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9章 战前斗智
    从山坳出来,回到阵地的段元鉴和刘整,其笑盈盈,荣光焕,和之前几天的愁眉苦脸相比,简直就跟换了个人一样……

    “段知事,刘都统!”

    一众按照要求指挥布防的将领看到二人的神情,暗自嘀咕问:“可否是敌情有变,那纽璘不再准备强渡我白箭滩,驰援成都府了?”

    “混账!”

    段元鉴刘整怒斥道:“难道在尔等的眼里,我二人就是那毫无气节,贪生怕死之徒吗?”

    说完这话,也不理会一干将领连称不敢的抱歉,齐齐扬着下巴哼哼道:“他纽璘不来则罢,只要他敢来,我二人定要杀他个丢盔卸甲,好让他知晓知晓我二人的厉害!”

    “二位主帅这是咋啦?”

    “是啊,这前几天,天天都一说起纽璘所率而来之蛮贼,那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可今天提到那些蛮贼……”

    一众将领看着扬着脖子迈着八字步,就跟那骄傲的小公鸡一般而去的二人,心头是百思不得其解……

    另外一边。

    在康延来福的陪同下,段岩抓紧时间对周围的地形进行了勘查。

    其实地形也没什么好勘查的。

    金沙江沿着群山而过,在白箭滩放缓,再次进入群山汹涌远去……

    白箭滩外,又是一大片连绵的群山,根本没有别的出路,只能从灵泉山两山交汇之路而去,其长大约三四里……

    这条路虽然是过了白箭滩的必经之路,地处两山之间,看着也还算险要。

    但问题在于两侧山势虽陡峭但植被低矮,根本就无可伏兵之处,而且其间颇为宽阔,有太多的躲避之处……

    总之,这绝不是一个适合重兵埋伏之所。

    要不然,段元鉴和刘整也不至于将阵地设在白箭滩江边了……

    只不过,这种不适合埋伏,从来都是相对的。

    在当下这冷兵器时代,当然不适合在此设伏,可有了段岩带来的这些木桶夹钢珠的土雷,那就不一样了……

    从山上下来的段岩,直接就进了道路尽头,葛渐行等人正在搭建的伤病营。

    不少军士正连续不断的运来各种搭建营房的材料,在听到这营房居然是用来救治伤员之时,不知道多少军卒满脸诧异——毕竟在这之前,他们可还未听说过伤病营这等东西。

    但也因为如此,在入夜之后,不少军卒自过来帮忙搭建营房,一个个不时没话找话的和军医队的人搭讪说笑……

    很明显,谁都想借此机会,给段岩葛渐存等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以便在之后万一自己受伤之时,能够得到更好的救治。

    有一众军卒的帮助,偌大的伤兵营不到三更便已经搭建完毕,长途跋涉数天,一路都没睡个好觉的段岩一众,终于能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了……

    而与此同时,疾驰了整整一天的纽璘所率之蛮蒙大军,也终于停下安营扎寨,准备休憩一阵,等天亮之后再出。

    无数蛮蒙军卒只来得及给战马上好草料,连马奶都没喝上几口,无数的蛮蒙军卒便已经开始鼾声大作,明显也都累的不轻……

    只不过,普通军卒能够累了倒头就睡,但像是纽璘这等将领可不行。

    在普通军卒鼾声如雷之时,他们还得紧急处理从各地汇聚而来的情报,并根据相关情报做出准确的判断。

    “宋军已经在白箭滩前构筑起了阵地,咱们除了强攻,别无它法!”将领帕托汇报道。

    “我大蛮之猛士勇武无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甲骨龙古冷笑道:“无数宋贼之坚城堡垒,都在倒在了我大蛮猛士之铁蹄之下,依托区区江岸构筑而成的阵地,难道还能挡住我大蛮猛士之兵锋么?”

    “甲骨将军说的有理!”

    一大帮将领哈哈大笑道,嘲讽帕托处处担忧,像那些胆小如鼠瞻前顾后之宋将多过像无所畏惧的大蛮猛士。

    “纽帅明鉴,帕托之担忧,绝非空穴来风!”

    帕托拱手道:“听闻此次为了顺利夺回成都府,蒲择之给那段元鉴刘整下达了死命令,命他二人务必阻我军于白箭滩外,否则定斩不饶——此段元鉴刘整小命不保,怕是会与我军拼死一战!”

    “即便那段元鉴刘整为了小命想与我军拼死一战,那也得问问那些宋兵答不答应!”

    一众将领不以为然,心说那些宋兵胆小如鼠,到时候大军只要冲上去,砍下个几千人头,不怕怕那些宋兵不被吓的屁滚尿流,望风而逃……

    在这种情况下,他段元鉴刘整,难道能靠他们自己挡住我大蛮大军不成?

    “诸将说的有理,帕托你就别担心了!”

    纽璘摆手,制止了还想据理力争的帕托,这才道:“相对于我军无法攻破段元鉴刘整所布设之江防,本帅倒是更担心这些狡诈的宋军是否还有别的阴招——根据密报,今日下午,宋军在我军之必经之路上大兴土木,不知道是不是另有阴谋!”

    “该死的宋贼,无力在战场上击败我大蛮之兵,却处处耍花样,实在是可恶!”

    在正面战场没吃过亏,但在其余地方吃亏不少的诸多蛮将闻言气不打一处来,纷纷表示这点不得不防,不如派熟悉路径汉奴抄小路偷偷摸过金沙江,暗中打听确定一番,以免中了宋人的诡计……

    “准!”

    纽璘点头,知道只要不中奸计,此次攻破宋军之白箭滩防线,顺利驰援成都府,应该绝无问题,便也放下心来,询问起了重庆府方面的情况来。

    “根据都元帅之密探飞马来报,至少在今日之前,重庆府方面依旧没能现蒲老狗所率之大军的下落!”

    诸多将领汇报,心说也不知道那蒲老狗到底在耍什么花样,难不成钻进了老鼠洞里了不成?

    蒲择之当然不可能率领数万大军钻进了老鼠洞。

    他只是昼伏夜出,不走大路,专走那些人迹难寻之小路……

    蛮兵虽然攻占了成都府,但因为兵力的缘故,只能局限于府城之地,周边在蜀民恨蛮贼大肆屠杀,也都有意帮大军遮掩……

    在此等情况下,蒲择之所率之大军才得以于无声无息中接近成都府,但成都府内之蛮兵,却连蒲择之所率之大军在哪儿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