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8章 土雷之威
    小山坳前,康延仗剑而立,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风采,阻止任何人靠近。

    山坳之内,毛成正拿着锄头在挖坑。

    在他的身旁,摆着一个比碗口大不多少的木桶和一个密封的竹筒。

    “段小官人!”

    看到段岩到来,毛成和来福忙停下打招呼,同时就要下拜给段元鉴刘整见礼。

    “免了!”

    段元鉴刘整摆手,看看那小木桶竹筒,不明所以的看向段岩道:“这就是你带我们而来看的玩意儿?”

    “知事统领莫急!”

    段岩笑笑,然后便撸起袖子招呼来福和自己一起给毛成帮忙,找出专门让铁匠打造的小手钻给木桶钻孔。

    须瞬,木桶盖子便被钻开,露出了其中的黑火药。

    “火药?”

    火药的特征太过明显,木桶钻开气味稍稍散,段元鉴和刘整便已经知道其中为何物,皱眉道:“火药爆燃,威力的确颇大,但你可知晓,这火药之威,实在太难控制,一个不慎,便是杀敌不成反受其累的下场!”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在告诉段岩,别以为这天下,就你自个儿才是聪明人!

    火药的威力谁都知道,可要是那么容易用来杀敌,怕是早就用了,岂会等到你来装那能人?

    “知事都统,还请稍安勿躁!”

    段岩信心满满,打开竹筒拿出了长长导火索,在其中一头裹上一点点黄色粉末,这才将导火索固定在了木桶之上。

    适时,毛钻来福那边便也都忙完了。

    三人便合力将木桶埋在了土内,又拉着长长的导火索到了二十余米开外的巨石之后。

    到了此时,段元鉴和刘整的眼睛都亮起来了,神情中有难掩的激动。

    不过二人都没出声,想要先看到最后的结果再说!

    吹燃火折子,点燃导火索。

    嘶嘶声中,青烟直冒!

    但时间过去了不少,可那埋在地底的木桶却还未爆炸!

    要不是导火索的一头还在冒着青烟,段元鉴和刘整简直都要怀疑这火是不是熄了!

    就在二人忍不住想要开口询问之时,段岩毛成几乎齐齐低吼道:“小心,蹲下……”

    在几人蹲下的瞬间,直听一声惊天轰鸣!

    大地颤抖,天地变色!

    其间,更有如万箭齐之呼啸之声,暴雨而来!

    爆炸过后,硝烟稍散,原本埋着小木桶的位置,此时已经只剩下了一个大坑……

    当然了,让段元鉴刘整脸色煞白的,绝不是这个大坑——毕竟火药爆炸的威力,谁都知道!

    真正让他们震惊的,是在那爆炸过后,山坳内早已一片狼藉,不少的草木折倒大片,更有那虽然未能折倒的大树之上,明显留下了深深的孔洞,甚至有稍小些的树木直接有孔洞贯穿!

    而这些,在之前是绝对没有的,明显是在刚刚爆炸之中所造成的!

    “此等威力,几如天威啊……”

    段元鉴刘整看着周围的一切,浑身哆嗦的极其厉害,看向段岩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让段岩赶紧细说。

    黑火药被现,距今已有数百年,人们也都知道黑火药一旦爆炸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

    之所以一直未能应用于战争,最关键的就是人们没有想到办法去控制黑火药的爆炸!

    导火索的出现,则完美的解决了这一难题。

    至于那些孔洞,当然是由装在木桶外层夹层中的铁砂所造成的——黑火药在中心爆炸,外围的铁砂在爆炸之下如同子弹一般的射出……

    “此等威力,别说是蛮蒙之兵身着之皮甲,即便是最好的铁甲,怕是都无法挡住这些铁砂!”

    看着这一幕幕,刘整扬起大手,狠狠的拍着段岩的肩膀,兴奋的叫到:“有此神器,此次我军定能挡住纽璘所部,哈哈哈……”

    “仅仅是挡住纽璘所率之蒙贼,刘都统你就满足了么?”

    段岩揉着生疼的肩膀揶揄道:“此次所炸,只是试用之土雷,所以极小,比此次所炸之土雷大上数倍之土雷,我们这次过来可足足带了六十余颗——只要安排得当,要是不能将那些蒙贼炸个血流成河,杀个人头滚滚,我等如何向府尊交代,有何面目面对千千万万之巴蜀父老?”

    “对对对,是某胸无大志,让贤侄见笑了!”

    被段岩这么一番揶揄,刘整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汗颜的讪笑,最后又嗔怪的瞪着段岩道:“不说某与乃父乃是之交好友,就说此次某与他一起共御蒙贼——你这一口一个都统,何其生分……叫我刘叔就好啦!”

    段岩没说什么,倒是一旁的来福却是直瘪嘴,暗骂虚伪!

    心说从小郎见到你刘都统到现在足足一两个时辰,你刘都统可都是端足了都统的架子,现在才想起我家大郎是和你的之交好友,才想起我家小郎是你贤侄?

    段元鉴也没关心这些琐事,只是在细细查验遗留之一切,因为他知道,要是这土雷不仅仅是用这一次,而是广泛的运用于和蛮蒙战斗之中……

    那,驱逐蒙贼,匡扶大宋有望!

    “真想不到,我儿居然能想出如此精巧之物,控制这黑火药!”

    拿着剥开露出烧成灰粉棉芯的导火线,段元鉴看着段岩,一脸的老怀甚慰,同时又指着表层的那些油纸道:“此层油纸,作用为何?”

    “导火索是用棉线夹杂火药粉所造成,无论是棉线还是火药,都具有极强的吸湿性,这层火药的作用,就是阻止导火索受潮,从而避免在需要之时无法被引燃!”

    段岩回答,同时捡起几块被炸碎的木桶残片道:“不光是导火索,这木桶之上,也同样刷了油以防桶内之火药受潮失效……”

    这,也是火药早就被现却一直没能合理利用的关键所在!

    毕竟,这火药一不小心就会受潮,总不能等要用的时候才现场制作火药……

    这个时代的人对防潮这类的手段,除了密封之类,就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段岩就不同了!

    某些油脂,能有效的隔绝水分和潮气,而巴蜀之地内擅产的桐子所榨出来的桐子油,就是最好的材料。

    当然了,仅仅是用于防潮,对桐子油来说那绝对是大材小用,其最大的作用其实是钢铁防锈之类,是可以用于航母战机枪械的好东西!

    当然这些,是当下没人会去关心的东西。

    段元鉴刘整凑在段岩跟前低声商议不停——说是商议,但二人那伸长脖子竖起耳朵的模样,则更像是听从教诲……

    这一幕落在康延的眼里,再加上刚刚爆炸给他带来的冲击,他看向段岩的目光中便满是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