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巳蛇归洞(万更求票)
    建木胡同。

    当沈浪一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

    “不好!”

    沈浪低喝一声就赶紧向前冲去,然后就看到了在墙角处躺着两个身影。

    一个是衣衫褴褛,昏迷不醒的乞丐,右手已经被砍断,地上满是血迹。

    在乞丐旁边不远处,是个穿着黑衣长衫的男人,虽然说双臂完整,但脑袋上却流着鲜血,眼神迷离,神志不清。

    “你没事吧?”

    沈浪急步冲上前去,抓住黑衣男人的肩膀问道,

    “我没事……你是沈少爷……请你赶紧联系我们科长……就说断手案的凶手出现了……”努力睁开眼,黑衣人抬头看了看,陡然抓紧沈浪手臂急呼道。

    “你认识我?”沈浪感到有些意外。

    “认识……我当初跟随着科长破过沈老板的野鬼叩门案……见过您……”黑衣男解释道。

    “好,我现在就去通知你们科长,他这会儿应该在家吧。”沈浪问道。

    “科长也在外面巡逻布防呢!”

    黑衣男人挣扎着坐起来,脑门的伤口又不断留下鲜血。

    沈浪见状赶紧从兜中掏出一块手绢递过去:“捂住,别乱动!”

    “沈少爷,我这里有信号枪……赶紧信号……”黑衣男人说着就指向自己的腰间。

    早说啊!沈浪伸手一下子将枪掏了出来,不过举起之后,又跟着问了句。

    “能开枪吗?不会打草惊蛇吧?”

    “科长吩咐过……如果……如果生意外……就要第一时间信号!”黑衣人断断续续说道,脑袋上的疼痛让他感到有些眩晕,汗水滴滴下落,完全是靠着意志在坚持。

    “那成!”

    听了这话,沈浪也就没有迟疑,举枪射击。

    砰!

    一颗光球撕开夜幕,袅袅冲上夜空绽放。

    匆匆而行的凶手,听到声后的动静,下意识地站住脚步,朝后扫了一眼,看到那个信号弹后,不由得讥笑一声。

    “呵呵,以为这样就能抓住我吗?不过就是一个便衣而已,我还以为有埋伏呢,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说完,凶手又转身疾行。

    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

    在胡同中刚刚得手,突然冒出个黑衣人,说自己是警员,让自己束手就擒。

    可惜他身手太差了,轻松就被自己打倒,因为担心胡同里还有埋伏,所以才没来得及砍下他的手。

    甚至在匆忙之下,都忘记取下面具,幸好出了胡同就及时摘了,不然的话,戴着个红蛇面具的他,肯定会成为醒目的焦点。

    说到底,还是半路出家,心虽狠,但应变不足,遇到意外就有点慌!

    与此同时。

    距离建木胡同最近的裴东厂,看到信号的瞬间,暗呼糟糕,信号枪只有跟丢或者说最危险的时候才会射出,不管哪种情况都不是好事。

    “快,赶紧过去!”裴东厂是拔腿就跑。

    “是!”

    四条街外。

    楚牧峰的确也在外面巡逻。

    眼下时间紧迫,在侦缉处所有人员都被安排出去蹲点的情况下,他能安心在家里睡大觉吗?能睡得着?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带领全体警员,认真盯着,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

    只要那个凶手按捺不住露面,就会第一时间追过去。

    “今晚有戏吗?”

    正当楚牧峰这边猜测的时候,信号枪便突然升空。

    看到信号的刹那,楚牧峰眼底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暗暗攥紧拳头。

    “该死的家伙,你终于露面了!”

    “谁在那边?”楚牧峰立即问道。

    “科长,应该是距离东兴楼不远的建木胡同!对,那个方向带有五行名字的胡同只有建木!”跟随在楚牧峰身边的王格志说道。

    “建木胡同?咱们立即过去!”

    楚牧峰他们上了边三轮后,就风驰电掣地前进。

    一边走,楚牧峰一边默默留意着两侧的人群。

    他不敢确定那个凶手会不会往他们这个方向逃跑,但只要过来,他希望能现一些异常。

    ……

    建木胡同。

    当楚牧峰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被从附近赶来的手下给包围住,他走进去后一眼就看到了沈大少。

    看到这个公子哥居然在这里时,楚牧峰是满脸的惊诧。

    “老三,你怎么在这里?”

    “报告科长,是沈少爷过来救了我!”之前被脑袋开了瓢的警察叫刘文章,此刻状态已经好多了。

    “到底怎么回事?”楚牧峰立即问道。

    “还是我来说吧!”

    沈浪看到刘文章这个满脸惨白的可怜模样,便直接将话题揽过来说道:“老三,是这样的,我会过来是因为今晚上和老二在东兴楼吃饭。”

    “之前不是给你打过电话说过吗?你说有要案在手没有时间,所以就我们两个人小喝了几杯。然后吃完准备去找你。”

    “路过这边时,我看到了一个戴着红蛇面具的男人,老二觉得这家伙不对劲,就让我赶紧进胡同瞧瞧,他则是跟了过去!”

    “我进来后就看到这幅情形,你的手下,就是这个刘文章满脸是血的坐在墙根处,那里躺着的则是被砍断手臂的受害者,这会已经被送去医院救治了。”

    “至于说到刘文章和凶手的情形,还是你来问他吧,不过我建议你问过话后,就赶紧也把他送到医院包扎救治,这样一直拖着可不是个事。”

    “要我说你这个人也真是够倔的,非要等你们科长过来,说完事情经过才去医院,有必要吗?”

    说出这话的沈浪,心底对老三也是颇为佩服。

    楚牧峰要是说没有人格魅力的话,能带出来这样的下属吗?

    刘文章已经伤成这样,还咬牙要见了楚牧峰的面,说出事情经过,为破案提供线索,这份毅力和信念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换做普通分局的警员,估计早就哀嚎要去医院了。

    楚牧峰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点了点冲着刘文章说道:“长话短说,说完赶紧去医院包扎,这个案子破了,记你一功!”

    “是!”

    刘文章见楚牧峰这样重视自己,心情有些激动,赶紧说道:“科长,我是负责监控建木胡同的,就在刚才我看到有二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因为这条胡同来来往往人不少,所以我最初也没有在意,只是在巷子口打量了几眼。”

    “后来想想不对,就跟了进去,就这么一会功夫,便生了意外。等我过来的时候,带着红色面具的凶手,正将砍下的右手装进袋子里面,见我过来,他立即扑了上来。”

    “可没想到那人的功夫的确厉害,对了,科长,我也练过几年武,没错,那人用的的确是八卦拳,我能认出来他的套路!”

    “仅仅过了二三招,我被他打倒在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不过或许是因为我说了自己是警员,所以他似乎有些迟疑,没有下狠手,让我算是捡回了这条右手。”

    “他迟疑并不是忌讳你的身份,而是怕这里有埋伏来不及逃!”

    楚牧峰一针见血地说道,不过看到刘文章的额头又开始流血,便立即交代道:“你赶紧坐我的边三轮去医院,不要再耽误了!”

    “谢谢科长!”刘文章有些虚弱地应道。

    “对了,你看到他的模样没有?”楚牧峰问出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没有!”

    刘文章摇摇头,充满遗憾地说道:“他进来的时候是低着头,因为天黑,看不太清楚。”

    “他身高差不多有五丈(1米6),还有我和他交手的时候现,他体型虽然不算强壮,可出拳却非常有力道。”

    “知道了,你过去吧!”

    红蛇面具,那就能肯定是巳蛇面具!

    楚牧峰眼底闪烁着寒光,扭头看着沈浪问道:“老三,你说老二已经跟着凶犯后面了吧?”

    “嗯!”

    沈浪知道现在形势紧张,就没有说笑的意思,很认真地说道:“老二沿途会留下咱们上学时当初约定的记号,我想以着老二的能耐,应该跟不丢。”

    “你说的没错,有他在,我相信肯定能挖出这个凶手!”楚牧峰对这话倒是非常认同。

    说到这,楚牧峰侧身冲着裴东厂吩咐道:“沿途命令咱们的人都开始集中,一旦确定凶手的位置,立即进行抓捕。”

    “切记,对方身手过人,而且十分狡猾,可以先开枪再抓人,不必客气!”

    “是!”

    刘文章先前就是吃了轻敌的亏,觉得自己能搞定,没有直接先给对方一枪子,结果差点丢了小命。

    ……

    咦,这里是?

    紧随那个疑犯的靳西来,看到凶手走进的胡同,走进的那座荒废的宅子后,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惊愕之色。

    因为这个地方他认识,严格说的话不只是他认识,很多人都应该熟悉。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地方已经被很多人淡忘了。

    再加上几年没有人来过,里面肯定是杂草丛生,老鼠成群。

    这里就是王福德生前居住的地方,北平城石榴胡同第三十八号。

    “为什么他要来这里呢?”靳西来觉得有点奇怪。

    其实最初他也没反应过来,但想到自己追踪的人是断手案的凶手,再想到自己前两天看过的五年前旧案新闻,才猛地想起来这里是哪儿。

    “难道真是王福德的冤魂回来,要报仇雪恨吗?”

    靳西来深吸一口气,转身就隐藏在黑暗中。

    他没有离开,因为他要盯着那个凶手。最起码在楚牧峰没有过来前,他是不会随随便便就走的。

    一旦走了,那刚刚追踪到的线索又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