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2章 解决导火索的难题
    数根长达几十米,比小指稍粗的绳索长长的铺展开去,绳索的一头,正在冒着青烟,而在尾部,则包扎着一小团的黑火药。

    毛成忐忑至极的看着那绳索,同时不不住的瞟上身旁的段岩一眼……

    这些天,对这段岩要求的导火索,他已经试验了七八回了,花了三四十两的银子!

    现在,眼见距离当初段岩所定的十天之限已经快要到了。

    可这导火索的实验,却是实验一回失败一回……

    要是最终无法得到段岩的认可,毛成真的担心,怕是自己这辈子,就真只有做个手艺人的命了!

    导火索实验一次失败一次,段岩当然也担心坏了自己的大事。

    不过在表面上,他却没有半点表现出来,只是在感受到毛成的担心之时,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才继续默默的在心里计算时间……

    五十米的导火索,按照之前的估算每秒一米,那么不到一分钟也就会烧光,引燃后方包裹的小包黑火药……

    但现在,一分钟多都过去了,后边的黑火药却还未被引燃……

    “不等了,拆!”

    段岩果断开口,让毛成赶紧将导火索拆开,看看其中的情况,同时让来福也跟着帮忙。

    桑皮纸斜线层层包裹的导火索飞快的被拆开,露出了其中细细的沾着黑火药的棉线芯。

    大部分棉线芯都已经过火,最后停在了三十余米的位置。

    段岩仔细的查看着导火索停止燃烧的部位,嘴角渐渐的露出了笑意。

    他最担心的,是因为其中的氧气不足而停止燃烧,但经过观察他现,这次导火索出现问题,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都是因为棉芯之上的火药分布不均匀所致!

    “我在棉芯沾火药的时候,已经很小心了……”

    毛成苦着脸,一副我实在是没办法了的表情。

    “你没办法,我有啊!”

    段岩拍拍毛成的肩膀道:“这棉芯是你在府内购买的吧?”

    “不是……”

    毛成心虚的摇头,表示铺子里的那些棉芯太贵,所以自己是买来的棉花,让村里的张娘子纺的棉芯。

    “张娘子?就是我们之前过来见过的那位寡妇?”

    来福顿时一脸八卦的捶了毛成一拳道:“那张寡妇年纪虽然不小了,但风韵犹存——毛哥,你可真有眼光!”

    “不要瞎说,我和张娘子,清清白白……”

    毛成涨红了脸,接着才心慌的对段岩辩解道:“虽然这棉芯是让张娘子纺的,但我敢保证,张娘子手纺的这些棉芯,质量绝对不比铺子里购买的稍差!”

    “不用紧张,我又没有怪你!”

    段岩笑笑道:“是纺的就好啊,免得我再去找人——走,带我到这位张娘子家看看!”

    张家距离毛成家不远,家境比之之前看到的毛成家还有不如——低矮的茅草房,屋内家徒四壁。

    此刻,张寡妇正一身满是补丁的粗布衣裳,就着微弱的火光摇晃着纺机在咯吱咯吱的纺线,而在旁边的床铺上,两个几岁的孩子正缩在被子里不住的喊饿。

    “早上才吃了窝窝,现在又饿了?”

    张寡妇叹气,不过最终还是笑道:“锅里还有剩的窝窝,自己去拿——记住了啊,一人只能吃半个!”

    两个孩子便欢呼了起来,取了窝头分食,一脸享受。

    看到这一幕,张寡妇的脸上便有了笑意,心说也幸好那毛成给自己这纺线的活计,要不然,自己这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别说让两个孩子每天都能吃饱……

    这个冬天能不能熬过去,都得两说!

    不过想起毛成,张寡妇的心里又不禁惆怅……

    她也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岂会不知毛成这单身汉天天往自己跟前凑是为啥?

    在她看来,这毛成人不坏,要是没两个孩子,跟对方一起凑合着过倒也没什么不好,但想到两个孩子……

    就毛成那家徒四壁的,四个人凑一块儿,那还不得饿死人?

    正想着,她便听到了门外传来了毛成的声音。

    “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段小官人!”

    看到张寡妇,毛成忙介绍段岩,同时不断示意。

    “毛家大哥给的棉花,奴家都用来做棉线了,绝无半点藏私……”

    张寡妇局促的让段岩进屋,一边小心的道:“我这边收了些手工,不过工钱也比一般人家纺线收的低,还望段小官人,莫要责难毛家大哥……”

    “张大姐言重了!”

    看看这家徒四壁的样子,再看看两个啃着玉米窝窝怯生生的孩子,段岩轻叹一声才笑道:“这些钱,给街面上的商家赚和给你赚都是一样,所以张大姐莫要担心——这次过来,我是想跟大姐商量商量,改进一下这棉芯纺织之法……若是能成,这活计,会长做长有!”

    “当真?”

    听到这话,日日都在担心自己和两个孩子没饭吃的张寡妇简直开心的叫出了声来,心说如此的话,自己一家子可算是找到活路了!

    “自然是真!”

    段岩笑笑,然后才细说了自己的想法!

    导火索每每不能顺利烧完,完全都是其上沾染的火药不够均匀。

    段岩的打算是,既然沾染的火药无法均匀附着于棉线之上,干脆就在棉线纺织之时,一开始就加入火药纺织,最后再在棉线之外沾上火药!

    如此一来,棉线内外都有火药,就不怕导火索因为火药附着不到位而无法燃烧了……

    “这样啊……”

    听到段岩的话,张寡妇想到如此的话,自己就无法在火塘边纺织棉线了……

    自家又没有棉衣,要是再没火,这天寒地冻的……

    但为了拿下这份工,张寡妇最终咬牙道:“奴家一定照办,只求小官人愿意将这活计交于奴家!”

    “张大姐的难处,段岩知道!”

    段岩笑笑,让来福取了一两银子交给张寡妇,让对方先去做几身棉衣,并表示这钱,不在工钱之内,算是给两个孩子的见面礼!

    “这,如何使得?”

    听到这话,张寡妇感激涕零,忙让两个孩子给段岩来福磕头致谢……

    “不必如此!”

    段岩扶住了两个孩子,正色对张寡妇道:“这纺织火药棉芯之事,还请张大姐对外保密,除了我等几人,一时之间,你谁都不可告知!”

    “小官人放心,奴家当然保密!”张寡妇连连点头。

    “我们最多还有三四天就要出了!”

    离开之前,段岩嘱咐毛成和张寡妇道:“希望在这之前,你们都能辛苦些,将所有的导火索都准备好!”

    “官人放心!”

    毛成张寡妇连连点头,表示即便是不吃不眠,也不敢耽搁了段岩的大事!

    “希望这次制成的导火索,不会让我失望才好!”

    段岩心说,要不然的话,到时候在战场上,就只能将火药桶往蛮蒙军队里——那效果,可就大打折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