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九十六章 蹚鬼市,见和尚
    楚牧峰点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宋大宝。

    他负责收集黄本章的社会关系,这点对于调查凶杀案来说非常重要。

    “科长,我来汇报下。”

    宋大宝翻开小本子,有条不紊的说道:“黄本章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媳妇,自然也没有子女,所以也就不存在着家庭关系这一说。”

    “他没什么不良嗜好,平常的生活很简单,就是云烟居和家两点一线,晚上的话定期去鬼市摆地摊。”

    “至于说到有没有和人结怨,根据调查并没有。在附近住户眼中,他的风评颇佳,一向为人和气,做事低调,从来不和人红脸。”

    “要说关系很亲近的,似乎也没有!黄本章身边虽然朋友不少,但都是生意上的伙伴关系,并不存在多密切的私交。”

    得,又是一个没有太多价值的情报。

    将手头的所有资料合上,楚牧峰仰坐在椅子上,闭上双眼,开始在脑海中慢慢过滤整个案情。

    死者没有家庭!

    云烟居内没有遭窃!

    社会关系比较简单!

    这样的人怎么会被冠以助纣为虐的罪名杀了呢?

    看来得从自己掌握的那个线索上好好挖一挖了!

    想到那张小纸条,楚牧峰便将面前的资料全都收起来,挥手吩咐道:“你们继续将手头的工作做细,有任何线索及时汇报,先散会吧!”

    “是!”

    会议结束后,楚牧峰就将田横七喊到办公室。

    得到召唤的田横七感觉有些奇怪,他也知道一队正在调查云烟居的凶杀案,但更多内情却并不知晓。

    谁的案件谁负责。

    谁也不能随便泄密。

    这是办案的规矩!

    “楚科长,您找我?”进了门,田横七点头笑着说道。

    “哦,老田,来来来,坐下说话!”楚牧峰起身招呼道。

    毕竟两人之前都是侦缉队的队长,也称兄道弟过,不至于自己当了副科长了就要摆架子,甩威风。

    楚牧峰可以这么客气,田横七却不能真摆老资格。

    不管任何时候,上位者想要怎么表现都是没问题的。

    表现的温和是亲民,表现的冷酷是性格,作为下属的哪有挑刺的资格。

    身为下属,就得分得清楚轻重,摆正自己的位置。

    不能领导客气几句,就觉得理所当然,那样做的话会显得自己没有规矩不懂分寸。

    “楚科长,有什么事儿您尽管吩咐,我一定照办!”田横七先表态道。

    虽然落了座,但半个屁股却是放在外面,随时都准备站起。

    “好,那我就直说了!”

    楚牧峰也不是扭扭捏捏的性格,直截了当的说道:“老田,我听说你对鬼市很了解,有这回事吧?”

    “嗯,还算熟悉。”田横七颔道,既没有否认也没有夸大。

    “那正好,晚上陪我去一趟大柳树鬼市吧,有没有问题?”

    “没有没有!”

    田横七当然不会拒绝。

    身为侦缉队的人,自然是需要破案才能有功绩,才能有升迁的资本,眼前的楚牧峰不就是最鲜明的例子。

    所以他不怕有任务,就怕楚牧峰不给任务。

    这个机会自然不容错过。

    ……

    凌晨三点。

    大柳树鬼市。

    田横七对这里果然是熟门熟路,对这里的情况是门清的很。

    “现在鬼市才刚刚开始,鬼呲牙!等到天快明的时候,才会散掉,咱们有的是时间,楚少,您想怎么蹚?”来之前就说好,田横七称呼楚少就行。

    “这里卖什么的都有!”楚牧峰粗略一扫,也是暗暗咂舌。

    有卖古玩珍宝的,有卖旧衣鞋帽的,有卖字画钟表的,也有卖金银饰的,甚至连军火机械都有的卖,只要有钱,在这里什么都能买。

    “楚少,这里的确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但也有很多假货,坑人,咱们老北平的人把这个行为叫做捣鬼,有鬼。”

    “前面应该还有卖活物的,像是骡子军马,都有卖的,甚至还有卖小孩儿的。”田横七察觉到楚牧峰感兴趣后就解释道。

    “卖小孩儿?怎么卖?”楚牧峰不由停步问道。

    “一般来说卖小孩儿的八成都不是自己家的孩子,要是自己家的,你干脆白天插个草棍儿就能公开卖,何必大晚上的卖?”

    “晚上卖的孩子都是来路不正的,要么是骗过来的,要么就是偷来的,男孩女孩都有,还会将女婴当男婴卖。”田横七很显然是见过不少这种事,说的头头是道。

    “这种事很多吗?”楚牧峰肃声问道。

    “不算多,但也有。那些本来是想要买儿子的人家,多数都会买到假货,买回去后只能自认倒霉。”

    话说到这里时,田横七就指着旁边的一个摊位说道:“您看这里的衣服,别看光彩亮丽,料子不错,没准就是从死尸身上扒下来的!”

    死尸扒衣!古墓盗宝!贩卖人口!

    这鬼市还真的是够有鬼的。

    楚牧峰手里拿着手电筒,不经意的照射过去,能看到的是一个个隐藏在马灯后面的摊位。

    每个摊主都是穿得严严实实,有的甚至将脑袋都遮盖住,只露出两只滴溜溜的眼珠子。

    乍一看,真的宛如游荡魑魅魍魉的鬼府。

    虽然说知道鬼市,但这真的是楚牧峰第一次来鬼市,所以说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是新鲜的。

    想到过来要办的正经事,楚牧峰就低声说道:“老田,我要找个叫和尚的人,和尚应该是他的外号,你知道吗?”

    “和尚?”

    谁想田横七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略带几分诧异道:“楚少,您要找的是大柳树鬼市上的和尚?”

    “怎么?你认识?”这下轮到楚牧峰略感意外。

    “当然认识!”

    田横七点点头,咧嘴一笑道:“和尚就是一个掮客,这家伙经常在鬼市混迹,不只是大柳树鬼市,其余几个鬼市也会看到他。”

    “他专门帮买家和卖家介绍生意,从中间赚取两家差价,因为口碑不错,所以不愁生意,在鬼市混得是顺风顺水。”

    “和尚之所以会有这个外号,是因为他以前真当过几天和尚,后来因为受不了那个清苦就跑出来还俗,享受起花天酒地的日子。”

    “哦,是个当过两天和尚的和尚吗?”

    楚牧峰搓了搓下巴:“只要你认识就好,给我找到他,我有话要问他!”

    “您放心,只要他今天在这里,我就能找到!楚少,您在这儿等等,我去去就来。”田横七说着就转身离开,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楚牧峰这时候才拿出来那张纸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一行字:我要三件玉镯,和尚!

    这就是楚牧峰要过来的原因。

    既然从正规渠道查找不到什么有用消息,那么楚牧峰就只能是剑走偏锋,希望这张纸条能带来些线索。

    这个叫做和尚的,也许和黄本章关系比较密切,没准能从他的口中知道些常人不知道的消息。

    一刻钟不到,田横七便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男子。

    他长得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看样子就不像是什么正经人。

    一双三角眼如同老鼠眼般,很小却很聚光,在看到楚牧峰时,脸上露出几分紧张之色。

    “楚少,他就是和尚。”田横七指了指身边说道。

    “这大柳树鬼市应该只有一个和尚,就是你吧?”楚牧峰上下打量着,语气淡然问道。

    “对对对,就是我,不知道大爷您是?”和尚配笑着说道,他自然是认识田横七,不然也不会这么乖巧。

    眼前这位竟然能指使田横七办事,想都不必想,身份肯定不简单。

    和尚哪敢有丝毫造次!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聊聊,走吧,咱们换个地方说话。”楚牧峰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是是是!”

    和尚其实并不想去,但想到田横七的身份,他只能乖乖服软,屁颠屁颠地跟随在楚牧峰后面,两眼乱转,心神不宁。

    几百米外的云烟居。

    越向前走和尚越是感觉不安,直到看到楚牧峰带着自己来到这里的时候,心脏更是跳得急促,脑袋里嗡嗡的。

    他连忙快步走上前来,略显慌张地说道:“这位爷,您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田队长,您刚刚不是说,就是问几句话吗?这是要干嘛啊?”

    “怎么,你害怕什么?”楚牧峰转过身来看过去,眼神略带玩味。

    “我……我没有害怕!”和尚扫视了一眼前面的云烟居,脑袋立刻耷拉下来不敢再看。

    “你就是害怕了!”

    楚牧峰抬手指着背后的云烟居,冷冷说道:“和尚,你觉得我会无缘无故来找你吗?你应该知道黄本章被人杀死的事,所以说才会这样紧张害怕是吧?”

    “我!”

    和尚脸色一变,急忙辩解道:“大爷,我是知道黄本章被人杀了,但这事和我没一点关系啊!”

    “他又不是我杀的,你们找我做什么?田队长,这位爷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说是我杀的人?”

    “我有说人是你杀死的吗?”

    楚牧峰眼神陡然间寒彻如刀,狠狠扎了过去。

    对上这个目光,和尚顿时感觉心惊肉跳,心里想的是这人的眼神怎么这么亮,亮得让人心慌。

    ——————————

    万分感谢静则思过92o、艺欣秋月、玖月飞鹰、书友2o171213144144361、dgcyc、蒙娜丽莎的跑鞋、课湖泊、夏末灬初秋、书友2o19o41711o936115、q清河郡望p、独倚白鹿听风雨、nanman、书友2o19o42o17o952398等书友的打赏鼓励!

    下周即将上架,心中有些忐忑,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正版阅读,你们的收藏推荐和即将到来的订阅,是我最大的信心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