峰淡淡说道。

    “是!”华容有些尴尬的摸摸脑袋。

    裴东厂瞥了一眼华容,就继续讲着,等到他将牛丽华提及胡大爷的所见所闻说完后,楚牧峰这边便接过话茬来。

    “现在我怀疑那个算卦的很有可能就是真凶!当然这也只能说是怀疑,毕竟还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没准真凶还是牛奔。但既然出现了这个意外状况,我们自然是要重视起来。”

    “科长,这个案子和我们侦缉五队有关系吗?总不能说梁青芒和黄本斋都和《楚报》有关系,就说他们的死亡案件是有所关联的吧?”

    “我觉得这个案子还是交给白武分局去继续调查,争取找到那个算卦的,到时候就能真相大白。”华容听到楚牧峰说完后,就不由有些不解的挑起眉角来。

    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科长,要不就让我们先走吧,这个案子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您喊我们过来做什么?没有任何意义。

    裴东厂听到华容的话语眼神寒冷。

    王格志也有些恼怒的皱眉。

    苏天佑是欲言又止。

    他们三个都能听出来的话外音,难道说楚牧峰会一无所知吗?

    他在听到华容的这话后,淡淡说道:“华容,你是不是觉得梁青芒的案子和黄本斋的是两个独立的案子?所以说没有必要把你们侦缉五队的喊过来开会?”

    “科长,我……”华容一脸的局促。

    “没关心!”

    楚牧峰随意挥挥手,示意自己完全没有生气动怒,盯视着华容的双眼肃声说道:“华容,我想说的是,梁青芒和黄本斋不只是有《楚报》这个共同点,他们两个还有一个相同的地方,这个相同点就是你现在正追查的那个卖糖葫芦的!”

    “科长,您的意思是?”华容脸色一变道。

    “经过辨认,在牛奔和梁青芒昏迷期间,闯进小院里面的那个算卦的男人,就是黄本斋煤气中毒死亡后,你所看到的那个卖糖葫芦的。”

    跟着,楚牧峰说着就扬起来那张画像,指着上面的人,冲着华容说道:“华容,你说这个人既然易容出现在梁青芒被杀的现场,又在黄本斋的现场逗留,这算不算是一个有价值的线索?”

    “算算算,当然算!”

    听到这个意外线索的华容,蹭的就站起身来,满脸兴奋地说道:“科长,这个线索来的简直太及时了。”

    “这说明梁青芒的案子和黄本斋的案子是能够并案处理的,而单独的案子永远都不如合并起来的案子好破。”

    “因为案子越多,凶手露出来的破绽就越明显。科长,我建议咱们现在就将梁青芒的案件从白武分局调过来。”

    裴东厂看到华容这种急切的神情后,心里暗暗嘀咕:真是直肠子,比我还直!

    “你说的没错,这个是今天开会的一个议题,另外就是我觉得你们侦缉五队在侦破煤气中毒案的时候,可以将这个线索也考虑在内。”

    “假如说他真是杀死梁青芒的凶手,那么你就可以这样想问题,一个在北平城中游走,又不敢动刀动枪,明目张胆杀人的人,他到底是什么来路?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他杀死的人又都有什么背景?”

    楚牧峰说到这里,目光环视一圈朗声说道:“一个靠着精心布局,制造意外来杀人的神秘杀手,找出来他!就是咱们要破案的方向!说说吧,你们那边调查的进展如何?”

    被楚牧峰这样简单的分析就划破迷雾的苏天佑,看过来的眼神是充满着钦佩。

    过来之前,他是听说和了解过楚牧峰的一些事,但那时候根本没有当回事,现在他觉得,盛名之下无虚士这话果然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