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九十三章 你到底要怎样
    《楚报》报社的社长办公室。

    在黑暗的环境中,两道身影并肩站在窗前,自始至终目睹着整个事情的展。

    直到裴东厂将人抓走,章广盛紧绷的神经才算是放松下来,看着楚牧峰的侧脸,赔笑着说道。

    “老板,这事儿我在这里盯着就成,您犯不着亲自出马!放心吧,就凭李探访这样的跳梁小丑,根本捧不上台面!”

    楚牧峰双手后负,神色淡然地缓缓说道:“我只是没想到青花堂做事真这么下作,原本还想着他们会玩得多高级,现在看来就是一群愚不可及的蠢货!”

    “李探访只是听命行事,真正的主谋应该另有其人。今晚的事,我想应该是和李四湖脱不了关系,老板,我担心他们既然能做第一次,就会做第二次。”

    “这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咱们总不能夜夜防贼吧!要是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还是有麻烦啊。”章广盛忧心忡忡的说道。

    楚牧峰转过身来交代道:“所以你要做一件事,那就是为《楚报》再找一个办公场所,即便这里生什么意外,也不会影响《楚报》的正常运转,明白吗?”

    “老板,这事儿好办,但青花堂那边……”

    “我来解决!”

    楚牧峰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青花堂自己找死,就怨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现在大势在我,只要撬开李探访的嘴巴,自然就会知道青花报社干过的那些违法勾当,那样一来,他们难道还想脱身?”

    章广盛瞬间秒懂,别说,真要是较这个真,别说是李二爷,就是他大爷也跑不了了!

    “那我就等老板的好消息。”

    时间缓缓流逝,黑夜格外漫长。

    一直没收到消息的李四湖是坐立不安,不停看向窗外。

    他此时此刻就在距离《楚报》报社不远的一家客栈中,如果李探访按计划行事,现在应该已经能看到冲天火焰了。

    可怎么还没什么动静呢?

    难道事情有变?

    不应该啊。

    这又不是什么难事,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不就是放火将楚报报馆给烧了吗!

    难道李探访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吗?

    还是这家伙根本就没去?

    咚咚!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李四湖赶紧打开房门,是自己手下。

    这个心腹此刻脸上充满惊慌失措的神情,进门就嚷嚷道。

    “二爷,不好了,出岔子了!”

    “快说,出了什么岔子!”

    “警备厅的人居然埋伏在报社那边,李探访他们刚一动手,就给全部带走了!”来人急忙说道。

    “什么!”

    这下李四湖傻眼了,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警备厅的人怎么会露面呢?

    明明已经和简德打过招呼,只要是楚牧峰那边有任何动静,简德都会赶紧通知自己。

    他怕的就是出现这种情况,而直到晚上简德那边都没有任何消息,说明应该不会有事啊!

    可现在变化怎么就出现呢?

    “简德,这个王八蛋坑了老子!”李四湖咬牙切齿地咒骂道。

    在昏暗灯光的照耀下,那张笑脸已然如同地狱恶鬼模样,哪里还有丝毫和善之色。

    “二爷,您说李探访不会说出点什么事儿吧?”

    “他敢!”李四湖两眼一瞪道。

    “是是是,二爷,我也相信他不敢,但我不相信的是楚牧峰啊!那可是个狠角色,连伪满洲国间谍的嘴他都能撬开,您说李探访落在他手里,能扛得住吗?”

    “这……”李四湖眉头紧锁,莫名有些心虚。

    他一边摇头,一边在房间中来回走动,暗暗盘算,分析着其中的利弊和危险关系,然后猛地站住。

    “行了,我知道了。”

    说完,李四湖就匆匆离开客栈,眼下他也只能找简德想办法。

    毕竟在整个警备厅他只和简德最熟悉,至于说到邝世成那边,别说是他,就算李四海也不是相见就能见的。

    ……

    北平警备厅,侦缉处,一科。

    副科长办公室。

    大清早的,简德就满脸铁青走了进来,毫不掩饰心头的怒气,冲着正在看报的楚牧峰质问道:“楚牧峰,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楚牧峰瞥了简德一眼,丝毫没有将他当回事。

    “我想要问问,为什么要将青花报社的人抓回来?那个李探访可是青花报社的经理,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人抓回来,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我要求你立即放人!”简德直奔主题喝道。

    “放人?”

    楚牧峰慢慢放下手中报纸,坐直了身子,不紧不慢地说道:“简副科长,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将李探访抓回来吗?”

    “不知道!”简德沉着个脸,就算知道也得说不知道啊。

    啪!

    楚牧峰猛然拍案而起,眼神如炬般迸射两道精光,毫不客气地喝道:“不知道那你大呼小叫做什么?我做事难道还需要向你汇报吗?是我负责一科,还是你负责一科?”

    “你……”

    被吓了一跳得简德没想到楚牧峰会这么不给自己颜面,当场飙,是又羞又恼,脸色涨成了猪肝色。

    “你什么你,出去,以后进来,记得先敲门!”楚牧峰扬手指着门道。

    “行啊,我可告诉你,人家青花报社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你这样随便逮捕他们的人,这事儿肯定会闹大,到时候没法收场,有你好看的!”

    “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操这份心。”楚牧峰冷笑道。

    “哼!”

    简德气呼呼地走出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刚才的愤怒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沉冷笑。

    他这样做自然是有目的!

    当李四湖当初找来时,他就暗暗盘算,所以对于楚牧峰的行动,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没放在心上。

    随后李四湖又拜托他将李探访等人赶紧放出来。

    放人的话没问题,关键是怎么放!

    在知道李探访是因为什么被抓进来后,就意识到这可是个天赐良机。

    这段时间他就琢磨着如何让楚牧峰吃瘪,最好是能踢出一科,可始终没有机会,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只要能挑起楚牧峰和青花堂之间的争斗,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简德是没有足够的筹码,可青花堂有啊。

    让楚牧峰和青花堂斗得两败俱伤,自己正好坐收渔翁之利。

    所以才会有早上的这一出,简德就是要通过别人的嘴说出去,让李四湖知道自己不是说没有帮忙,只是他楚牧峰太横,根本不给丝毫颜面。

    至于说到《楚报》的后台老板是不是楚牧峰,《青花》能不能竞争过《楚报》,这些对简德都没有任何意义,他根本不在乎。

    “你们就撒欢地闹吧,闹腾得越凶越好!”

    这就是简德的心机谋划。

    能在警备厅这种地方坐上副科长的位置,真当他是谁都可以利用的吗?

    ……

    审讯室中。

    外面已经是白昼,但这里依然是黑沉沉,充满压抑的阴森氛围。

    喝了口水,裴东厂转过头来,只是一个眼神,就让李探访感觉后背凉,小腿都打晃

    想到昨天晚上到现在的审讯,李探访心里满是酸苦。

    欺负人的事儿他做过不少,真轮到自己时,才知道多痛苦难熬!

    他感觉只要再这样下去,都不用裴东厂再上刑,自己就会先崩溃了。

    “裴爷,您饶了我吧!”李探访没有骨气地求饶道。

    “嘿嘿,你其实应该感到庆幸,庆幸遇到的是我,要是换成老黄的话,你现在不死也脱了层皮,哪里还有力气说话。”裴东厂咧嘴纯良一笑道。

    什么,还有比裴东厂更狠的主儿?

    这哪里是警备厅,简直就是阎罗殿啊!

    “裴爷,我都已经招供了,是我想要纵火烧报社,你还想要我怎样啊!”李探访充满绝望地哀嚎道。

    “是你?”

    裴东厂拿起鞭子,沾了沾水,扬起眉头道:“昨儿个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你说你是青花堂的人,你说青花堂不会放过我们每一个警员。”

    “怎么现在又改口了?说这事儿只是你的个人所为!李探访,我说你小子能不能有点骨气啊!把你们青花堂干的好事都跟我说说!”

    “裴爷,我真没干什么事儿啊!”

    李探访真想跪下来好好哭一场,我都已经喊你爷,认罚认怂了,怎么还是不肯放过我呢?

    这个纵火未遂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为什么非要把我往死里整呢?

    “怎么,不说是吧?看来你骨头还是硬啊!”

    审讯室中很快又响起阵阵鬼哭狼嚎声。

    ……

    小楼胡同。

    守着这个方天井,李四海好像就能找到心中的安静。

    他虽然出身草莽,并非什么文人墨客,但自从过了天命之年后,就喜欢讲究点文绉绉的格调。

    “情况现在就是这样,不知道李探访那小子在里面会不会乱说话,但咱们可不得不防啊。”

    “大哥,要我说咱们干脆请邝厅长出面解决吧,他每年都从咱们这里拿走那么多钱,不能只拿钱不办事吧?只要邝世成开口,我不信他楚牧峰敢不听。”

    李四湖端起面前的茶壶,仰起脖子就是一阵牛饮,然后擦拭掉嘴边的茶渍,有些愤愤不平地继续说道。

    “简德那个王八蛋就别指望了,他在一科说话顶屁用,楚牧峰根本不鸟他。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真他娘的废物。”

    “老二,你心乱了!”

    李四海抬起眉头,瞥了眼李四湖,慢悠悠地说道。

    ——————————

    各位书友朋友,如果觉得这书还可以的话,请支持下正版,多给我点助力,我会加倍努力,下周就要开启爆肝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