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猎谍 > 第七十六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全聚德外的一条阴暗小巷中。

    嘭!嘭!嘭!

    满脸铁青的曹园是一脚一脚狠狠踹在李探访身上,左右两边站着他的手下。

    那些跟随李探访的混混都站在巷口,个个畏若寒鸡,没一个敢凑上来。

    没看到那些官爷都把匣子炮都掏出来了,黑洞洞的枪口就在眼前,谁还敢闹腾,难道想吃花生米!

    “曹队长,别踢了,我知道错了!”李探访双手抱头,蜷缩在墙角,脸上满是惊慌畏惧之色。

    和曹园斗?

    拿什么斗?

    曹园是青花堂堂主李四海扶植起来的,说到关系的话,他和李四海可要比自己近得多。

    说到身份,人家现在是花语区警察局刑侦队的队长,自己不过就是在青花堂的一名管事,地位根本没可比性。

    再说今天这事也是李探访活该倒霉,他已经知道楚牧峰的身份,也知道后来出现的董铁兵是谁,自个儿闯下了祸事,哪里还敢犟嘴?

    要是打一顿能让曹园怒气消了,也算是值当!

    “知道错了?这是你知错就能挽回的吗?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在董铁兵和楚牧峰的面前丢尽颜面!”

    “你清不清楚在里面包厢中吃饭的是谁?是警察厅刑侦处刚刚扶正的曹云山曹处长!”

    “你让我在他面前丢人,你觉得这是你随便说句话就能解决的吗?”曹园歇斯底里地怒喝。

    “曹队长,你息怒,我愿意赔偿!”李探访连忙说道。

    听话听音,他怎么能猜不出来这是曹园想要钱,赶紧顺势说道。

    “五百法币!少一个子儿都不行!明天早上必须给我送过来!”曹园往地面狠狠吐了一口浓痰,咬牙切齿道。

    “是是是,没问题!”李探访心里暗暗叫苦。

    五百法币,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还得他自个儿来掏,可没辙,不拿钱曹园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咱们走!”

    曹园他们耀武扬威地离开了,留下一脸悲催的李探访是满腹心酸,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

    因为顺路,所以楚牧峰是跟着唐远清一起走的。

    路上,唐远清不经意地问道:“楚老弟,你不清楚青花堂是做什么的吧?”

    “嗯,我还真不清楚!还望唐大哥解惑。”楚牧峰实话实话道。

    “解惑也谈不上,青花堂其实有点类似搞漕运的,不过他们是搞报社这一行,咱们北平城的《青花报》就是他们弄的。”唐远清笑了笑道。

    “青花堂的堂主也是青花报社社长,叫做李四海,是个很有魄力很有手腕的人物,做起事情是滴水不漏。”

    “今晚那个李探访,应该只是青花堂的管事,负责一片地区事务而已。”

    唐远清用最简单的语言,将青花堂的情况介绍了下。

    原来如此。

    楚牧峰算是明白了。

    说得再直白点,李探访相当于一个地区销售经理。

    像这种货色,怎么就敢如此嚣张?看来这个青花堂绝对不止明面上的报社业务,应该还有其他事!

    “唐大哥,若只是如此,我想那李探访应该不敢这么目中无人,您瞧瞧他说的话,警员见了他都叫声爷,这可不是随便哪家报社都敢夸下的海口吧。”楚牧峰当即说道。

    唐远清心里暗暗赞叹:这楚牧峰果然有两把刷子,不是人云亦云,浮于表面。

    别人听了或许就到此为止,不会再多想,可楚牧峰却是能举一反三,一下就直指问题核心,他的问题才是关键,事实也的确如此。

    区区一个青花报社的社长,哪能让李四海这样霸道?哪里能让李探访如此猖狂?这里面是肯定有说道了,就看你说不说而已。

    既然话说到的这个份上,那唐远清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他笑了笑,指了指上面说道:“你说的没错,这个李四海的确是有些背景。”

    “他和咱们厅里的邝世成邝副厅长关系不错,所以在花语区,青花堂才能如此横行无阻,干点其他买点也没人管。”

    哦,原来给李四海撑腰的后台是邝世成啊!

    按照师兄曹云山的介绍,楚牧峰知道在警察厅中邝世成可是个老资格了。

    当初也是角逐厅长的有力人选。

    即便现在邝世成依然掌握不少实权,是厅里大佬之一。

    “不过你也不必在意,都是下面人在瞎胡闹罢了,而且还不是什么正经事,相信他们也没脸面去诉苦,”唐远清淡然说道。

    况且咱们都是跟着曹处长,追随阎厅长的脚步,难道怕他邝世成乱来不成?

    这层意思唐远清虽然没有明说,但相信楚牧峰肯定有数。

    回到家后,他坐在桌边开始将今晚饭局从头到尾捋了一遍。

    看似简单普通的饭局,谁想竟然会生这样的意外,而这事生之后,又有什么变数呢?

    “青花堂!报社!”

    楚牧峰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从那个李探访的言行举止中,楚牧峰就能知晓这家报社的行事风格,四个字:绝非善类!

    不管是任何时候,报社都是舆论工具。

    尤其在这个混乱的年代,报纸这个媒体就是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是平民百姓了解信息,知晓动态的主要手段。

    谁要是说能掌控报社,也就是掌握了一定的舆论阵线。

    “嗯,是该考虑一下投资了。”

    楚牧峰暗暗念叨,他如今并不缺钱,也没想过要在这个年代大肆敛财,只想真真切切为苦难的百姓做点实事。

    那样的话,选择适当的投资,用利润来做做善事也是一条路。

    他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投资的选择太多,一时半会没什么眉目,可现在他却有了想法。

    那就是报社!

    从小做起,建立起一个覆盖全国,及时掌握信息动态的报社也不错。

    对,就这么着!

    楚牧峰眼神逐渐明亮起来,而且说到投资报社的话,他也有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那就是风闻政事的章广盛。

    有责任心,有公德心,而且处事公正,不谋私利。

    风闻政事又有一个现成的报社。

    要说有什么欠缺的话,那章广盛欠缺的就是一个后台。

    要是有过硬的后台,当初也不会被自己随随便便就抓来。

    这样的话,自己正好充当他的后台,虽然自己眼下只不过是个科长,但后面还有处长,还有厅长呢!

    只要有好处,相信他们也愿意照拂一二。

    就先从这个入手,看看效果吧!

    楚牧峰露出一抹淡淡笑容。

    ……

    接下来的几天,刑侦处内是风平浪静,各个科室各司其职,一切工作是有条不紊地开展。

    不过几天后,一个消息在处里掀起了波澜。

    一科科长林若明被厅里面提拔为副处长,即将调往花语区警察分局担任副局长,他走之后,一科的工作将由副科长楚牧峰负责主持。

    一石激起千层浪。

    没有谁能想到,林若明居然会这么快高升调走了。

    更没有谁能想到,在这此期间,上面并没有安排人来当科长,而是由副科长楚牧峰来负责代理。

    这不就是明摆说,即便楚牧峰资历不够,暂时不方便提为科长,但可以把这个位置给他留着。

    这和委不委任科长有差别吗?

    一科会议室。

    春风满面的林若明微笑着扫视全场,他的任命已经宣布了,下面就是和众人的告别会。

    毕竟在一起工作多年,最起码的交情还是有的。

    “明天我就要去花语区赴任,说句掏心窝的话,和诸位同僚一场,我很是舍不得啊!”

    “当然,这也不是生死别离,今天还会和大家打交道的,到时候各位可别不认我林若明哦,当然,也欢迎各位去花语区做客!”

    这番话说的很套路,但听到的人却很暖心。

    “科长,别人我管不着,我田横七肯定会去叨扰您的。唉,真没想到,您这么快就调走了,在这先恭喜科长您高升了!”田横七第一个站起身来拱手表态,阴鸷的双眸中流露出几分敬佩和不舍。

    “好啊,横七,过去铁定让你喝个够。”林若明微微颔。

    “科长,要不您也把我带过去吧,跟您后面做事,习惯了!”黄大风更光棍更直截地说道。

    “你这家伙说什么瞎话呢,在厅里难道不好吗?”林若明抬手指了指对方笑眯眯道。

    黄大风没有再多说话,有些话能说,但有些话就是点到为止就成,即便是想说,那也得私下里说这事儿。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大伙儿都去忙吧,不管我在不在,一科的工作都不能耽搁喽。”

    说到这儿,林若明扭头冲着楚牧峰招呼道:“楚副科长,你跟我来一趟!”

    “好的!”

    科长办公室。

    林若明将手头的工作和楚牧峰简单交接了下后,带着几分感激地拍了拍他肩膀道:“牧峰,这次我能够顺利调往花语区任职,其实还是沾了你的光。”

    “要不是你顺利侦破蛇组间谍案,立下大功的话,我想要去那边难度还挺大,所以谢谢了!”

    “处长,您言重了,这都是您这些年的辛苦付出应得的回报,和我可没多大关系,您这样说,真让我汗颜!”楚牧峰连忙谦虚说道。

    ————————————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支持,我会努力,新书期间一天六千字不算少吧,下个月上架就开始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