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九十五章 做事得有格局
    俗话说字如其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落笔轻重、字体大小、字迹刚润,都能暴露出书写者的性格品质。

    对于这一点,楚牧峰觉得不无道理。

    “老王,你负责调查云烟居的物品情况,最好能确定这里的每一件物品归属,看看有没有丢失的,力求全面。”

    “老宋,你负责调查黄本章的社会关系,还有他有没有在鬼市得罪过什么人,还有他的家庭情况也要整理出来。”

    “东厂,你去做一件事,给我仔细打听打听,附近有谁擅长写这种狂草字体,还有那张血蝉,我总感觉有点眼熟,也去问问来路。”

    楚牧峰转了一圈,确定没有遗漏什么线索后,就让其余警员开始进入现场,同时下达了一连串命令,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全都调查出来再说。

    “是!”

    王格志等人纷纷应下开始做事。

    蹲下身子,看着黄本章那张惊恐面庞后,楚牧峰若有所思:能让黄本章露出这种表情的人,应该是他认识的人,这个倒是能缩小范围!

    “或者,外面那些围观者中有没有可能隐藏着凶手?”

    楚牧峰跟着站起身,转身走到窗前,眯缝着双眼,打量着外面看热闹的人群。

    鹰隼般的眼神从一张张面孔上滑过,默默记下他们的表情变化,琢磨谁会有一定的嫌疑。

    但是这样的观察并没有什么结果。

    没错,有研究表明凶手很有可能会在作案后回到现场,但这说的只是有可能。

    更多情况下,凶手犯案后肯定都会远走高飞,逃之夭夭。

    人都杀了,难道还要留下来被现被逮捕吗?

    “等等,不对!”

    就在楚牧峰收回目光的时候,他脑海中忽然间想到一个问题,然后急忙走到门口,拦住正要抬走尸体的警员,掀开白布看过去。

    他想要看的是造成黄本章死亡的致命伤。

    其实从刚开始他就一直在琢磨,这个伤口到底是什么凶器造成的!

    乍一看像是被锋锐利器刺穿心脏,但这个利器到底是什么呢?

    是剑刃?刀刃?

    不对,都不是。

    瞧着应该像是类似长矛的兵器,难道说是磨尖儿的长枪?

    “行了,抬走吧!”

    楚牧峰将伤口形状暗暗记在心中后,随意挥挥手,两名警员应声准备将黄本章抬走。

    就在这个瞬间,黄本章的右手突然垂落下来,一张小纸条从袖口里面飘出来。

    咦!

    楚牧峰弯腰将纸条捡起来,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后便收了起来,跟着肃声说道:“先放下,我要再检查一遍!”

    “是,科长!”

    再次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摸索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楚牧峰才让手下将尸体离开。

    其实他刚才有点出神,被墙壁上的四个大字和血蝉吸引了心神,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忽视仔细搜身。

    在搜身的时候,又怎么能让这张纸条差点擦肩而过。

    这个纸条虽然看似不起眼,但最起码是一条线索。

    忽略就意味着一条线索都没有。

    “给我将云烟居封锁,派人严加看管,任何人不得靠近,违者直接关起来!”走出门,楚牧峰吩咐道。

    “科长您放心,连只苍蝇都别想进去!”黄硕点头应道。

    ……

    调查其实是一件比较繁琐而枯燥的活儿。

    在没有足够多的线索时,就算是神探都会感到束手无策。

    所以楚牧峰并没有太心急,准备等资料收集起来,再进行案件分析。

    回到厅里,楚牧峰就被曹云山叫到了办公室。

    “处长,您找我有事?”进了门,楚牧峰笑着说道。

    “嗯,牧峰,听说在大柳树鬼市那边生了一起命案,有这回事吧?”

    “是的!”

    楚牧峰点点头,如实说道:“死者是云烟居的老板黄本章,目前除了现场搜集到的一些资料外,没有更加详细的信息,也没有凶手的任何线索。”

    “处长,怎么,您怎么对这个案子有兴趣?”

    “你呀你呀,我不是对这个案子有兴趣,我是对你的做法有意见。”曹云山抬手指了指,没好气地说道。

    听了这话,轮到楚牧峰有些意外,不由得带着几分疑惑,恭敬地问道:“处长,要是我工作上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您多批评指教,我一定虚心接受,努力改正!”

    “牧峰啊,你是自己人,有些话我也就不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没错,你是从一队出来的,现在还担任着一队的队长之职。”

    “但你要知道,你现在还是一科的副科长,负责主持工作。你们一科可是有三个侦缉队。你做事可不能有失偏颇,只要有什么大案子都照顾一队,忽视二队和三队,你说对吧?”

    看着自己这个小师弟,曹云山意有所指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

    楚牧峰顿时心领神会。

    这事儿曹云山提醒的倒是没错,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是出任务的话,楚牧峰基本上都会优先考虑一队。

    至于说到田横七的二队和黄大风的三队,他是能不动就不动。

    这里面他没有刻意的去疏远二队和三队,只是感觉自己是侦缉一队出来的,用起来王格志他们都比较顺手。

    不过现在听曹云山这么一说,楚牧峰就知道自己的做法的确有些不妥,毕竟以前也没当过领导,大局观还是有点欠缺啊。

    他现在的身份是副科长,就算做不到一碗水端平,最起码要保证面上能过去。

    “处长,我知道怎么做了!”楚牧峰点点头,十分陈恳地说道。

    满意地点点头,曹云山跟着说道:“其实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优点和长处,就拿你这次要侦破的这起凶杀案来说,需要去鬼市打探消息吧?”

    “对!处长,黄本章是个长期在鬼市做生意的古玩店老板,所以鬼市那边肯定是要去打听打听的!”楚牧峰如实应道。

    “既然你要去鬼市调查,那我给你推荐个人,他对鬼市情况熟悉的很,让他跟着去调查,保证会事半功倍!”

    曹云山的这番话让楚牧峰顿时来了精神。

    “处长,是谁啊?”

    “侦缉二队的队长田横七!”曹云山缓缓说道。

    “田横七?”楚牧峰还真不知道田横七的底细。

    至于说到曹云山为什么会知道,楚牧峰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师兄毕竟是从科长走到如今的处长大位,只要是科里的老人,他基本上都清楚背景底细。

    “没错,就是他!”

    曹云山打开烟盒,拿了根烟,在桌上敲了敲道:“田横七他家以前就是做鬼市生意的,所以说他打小就跟着家里人跑这四九城的鬼市,你想知道鬼市的情况,不找他找谁?”

    “多谢处长指点!”楚牧峰赶紧上前一边点火,一边笑道。

    深深吸了一口,曹云山拍了拍楚牧峰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牧峰,你如今已经是副科长,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小队长,所以说做事要多考虑周全。只有这样,你以后的路才会走得越来越稳当,懂吗?”

    “谢谢处长教诲,牧峰必当铭记于心。”

    “嗯,出去做事吧,我可是等着你尽快破了这个案子哦!”

    从曹云山那里离开,楚牧峰就开始在脑海中琢磨这事。

    他相信曹云山会说这番话,应该是和田横七和黄大风没什么关系。

    他们两个就算是再如何抱怨,也不可能说越级去找曹云山诉苦。

    不是因为他们的话,就只能证明这的确是曹云山对自己关心爱护,才会特意点拨提醒的。

    有个师兄罩着的感觉,挺好!

    “师兄说得对,自己的确不能将目光只放在一队上,今后对待二队和三队也得一视同仁才成,得有格局!”

    ……

    下午,五点钟,一科会议室。

    刚刚赶回来的王格志等人都在场,楚牧峰面前则摆放着一堆堆收集过来,分门别类的资料。

    第一个开口汇报情况的是王格志。

    “科长,云烟居这边除了老板黄本章外,还有一个伙计叫做马飞。只不过那个伙计前天有事请假回了老家了,他今天正好回来,我已经派人调查过,他的确是有不在场的证明。”

    “至于说到凶杀案的话,目前没有证据证明和他有关系。根据马飞的口供和现场调查,能够肯定的是,云烟居里面没有丢失任何东西。”

    “马飞说除非是老板有私藏起来的玩意,不然云烟居里面是没有生遭窃。目前他已经被暂时先羁押着!”

    王格志的话基本上能排除入室抢劫的嫌疑。

    至于说到马飞是不是杀人凶手,根据掌握的情况来判断,是的机会很小。

    但王格志的做法也没错,总要谨慎周全些,所以说暂时扣留也没毛病。

    “继续说!”楚牧峰边翻资料边说道。

    “我来说说吧!”

    裴东厂拿起拍有助纣为虐四个字的照片,沉声说道:“我今天跑了六家专门收藏字画的地方,询问了不少书法家,他们都说没有见过这种草书。”

    “不过他们却异口同声表示,像是这样的功底,没有十来年是练不出来的,都说是个不错的书法家。”

    “科长,我觉得想要从书法这个方面入手调查的话,是有些困难。毕竟书法和别的事不同,只要有足够的天赋和恒心,自己在家都能练出来的。”

    “不过我会继续去调查了解,看看他们有没有可能认出这个笔迹,至于说到那个血蝉,目前来说我还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

    三江最后一天,希望大家能多点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