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完美错过
    以目前的经济环境而言,眨了眨眼就没了上万两,着实是过分。

    但凡是个人都难以接受。

    也不怪周丰他们这些大富商哭成了泪人。

    而刚刚入得会议室的郭淡,就被他们指着鼻子一顿狂喷,顿觉非常委屈,“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哪里得罪你们呢?”

    “事到如今,你还想瞒着我们?”

    “我瞒什么?”

    郭淡一头雾水看着他们。

    “你说,你说那对赌契约到底是不是真的?”周丰指着郭淡的手都在哆嗦着。

    “当然不是真的。”

    郭淡一翻白眼道:“要真签了这份契约,我当时就亮了出来,这种利好的事,我岂会瞒着。”

    “周兄,你不会说话,就别说。”

    曹达急得直接一把推开周丰,越说越乱,凑到郭淡身前,道:“我们也知道那对赌契约是假的,但你是不是在朝会上曾建议陛下将商税承包给你。”

    “这是真的。”

    郭淡点点头,道:“因为我得知这个消息时,也跟你们想得一样,认为朝廷是要借着关税改制,来针对我卫辉府,故而我才尽力去争取,可惜这回并没有成功。”

    曹达又道:“可是陛下说过,如果内阁这次没有解决这问题,那么就不会给他们留脸面。”

    周丰插嘴道:“还有那照妖镜的事,难道也是假的。”

    “这些都是真的。”

    郭淡自顾坐了下来,道:“但是这只能说,朝廷是非常认真的对待此事,是真的要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在针对我卫辉府,关于这一点,我跟你们说得非常清楚,我都向你们保证过,朝廷绝不是在针对卫辉府,是有人从中作梗,故意营造这种针对卫辉府的氛围,只是你们不肯相信我。”

    此话一出,周丰等人皆是一愣。

    感情这还怪我们?

    我们亏了这么多钱,你还怪我们?

    杀人诛心啊!

    周丰道:“可你当时没有将事情的全部都告诉我们啊!”

    郭淡一翻白眼道:“这就是事情的全部呀!至于外面那些传言,都是假的,陛下可没有说内阁失败,就一定会将商税承包给我,我当时要这么跟你们说,我又拿不出证据来,你们更加会以为我是在骗你们的,至于陛下训斥大臣的话,那我也不太敢乱说啊!”

    懵了!

    周丰他们都懵了!

    郭淡说得好像也有道理,万历到底没有明说,就一定会承包给郭淡,当时那情况,郭淡说出来,他们也不太可能会相信,甚至还会以为郭淡是在骗他们。

    这...这特么就尴尬了。

    曹达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小伯爷购买股份一事,你又如何解释?”

    郭淡道:“这事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小伯爷完全是为了帮我,才偷了家里的田契去抵押,帮我抬高牙行的股价,这事你们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说着,他突然恼火道:“这话说回来,人家小伯爷什么不懂,尚且恁地相信我,而你们跟我合作这么多年,却在那时候拿出股份出售,而且我还跟你们再三保证过,操,你们对得起我吗?”

    “我们......!”

    周丰他们一时语塞。

    “真是岂有此理。”

    郭淡扭过头去,哼道:“你们也真是好意思来找我的麻烦。”

    “贤侄!”

    周丰赶忙坐下,道:“这事是我们不对,但是你也不能怪我们,我们跟你没法比,我连皇城都只进去过一次,还花了不少钱,更别说什么朝会,任何有关朝廷的消息,我们都害怕!”

    “不错!不错!”

    曹达也忙道:“当时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外面又是满城风雨,这我们能不害怕吗?你也得理解一下我们。”

    段长存叹道:“而且我们也遭到报应,我们可都亏了不少钱。”

    “是呀!”

    秦庄点点头。

    郭淡瞅着他们,也确实可怜,本还想同情一下他们,可问题是这钱都让徐继荣那个混蛋给赚走了,叹道:“我当然理解你们,但问题是我们不是第一回遇到这种事,可是你们的反应却还跟头回遇到一样,我不可能每回都去理解你们啊!”

    “是是是,亏了就亏了,就当是吃回教训。”

    周丰狠狠甩了下头,这没法追究下去,再追究下去,他会在懊悔中死去得,又问道:“贤侄,你说万一内阁改革失败,陛下会不会把商税承包给你?”

    郭淡一本正经道:“内阁这回非常认真,我很看好内阁。”

    “看好什么,那不识字的百姓都知道铁定失败。咳咳咳!”

    周丰突然察觉自己有些过火,赶紧打住,又道:“贤侄,我说得是万一,万一没成的话......!”

    “这我可不敢保证。”

    郭淡指着屋顶道:“天威难测啊!我要是有这把握,那我早就跟你们说了。”

    周丰他们面面相觑。

    郭淡老是否认这事,令他们又有些打鼓。

    郭淡岂不知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咳得一声,道:“这事我虽然不能保证,但是你们亏得钱,我估计年末就能够赚回来。”

    周丰他们皆是一怔。

    “贤侄有何妙策?”曹达忙问道。

    郭淡道:“我之前就与你们说过,奖池大厅留着的那一面墙,就是专门为我们的股份准备的。”

    秦庄疑惑道:“将股份放到奖池大厅那边出售,就能够赚回我们的损失?”

    “你们且听我说完。”

    郭淡一摆手,又接着说道:“近一年来,我都在观察牙行股份出售的情况,尤其近日出了这事,我现我们股份单价过于高昂,导致这价格上下波动一下,大家都会受不了。”

    周丰、曹达他们入小鸡啄米般点头。

    动一下就是几万两,这谁受得了啊!

    郭淡道:“因此我有打算今年年末或者明年年初在奖池大厅正式挂牌出售股份,并且完成增股和拆股,具体增股多少,还得等最后的财务报表出来,但是拆股的话,我希望将每股拆到一分钱,也就是如果现在你们手中拥有一万股的话,以目前股价五两---!”

    “已经七两了。”周丰生无可恋道。

    郭淡苦笑道:“先算五两,那么就等于你们拥有五百万股份。”

    “五百万股?”

    这些大股东们无不倒抽一口凉气。

    虽然钱还是那么多,但是听着可真是过瘾啊!

    郭淡点点头道:“这样不但会减少股价稍微拨动所带来的剧烈震动,同时也方便大家交易,为什么这回许多人出售股份,都没有人愿意买,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太贵,能够买得起的人不多,拆股之后,交易势必会增加,参与的人数会增多,这势必又会带来股价得上涨。

    除此之外,我们在年底可能还会有一个大动作。”

    “大动作?”

    “嗯。”

    “什么大动作?”

    “暂时还不能说。”

    郭淡道:“因为我这才刚回来不久,还在筹备之中,但如果成功的话,我们的股价肯定会大幅度上涨。”

    他话音刚落,周丰他们的眼眶突然又红了。

    郭淡错愕道:“你们这又是干嘛?”

    周丰道:“贤侄的意思是,我们...我们亏得远不止这么一点。”

    “呃.....!”

    正当这时,小安走了进来,“姑爷,方才我们的股价又上涨了一钱。”

    “闭嘴!”

    郭淡赶忙制止道。

    但可惜为时已晚。

    “呜呜呜---!”

    会议室顿时又响起阵阵哀嚎声。

    ......

    五条枪。

    “少爷,如果我们出售所有的股份,大概赚了两万两。”

    一个身着绿衣的仆人,恭恭敬敬地向朱立枝禀报道。

    关小杰忙问道:“那我赚了多少?”

    那仆人道:“关公子大概赚了七千两左右。”

    关小杰嘻嘻道:“可也是不少啊!”

    朱立枝微微一笑道:“真是想不到我们还有跟着那败家子财得一日。”

    “呜呜呜!谋谋,你赚了多少?”

    忽闻边上传来一阵哭泣声。

    朱立枝转头一看,只见潞王朱翊鏐一手搭在刘荩谋得肩膀上,哭得是稀里哗啦。

    刘荩谋哽咽道:“我一百两,只能买三十股,每股赚四两,我也只赚了一百二十两。王爷,您呢?”

    朱翊鏐哭声更甚,“你傻呀!你一百两,我一十两,你赚一百二十两,那本王就只是赚十二两,呜呜呜,荣弟那混蛋可是赚了好几万两,呜呜呜---!”

    刘荩谋抽泣道:“可是王爷,我是真的只有一百两,你不同啊---!”

    “你还说!你这是要我的命啊!哇...呜呜呜!”

    朱翊鏐捶着胸口,哭得是撕心裂肺啊!

    “小杰!小杰!”

    忽听得外面有人在喊。

    “是干爷爷!”

    关小杰急忙起身走了出去,只见张诚站在院内,冲着他招着手。

    “干爷爷!”

    关小杰急忙走过去,道:“干爷爷,您是来找孙儿的么?”

    “废话!不找你找谁。”

    张诚瞪他一眼,又紧张兮兮道:“小杰,我听说你跟那徐小伯爷以三两的价格买了不少股份?”

    关小杰点点头,道:“是的,不过主要是徐继荣和朱立枝,孙儿只是拿了五千两出来。”

    “你只买了五千两?”张诚双目一睁。

    关小杰点头道:“对呀!孙儿当时就拿得出五千两,剩下的钱都是干爷爷您的,孙儿哪里敢动。”

    张诚差点没有咬着舌头,揪着关小杰得衣袖道:“也就是说,你这五千两还是拿自己的钱买的,不是拿干爷爷得钱买的。”

    “嗯。”

    关小杰一脸乖巧道:“孙儿岂敢动干爷爷的钱。”

    “啊?”

    张诚两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

    再一次!

    他再一次完美错过一诺牙行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