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7章 白箭滩
    从重庆府到白箭滩,直线距离不过百余里,千年后的个人飞行器,不过十几二十分钟的就能到达。

    但在当下,那就麻烦了……

    骑着矮马牵着骡子,在几乎没有路的群山中兜兜转转,行程不下三百公里,耗时过七天……

    几天下来,段岩肚皮上的伤已经彻底好转,却是又添新伤……

    屁股和大腿内侧早已被马鞍磨烂,两腿疼的一着地都直转筋……

    队伍中那些原本准备用来救护伤兵所用的担架,伤兵们还没用上,段岩自己倒是先给用上了,被徐晋汪城一众轮番抬着前进……

    在一群人再次气喘吁吁的爬上一个山巅,白箭滩终于遥遥在望了……

    “小岩,你小子可算来了,我都等你一天了!”

    刚刚下山,一群甲衣军卒便涌了出来,为的刘渊看到担架上的段岩,哈哈大笑着过来道:“这一路过来,不好受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好好读书……”

    看着眼前神色亲昵面容慈和几如父兄的刘渊,段岩心头不禁生出了一股暖意……

    但那明显是出于这身体的记忆!

    因为在段岩的心里,他清楚的记得历史上是如何记在此人!

    蛮蒙军至,顺庆府知事段元鉴力主死战,率部退守青居城,为偏间刘渊所杀,青居城陷!

    看着对方关爱的神情,段岩几乎都不敢相信此事,乃是同一人所为……

    好在这事即便生,也是在大半年后,而不是在当下!

    和刘渊虚与委蛇一番,段岩才问:“刘将军,某父何在?”

    “你这小子,跟我还叫什么将军?”

    刘渊白眼捶了段岩一拳笑道:“蒙贼随时都有可能大军压境,情势危急,你爹正日夜坐镇,盯着军卒们加紧固防,所以才让我来接你……”

    说完这话,刘渊又看着那长长的骡队道:“你这过来,不过是走个过场,还带着这么多的东西作甚?”

    “都是些救治伤兵之物!”

    段岩笑笑,绝不会告诉刘渊那些木桶之中,除了酒精棉,纱布,药品之外,还有些什么东西,只是让刘渊赶紧带自己去见自己那便宜老爹……

    刘渊应了一声,和熟识的来福点了点头,这才领着众人去往白箭滩阵地。

    “此人眼神闪烁心怀叵测,不可不防!”

    刘渊刚走,康延便已经凑了过来,压低声音开口。

    段岩诧异的看了看康延,摆手让之慎言,随着队伍而行。

    白箭滩前,变成了一处巨大的工地,无数士卒脱了甲衣挥舞着工具正在其上忙活。

    长达数里的干涸河滩上都密布着拒马,绊马索等等,两侧的河岸更是被硬生生的削去了一层,和河道形成了高达数米的断崖,几如城墙!

    边缘地带,此刻已经架设起了不少的铁锅,油桶,石块等等,还有诸如强弩,投石机等简单的战争工具……

    显然的,一旦纽璘所率之蒙贼来攻,双方的主要攻防,都将主要围绕这河道边缘长达数米的河岸展开。

    看着这些器械,再看看满白箭滩的军卒……

    虽然相比几千年后的战争,一颗拳头大小的空气弹都能消灭成千上万人,这里的一切在那些高科技的杀人武器之前,简直都像是在过家家……

    但段岩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冷兵器对战,或许才更能体现出战争的残酷,以及血腥!

    “一路过来,都还好吧?”

    看到段岩,正在帐中和刘整等将商议军务的段元鉴神色中隐有激动,但语气却甚是清冷,显得相当克制。

    “一切都好!”段岩回答。

    “那就好!”

    段元鉴点头,目光看向了一身甲衣的康延,眉头微皱道:“他是?”

    “父亲走后,孩儿在重亲府与纤纤小姐生了些许不快……”

    段岩抢在康延开口之前回答道:“这康延,是纤纤小姐派来,等此间事了,带孩儿回重亲府治罪的……”

    “你这不省事的东西!”

    听到这话,段元鉴忍不住的怒骂,但最终也没继续说下去……

    父子情深,到此为止。

    段元鉴继续和刘整等将商议军务,直当段岩不存在。

    “渐行,你带徐晋汪城他们四处转转,看看什么地方适合设立战地医院——记住了,战地医院的选择,除了要以距离战场不远方便救护之外,还得预防兵败之后,能够迅转移伤员!”

    段岩低声对葛渐行安排,然后又让康延陪着毛成,去寻找适合的位置……

    见识过大量火药加铁砂爆炸威力的毛成不用徐晋再吩咐什么,唱喏一声,便直接离开。

    “小岩,我等若是伤了,可就全靠你了!”

    “你来了,我们可就放心了……”

    与会完毕,大小将领和段岩打招呼,听起来貌似对段岩很是重视,但那一个二个笑嘻嘻的神色嘛……

    很明显就是个段元鉴个面子,要不然恐怕会直接说,你小子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假不知道?

    这战场,可是要命的地儿,不是你小子该来的地方!

    段岩从容以对。

    只不过在刘整想要离开的时候,他拱手一礼,让之留步。

    “贤侄这是有指教?”刘整问。

    毕竟是一方领兵都统,他的消息可比之前的那些将领灵通多了,所以自然不会不知道,这过去的短短大半个月,段岩已然从之前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变成了少年才俊!

    所以,刘整之神色间岁头玩味,却绝无之前将领们话里话外的奚落。

    “刘都统说笑了!”

    段岩笑笑,这才道:“此次过来,下官除了救治伤员之外,还带来了一些有意思的小玩意儿,想请刘都统,以及段知事一起去看看——只是此事事关此战之成败,因而暂时不欲于外人知晓!”

    “哦?”

    听到这话,刘整哦了一声,看了看段元鉴,想知此事真假。

    “某也不知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花样——不过跟去看看,应当无妨!”

    越来越觉得自己这儿子绝非废物,说不定还是个奇才的段元鉴呵呵一笑,让一干侍卫不用跟来,便摆手让段岩领路,离开了白箭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