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1章 汉贼
    风雪,越来越大,天地间早已是茫茫一片。

    处于平原中的成都府城伫立在这白茫茫的世界之中,高耸的城墙以及那迎风招展的旗帜,如同一头虎视狼顾之猛兽,在俯瞰着这片平原上的生灵……

    “驾,驾……”

    跃马扬鞭声中,一骑从远远的平原上呼啸而来,夹杂着大片的风雪冲进过了城门,直奔都元帅府而去……

    “报……”

    尖叫声里,一名将领闯进府内,急促的吼道:“我军斥候有紧急军报来呈,都元帅何在?”

    “都元帅昨夜大宴军将,此时还未醒来!”

    都元帅府侍卫统领巴图不悦冷哼道:“刘将军有事,可以向某叙说,等都元帅醒来,某自会向都元帅禀报!”

    听到这话,知道是对方故意轻慢自己的来将不禁脸色青紫!

    但考虑到这巴图乃是阿达胡之贴身亲信,自己刘黑马即便大汗亲命之成都府副帅,阿达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因为自己终究不是蛮人,一旦与巴图起了冲突,倒霉的最终绝对还是自己!

    想到此处,刘黑马不得不压下怒气,闷哼道:“各地斥候传来密报,巴蜀内之宋军,重庆府之蒲择之,蓬州之杨大渊,运山之张大悦,大量之浦元圭等所部,全都乘夜离开驻地,不知所踪……”

    “纽璘将军率部攻击夔门,欲打开我军进攻巴蜀西南之门户,蒲择之调集重兵以援夔门,有何奇怪?”巴图哼哼道。

    “怪就怪在,纽璘将军所部周边,全无大宋之军,反倒是白箭滩等渡江要地,近日宋军已经开始严加设防……”

    刘黑马闷哼道:“我想这意味着什么,巴统领不会不知道吧?”

    “莫不是那蒲择之真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来攻我成都府?”

    听到这话,巴图终于再也不敢怠慢,让刘黑马稍等,自己进去通知阿达胡。

    “该死的杀才,终有一日,某必将你五马分尸!”

    看着巴图的背影,想到对方一小小统领,居然胆敢对自己这个副帅巧言令色,让自己不得不对之低声下气,刘黑马就又是忍不住的一阵磨牙……

    帅帐内,阿达胡裸身酣睡。

    在床榻不远,几名满身伤痕之女子正在嘤嘤哭泣……

    “巴统领!”

    见巴图进来,几名侍卫忙小声提醒示意,表示阿达胡还没醒,让之轻些……

    “有重要军务,须请都元帅决断!”

    巴图闷哼,自己过去叫醒阿达胡。

    “又有何事?”

    宿醉未醒,加上纵情狂欢,被吵醒的阿达胡揉着太阳穴一脸的不满。

    听完巴图的低声禀报,阿达胡才不得不振奋精神,让周围人等替自己更衣,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些还在抽泣的女子,心情烦躁道:“聒噪,都拖出去砍了!”

    听到此言,几女直吓的魂飞魄散,尖叫乞怜……

    只可惜早已熟知阿达胡处置这些玩过女子手段的一众侍卫哪里肯听,揪着头便拖了出去……

    远远听到那临死前的哀嚎,正在等候的刘黑马不禁有些物伤其类,但终究还是压下情绪,暗自告诫自己——自己既然投于蛮人帐下,战功赫赫,就该把握机会,成就一番伟业……

    不可为了这等之事犯了蛮人之忌讳!

    正想间,见阿达胡前来,刘黑马稳下情绪,再次上禀密报。

    “此蒲择之,真是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来成都府这平原之地!”

    阿达胡怒火冲天的破口大骂一阵,才开始和刘黑马商议对策。

    虽然他们蛮蒙骑兵在平原之上,可谓天下无双。

    但终究,目前成都府内之骑兵,不过五千余,而蒲择之有备而来,必然是集结重兵……

    若是与之对攻,定然讨不着好!

    “以某之见,此战我等必不能出城迎战!”

    刘黑马道:“以成都府就地拒守,再急令纽璘军弃夔门,抄近路领兵来援——如此,倒是我等与纽璘将军前后夹击,不但可破蒲择之之大军,甚至有可能一战平定整个巴蜀……”

    “有理!”

    听到这话,阿达胡连连点头,下令快马联络纽璘的同时哈哈大笑道:“我等据城而守,以逸待劳,他蒲择之想要攻下我成都府,简直是痴人说梦……”

    “然也!”

    巴图大声附和道:“此次某定要斩下蒲择之之狗头,做成酒杯,与元帅饮酒!”

    只是,相比于阿达胡与巴图的乐观,刘黑马却多少还是有些忧心。

    毕竟他非常清楚,虽然蛮蒙骑兵的确天下无敌,但守城,却绝非所长!

    只不过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期待能多坚守几日,等到纽璘率部赶到……

    只要纽璘能顺利领兵来援,那么就出不了大茬子!

    想到这点,刘黑马总算稍稍心安,退出了元帅府,于城头去布置防务……

    高高的城头上,风烈如刀!

    无数守城军卒缩着脖子站在城头,听到下方传来小心戒备的声音,不得不强打精神……

    只是在看到那漫天的冰雪以及十几二十米高的城墙,不知道多少人心头腹诽,心说就这天气,还有如此之高的城墙,那些宋军除非肋生双翅,否则绝对无法攻破城墙……

    自己等人需要打个屁的精神!

    一群军卒瑟瑟抖着,不断的盼着那些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家伙赶紧离开,自己等人好早点找个背风的地方喝酒烤火取暖……

    与此同时,在山林的深处,大量宋军正昼伏夜出,不断集结,向着成都府而来……

    “府尊!”

    停歇之间,一名年不过三十,但眉目英武的将领进帐而来,低声道:“府尊让末将寻找之善于攀援而行之军卒,已经齐聚,还请府尊查验!”

    “做得好,张珏!”

    蒲择之闻言大喜过望,狠狠的拍拍来将的肩膀道:“带着他们,多加训练,我军能不能胜利的攻下成都府,为年前惨死于蒙贼刀下之百余万成都府之百姓报仇,就全看他们了!”

    “府尊放心,末将定然不辱使命!”张钰点头,这才退下。

    看到蒲择之看着张钰离开的背影满脸欣慰的频频点头,身旁之老者轻笑道:“府尊如此看好此子?”

    “此子文武皆备,假以时日,定可成为我大宋之栋梁!”蒲择之毫不犹豫的道。

    “张钰的确是大将之才不假,但若府尊以为他是栋梁之才,怕是过了!”老者摇头道。

    “何解?”

    蒲择之问。

    “因为他不够奸!”

    老者放下手中之物笑道:“若是我大宋兵力鼎盛,张钰主兵,自然可以纵横捭阖,只可惜现在我大宋国力衰微,兵卒战意不高,若用虎狼手段,恐过刚易折!”

    蒲择之闻言默然,半晌才道:“那你以为,当今之才,谁才有扶大厦于将倾之能?”

    有个影子在老者心头一闪而过……

    但想到对方的年纪,以及之前的那些名声,老者终究还是没说出口,轻叹道:“先拿下成都府之后再说吧——此次我等毕其功于一役,成,就有更多可能,败了,那就一切皆休了……”