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北平城警备厅。

    当楚牧峰带队回来后,就将简单包扎后的唐千里直接丢进审讯室中。

    跟着,他一个电话打给了曹云山。

    这些天因为这个案子,有些烦躁的曹云山当然没有休息。

    接到电话,听了楚牧峰的回报,他顿时满脸喜色,拍案说道:“已经将行凶者抓住了?好,太好了!”

    “到底是什么人?”

    “风云武馆的唐千里?”

    “是的!”

    楚牧峰将事情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

    “师兄,我们是在现场抓捕的唐千里,他也承认了是行凶者,我这边现在就抓紧时间写报告,您明天上班的时候就能看到。”

    “干得漂亮!”

    曹云山忍不住夸奖道:“牧峰,我就知道这个案子交给你肯定没问题。好,你现在就整理报告书,我明天早上就要!”

    “是!”

    挂掉电话后,楚牧峰就拿出纸笔准备书写。

    但刚刚拿起笔,他又皱起眉头,先前在那个密室祭坛中,自己只是根据表象,粗略问了问,但还有很多细节都没有确定,这都是疑点。

    说实话,这年代办案其实没那么多讲究,抓到现行,人赃并获,疑犯承认就完全可以定罪。

    但楚牧峰觉得有必要计较下。

    如果那些细节没有答案,这个案子就有瑕疵。

    “看来还得走一趟!”

    楚牧峰起身来到审讯室,等他过去后,看到包扎好的唐千里正坐在冰冷的铁椅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

    “唐千里,有些事儿要问你。”

    “还有什么事?”唐千里满脸的不耐烦。

    “五年前,王福德砍断手臂的时候,有非常讲究的设计安排,他是瞄准了受害者的命格和对应的五行属性胡同才做的。”

    “你呢?你是怎么做的?好像很随意吧?”楚牧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问道。

    “我没那么麻烦!”

    唐千里微微睁开眼,瞥视了一眼楚牧峰说道:“我只要按照胡同属性就成,至于说到那些被砍断手臂的人,他们的命格是怎么样的,无所谓!只要我带着对应的属相面具动手就满足要求!”

    “是吗,那些属相面具呢?”楚牧峰顺势问道。

    现场找到的只有两张面具,一张巳蛇一张白羊,其余的面具在哪,楚牧峰要知道答案。

    不仅如此,楚牧峰紧随其后问道:“你的作案凶器呢?为什么在复活祭坛那边没有找到砍刀?唐千里,你最好老实交代”

    “要留着那些面具干嘛?”

    在听到楚牧峰问题后,原本古井无波的唐千里,眼皮下意识地抖动了下,随意地说道。

    “这些面具,只要用过的都扔了!至于凶器,那把砍刀被我也扔了,就扔在石榴胡同刚进来的垃圾堆里。”

    “立即去找!”楚牧峰扭头吩咐道。

    “是!”裴东厂扭头立即安排人。

    “用过的面具都扔了,扔在哪里?”楚牧峰刨根究底地问道。

    “忘了!”唐千里又变成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呵呵,忘了?这才几天时间,你居然会忘了?你记性没这么差吧!”楚牧峰冷笑道。

    “那你还没用过的面具呢?在哪?”楚牧峰跟着问道。

    “还没买呢!”唐千里随口应道。

    “那你是从哪里买的面具?”

    “大街上呗!”

    “那条街?那个铺子?”

    “看到卖面具的,随便买的,谁去记哪条街!”对于楚牧峰的问题,唐千里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那你刀是哪里来的?”楚牧峰又换了个问题接着问道。

    “楚牧峰,你不觉得还纠结这些问题,没有意义吗?”

    “为什么没意义?”楚牧峰眼神平视,这些问题其实都是能将案件办成铁案的问题。

    “我都已经承认这件事是我做的,你何必再追问那些面具和凶器出处,有意义吗?一点意义都没有!”

    唐千里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这是我们做事的规矩,是办案的流程。唐千里,既然你戴着面具拿着砍刀作案,那这些都是凶器,必须要作为定罪的证据!”

    楚牧峰眼神冷厉地瞪视过来,毫不掩饰心中的怒意呵斥道:“你是能够视人命如草芥,我却不能不遵守规章办案。”

    “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肆无忌惮,为所欲为,那整座北平城哪里还会像是现在这般安静平和,早就变成人间地狱了!”

    “我说过别人的死活和我无关,我只想做我要做的事!”

    唐千里漠然说道:“反正现在已经落到你们手上,最后也就吃颗花生米的事儿,十八年后我依然是条好汉!”

    “别白费口舌了,再问任何问题我都不会回答,你还是省省吧!告诉你,我唐千里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畏惧的,有什么招尽管来,别指望我会求饶乞求!”

    “你真不愿意说吗?”楚牧峰站起身来问道。

    “我说过,忘了!”唐千里神色愈烦躁起来。

    “那你就准备等死吧!”

    楚牧峰看到唐千里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从他嘴里似乎挖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便站起身走出去。

    说实话,整个案子到这里的确是能结案了。

    人赃并获!凶手认罪!

    即便是有些线索不是多明朗化,好像也没有必要较真。

    换做其余人来破案,能将案子办到这个地步,就已经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但这事在楚牧峰这里,却是行不通。

    他不是说非要叫板认死理,而是觉得既然是办案,就要将案子办得漂漂亮亮。无懈可击。

    不然自己稀里糊涂的结案,日后被人当做把柄追问,迟早都是麻烦事。

    师兄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

    要是说五年前的断手案办得很周全,每个细节都是经得起推敲,即便是唐千里这样做又能如何?他还能将曹云山置于死地吗?不可能。

    可问题是即便是曹云山这边,都不敢说当年的案子是无懈可击,是的确有漏洞可查。

    当年就像现在一样。

    王福德很痛快地承认了整件事就是他做的,加上断手和凶器都有的情况下,曹云山就没有多想,便直接给这个案子画上句号。

    可真的如此吗?

    唐千里说五年前的案子是他做,让他将这事曝光出来的话,曹云山那些经不起推敲的漏洞就会被无限制的放大,那就会成为攻击他的利器。

    甚至不夸张的说,这事现在只要敢泄露出去,同样是能将曹云山置于死地。

    你当年的晋阶是不光彩的,从而引来现在的满城风雨,难道不需要站出来背负责任吗?

    办公室中。

    楚牧峰微微挑起眉角,脑海中回想和梳理着整个案子。

    案子倒是没错,虽然说有些细节还是有待商榷,但应该没有多少漏洞。

    老二从犯罪现场开始追踪,自己则地下密室当场抓获。

    唐千里是凶手!

    这一点似乎已经是铁板钉钉了。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楚牧峰摇了摇头,有些自嘲般地说道。

    就在楚牧峰这边写结案报告时,裴东厂那边也已经带着凶器回来了。

    的确是一把砍刀,刀锋锋锐不说,还有鲜血痕迹,唐千里想抵赖都不行。

    这样一来,凶器也有了!

    “跟弟兄们说声,全都撤了吧,大家辛苦了!”楚牧峰放下手中钢笔说道。

    “是!”裴东厂恭声道。

    “等这个案子彻底结束,我请弟兄们吃饭。”

    “嘿嘿,那我先代大家谢谢科长拉!”

    ……

    紫金胡同。

    王格志的家就在这里。

    以前王格志虽然凭着稳定收入也能养家糊口,但生活条件绝对算不上太好。

    现在呢?

    现在王格志可是警察厅侦缉一队的队长,和以前普通警员相比,完全是天壤之别。

    不仅地位提升了,生活条件也是直线上升,最重要的是,邻里之间对他们家明显更加尊敬,甚至还有一丝敬畏。

    这是王格志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当然,他也清楚这一切是谁赐予的。

    没有楚牧峰,哪里有现在的一切。

    他能想到这个,他媳妇田玉兰也能想到。

    所以就算王格志现在经常没日没夜地工作,田玉兰也没有任何怨言。

    没有付出,哪来回报。

    就像今晚。

    当王格志回来时,田玉兰已经将孩子安顿好,一直在客厅等着。

    对她来说,每天不等到王格志回来,她总觉得不安生。

    听到门口动静,田玉兰就赶紧走去,看到王格志风尘仆仆地回来后,就贤惠地端过来一盆水,温柔地说道:“今晚又加班破案了?来,赶紧洗把脸。吃过没有?饿的话,我去给你煮碗面条?”

    “吃过了!别忙活了!”

    王格志洗了把脸,拿过毛巾边擦边说道:“都这么晚了,还能不吃饭吗?以后我回来晚的话,你就不用管我,早点睡吧!”

    “知道了!这不是不放心你吗?”

    “嗨,我有啥不放心的,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两人就这样说着家常话,等躺下后,田玉兰突然说道:“格志,你说楚科长这么照顾你,这次还提拔你当了队长,咱们要不要请他来家里吃顿饭呢?”

    听了这话,王格志微微一愣:“来家里吃饭?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

    田玉兰坐起身来,很认真地说道:“我觉得很有必要,且不说对你的提携关照,单单他是你的上司,你都该邀请一下。

    “那去外面饭馆不是更好吗?”

    “家里吃饭,比在外面要显得更亲切不是。”

    “这样的话,我明天问问,看看科长什么时候方便!”

    “嗯,千万别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